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二千三百一十四章 黄泥落在裤裆里

第二千三百一十四章 黄泥落在裤裆里

 热门推荐:
第二千三百一十四章 黄泥落在裤裆里-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我的罪行终将得不到原谅,即便是死后也不可能得到谅解,欧文也是一样,他哀求我结束他的生命,我知道他的痛苦,一方面是自己的教父,一方面是几十年虔诚的信仰,我无法想象当初我为何要这样做,所以我尊重他的决定,用这把巴布亚长老赠与我的手枪,结束了欧文的性命,枪声响起,我慌了,我感到了害怕,我似乎看到欧文的身体在挣扎扭动!我听到了他对我说的那些悔恨,回来之后,我去见了巴布亚,可惜他没有任何话要对我说,甚至一句安慰都没有,我知道,我做错了两件事,一件事是听了巴布亚长老的话,去刺杀圣女,另一件事是没有勇气承认这一切!”

    “现在我死了,我知道取得圣女的原谅是一种奢望,但我还是想说,我对圣教忠心耿耿。”

    慕斯读完了这封信,他回望众人,将信纸递给安迪斯托等人,众人纷纷鉴阅,慕斯这边则是说道:“这封遗书,我已经找和赞比斯相熟的人鉴定过了,也对比过他过往的笔记,确实是一个人,而且,他在总部,我想也应该不会有人逼迫他写遗书,最重要的是,巴布亚,你现在怎么说?”

    巴布亚已经满头是汗,即便是到了刚才,他也是认为自己不会有事,毕竟他是十大长老中排名都靠前的,结果现在……巴布亚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甚至无法反驳,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他知道自己真的是被人算计了,而且算计他的人……很可能是慕斯,也可能是安迪斯托,安德鲁……任何一个长老都有可能,在这一刻,巴布亚忽然间发现,他原本以为自己会有一些朋友,结果……他发现自己完全没什么朋友,没有人现在站出来,为他说几句话,哪怕是帮他开脱一下,总之没有人。

    巴布亚知道自己被算计了,他突然感受到了彻骨的寒冷,周围吵嚷,他却无力去反驳,甚至整个人都开始摇摇欲坠,无法站稳。

    不知道何时,巴布亚的视线落在了圣女身上,对方也在看他,目光平静,似乎无喜无悲,从圣女的眼中看不到任何情绪,她就那么平淡的看着他,巴布亚却觉得有一股寒冷袭遍全身。

    “不是我做的!”巴布亚无力的说着,从他口型中,圣女可以读出这几个字,她却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真的不是我啊,不是我做的!我没道理那么做!”巴布亚高喊一声,突然感觉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在他眼前彻底黑暗前,看到圣女的表情依旧没什么变化,甚至都没有惊讶。

    有些人注意到巴布亚昏迷过去,也有人没看到,慕斯长老还在对安迪斯托长老等人说道:“现在尘埃落定,已经查清楚了,我建议西安在开始表决,如何处置巴布亚。”

    安迪斯托皱了皱眉,说道:“这件事情,我觉得可以放一放,巴布亚已经昏迷了,我觉得等他醒来,我们亲自听他承认,会好一些,这件事情太重大,不能轻易下定论,万一……真如他所说,是有人陷害他,那么我们都是罪人!”

    大长老安迪斯托的话,引发了一些人的赞同,他们点点头,道:“确实,这件事情要慎重。”

    不过慕斯长老却是不以为意,他摇摇头,说道:“你们有点太谨慎了,我认为事情已经调查清楚了,巴布亚即便是不承认,凭借这些证据,也足够给他定罪了!”

    “还是亲耳听他承认吧!”一个长老走过来,他平时和巴布亚的关系很一般,甚至可以说是不对付,不过今天还是说道:“毕竟相处几十年了,虽然我不愿意相信他谋害圣女,但是如果真的是他干的,我会建议杀死他,不过现在我还是想听他自己承认这件事。

    “随你们,证据我和安德鲁已经查清楚了,信不信由你们。”慕斯长老见其他长老也是面有戚戚,也不再坚持。

    最后还是大长老安迪斯托说道:“那就这样,等巴布亚醒来,也许是明天,再召开长老会,审问过后,我们再决定这件事情如何处理。”

    “好!”一众人立刻应道。

    “圣女,您的意见如何?”安迪斯托仿佛才想起圣女,等一众长老说完,大长老才像是刚想起圣女,转而问她。

    圣女自然想的通其中缘由,还不是因为她不但没有答应大长老的事情,反而还先见奥西,又主动去拜访了慕斯,这都是深深的戳中了大长老爆发的点。

    既然你这么不上道,那也别怪我不客气了,大长老心想。

    问到圣女,众人的目光也都转到她身上,圣女坐在那里,淡淡道:“众位长老的决定就很好,我会尊重众位长老的决定。”

    “圣女如果有不同意见,可以提出来,现在大家都在,可以商讨。”安迪斯托说道。

    圣女根本不上套,她摇摇头,道:“没什么,我也认为要巴布亚长老亲口承认比较好!”

    艾迪斯托有些意外,没想到圣女会这样说,不过他也是老奸巨猾的人,意外归意外,轻轻颔首道:“那好,等巴布亚醒来,我们再议!”

    圣女回以微笑,就听慕斯长老说道:“圣女,如果真的是巴布亚做的,你准备如何处理他?”

    “如何处理?”圣女转身看过去,脸上露出淡淡的笑,说道:“慕斯长老,众位长老,如何处理一个胆敢刺杀圣教圣女的叛徒,圣典之中没有规定么?”

    “自然是没有的!”慕斯立刻回道。

    “那就有劳众位长老商讨出一个处理办法,当然,前提是巴布亚长老真的是背后元凶。”圣女道。

    慕斯也是神情微滞,淡淡一笑,道:“圣女说的对,诸位,我们回去后想一想,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一众散去,这次安迪斯托没有留下圣女,反而将慕斯长老留下了。

    圣女自然也是看到,往回走的时候,脸上仍然带着笑意,这也是她某些方面厌恶圣战组织的一个原因,她热爱这个组织,但是有的时候也厌烦勾心斗角,拉帮结派,她这些年过的也是十分辛苦,在见到李家人的那种生活状态后,圣女其实也想要那样的生活,尤其是现在终于放下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可以去开始新的生活,圣女也是带着渴望的。

    其实……圣女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就算她败了,今生没有进一步的希望,但是若是圣战组织还需要她,挽留她,哪怕再想去和李一飞长相厮守,她可能都会选择留下来,继续守护圣战组织,只可惜她回来后没过几个小时就被剥夺了圣女的职位,也直接让她感到心灰意冷。

    这件事情,圣女都没有和李一飞说,任何人都没说,这件事情她可能会一直藏在心底,不会同任何人提起。

    李一飞已经就在圣战组织总部旁边,开着房车,悠然自得,这里距离圣女所住的地方,直线距离还不到十五公里,可以说是非常近了,李一飞都在调侃道:“要不然今晚我去你床上住得了,还能搂着你的身体,多舒服。”

    “我劝你不要来,这里的戒备远超你的想象!”圣女回道。

    李一飞哈哈一笑,道:“再严的地方我也闯过,不过话说回来,你们这里还是有点门道的,古老的功夫加上现代的高科技设备,到是让人防不胜防!”

    李一飞一边支起了架子,烤着烧烤,小口喝酒,一边回道。

    “所以,你不要乱来!”圣女道。

    李一飞坏笑一下,问道:“那你心里面想不想?”

    “想什么?”

    “我刚刚的提议,晚上搂着你睡觉,还可以做羞羞的事情。”李一飞道。

    圣女:“……”

    “喂,没消息了?”

    “不知道该回你什么,坦白讲,我是有些想的,但是目前的状况不允许,一飞,你帮我分析一下,我这两天观察过巴布亚长老,我有些费解。”

    “我知道,你担心万一证据是错的,那就冤枉巴布亚了,毕竟如果是这样,那意味着圣战组织高层内部会出现巨大的变动,人心也会惶惶,所以你不好轻易下结论。”李一飞道。

    “就是如此,我自然是仇恨那个人,恨不得立刻把他找出来杀掉,这样才解气,可是……若是冤枉一个长老,我也做不出来,毕竟我从小就长在这里,我不能看着组织乱下去!”圣女回道。

    “以我看,再死几个长老,圣战组织都不会乱,它能存在这么多年,必然是有其牢固的稳定性,而不是几个人的死亡就能乱的,当然,我觉得政府方面也是希望组织能乱,能亡,燕子,咱们顺其自然吧!”李一飞理解圣女的心理,既矛盾又无奈,所以他跟着劝道:“换个角度,即便是这一次查不出来,咱们也不急,对方想要害你我,除非只做这一次,不然下次早晚会露出马脚,到时候如果你还下不去手,为夫就替你解决,到时候你可不要心软啊。”

    ...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