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二千三百四十三章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第二千三百四十三章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热门推荐:
第二千三百四十三章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慕容元青身上多了好几个脚印掌印,额头上也冒着白气,脸色潮红,但是心情很好,拒一个重要的会议变成了比斗,但能酣畅淋漓的打一场,总是好事。.()

    回到屋子里,慕容元青叫来人,吩咐道:“领着诸位大宗师去换洗一下,叫厨房准备做饭,大鱼大r给我收拾好了。”

    半小时后,陆续有老者回来,李一飞始终作陪,他其实看的也是心痒痒,能和这些老者大宗师过招,也是一种提高,尤其这些大宗师都是生死里历练出来的,出招快准狠,要么则是套路章法无数,李一飞今天就偷学了好几招,不过就是没人来挑战他。

    那个南老头的徒弟南方也不知道去哪了,本来是站在雨中挨浇的,结果这些老人打起来,他就没了。

    一堆老者,就李一飞一个年轻人,甚至有的相差百岁了,李一飞也不能厚脸皮去主动求战,那不是不知好歹么。

    所以,到了最后,李一飞就眼巴巴的看着这些人打完,洗漱换衣服出来,坐在桌子旁,这些人有的又换了一副颜色,有的面对大鱼大r,狼吞虎咽,有的则是吃相优雅。

    大块r,大碗酒,举杯同饮,亿往昔峥嵘岁月稠,叹今朝时日无多,前一句无限向往,李一飞甚至也幻想过,如果他早出生百年,面对国破山河碎的场面,他会做出何等事情,而后一句,则是让人感到伤感。

    这些往日里无限风光的老者,此时也早已过暮年,拥有比常人多一倍的生命也是要到尽头了。

    “小子,你不错,老子虽然说个人勇武已经不重要了,但是你做的那几件事,还是很长脸!来,倒满了,咱爷俩干一个,这一杯算是老头子敬你的!”那个军装老者换洗之后,换了一身长袍,此时也敞开怀,喝了不少酒,突然站起来举杯示意李一飞。

    李一飞平生最重军人,面对这百岁老军人,李一飞诚惶诚恐,赶紧站起来,双手端起酒杯,说道:“老首长您这是折杀我啊,这杯我敬您!”

    “废话恁多?敬你你就喝,老子还有话要说!”老头眼睛一瞪,李一飞连连点头,微微弓着腰,说道:“您说!”

    “嗯,未来靠你们了,老子们那一代已经过去了,不论是你,还是南老头那徒弟,未来的百年都要靠你们守护了,国泰才能民安,民安才能国泰,两者缺一不可,我不知道以后的科技会发展到什么程度,但是有一点,不论什么科技,什么样的制度,都要以人为本,人才是这一切的关键,你们这些人,都是国家难得的人才,好好努力,遇事不要慌,今天慕容让你来,咱们算是见一面了,以后有事情,也别不好意思开口,别的不说,老子这,你说话还是好使的!”老头说到最后;砰砰擂着胸,敲的响彻,李一飞感动的点头,双手举杯,道:“谨遵前辈的话,我一定会努力的。”

    “诸位,饮盛!”老头说着将足足四两杯的白酒一饮而尽。

    慕容元青等人也都举杯同饮,李一飞更是觉得这杯酒是几年来喝的最爽的一杯,他忽然有一种传承的感觉,似乎悟到了某种东西,脑海中形成一个脉络,都是被军装老者的一番话引出来的。

    不过他现在还不清楚这种领悟到底是什么,只是一个模糊的东西。

    一人夸了李一飞,很快也有另外一人,摇椅晃的站起来,手里拿着被子,他的容颜很苍老,几乎是李一飞所见到的面容最老的一个人,不过李一飞之前可是看到过他和别人切磋的时候那种狠劲,恨不得脸上的褶子都甩飞出去,凶狠异常,不过实力不算最顶尖的,所以今天挨了不少教训,他站起来,李一飞注意到他拿着酒杯的那只手在轻轻发颤。

    老者的名字似乎叫做鱼翁,早年间以打渔为业,不过后来顿悟获得一身本事,以一柄鱼竿为武器,当年也是杀的鬼子尸横遍野,眼见对方看着自己,李一飞忙躬身,道:“渔翁前辈。”

    “呵呵,这个名字到是很久没人叫了,不错,小子,我和老军人不同,我不是军人,我只是个鱼的,但是我希望这个国家好,这几十年间,国家日益昌盛,离不开我们当年的浴血奋杀,离不开那些死去的人,当然也离不开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人,我喝多了,所以只想说一句,小子,未来是你们的,而你又和普通人不同,我希望你去承担更多的责任,在这个国家遇到危险的时候,请保护这个国家,守护这个人民!”鱼翁语气深沉的说道。

    李一飞心中有些纳闷,他当然知道鱼翁也是在勉力自己,只是这话……怎么听起来有些重,几乎没可能发生这种事,尤其还是危害一个国家的事情。

    “终生铭记、”李一飞正色道。

    “如此,老朽就放心了,可惜修者凋零,人才越来越少了。”鱼翁叹口气说道。

    就像是一棵大树,早年间,甚至几千年前,古人选择的是修炼,以身体沟通天地,成就大能,但这部分人终究只是少数,所以普通人便想要另辟蹊径,通过工具,来提升自己的生活品质,甚至提升寿命,所以科技树就变成了科技发展,修者自然便越来越凋零了。

    鱼翁坐下来,动作缓缓,他手中还握着空杯,似乎是在等人倒酒,可惜他没能够再喝上一杯酒,在说完放心之后,在叹息完之后,他便坐下来了,眼睛看着桌面上的美食,似乎又是在放空。

    李一飞此时刚喝完一大杯酒,刚想放下杯子,却忽然觉得不对劲,屋子里的忽然见就安静下来,本来热闹的酒宴一下子就冷清了似的,他抬起头,见这些老者的视线都落在刚刚对他说下一番话的鱼翁身上。

    慕容元青嘴角抽了几下,脸上浮现一抹悲伤,身旁的姚灵芙低下头去,心情也很差,南老头,军装老者等等,酒桌上的众位老者全都沉默了。

    鱼翁老人今天赶来京城,见到了李一飞,见到了年轻一代的实力,和老友们酣畅淋漓的打了几场,虽然脸上还有瘀伤,又和老友们拼了一顿酒,对李一飞说了几句话,在说完放心了之后,他带着一些遗憾,走完了一生,合上了眼睛。

    坐在那里,鱼翁依旧腰板挺直,他似乎是故意要挺直腰板,故意要让自己走的时候也是硬气十足的。

    “鱼的今年一百一十三岁了吧?”沉默了许久,一个老者问道。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都不清楚,慕容元青放下筷子,站起身,拿着酒杯,表情有些沉痛,树d奥:“一百一十四岁,他的生辰我还记得,十四年前老家伙一百岁的时候,还专门给我打过电话,说他以前想着这辈子能活到五十岁就算是满足了,结果一不小心活到一百岁了,呵呵,我当时还说,好好活着,下一个五十岁再给我打电话!”

    “一百一十四了,不少了,死之前还吃了大鱼大r,喝了不少酒,打了几耻,值了,老子要死之前也能这样,诸位,我就无怨无悔!”军装老者拿着杯子,同样站起来,他的眼中带着悲伤,脸上挤出笑容,将杯中倒满酒。

    南老头也站起来,拿着杯子,叹口气,道:“这么多老朋友给鱼的送行,我觉得他也满足了,若是不明不白老死病**上,我想他也不会愿意,今日……诸位,举杯敬鱼的一杯,也敬我们几十年年前的那段岁月。”

    这一杯酒得喝,必须喝,而且要开怀了喝,李一飞情绪上来,他没想过亲眼目送一位老宗师离世,而对方走之前还特意嘱咐他,这是一种荣耀,也是一种寄托,李一飞这一杯酒喝下去,心中更是将鱼翁的那番话刻下来,不会忘记。

    鱼翁走了,意味着那个年纪的强者,宗师,顶尖高手,或者说在那个悲惨的年代里,为国家人民奋斗的人,又少了一位,同样,今天这个局面,李一飞也奠定了自己某个层面的身份,或者叫地位,相信这一次之后,很多人都会知道李一飞已经进入到了核心圈子。

    当然,也意味着李一飞所要承担的责任更多了,以往的时候,李一飞还可以拒绝,比如去众生岛的时候,李一飞就拒绝过,要不是因为七哥九哥,李一飞还不会上岛,而现在的话,李一飞就要充分的考虑这些,因为责任不同了。

    这只是一个开始,也意味着某些人的结束。

    酒宴结束,李一飞待到半夜才离开,这些老人们决定送鱼翁走完最后一程,甚至商议去鱼翁的家乡,苏浙地区的一个小渔村,将他的骨灰洒到鱼翁家旁的一条杏里。

    如此就要几日了,所以李一飞这几天都不能离开,好在他也不会无聊,正好苏老最近身体很差,李一飞便一天两次,为苏老爷子调整身体,如此几次之后,老爷子的身体见好,甚至已经可以出院了,老头早就不想住在医院里,如今他已经没什么职位了,除了在人大还挂着职位,所以说相对已经很清闲了。

    这一日老爷子想去长城看一看,李一飞犹豫一下,答应了老爷子。

    ...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