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二千三百一十三章 百口莫辩

第二千三百一十三章 百口莫辩

 热门推荐:
第二千三百一十三章 百口莫辩-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安德鲁怒道:“我问的不是这个,我问的是欧文,他是不是你派人杀的?”

    “欧文?”巴布亚眼中似乎清醒一些了,他下意识的摇头,说道:“欧文怎么可能是我杀的……欧文……什么,你说欧文死了?”

    “废话,而且是被人杀的,直接用手枪爆头了!”安德鲁道。

    “不可能,欧文身手很强的,甚至是我的弟子中最厉害的,他是怎么死的?”巴布亚眼中甚至有些惊慌,口中连连问道。

    “巴布亚!”站在后面没开口的慕斯走过来,眼神锐利的盯着巴布亚,说道:“我们也算是认识多年了,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承认的好,别再制造杀孽了!”

    “我制造杀孽?”巴布亚伸手推开安德鲁,喊道:“我制造杀孽?我的弟子现在被人杀了,你现在还来让我别制造杀孽?慕斯,安德鲁,你们长眼睛了么?如果长了,你们就睁大看清楚,是我的人被杀了……”

    “你的人被杀了,但是不代表你没有嫌疑,相反,你的嫌疑最大,别以为死了欧文,线索就会断掉,巴布亚,明天的长老会上,我将提议长老会的众位长老,行使权利,将你革除长老院,进行审判!”慕斯语气严厉的说道。

    “你要审判我?”巴布亚指着自己的鼻子,口中喷出一股酒气,面色狰狞的喊道:“你凭什么审判我?就因为我派人保护圣女的手下?就因为有人要杀圣女,你们就借此怀疑我的身上?那个欧文是我的弟子,也是和我关系最好的弟子之一,……”

    “够了,巴布亚!”安迪斯托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进屋内,听到了巴布亚的吵嚷,不禁出声喝止道,他的脸色很是难看,这几天就被这件事情折腾,刚刚发现欧文尸体的时候,便有人跑过来和他通报。

    “安迪斯托,我就是要喊,你们联合起来污蔑我,我为什么不能喊!”巴布亚红着眼睛,呼吸急促,瞪着眼前的几个人。

    安迪斯托重重一哼,道:“所有证据都指向你,你就算是狡辩也没用,除非你现在拿出证据,可以表明是别人做的,而不是你做的!”

    安迪斯托还有一件事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几乎所有长老都拥有自己的私人势力,虽然统属圣战组织,像欧文这种是巴布亚的弟子,便是他的私人力量,别的长老想要调动是很难的,甚至以欧文的过往来看,他对巴布亚十分忠心,可以为了巴布亚而驳斥其他长老,反之巴布亚对欧文也很好,对这种手下也极为重视,谁不会看好自己的私产。

    辩无可辩,本来还想吵嚷闹起来的巴布亚好像一下子被点了穴,眼神怔怔,有些虚无的看着众人,他喃喃道:“我能有什么办法证明,死的是我的手下,还是被人灭口的,如果之后再翻出来几样证据来直接证明他是我指派的,我更没有办法了……算了,你们走吧,安迪斯托,我们认识多少年了,我虽然干过不少事,但是也知道什么事情不能干!”

    安迪斯托看了一眼其他人,说道:“慕斯,安德鲁,你们先回去吧,我和巴布亚说会话。”

    “好吧,那我回去了!”慕斯点点头,安德鲁则是板着脸,情绪复杂的看着巴布亚,说道:“大长老,算了,我没什么好说的了。”

    这边发生的事情,圣女也很快知晓,这圣战组织中总部的范围很大,都是私人领地,彼此住的不近,尤其她的圣女寝宫更是相对**,但是若是有心的话,发生什么事情,很快也会被别人知道,听完了过程,圣女便是一笑,自言自语道:“华夏的古语说的好,自作孽不可活……”

    安迪斯托和巴布亚两人说什么,不得而知,毕竟当时没有第三个人在场,不过当晚过后,第二天的长老会上,巴布亚便不再吵嚷,当然也没有服软,只是他拿不出证据,他的手下也帮不上忙,所谓树倒猢狲散,他现在还没倒,但是那些手下已经快要准备新的出路,圣战组织已经多少年没有非正常损失过长老了,所以很多人都忘记了内部倾轧的残酷,一旦巴布亚倒下,那么很快便会有很多人跟着倒霉。

    巴布亚不是认罪了,而是认清楚一件事情,这也是昨晚安迪斯托点给他的,众人一走,巴布亚便醒酒了,坐下来眼神清澈的看着安迪斯托,对方便点了他一句,如果这件事情真的不是你做的,那么便是有人在暗中陷害你,你越是举足无措,越是慌张,对方就越开心,反之,如果是你做的,你怎么闹腾,怎么折腾都是没用的。

    所以巴布亚今天很沉默,安静的有些让人捉摸不透,他耷拉着脑袋,在那里不言不语,安德鲁将昨晚的发现公布于众,而慕斯则是拿出了一份新的证据,除了之前巴布亚和欧文的信息,还有一份新的证据,这份证据显示,杀死欧文的那把枪已经被找到了,是在那个人也死了,死于昨天凌晨,当枪声响起,惊动了周围的人,赶过去才发现那个人已经将自己的太阳穴轰碎,死的不能再死了。

    “死人本没什么,每年都要死好多人,但是这个死人……还是你的人,而且昨天他还见过你。”慕斯说到这里,转身面对巴布亚,将盒子打开,里面赫然是一把沙漠之鹰,而且是镶嵌着黄金,精美无比,可惜上面现在还沾染着血液,在巴布亚脸色大变的时候,就听慕斯接着说道:“巴布亚,你应该知道这个人是谁了吧?”

    “不可能,不可能!”巴布亚一阵摇头,本来他是想保持沉默的,但是当这份证据摆出来,巴布亚再也忍不住了!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绝对的秘密,除非你没有做,先是那个将军,再是你的弟子欧文,然后是另外一个弟子,我想想他叫什么……哦,是叫赞比斯,是这个名字吧,同样是你的一个弟子,据说也很得你的喜欢!”

    “不可能,赞比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他也不可能去杀欧文!”巴布亚说完这句,突然抬起头,眼睛呈现出一种血红色,喊道:“是你们,你们中有人陷害我,我虽然和圣女关系一般,但也不会杀她,我没有理由杀她!”

    “巴布亚,这把枪,是你送给赞比斯的,这一点在他的遗言之中已经得到了证实,这也是为什么你看到这把枪会有如此大的反应。”慕斯再次插上一刀。

    巴布亚身体一震,下意识的问道:“遗书?”

    “没错,就是遗书,来自你的弟子赞比斯的遗书,写于他自杀前的半小时。”慕斯道。

    周围人都在窃窃私语,大家最初是不太相信巴布亚会做这件事情,但是几天过去,绝大部分人都倾向于谋杀圣女的事情,就是巴布亚做的,是他策划让自己的几个弟子去借着圣女和金鹰决斗的时候,用无人机携带导弹,炸死两人,毕竟那种情况下,以导弹的速度,两人发现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就算他是自杀的,那又和我什么关系,他昨天是来过,但也只是给我送饭,全程并无多余交谈,而且也不是他自己,我是有其他证人可以证明这些!”巴布亚道、

    慕斯摇摇头,看了一眼众人,说道:“是的,他昨天确实没和你说什么,这一点他的遗书中是有写出的!”

    “慕斯,将遗书读一下!”一直没出声的大长老安迪斯托开口道、

    “是!”慕斯回头示意一下,将赞比斯的遗书拿出来,大殿之内忽然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在等待遗书的内容,很多人都有一种预感,这份遗书估计就是要确定巴布亚罪行的重要证据。

    “我是赞比斯,我决定写完这封遗书,便结束我的生命,我不会后悔我的这个决定,但是我想说的是,我确实后悔我之前做过的一件事。”

    “这件事情便是……听从巴布亚长老的命令,和欧文一起去谋害圣女,我无法想象当时我有多么愚昧和疯狂,和欧文一样,在做了那件事情之后,我非常的懊悔,仇恨自己,甚至每一天的夜晚都无法入睡,备受折磨。”

    遗书读到这里,已经读了一半,本来就不长,而读到听从巴布亚命令的那一句,整个大殿中的人,几乎人人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如果这封遗书是真的,那么这个赞比斯便是最有力的证明人,他证明巴布亚真的命令他们去杀害圣女。

    “不,赞比斯在撒谎,他在撒谎!”巴布亚立刻辩解道,可惜他喊的再大声,信他的人也不多了,安德鲁走过去,宽大的身板挡住巴布亚,示意慕斯继续念。

    “当知道圣女没死的那一刻,我欣喜若狂,但我知道我的罪孽已经无可原谅,我是一个虔诚的信徒,我坚定我的信仰,但我却对神的使者,圣女大人下了杀手,我已无颜面面对她,当她回来的时候,那遥遥一望,我已经惶恐无比,我知道神在看着这我,他会将一切告诉圣女!”

    ...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