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都散开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都散开

 热门推荐:
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 都散开-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按照你这个逻辑,把那老头送到医院也是个死,你还要把那些救治的医生都杀了?就因为他们没救活你的爷爷?”李一飞声音冷漠的问道。

    苏黎嘴巴动了动,她当然不会那么做了,只是说说,何况,她从来没想过爷爷会死。

    被李一飞这一逼问,苏黎往后退了两步,气势全无的说道:“我又没那么说。”

    李一飞很不给面子的说道:“那你和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我要是狭隘的人,就冲你刚才那句话,你爷爷就算能活,我也会把医死!”

    苏黎直接喊出来:“不可以!”

    王朝和马汉反倒是不相信李一飞会那样做,他们此时到是觉得这个年轻人挺有趣了,要么是真牛比,要么就是个真逗比,只是希望是前者吧。

    “媳妇你坐着,我去看看那老头。”李一飞转身对宋连瑶说道。

    他是真的准备出手了,而不是借着这个机会,交好什么所谓的苏家,没那个必要,今天就算是没这个事情,而是直接和王朝马汉出手,李一飞也自信不会打不过,顶多就是麻烦一点而已。

    真正让他决定出手救一下那边那个老头的原因是,李一飞觉得华夏有一个修者不容易,那么大岁数了,能保存一个是一个,这种怜悯之心,也是从慕容元青等人那里学来的。

    死了一个虚妄大师,慕容元青是何等的悲伤,万一这老头和慕容元青等人熟悉,自己眼看不救,回头也会落下埋怨的。

    至于李想,他都道歉了,不管他是不是心甘情愿,但李一飞的目的都达到了,他可是个讲究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此时说了道歉就救人,那么就会救人的。

    王朝和马汉见李一飞终于肯去救人了,忙跟上去,苏黎看着李一飞的背影,跺了跺脚,也提着剑跟了上去,只有李想,他捂着粗了两倍的手指,在那欲哭无泪,不知道该与和人述说。

    宋连瑶也没坐在那,而是也跟了上去,这种热闹她也喜欢看啊。

    黄子聪等人眨巴眨巴眼睛,偷偷擦了擦汗,暗道还好自己没乱来,那个装比的年轻人看起来是真的牛比,要是惹了他,感觉自己等人恐怕也没有好果子吃。

    正在此时,外面响起了救护车的声音,拉着警笛冲了过来,李一飞回头说道:“让救护车等着,一会老头醒了,也得去医院治疗。”

    “哎哎,好的。”黄子聪赶紧转身,堂堂黄大老板竟然亲自去堵门,让警车和里面的救护人员等待。

    苏黎握着剑,站在李一飞的身后,看着躺在地上,双眼紧闭,脸色发黑的爷爷,便想哭,她咬着牙暗暗想道,要是李一飞救不活爷爷,她真的会朝着对方的后心刺出一剑,哼,一定会的,而且,你还那么说人家!

    李一飞走过去便直接蹲下来,拉着苏老的一只手,开始搭脉,他只是没有真气,但这几年和慕容元青等人学习了很多东西,对他而言那都是有用的知识,也包括一些医学知识,这医学知识不是如今的西医,也叫现代医学,而是华夏古老相传,神乎其技的中医,其中又有最为神奇的一种医术,传言中从轩辕黄帝之时便已经存在,称之为祝由术,是最为神奇的医术,而姚灵芙前辈,便是祝由术的一支传人,这也是为什么姚灵芙前辈会教给娜依培植草药,让她帮李一飞暂时缓解体内的巫蛊。

    祝由术,这是传说中的技法,李一飞也学的不多,但一些医学知识他知道的很多,苏老的脉搏虚无,不仔细感受都感受不出来,如果做个比喻来形容的话,正常人的脉搏是一百点数值,那么苏老的脉搏的跳动可能只有几个数,差距可想而知,也反映出苏老此时身体的危急。

    虽然不知道这个苏老是什么人,但李一飞既然决定出手了,便也不再犹豫,他又换了一种方式查看,无奈现在体内没有真气,李一飞无法直接测定。

    两分钟,李一飞抬起头来,周围站着一圈人,王朝马汉两人则是也蹲下来,就在李一飞的身旁,两人的脸上充满了担忧,他们是明白父亲的病情,知道去医院没用,所以才把希望寄托在李一飞的身上。

    苏黎则是依旧站在李一飞身后,俏脸扳着,她总觉得李一飞是在装腔作势,实际上什么能力都没有,那样的话,她一定会杀了他,因为是他耽误了爷爷的治疗时间。

    当然,若是治疗好了,她也会谢谢他的,不过那得是治好了之后。

    李一飞看了一圈,说道:“这么多人围着干嘛?都散开。”

    那些人大部分都是苏家的人,一听李一飞这么说,脸上露出不爽的表情,但马汉马上说道:“没听见么?都自己找屋子待去,老爷子要是出事了,你们也有责任,哼,非得拉着老爷子老营城!”

    马汉一开口,那些人自然不会多留,一个个赶紧转身走掉,黄子聪等本地的人一看这样也不行,所以也赶紧找个屋子待了起来。

    一时间整个大厅就只剩下李一飞几人了,李一飞又看着那个李想,朝里面的屋子歪了歪头,李想重重一哼,走了进去。

    “还有你,你也进去。”李一飞看着苏黎说道。

    苏黎立刻瞪着眼睛,问道:“我为什么要进去,这是我爷爷!”

    “废话,我不知道是你爷爷么?但你更是女人!”李一飞回道。

    “我是他孙女!”苏黎据理力争,总感觉李一飞对自己特别不客气,这对于万千宠爱集于一身的苏黎来说,非常的不爽。

    李一飞呵呵一笑,说道:“治疗需要扒掉苏老爷子的衣服,你确定你要留在这里?”

    “你!”苏黎觉得李一飞是在侮辱爷爷,所以很快说道:“不行,你把所有人都支开了,谁知道你是要干嘛,万一你是对我爷爷意图不轨呢?”

    “你开玩笑呢吧,我对一个老头子意图不轨?我就算对你意图不轨,也不可能对他!”李一飞嗤的笑了出来。

    苏黎立刻扬起手中的软剑,就要刺向李一飞,还是王朝呵斥了一句:“阿狸,不要胡闹,如果你爷爷需要脱衣服,你在确实不合适。”

    “那他也不能这么说话!”苏黎忿忿道,一扭头看到宋连瑶,又指着她说道:“那她凭什么可以在这里?”

    李一飞一回头看着宋连瑶,说道:“你也不能在这,除了我的身体,你可不能看别人的。”

    宋连瑶听话的点点头,朝着一个屋子走去,苏黎见宋连瑶都走了,她也无奈,跺了跺脚走了进去。

    等人都走了,李一飞又问道:“你们两个可有真气在身?”

    “有,我和马汉都有。”王朝忙说道,两人虽然修为不精,但真气还是有的。而且,一听李一飞提到真气,两人心里更是一喜,这不更代表李一飞是真有本事么,不然他怎么可能知道真气这两个字。

    “那好,去把刚才那疯丫头的软剑要过来,另外告诉医院,准备好匹配的血型,今天咱们要给老头放个血,不然他就没救了!”李一飞一边吩咐着,一边说道:“也不知道谁这么狠心,老头就算是正常也活不了多久了,竟然还给他下毒!”

    一看李一飞连这个都知道,王朝马汉两人便不再质疑李一飞的能力了,王朝去吩咐外面的人准备着,马汉则是去要苏黎的那柄随身携带的软剑,当然,还是和小丫头解释了一阵子,她才肯把剑交给二叔。

    取回来软剑,李一飞已经把苏老的衣服扒掉了大半,只见老头露出来的皮肤都是发黑的,把王朝和马汉看的直皱眉,同时更加担忧了,马汉拿着软剑蹲下来,问道:“先生,你确定这样做可以吧?”

    “当然,不然我能接这活么?要是没把握,我早走了,你认为你们两个能留下我?”李一飞说道。

    王朝和马汉就当没听见李一飞的话,只听他确认能行,便足够了。

    “以真气封住这些穴位!”李一飞用手指着苏老两条手臂上的穴位,依次走到肩部,见两人犹豫,李一飞加重语气说道:“速度要快,慢了没效果,不要担心力道,这老头还承受的住。”

    两人狠了狠心,按照李一飞的要求,同时伸手,在李一飞指定的穴位点下去,以真气封住。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李一飞手持软剑,双手捏着剑尖,稍不小心,那把锋利的软剑就在他的手指上割出一个小口子,李一飞嘶了一口气,一滴血很快流了出来。

    把王朝和马汉看的心里一颤,同时在想,我靠,这小子能行么?拿把剑都把自己的手指割破了,现在却要治疗老爷子?

    “我在试剑。”李一飞脸色如常的说道。

    王朝擦了擦脸上的汗,就看李一飞捏着剑尖,朝老爷子的胸口便刺了下去,这一下快准狠,等两人反应过来,软剑的剑尖已经刺入了老爷子的胸口。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