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1938章 正常人的喜怒哀乐

第1938章 正常人的喜怒哀乐

 热门推荐:
第1938章 正常人的喜怒哀乐-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没有启动阵法,阵法当然无法运行,李一飞高兴完了,抓了抓头,又开始布置起来,将这个阵法布置到熟练,已经是晚上了,家里的测绘已经完成,李一飞将传来的图纸等信息拿给苏天海看。

    “明天我给你设计出阵法的图纸,等回去的时候,你拿了材料,自己就可以布置了。”苏天海说道。

    李一飞立刻高兴了,他想要的就是苏家的这种聚灵阵,还想把家里也弄的四季如春,而不是像花园里那样,还需要搭建暖棚才行,这样小舞也不用躲避严冬,而家里人在家里的时候,也可以享受温暖。

    所以第二天一早,李一飞便跑过来,看到苏天海正在绘制图纸,李一飞才明白,这是一个何等繁复的工作,老爷子甚至一晚上没睡,李一飞立刻不好意思了,他说道:“太爷爷,您去休息吧,我也不着急用,你这么熬夜对身体不好。”

    苏天海抬起头来,将笔仍在桌子上,说道:“都早上了啊,那是该休息了,今天咱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请说。”

    “本来明天是给阿狸压制寒气的日子,不过你既然恢复了,那今天我便教给你,以后……”说道这里,苏天海顿了一下,李一飞马上说道:“以后就交给我吧,只要我的真气对她有用,那便义不容辞。”

    万一,苏黎的爆发越来越频繁,李一飞的真气对她没什么效果,恐怕他也没办法,但答应人的事情,李一飞向来重诺!

    苏天海点点头,呵呵一笑,说道:“如此,我也就放心了。”

    人和人的真气,看似相同,实际上也是不同的,比如李一飞的真气,便充满了阳刚之气,这和他过往的经历有关,也和他修炼的方式有关,而这一点和苏天海相同,所以不存在会被苏黎排斥。

    天阴绝脉,并不是体内没有经脉,而是经脉和常人不一样,李一飞一开始也不甚明白,听完苏天海的讲解之后,他也不禁咧嘴,就如同许姗姗和蒋凝香的天生便有先天真气一样,苏黎的经脉也是独特的,但她的经脉错就错在会源源不断的产生寒气,这种寒气别说是本就属阴的女性,就算是李一飞这种满身阳刚之气的男人也承受不住,更何况是每时每刻的承受着这种寒气的侵蚀,其中痛苦,远非常人能想象。

    而苏黎已经受其折磨这么多年,她甚至这二十多年很少离开这个山庄,本来小时候,一年发作一次,苏黎靠着苏天海的压制,还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也可以像其他小朋友一样,正常上学,玩耍,但是最近两年她的寒气爆发,便没有办法继续学业了,如果是几个月一爆发还好,至少快要爆发的时候可以回家,让苏天海给进行压制,但最近几个月,寒气一周左右就会爆发,如果人在外地,而苏天海恰好不在身边,那就危险了。

    所以苏黎是休学回家的,之前在吉省上大学,已经是大三的学生了,这一休学,便不知道要几年才能回去接着上学,当然,其实苏家人都知道,可能这一次的休学,便是永久的休学了,因为除非有人能够修炼到那不可说的境界,来给苏黎修改经脉,否则回天乏术。

    过不了正常人的生活,虽然苏家人已经尽力的让她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了,但比如苏黎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真正的出去旅游过,甚至也没什么朋友,上学交的那些朋友,以她的性情,也没几个人能受得了,毕竟大家都是**的个体,没必要去迁就谁,这倒不是苏黎性格有问题,主要是……她明知道自己必然会死,甚至没准哪天就死了,交了朋友也没得害人伤心,所以尽管也有朋友,苏黎却始终保持距离,就容易给人一种这个人性格有问题,不好深交的感觉。

    李一飞正是因为明白这些,所以在面对苏黎的时候,他表现的就有些怪,一方面觉得该忍让她,一方面又想故意气一气,让她有点正常人的喜怒……

    对,就是正常人的喜怒哀乐,该生气的时候生气,该大笑的时候大笑,该哭的时候哭,而李一飞也算认识苏黎好多天了,似乎从来没见过她大笑过,顶多就是嘴唇抿一抿,嘴角向下弯一些,算是微笑,听苏天海说,这丫头似乎也没哭过,自从懂事以来,知道自己的病情之后,她就没哭过。

    大悲无声……李一飞念着这四个字,能说出的痛苦就不算太痛苦,真正的痛苦是说不出来的。

    李一飞将每一个步骤记下来,该如何做,他都在脑海中推演出来,确保明天的压制过程不会出差错。

    而现在,李一飞的房间里多了几个人,正是马汉,身旁站着苏桐,这里要说一下,王朝和马汉的孩子都姓苏,这是两人极力要求的,本来苏天海是说让孩子们跟父姓,不过两人都执意让孩子姓苏,苏天海也就同意了。

    苏桐被关了几天紧闭,此时的神情很不好看,没有那天的意气风发,站在李一飞面前,低着头,咬着牙握着拳,似乎还是觉得有些屈辱,如果按照辈分,他比李一飞还要大一辈,但马汉都管李一飞叫一声弟弟,他也不可能当什么叔叔,更关键的是,那天别李一飞教训了,苏桐觉得在苏黎面前丢了很多面子。

    刚开始被马汉骂,关禁闭,苏桐的反应很激烈,这两天倒是好了一些,此时再见到李一飞,苏桐能忍着不说话,他都觉得自己真是好脾气了。

    不过,他也知道李一飞的真正实力了,竟然是和爷爷相仿的高手,这让他很震惊。

    “马哥,不用这样,都是孩子,发生点口角也没什么,再说他也不知道当时什么情况。”李一飞笑着邀请马汉坐下来,又对苏桐说道:“苏桐,坐下吧。”

    马汉板着脸哼了一声,说道:“你给我站着!”说完,他倒是坐了下来,苏桐便只好站着。

    马汉跟着又对李一飞说道:“一飞,今天带着苏桐来给你道个歉,要是没他坏事,可能你也不用救阿狸而被咬了。”

    “道什么歉,也是赶巧了,如果当时我内伤好了,那条蛇想咬我也费劲啊。”李一飞摇头说道。

    “那不行,该道歉就得道歉,这小子从小就狂,不把人放在眼里,那还得了,也就是一飞不和你一般见识,要是遇到我,早把你打死了。”马汉脸色微缓,瞪了一眼苏桐,喊道:“还愣着干嘛,赶紧道歉!”

    “是……”苏桐心不甘情不愿的对李一飞说道:“李……先生,对不起,那天是我莽撞了,误会了你,我道歉。”

    苏桐倒是知道了那天的事情,没想到这个人还真是为了救阿狸,但他还是忘不了那天李一飞和阿狸的身体叠在一起,每每想到,他都会觉得很恼火,这个人竟然敢占阿狸的便宜!

    “过去的事就过去了,我和你爸爸是朋友,你也无需如此。”李一飞说着,看向马汉,说道:“我听说你还把苏桐关禁闭了?”

    马汉沉着脸点点头,道:“不关不行,这王八蛋连对自己家人都是这副态度,出去指不定多狂,再不管管就要翻天了。”

    “呵呵,哪有那么严重,好了,我在这里说一句,紧闭就不要关了,好不容易回家一趟,多陪陪你们就是了。”

    “听见没?”马汉抬头看着苏桐,说道:“你那么冒犯一飞,他还替你说好话,赶紧谢谢一飞。”

    苏桐便只能接着感谢,说了一句,李一飞摆摆手,说道:“去吧,不用在我这听你爸爸教训。”

    这次的道歉只是一个插曲,李一飞也不会认为他‘大人大量’,苏桐就会对他改变态度,这个年纪的年轻人,除非真让他服气,否则哪是那么容易改变观念的,所以李一飞让他走了,苏桐也没想多待,一言不发的离开。

    马汉又骂了几句,说这孩子太完犊子了。

    李一飞笑呵呵的劝了几句,老实说,因为苏黎差点被毒蛇咬死的事情,李一飞对苏家其他人的感觉都一样,心中有一份防范,他想不通是什么人在害苏老,也想不通是什么人在害苏黎,但只要害死一个,另一个估计也活不了多久,这得多狠的=心,才能对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以及一个随时都会寒气爆发而死的人下这种毒手。

    本来就要死了,你们忍一忍会死人么,还非得下毒手,恨不得到对方立刻就死。

    当然,倒不是说李一飞就怀疑马汉,或者怀疑王朝了,从认识到现在,两人的种种表现,也没有可以怀疑的地方,相反,两个人的表现可比一般的亲儿子都要孝顺,除了孩子的教育有些问题,其他的都很好,也不图名,不图利的。

    马汉没有久待,说了会话,便起身告辞,李一飞将人送到门口,回到屋子里,盘膝而坐,闭目养神,脑海中则是开始构建阵法的模型,这些东西必须记在脑袋里才行。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