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二千二百二十九章 巫师

第二千二百二十九章 巫师

 热门推荐:
第二千二百二十九章 巫师-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壕沟里,三个巫师站在一起,戒备着外面,检查一下损失,发现这一轮进攻中,他们便死了十多个人,还剩下的人也是惊魂未定,一脸的慌张。

    “不要慌,对方不会有很多人,可能是个枪法高手,我们在这里躲着他是拿咱们没办法的!”年纪最大的那个巫师训斥道。

    “那……我们怎么办?万一对方的人跑过来,我们岂不是就危险了。”一个政府军士兵担忧的说道。

    “怕什么,就算是上百个反叛军过来,也可以解决掉!”那个巫师瞪了一眼士兵,吓的那人赶紧一缩脖子,贴在壕沟下。

    “扎让巫师,我们可以引出那个人。”年轻巫师挪过来,低声说了几句,扎让,也就是那个岁数最大的巫师闻言沉思片刻,道:“可以,不过由谁去引?”

    “呃……我去!”年轻巫师看着另一个巫师,对方显然不准备动弹,那就只有他来了。

    几十秒后,壕沟中突然蹿出一道人影,藏在树林中的李一飞甩动狙击便是一枪,树林中暴起一声枪响,那人却是一个紧急刹车,猛地蹲了下去,狙击枪子弹打空了,李一飞是计算提前量打出去的。

    虽然只是差了不到半米,要是对方晚个零点一秒,零点二秒,估计就打中了。

    年轻巫师吓了一跳,他是巫师,他不是钢筋铁骨的,要是被狙击枪打中,就算不死也得多出一个巨大的伤口,命中骨头的话,那块骨头就废了。

    他吓的抹了抹额头的汗,而二十多米外的扎让巫师等人却是判断出了李一飞的藏身地点,两把枪伸出来,朝着李一飞所在的位置便是一通扫射,哒哒哒的子弹猛的宣泄过来,李一飞意识到不好,赶紧闪身到一颗大树后面,这棵树直径足有一米,李一飞藏在树后,就听到子弹打在树干上,发出沉闷的声音,那些人不但猜到了他的所在位置,还知道他在这棵树后面,所以子弹大部分都打在了这里。

    也就是李一飞藏身的这棵大树够粗,若是换一颗细一些的树,恐怕会被这一窜窜子弹打透,那么躲在后面的人也不能幸免。

    李一飞检查一下狙击枪,还剩下五发子弹,外面的枪声还在持续,但是放缓了一下,似乎只是为了压制住他,不让他探出头来,李一飞耳朵里除了枪声,还有壕沟里那些人的一些土语,可惜听不懂,李一飞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管他说什么,李一飞趁着对方枪声减弱的时候,抬手扔出一件衣服,黑影闪过,那些人的枪声立刻跟上,哒哒哒的声响后,却是打在了衣服上,而树的另一端,李一飞端着狙击枪,直接盲狙打死了两个士兵,一枪发空,而那些人意识到上当,赶紧蹲下去。

    “只有一个人,他的子弹不会很多,你们保持压制,我们寻找机会。”扎让巫师蹲下来,狠狠的说道。

    “是。”众人同仇敌忾,几秒后,他们再次战出来,进行火力压制,而李一飞在已经转移到了几十米外,只是在这几秒的时间里,李一飞也从另一个角度,隐约看到了壕沟里的几个人,还有两颗子弹,李一飞抬起枪,瞄准一下,按下了扳机,一声枪响后,子弹划破空间,不到一秒后,李一飞干掉了一个,而壕沟里的人立刻转身,虽然没看到李一飞,却也知道他的所在,这些人急忙后退,却已经晚了,因为李一飞最后一颗子弹,已经朝着扎让射过去。

    扎让瞪大眼睛,他有感觉,对方是要杀他的,而他两侧都是人,被挤在了中间,总不能跳出壕沟,所以他一把抓住旁边要跑的士兵,将他拽到胸前。

    噗,第二声枪声响起,同时扎让也感觉到手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被他抓在身前的那个士兵身体一震,被子弹射中,子弹穿过他的身体,打断了肋骨和脊骨,又打在扎让的身上,好在经过卸力,那颗子弹没有穿过他的身体,只是卡在了肌肉之中。扎让虽然老,身体却也强悍,他脸上露出了巨大的怒意,推开那个中枪的士兵,手指捏住子弹,用力拽了出来,鲜血喷出,扎让朝着林中喊道:“藏头藏尾的人,你给我出来,今天我要杀了你!”

    李一飞子弹打光了,对方也没什么子弹了,重要的是还没有什么人了,他们追击一路,身上带的子弹早就打的差不多,刚刚又是一阵火力压制,所以,李一飞一个闪身横着移动到另外一棵树后,没有听到射击的声音。

    捡起几颗石子,李一飞再次闪动的时候,顺手丢了出去,同样没有听到枪声,石子疾射出去,朝着那些壕沟里的人,奥吉马用骨杖挡掉两颗石子,还有一颗打在了一个探出头查看的士兵的头上,对方哀呼一声倒在地上。

    李一飞放心了,对方果然没有子弹了’

    扎让等人也松口气,那个藏在林子里的人枪法实在太准,狙击枪这样近距离不但可以射速这么快,还这么准的人可是不多见,即便是政府军里,也几乎找不到一个这样强的人,但是对方没子弹了,这让几人都是一喜。

    “他没子弹了,我们上,不要放他走,这个人不除掉,以后也是麻烦。”扎让对奥吉马说道,奥吉马就是那个拿着骨杖的巫师,而负责吸引李一飞的那个年轻巫师此时也回来。

    “是!”年轻巫师和奥吉马同时点头,三人从壕沟里跳出来,对方果然没有再开枪,三人便立刻加速朝树林奔去。

    李一飞看着三人冲出来,他没有丝毫害怕,能够和非洲的巫师打上一场,这也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不过他清楚的知道,这三个人被他逼出来,是要杀人的,李一飞要么干掉对方,要么被对方干掉。

    所以没什么好留情的,他从树后面站出来,面带微笑看着这三人。

    东方人?冲过来的三个巫师看到李一飞的面孔,微微一怔,他们想过好几种可能,都没喜爱那个到暗中开枪截杀他们的会是一个东方人,以三人的分辨能力,自然无法判断李一飞是什么国家的人,只能说是黄种东方人。

    三人速度放缓,他们因为李一飞会跑,结果对方大咧咧的,脸上带着笑意,这就让他们不得不重视了,这证明对方有底气,或者有埋伏?

    三人之中,奥吉马最善于感知,他摇摇头,低声提醒道:“就他一个人。”

    一个人就敢在这等着他们三个?三人顿时涌出一股怒意,扎让一手托着手中的头骨,眼中冒出浓浓的怒意。

    两方之间隔着不到二十米,树叶遮掩之间,李一飞朝他们勾了勾手指,脸上带着一抹挑衅的表情。

    “你,为什么要截杀我们?”扎让忍着怒意,一手指着李一飞问道。

    “喜欢。”李一飞简单说出一个单词,就看到那个年轻巫师身体立刻就动了,几步跃到李一飞的面前,伸手就抓向他。

    “给我杀了他!”扎让也下达了命令。

    李一飞退都不退,只是淡淡说道:“就凭你?”

    眼见那个年轻巫师抓过来,李一飞却没有任何动作,他像是傻掉了。

    以年轻巫师的速度,恐怕用不上半秒就会抓到李一飞的胸前,而李一飞却无任何反应,他怎么了?

    扎让脸上露出一抹残忍的笑,他的一只手托着那个骷髅头,另一只手在骷髅头的头顶轻轻的抚摸,两根手指以一个独特的运行轨迹拨弄着,如果此时有一种独特的设备,便可以侦测出来,在这三个巫师放慢脚步的时候,扎让就已经开始行动了,确认对方只有一个人,那么一出手就要咬死对方。

    每一个巫师的能力,都不太相同,在这片土地上,一些巫师是自发的,自我成长起来,有的人可能睡一觉梦见了神灵,得到了神灵的指示,然后便开窍成为了巫师,不过能力有大有小,而有的则是有师承,部落的大巫师选择一些看起来优秀的孩子从小便进行培养,扎让便是根正苗红的巫师传承,奥吉马是自己开悟的,他梦见神灵的指示,所以便获得了相应的能力,而年轻巫师则是师门传承,只不过能力还很弱。

    扎让的能力很玄妙,他可以控制人的灵魂,虽然不可能彻底控制一个人,但是短暂的影响别人的精神还是可以的,甚至只要扎让想,他能够瞬间让一个以及几个人短时间按照他的指示行动,所以一开始他便想控制了李一飞。

    李一飞也确实被控制了,他在年轻巫师动手的一瞬间,眼前忽然间产生了变换,人已经不在树林之间,眼前没有了三个长相丑陋的黑人,李一飞身处在一个玄妙的空间,一张独特的大床上躺着一个女人,穿着薄纱一样的衣服,关键部位若隐若现,甚至只要认真去看,即便是最隐秘的部位也能够看到。让李一飞目瞪口呆的是床上的女人,是一个熟人,却不是他的任何一个老婆,而是……苏黎!

    ...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