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心惊肉跳的治疗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心惊肉跳的治疗

 热门推荐: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心惊肉跳的治疗-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readx;    两人都能听到软剑入肉的时候,发出的噗的一声,这绝对不死正常人体能发出来的声音,很奇怪的声音,跟着便看到一缕黑色的血液往出流,两人都是一脸惊骇,这种血液就像是豆腐渣,里面甚至还有颗粒的东西。

    王朝和马汉都异常紧张,老爷子的身体这几年本来就是一年不如一年,今年更是很差,他经得起这样放血么?

    “放心吧!”李一飞手一转,将伤口扩大,然后将软剑拔了出来,看的两人都是心里一颤,马汉都想制止李一飞了,王朝也是背后出了一身冷汗,心道咱俩是不是疾病乱投医了,咋能相信这个小屁孩呢,万一……

    软剑一拔出来,自然冒出一股和刚才一样的黑血,但是很奇怪的是,那股黑血只冒出来一股,便停止了。

    呼,两人都松口气,万一那软剑造成的伤口流血不止,都不用解毒了,直接就能把苏老流死了。

    “别发愣,赶紧继续!再耽搁就前功尽弃了,难道要让老头再流一次血么?”李一飞不耐的吼道。

    王朝和马汉赶紧点头,点穴的那只手都用力的绷紧了,跟着,李一飞又连指数个地方,说道:“顺序不要错了,否则就完了。”

    两人也不是废材,从小练武的时候就会背穴位,虽然李一飞点的快,但两人还勉强跟的上,只是很奇怪李一飞为什么有的穴位要连点两次,此时李一飞却给了解释:“有的穴位要先封住,才能封另外一个穴位,但前面那个穴位是不能封的,所以必须要解开。这么说你们懂么?”

    懂,两人不懂也赶紧点头,手下却是不慢。

    李一飞要求用力,两人也不敢藏着劲,万一轻了不好使呢,只能在心里告罪一声,爸,儿子对不起了,这也是为了救你。

    说话间,李一飞喝止住两人,手中的软剑再次次了下去,这一次刺的是苏老的小腹位置,只是李一飞这一次却没有和刚才一样刺中穴位,至少在王朝和马汉看来,李一飞刺歪了。

    这……两人又是一阵咧嘴,年轻人,你到底靠谱不靠谱啊,这么刺能行么?而且比刚才的伤口还要深。

    李一飞却是神情专注,手中拿着的似乎不是软剑,而是一枚绣花针,他轻轻的转着剑尖,那伤口起先没有黑血流出来,甚至连血都没有,但数十秒后,开始往外冒血,同样黑色带着豆腐渣的血液,这次比刚才流的都多。

    李一飞这一动作,持续了一分多钟,都快要到两分钟了,他才唰的拔起软剑,深呼出一口气,别看他说的轻松,但实际上李一飞这是第一次操作,心里还是有点紧张的,万一真的没救过来人,李一飞到不怕和这些人起冲突,但这不是砸了自己的招牌么,第一次都要讲究一个成功率的。

    这么想着,李一飞又快速的点着穴位,让两人用真气封住,这回王朝和马汉不再犹豫,而是连续点出,速度也越来越快,显然是很熟练了。

    “不错,挺有悟性的!”要是换个场合,李一飞这么夸他俩,两人没准还得谦虚一下,要是换个老者这么说他俩,他俩估计还得挺荣幸,可惜场合不对,夸的人也不对,两人怎么也要比李一飞大上十岁,被李一飞这么夸,还真有些……不太适应呢。

    胳膊,躯干,接下来是男人最重要的位置,李一飞皱眉看了一眼,决定跳开那里,反正那也不太重要,所以直接瞄准了双腿。

    两分钟后,依次在两条大腿上的足三里放完了血,李一飞长舒一口气,用另外一只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扭头看王朝和马汉,两人衣服都湿透了,足见他俩的紧张程度有多重。

    “至于么,轻松点,快完事了。”李一飞笑了下说道。

    王朝和马汉险些趴在地上,问道:“还没好?”

    “人都没醒呢,好什么!”李一飞回道。

    三人在这捣鼓……哦,是救人的时候,屋里苏黎正在瞪着宋连瑶,她刚刚进来后,便问宋连瑶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宋连瑶不知道李一飞的意思,所以只回答说,一会你问我老公吧。

    苏黎便有些微微恼怒的说道:“你个女人,怎么一点主见都没有,难道什么事都要让他同意才行?”

    “难道这不是女人该做的么?夫为天的道理你不知道?”宋连瑶也不示弱的回道,就算对方来头很大,但她的来头也不小啊,李家的夫人,全省都走的开。

    苏黎顿时有种噎住的感觉,她撇着嘴说道:“女人也要顶半边天,现在都倡导妇女解放,凭什么非得听男人的,没了男人难道女人就不活了?”

    宋连瑶则是微笑着说道:“你还没男朋友呢吧?”

    “没有……”苏黎摇头,随即皱眉说道:“这和我说的有什么关系!”

    “关系不大,但是也有关系,因为你没男朋友,所以你不知道这里面的奥妙,女人啊,还是要有男人的,难道不知道阴阳调剂,方为原始!”

    “谬论,谬论!”苏黎接着摇头,她对李一飞的怨念很深,但对宋连瑶没什么恶感,只是不喜欢对方对待男人的态度,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凭什么对男人那样,真是搞不懂。

    “你还小不懂正常,以后就懂了。”宋连瑶说道。

    苏黎深吸一口气,说道:“算了,你已经不可救药了,真不知道外面那个男人有什么好的,把你迷成这样!”

    说着,苏黎猛地身体一抖,问道:“他不会是给你下药了吧?不然你怎么能这样,要真是下药了,你告诉我,我苏黎一定会帮你的,你也不要怕他,我苏家还是有些地位的,想救一个人不难!”

    “还是别想着救我了,先救你爷爷吧!”宋连瑶不软不硬的回道,原本只是觉得这丫头有些单纯可爱,但没想到脑子里的思想却这么奇怪。

    到也说不上古怪,只能说是太一厢情愿了。

    苏黎嘴巴撇了撇,提到爷爷,她的情绪又紧张起来,可惜有门挡着,她也不知道外面到底怎么样了。

    那个混蛋,骗子,他到底能不能把爷爷救过来,要是救不过了,我非得……苏黎的思路又绕了回来,所以不禁气恼的踢了一下,结果好巧不巧的踢到了椅子上,偏偏今天苏黎还穿着高跟鞋,这一脚踢的她顿时一阵龇牙咧嘴。

    宋连瑶抿着嘴直笑,这丫头还真是……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哦对,是蠢萌。

    “不许笑!”苏黎一瞪眼睛,只是她的瞪眼杀伤力有限,宋连瑶也不怕她,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来,开始玩手机,苏黎也想坐着,但想了下她又守在门边,只要外面有异动,她可以第一时间冲出去。

    其实整个治疗过程也就是二十分钟不到,一个小时的三分之一,一天的七十二分之一,有些人发发呆,可能就是个把小时,有些人眯一会就是两三个小时过去了。

    只是现在苏黎实在是太着急了,自然就觉得时间过的慢。

    外面,李一飞正捏着软剑,要隔开苏老的脖子,王朝和马汉尽管已经相信李一飞了,但还是紧张的要死,这要是被苏黎看到,估计都要踢人了。

    可看到之前那些伤口竟然都在慢慢的收拢,似乎都在愈合,两人又说不出话来了,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他要是想谋害苏老,也用不到这么久,刚才就一剑刺下去,以李一飞的速度,两人是绝对拦不住的。”

    这么一安慰还挺有效果,至少两人觉得更有希望了。

    “其实这一下有点风险,我也不知道要不要下、”李一飞反倒是停下来了,左右看了看两人,他说完,刚刚放心的王朝和马汉立刻又紧张起来,大哥,不带这么玩人的啊。

    躺着的是两人的义父,虽然不是亲生的父亲,但对他俩和亲生没什么区别,所以两人真的是非常非常的紧张。

    两人刚瞪起眼睛,正准备问话,就见李一飞已经刺了下去,两人的心也随着李一飞的动作呼的落了下去。

    好在,这一次李一飞只是刺破了皮,便没有深入,跟着便有一大股黑血从伤口流出来,两人才放心下来,但很快李一飞便拔剑,在旁边又刺了一剑,两人的心就又提起来。

    短短数秒,李一飞已经刺了三下,三角形的三个伤口,同时流出黑血,李一飞用纸巾擦了擦,尽管已经够小心了,还是溅到自己的衣服上了,看来这件衣服是要不了了。

    李一飞微微一顿,将软剑旋转一下,不等旁边两人喘口气,便说道:“最后是关键,一定要小心!”

    两人一口气还在憋着,闻言只能点头,李一飞便手指在苏老的脸上连点几处,很快,两人也手指飞动,在苏老的面孔上连续封住穴位。

    “很好。”李一飞说着,在苏老的眉心落下剑去,人的脸上能有多厚的皮肤,李一飞却插进去很深,似乎直接插到了骨头里,这让王朝和马汉……好吧,他俩的心压根就没落下来过,要是李一飞再不完事,估计两人事后都要去医院做心电图去了。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