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1940章 压制寒气

第1940章 压制寒气

 热门推荐:
第1940章 压制寒气-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因为太特别了,苏黎的身体因为常年受到寒气的侵扰,虽然被压制,但依旧会影响着她的身体机能,而且似乎本身血液的数量就少,导致她的皮肤非常的白,就好像是皮肤下面没有血液了,尤其这会儿寒气爆发,更像是没有了血色,苏黎双手抱着肩膀,当着胸口,虽然她的胸很小,但也怕看。

    李一飞的视线扫过来,她就觉得有种被对方看透了的感觉,不禁低下头去。

    粉雕玉琢,李一飞觉得自己今天算是看到符合这四个字的女人了,苏黎当的起这四个字,她的皮肤白嫩细腻,犹如白玉,又蒙上一层大胆的粉意。

    皮肤甚至比新生婴儿的皮肤还要好,虽然没摸过,但是摸上去的手感一定会非常的好。

    李一飞只是扫了一眼,苏黎已经很不自在了,这个时候他要是乱看乱想,估计也就不用治疗了。

    李一飞走过去,低声说道:“不要紧张,我会尽快完成压制的,不过我是第一次,可能会不熟练,时间要长一些,你也不要着急。”

    “嗯。”苏黎回应了一下,随着李一飞的靠近,苏黎便更加的羞涩了,偏偏这个时候李一飞忽然问道:“你需不需要去一下卫生间?”

    “啊?”苏黎抬头看着李一飞,李一飞一脸认真,再次说道:“我问你需不需要去一下卫生间,毕竟可能要进行一两个小时!”

    “不需要。”苏黎听明白了,立刻说道。别说是当着他的面去卫生间,就算是在苏天海的面前,她也不会去卫生间的,一般都是会忍耐着,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她才能放心的上厕所,到不是说防着苏天海,实在是……她有膀胱害羞症,有人在,哪怕隔着门,她也会尿不出来,这是很小的时候她就发现的事情,到不算是一种病,只能说是一种生理反应。

    李一飞哦了一声,说道:“那你先坐好,我先要给你施针,放心,我的针法也不错,不会扎错地方,也不会让你感到疼痛。”

    苏黎闭上眼睛了,她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是有些害怕和害羞,李一飞也深吸一口气,调整着状态,从一旁的针盒里拿出来早已经消毒好的银针,捏着一根,在苏黎的一处穴位上,轻轻的落针。

    既是落针,便不可能不碰到苏黎,而且还需要调整位置,深度等等,甚至李一飞还需要用真气配合封住穴道。

    因为之前已经大致了解苏黎体内的经脉,知道她的经脉和常人不同,甚至大多数像她这种天阴绝脉的人,别说是活到这个年纪,很多都是刚出生便死掉了,顶多也就活个几岁,还是体弱多病。

    李一飞下针前,忽然停下来,苏黎本来都咬着牙,准备被李一飞碰到,等了一会却没感觉到针扎在身体上,她睁开眼睛看着李一飞,就见他离自己甚至不到十厘米,自己刚刚的呼吸都会喷在他的脸上,不过李一飞此时低头,没有看她,苏黎到是好受不少。

    “我想先查看一下你的经脉,不会很久,可以么?”李一飞头也不抬的问道,他是知道苏黎睁开眼睛的,不过为了缓解尴尬,不抬头比较好。

    “怎么做?”

    “给我一只手就可以。”李一飞说道:“我用真气探查,之前老爷子和我讲了几遍,不过我没见过天阴绝脉,所以还是没有一个完整的概念。”

    还要拉手?苏黎眉毛皱了皱,李一飞接着说道:“就像普通人那样握手就可以了!”

    普通人的握手和拉手有什么区别?苏黎很想问一句,但想到李一飞似乎真的没什么冒犯的地方,所以她便伸出右手,李一飞点点头,说道:“不用抬起来,你放松就好。”

    说着,他也伸出右手,握住苏黎的手,一入手,李一飞先是一愣,他那天扑倒苏黎,并没有碰见过她的身体,不,应该说是隔着衣服碰的,还真没有握手之类的动作,此时一握住苏黎的手,李一飞便感觉到仿佛握在一块冰上面,感觉都到了零度似的,正常人的体温是三十六度五到三三十七度,而苏黎……怎么会是零度?如果真是这个体温,整个人都冰冻状态了,还谈什么活命,李一飞一握住她,便觉得心里一沉。

    苏黎当然也不太轻松,手被李一飞握住,她有一个明显的紧张,甚至想抽出手,但是李一飞的手是那么温热,竟然也让她身体一个激灵,真的是好热的感觉。

    收敛心神,将脑子里的杂念驱除,李一飞输出一股真气,进入苏黎的身体里,开始循着经脉探查,这一查李一飞才明白苏天海之前说的苏黎体内经脉十分错乱一点都不夸张,这何止是错乱啊,正常人的经脉不说是特别规整,但也不会像这样乱,李一飞不得不将真气收回一些,只留下一小股,慢慢的探查起来。

    这一探查,已经是几分钟后了,收了真气的李一飞脸色更加慎重了,苏黎体内的经脉比想的还要糟糕,这天阴绝脉竟然会让人的经脉越来越错乱,可想这些年苏黎承受怎样的痛苦。

    看了一眼苏黎,她一只手仍然捂在胸口,似乎是为了防止李一飞看到不该看的,眼睛紧紧闭着,嘴唇绷紧,显得很紧张。

    “我已经查完了,还好,我先压制寒气。”李一飞温声说道。

    苏黎嗯了一声,眼睛仍然闭紧,李一飞便开始了压制,银针一根根落下,配合着真气,进行封闭经脉,让李一飞的真气徐徐进入苏黎的身体里。

    压制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尤其是苏黎此时寒气已经爆发,所以李一飞必须用银针配合,再用他的真气一路将苏黎身体里的真气撵回到丹田之中,她虽然没修炼,但丹田仍然在,而寒气也是从此而发,眼下没有别的办法,就只能压制在这里,用特殊的办法将寒气封住。

    整个治疗过程,持续了一个半小时,李一飞进行的很缓慢,好在他的真气够多,也不怕浪费,而若是苏天海压制的话,估计要比李一飞快一些。

    压制的过程也很痛苦,基本不出汗的苏黎这个时候额头上也有细密的汗珠,李一飞拿过纸巾帮她擦了擦,却见苏黎猛地睁开眼睛,眼中似有怒意,李一飞示意自己只是擦汗。

    压制完毕,苏黎感觉舒服很多了,和苏天海的治疗相比,李一飞的真气蕴含更多的阳刚之气,毕竟苏天海的年纪大了,所以苏黎竟然感觉到久违的身体暖暖的感觉,比在热热的天里晒太阳还要舒服。

    等到治疗完成,苏黎竟然有种不想结束的感觉,因为那真气在身体里,真的是很舒服。

    睁开眼睛,苏黎看着李一飞,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恢复了神采,说道:“谢谢。”

    “客气,你身体还虚,最好睡一觉,我在你体内留了一些真气,可以让你舒服很久,估计这一觉你会睡的很好。”李一飞将银针一枚枚的装好,一边说道。

    难怪自己觉得很暖,苏黎点点头,她被这寒气一折磨,身体确实很疲乏,听到睡觉两个字,竟然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打完之后,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尤其李一飞还在这里,她怎么可能躺下去睡觉。

    好在李一飞没有留下的意思,收好了银针,便说道:“我先出去了,你睡吧,有事的话叫我就可以了。”

    苏黎轻轻点头,看着李一飞拿着银针走了出去,直到将门关上,传来咔嗒一声的上锁的声音,苏黎才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抿了抿嘴唇,她现在真的觉得很舒服,哪怕只是穿着这么少的衣服,依旧暖洋洋的,伸出手摸了摸身体,好像每一处都是热热的。

    慢慢躺下来,苏黎眼睛看着头顶的一窜风铃,因为她的房间常年不开窗,所以那串很小的时候就挂在上面的风铃近乎没响过,此时苏黎却想要打开窗户,让风吹动风铃,听一听声音。

    想到便去做了,苏黎起身去将窗子打开,便看见窗外,爷爷和李一飞站在一起,两人在说着什么,苏黎听不见,但可以看见爷爷在笑着点头,苏黎抿了抿嘴,想着既然李一飞能够治疗自己,免去了爷爷的辛苦,那自己便原谅他看自己摸自己的事情了吧。

    打开窗户,一阵暖风吹进来,如果以前,苏黎估计会感觉到些许不舒服,但此时她却没有那种不舒服的感觉,风吹进卧室,挂着的风铃便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很好听,苏黎仰着头看着风铃,发了一会呆,她才重新躺在床上,也没有换衣服,就那样躺着,拉过一条厚厚的被子,慢慢的闭上眼睛。

    一觉睡醒,苏黎睁开眼睛,竟然觉得身体还在发热,她摸了摸额头,发现有汗了,这只是正常人的生理反应,热了自然要排汗,但苏黎却许久没有过了,看着手心上的汗,苏黎竟然想哭,但最终还是忍住了,用纸巾擦了擦汗,苏黎起身去卫生间放了一大缸温水,脱去衣服,躺了进去,既然身体这么舒服,不如再泡一个舒服的热水澡吧,苏黎想到。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