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我不会那么做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我不会那么做

 热门推荐: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我不会那么做-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许姗姗忙活了很久,也着实接了很多雨水,看着祭台石盆里的雨水,许姗姗松了口气,有了这些水,节省点喝的话,能挺个三五天,当然前提是不要蒸发掉,但看这阵法的性质,恐怕白天太阳一出来,就会很快蒸发,许姗姗甚至在考虑,要不要脱掉一些衣服,然后盖在上面,减少一些蒸发。

    李一飞依旧在那边发呆,他这次发呆的时间更久了,不只是蹲下去,现在连脸都快贴到地面上去了,仿佛这样就可以看的更清楚一些,可以找到石头的缝隙。

    只是李一飞盯了很久,还是没有找到缝隙,他眼睛都盯的酸痛了。

    一直到雨停了,李一飞都还是那个姿势,这段时间大概有一小时,或者更久……

    最后一些雨水消失在李一飞的眼前,地面甚至很快就于涸了,都没等到太阳爬出来,将这里晒到。

    李一飞慢慢站起来,扭了下脖子,晃了晃身体,浑身发出咔咔的声音,引得一旁发呆出神的许姗姗看过来。

    李一飞朝她笑了下,走过去手搭在许姗姗的肩头,说道:“去睡一会吧,破阵这种事交给我就好了。”

    许姗姗朝李一飞呶呶嘴,摇摇头,说道:“我还不困,祭台上有我存的水,渴了的话就去喝,不用节省的,没准一会就又下雨了,这里的雨水那么充沛。”

    “你也是,不用节省,没准下一刻就破阵了,而且……”

    “什么而且?”

    李一飞坏笑一声,嘴巴凑到许姗姗耳边,说道:“不用担心没有地方嘘嘘,我观察好几个小时了,那边的石头绝对有蹊跷,可以像海绵一样,无声无息的吸收水分,你要是想嘘嘘了,就去那边。”

    许姗姗嗖的扭过身,瞪起眼睛,怒视着李一飞,想说点什么,最终化为一个轻轻的推搡,啐了句没正形。

    李一飞得意的嘿嘿笑着,看着许姗姗起身站起来,走向另外一侧,李一飞也跟过去,慢慢的踱步。

    许姗姗仰着头,走了一圈,李一飞找了一晚上都没发现什么,她自然也是发现不到,许姗姗的心里压力很大,她这趟是硬跟着李一飞出来的,如果李一飞出事,恐怕家里人都会怪在她身上,哪怕……这次的事情不全是怪她,可是她总不能看到自己最爱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吧。

    许姗姗突然站定,回头看着李一飞,李一飞也停在她的面前,许姗姗张开双臂抱住李一飞。

    李一飞用下巴蹭了蹭许姗姗的头发,说道:“别担心,我们会出去的,一定会的。”

    “一飞。”许姗姗抬起头来,大眼睛忽闪着看着他,眸子带着一抹哀愁,李一飞嗯了一声,许姗姗才接着说道:“我有一个请求,你要答应我。”

    “什么请求?”

    “你先说答应,我才和你说。”

    “唔……我总得先听听是什么请求吧,虽然你是我的老婆,我们亲密无间,彼此都没有什么秘密,但如果这个时候……你要求我来一炮,我……好吧,我就算不要这条命了,也要满足你,来吧,宝贝,向我开炮”李一飞说完,张开双臂,做了一个向我开炮的姿势。

    许姗姗皱了皱眉,说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哦?不是这个啊……你看我都做好准备了,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咱就算是做鬼,也要做个风流鬼才行。”

    听着李一飞在胡扯,许姗姗忍不住锤了他一下,嗔道:“你还听不听我说话了。”

    李一飞收起笑容,正色道:“当然听,你说吧”

    许姗姗道:“不许打岔,必须听我的。”

    李一飞苦笑一下,道:“我的宝贝,你总得先说是什么事情吧,你知道我的,一般的事情都会听你的。”

    许姗姗翻了下眼睛,说道:“我不管,反正这个事情你要听。”

    李一飞道:“好了,你说。”

    许姗姗抿了抿嘴唇,拉着李一飞的手,微微仰起头,一脸正色严肃的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短时间找不到破阵的办法,或者是出路,那么。”

    李一飞皱起眉头,他本能的感觉到许姗姗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他不想听。

    许姗姗缓声道:“老公,如果真的那样,那么我请求你,把我当作食物,你要活下去,你先听我说,这很重要,这次出来找白阅,是我自愿跟来的,所以,如果真的那样了,你要活着,活的更久,出去,回家去,李家没有哪个女人,哪个孩子都可以,但不能没有你”

    “说的什么浑话”李一飞瞪着眼珠子,他从来没和许姗姗真的生气过,这一次也不是生气,站在许姗姗的角度,他很容易就理解许姗姗这样做的意义,但理解归理解,站在他的角度,一个男人,一个老公的角度,如果真的到那种地步,那么先死的一定是他,而不会是许姗姗。

    李一飞眼睛瞪的溜圆,手中都不自觉的用力,对许姗姗喊道:“听着,姗姗,我们会出去的,我保证,你不会死,我也不会死,就算是一定要死,那也肯定是我死在你前面,至于什么吃不吃对方,活不活下去的事情,以后一个字都不许说,这种观念就不该在你的脑袋里留存。”

    两人都是成年人,尤其又是那种经历过很多事情,两人说的话都不是冲动,而是心里的真实想法,情理可容,但道理不能容,李一飞的反映很激烈,见许姗姗还要反驳,他一把搂住许姗姗的腰,将她搂入怀中,大嘴找准她的小嘴,不容反抗的吻了下去。

    起初许姗姗的身体还很僵硬,似有反抗,但没过多久,许姗姗就软化了下去。

    两人从站着,不知何时变成了躺下,本就少的可怜的衣服此时更是被拽的几乎不蔽体,重要的部位也都露了出来,两人仍然在亲吻,抱在一起。

    双手也在动着,李一飞用力的亲吻着,用这样一个吻,驱散许姗姗之前说的那些话,驱散着她脑袋里那个可怕的想法。

    当年有一个很轰动的故事,大意是一个登山队,遇到了雪崩,结果最后有人活下来,有人死了,死的人肢体不全,起初以为是被动物撕咬的,后来发现是被幸存者吃掉的。

    还有一则故事是讲一对夫妻,遇到危险,陷入了绝境,后来妻子被救出来之后,妻子活了下来,却是那位丈夫牺牲了自己,不断的咬破自己的伤口,让妻子喝掉他的血,来维持自己的生机,最终妻子活了下来,丈夫却因为失血过多死了。

    这类的故事很多,要么是用来批判人性,要么是用来歌颂某些情况人性的伟大,亲情,或者是爱情,亦或者是某一方面的人性。

    李一飞却不这样认为,他发誓自己这辈子最讨厌的事情,或者是选择之一,就是面对这种类似事情的选择。

    因为曾经李一飞就面临一次选择,那还是他刚开始出任务的时候,有一次去剿灭一伙毒贩,结果就遇到了会功夫的人,将他们的特种小队冲散,李一飞和另外两人困在一起,不敢出去,外面全是搜寻的毒贩,三人躲了两天,饥肠辘辘,其中一人因为中枪,伤口发炎化脓,高烧不断,如果不尽快送出去救治,在这种肮脏的环境里,恐怕就凶多吉少,但外面都是毒贩,荷枪实弹,三人连把刀都没有了,出去被抓的话,不只是死亡那么危险,他们很有可能被抓起来,拷问之后,榨于价值,反过来用来要挟国家。

    受伤的队友陷入了昏迷中,那天晚上,李一飞睡梦中就听见了低低的ee吟声,极为困顿无力的李一飞睁开眼睛,就看见了让他身体发寒的一幕,另一个队友正趴在那个受伤队友的身上,嘴巴咬在受伤者的脖子上,贪婪的,大口的喝着血液,是不是的再咬上一下,让血液不停的流出来。

    李一飞四肢发寒,那个时候的他,哪里见过人吃人的景象,更何况还是往日里的队友,两个几天前还谈笑风生,彼此相熟的战友,现在一个在喝另外一个的血液。

    没错,几人是被困住了,没有吃的也没有喝的,但……也不能喝队友的血来解渴,或者是充饥吧。

    尤其,还是在另一个队友受重伤昏迷的情况下这样做,李一飞立刻爬起来喝止,那战友根本不听,甚至还认为李一飞是傻子。

    话里话外说的是那个人反正都活不长了,不如贡献出来,有了他的肉和血,两人可以多撑几天,在平时训练里,李一飞他们也没少喝生血,吃生肉,只不过那些都不是人,而是其他动物的。

    这一次,战友喝的是另一个战友的血,还将要吃另一个战友的肉。

    李一飞浑身发寒,他感觉到了彻骨的寒意,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觉得当时那个战友是恶魔,是魔鬼。

    不管是当时的李一飞,还是现在的,他都不会同意战友那么做,所以,最终李一飞拼尽力气,将刚刚喝了战友血的战友亲手掐死了。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