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1932章 一辈子的遗憾

第1932章 一辈子的遗憾

 热门推荐:
第1932章 一辈子的遗憾-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苏天海想的很好,也自觉的这样最是最正确的,大不了,他把女侠客送到安全的地方,他再返身回来杀敌,只要女侠客没事,他这条命就送给国家,能杀一个就杀一个,杀两个就算够本,甚至他都想闯到敌方的老营里去截杀对方重要的军官将领。

    走到村子中央,苏天海突然感觉不对,往日里的这个时候,即便是已经到了深夜,但村子里不该这么安静,虽然大部分人都会睡着,但是以他的经验,至少也要有声音,而今天,什么声音都没有,他闪身到了一个住着伤员的屋子,便看到几个伤员全都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苏天海立刻查看,却发现这些人全都昏迷过去。

    糟糕,苏天海心中一凛,急忙闪身出去,这些人如何,他不太担心,但他担心的是女侠客,他几个起落跳到三十多米外的一个小屋子里,那里是女侠客待的屋子,苏天海十分担心敌方的高手趁着这里空虚,潜入进来对伤员下手,尤其对女侠客下手。

    到了女侠客的房子,他也顾不得礼貌,直接推开门进去,屋子里分为外间和里间,女侠客之前一直在里间的炕上养伤,苏天海直接来到里间,却看到屋子里空无一人,本该在炕上养伤的那个倩影此时不见了踪迹,苏天海心中咯噔一下,难不成真的是那样》?

    他来不及多想,急匆匆的冲出去,朝着村子最里面跑去,那里是军官们待的地方,他们没有待在最大的屋子里,而是藏到了小村子最里边的一个人工挖出来的山洞,这也是以前村民用来避难的地方,只可惜没等他们藏进去,敌人便冲进来展开了杀戮。

    苏天海狂奔过去,不等他靠近,便看到山洞里有火光,同时也听到了有人在说话,他立刻止住身形,起初是怕惊动了可能存在的敌人,但随着他悄悄接近,也听到了山洞里面的对话。

    这一段对话,是苏天海永远难以忘记的,他听到了几个耳熟的声音,一个叫做高尚的军官质问道:“李秋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李秋水,便是女侠客的名字,苏天海和慕容元青却不会叫她的名字,慕容元青更愿意叫她姐,而苏天海因为和李秋水年纪相仿,经常用你我来称呼,顶多……他会叫对方李先生,算做是尊称,而他心里最想叫的是李秋水的小名,小水儿。

    此时突然听到军官中职位最高的那个人质问李秋水,苏天海竟然一时间有些发懵,他刚刚回来,搞不清楚什么状况,在愣了足足十秒钟之后,苏天海还是靠近过去,只是动作更加小心了,而山洞也近在咫尺。

    此时,李秋水说话了,她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清冷,仿佛不食人间烟火,让人听了之后有种距离感,不过苏天海一听这个声音,便忍不住心情激荡,他很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秋水说道:“诸位,不要怪我,你们有你们的使命,我也有我的使命。”

    听完这句,苏天海心中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李秋水的声音还是那样,但似乎更加的冷漠了,而且,苏天海也不傻,山洞里的人很明显分成两伙,那个军官是在质问李秋水。

    明明是该保护这些军官的女侠客为什么突然间说出这种话?苏天海眼皮直跳,他甚至有些不敢走到门口去看里面的情况,虽然他距离门口只有两米远,三四步便可以到达,就能看清楚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最终,苏天海还是走到了门口,同时,他听见那个军官再次发问:“李秋水,我不知道你代表的是哪个组织,但还请你不要这么做,我们这些人不怕死,但……不能这么死了。”

    苏天海看清楚里面的状况了,李秋水背对着他,堵在门口,她的身形还是那么迷人,明明穿着破旧的衣服,却依旧有种出尘的感觉,她的头发是挽起来的,那是一个妇人髻,而以前,李秋水是梳着一根长辫子的,自从嫁为人妇,她才开始梳这种发型。

    看到头发,苏天海又是一阵心痛,那种爱而不能,欲而不得的感觉已经折磨他好几年了,偏偏的,他还是那么喜欢她,哪怕李秋水已经嫁为人妇了。

    李秋水背对着他,便是面对着那些军官,她的手中拿着一把剑,正是李秋水随身佩戴的剑,足有几十年了,是她出师的时候,李秋水的师父送给她的,希望她能够惩恶扬善,为民除害,到了后来,全国糜烂,李秋水便拿着这把剑去杀敌,杀盗匪,杀那些该死之人。

    而此时,她的手握着剑,剑尖低垂,剑上却有血迹,这把杀人不沾血的剑竟然沾了血迹,当然,剑尖上还在滴血,一滴,两滴……

    苏天海纵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看到李秋水的脚边躺着几具尸体,他还是知道了一些事情,这些人也都是军官,其中有一个前几天还交给苏天海一封信,那是一封用血写成的信,信纸用的不是纸,而是一块布,贴身内衣撕下来的,当时情况已经很危机了,对方的伤不重,但也怕拖累所有人,所以他便写了信,拜托给苏天海,如果真的出不去了,便可以给他一把枪,能杀几个敌人是几个敌人,叫别人不用管他,而这封信上面的字也不多,除了告诉儿女好好学习报效国家,便是告诉妻子不要等他,可以嫁人,以及无法侍奉双亲。

    当时苏天海还安慰他说不用担心,一定会出去的,而此时,这个人却躺在了地上,手捂着胸口,眼睛大睁着,死不瞑目,眼中似乎充满了疑惑,为何杀他的人不是敌人,而是……李秋水!她不是自己人么,她不是保护他们的高手么,为何她会突然下杀手。

    而此时,这个人也才死不久,顶多两三分钟,身体仍然温热,他的眼睛,正看向李秋水。

    他的身边,还躺着三四具尸体,都是军官,可能级别不高,但这一路逃亡下来,都活的好好的,可能以后也会死,但谁也没想过会死在这里,没有换掉一个敌人,没有杀一对就算赚了,而是死在了……李秋水的剑下,这个一路保护他们,同样杀了很多敌人的高手的剑下。

    他们死不瞑目,活着的军官们也不明白,为何李秋水会突然发难,她为的是什么?

    苏天海此时如遭雷击,他已经看清楚山洞里的状况,燃烧的篝火不断的跳跃,将李秋水的影子射在洞口,火苗跳跃,她的影子也在舞动,如果是平时,苏天海估计会看呆,但此时,他甚至感到恐惧,仿佛那影子是恶魔,不断抖动的恶魔,发出狰狞的爪牙,在恫吓着活着的人。

    苏天同样也想不明白李秋水为何会这样做,她没有任何理由这样做,杀了自己辛苦保护的人,这对她有什么好处?

    此时看着李秋水的背影,苏天海后悔回来了,她已经能够站起来,并且杀人,那就证明前几天她那副伤重的样子是假装的,苏天海也不傻,他一看到这副景象,便想到了很多事情。

    所有高手都被派出去杀人了,后方空虚,李秋水此时暴起杀人,以那些军官的实力,没有任何可能抵挡住,哪怕是他们手里有枪,也是白搭,而枪……此时都在李秋水的脚边。

    苏天海仿佛看到李秋水止住几人,然后逼其他人将枪扔掉,或许答应他们扔掉枪就不杀他们,但当枪扔过来的时候,李秋水还是动手杀人了,她不讲信誉,不是一个高手的风范,但她既然决定杀人,便不是一个高人了,她背叛了信仰,背叛了所有人,或许她有不得已的苦衷,但什么事情是不能说的,非要这样做?

    苏天海想不通,他只觉得身体发愣,头痛欲裂,心脏在抽搐,可他偏偏昏不过去,甚至眼睛都闭不上,仍然盯着李秋水。

    李秋水似乎也厌烦了和这些人掰扯,所以她握着剑的手慢慢的抬起来,滴着血的剑尖指着那个军官,说道:“下一个,是你。”

    声音还是那么的冰冷,仿佛不带一丝情感。

    军官忽然泄气了,他看到了李秋水的态度,知道反抗也没有用,虽然这样死掉,他万般不甘,此时国家还处在为难之中,战争也打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他们这些人还有大用,只要给他们部队,就可以发挥出很大的作用,可是,今夜就都要死在了这里,他见李秋水不说原因,也知道多问无用。

    枪已经在刚才扔过去了,但仍然没有救成同伴,军官也放弃了,他说道:“既然你一心要杀我,那我也认命了,只可惜国家还未太平,人们仍然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苏天海看不见李秋水的表情,但他觉得,此时此刻的李秋水一定是十分的冷酷,她甚至不带一丝感情,哪怕是听到军官已经放弃了,仍然只是提着剑,慢慢朝军官走去。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