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2425章 第二千五百二十一 尽人事听天命

第2425章 第二千五百二十一 尽人事听天命

 热门推荐:
第2425章 第二千五百二十一 尽人事听天命-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明日感谢这么久还一直支持明日的书友们,现在请大家加入明日的qq公众号,搜索“明日复明日的大家庭”然后关注,最近明日准备搞一期活动,会送一些关于本书的t恤,希望大这踊跃参加啊!

    李一飞知道苏黎有一个愿望,是除了爷爷能够活的更久,身体健康之外的愿望,也是过年的时候,李一飞从她的言行中猜到的,更是从楚晓瑶那里证实过的。

    她的愿望是能够周游世界,和楚晓瑶上学的时候,学校里曾经来过一对夫妻,两人便是当世的探险家,两人游历了世界很多地方,有战火纷飞的非洲和中东,也有世界隐秘的火山岛,南极等等地方,那一场演讲苏黎和楚晓瑶都去看了,也买了书让两人签名,回家珍藏起来。

    从普通人的角度来看,确实是了不起的,李一飞也是佩服,所以也知道了苏黎的愿望,她想环游世界,或者去很多国家看一看,用她的话来说,是有生之年能够完成这个心愿,她就知足了。

    李一飞睁开眼睛,看着有些恹恹的苏黎,发誓要帮她完成这个愿望。

    前辈们那里仍然没什么结果,这些人可谓是当今华夏最顶尖的高手,如果他们都没有办法的话……那就真的是给苏黎判了死刑了,李一飞相信他们每个人都尽自己的能力了,毕竟苏老都主动开口请求了,这些人即便是不关心苏黎死活,也会给苏老面子的。

    可惜,人世间的事情有时候就是如此,老天并不是公平的,苏黎的命运至此似乎真的要走到了终结,李一飞是不甘心的,苏老也不可能认,偏偏两人都算是当世绝世高手,对天阴绝脉却是毫无办法。

    “天阴绝脉,既是上天注定……苏大哥……”说话的老道面露羞愧,没有找到救人的办法,他感到很难面对苏老。

    慕容元青坐在另一侧默然不语,他并非没有帮忙,甚至这两天不比其他人出力少,但是没有办法就是没有办法,就像刚才那位道长说的,既是上天注定的绝脉,又岂是人力可改的?

    “不可说境界,我们不如从这方面下手,各派典籍虽然毁坏众多,但总有流传下来……我想都到这个时候了,诸位就别藏着掖着了!”开口的是一个号称楚狂人的老者,老人年轻的时候当真对得起这个称号,确实既狂又猛,年老了一样,他如今是楚地一个叫做顺门的门派掌门,严格来说已经当了百年的掌门了,这是楚地的一个古老门派,虽然期间经过数次的劫难,但也算的上是古老的门派了。

    只可惜即便是如此存在几百年的门派,也依旧没有关于不可说境界的记载,要问他门派中可有前辈到达过那种境界,楚狂人是给予肯定的,门派中一定有达到不可说境界的人,只是……这方面的典籍,或者记载离奇的消失了,在一些只言片语中又却是清晰的记录着这些,实在让人捉摸不透。

    楚狂人的话引起了一番讨论,如今在李家的高手又多了一些,都是收到消息动身赶过来的,若是平时这当是一场盛会,只是此时这些人却是为了一件事情而来,而他们也几乎都是一方门派,或者势力的顶尖强者,楚狂人引出来关于不可说境界的秘案,也让在场的人心潮涌动。

    “诸位,我门中典籍诸多,这些年也看了大概,确实如楚狂人所说,其中关于不可说境界的描写都消失不见,或遗失,或被销毁,总之我这里没有线索。”说话的是一个中原大派的掌门,他说完又自嘲似的笑笑,摇摇头道:“可惜如今修者没落,也不知道是悲哀还是无奈。”

    一名女性老者站起身,接话道:“这确实是一大疑问,我等这些年也曾经探寻过,但无有答案,诸位,我有一个提议,何不借着这个机会,大家凑到一起研究一番,探一探究竟为什么所有门派都遗失了关于不可说境界的记载,如果说是因为战乱或者没落而遗失,但不可能所有门派都如此!”

    “此言有理,这件事情却有蹊跷,如果能弄明白其中奥妙,恐怕我等也可以借此参悟,达到某种玄妙的境界也未可说。”有人附和道。

    李一飞虽然对这些事情也感兴趣,但是此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不等他说,对面姚灵芙站起来,打断众人的话说道:“诸位,今日我们是来讨论病人救治的事情,关于其他的事情,日后可以再行讨论。”

    “姚灵芙,我觉得这是一回事,并不冲突,如今没有其他办法,唯有步入不可说境界方可逆天改命,将苏黎的天阴绝脉彻底根除,而我们现在讨论天阴绝脉,不正是切合了这件事情么。”

    姚灵芙皱了皱眉,道:“我理解你的意思,但不可说境界毕竟太遥远了,很难实现,我们……”

    “姚姐姐,诸位都是好心,不如这样,我们先治病救人,而后再集中起来,研究不可说境界的事情,这当然不冲突,但我们分清主次,毕竟就算是弄明白不可说境界的事情,我们这些人恐怕也不可能马上步入到那个境界中,更谈何救人。”

    “说的在理,我们确实有些偏题了,不过这样等着也不是办法,我建议诸位还是去查查典籍,万一有这方面的记载不就好了,就算我们这些门派中的记录遗失损毁了,或者干脆没有记录,但古往今来这么多先贤大能,总有流传了下来的古籍吧,实在不行,谁有密地,我去闯了看看,我们这么多人,苏老大这一次有所求,我们怎么能不帮忙!”这人说的激动,面红耳赤,其他人也纷纷反应,一时间也是仿佛回到了当年。

    然而回到这家事情上的时候,这些人却又一筹莫展。

    李一飞起身走出去,他不能在这耽搁太多时间,离开苏黎太久他会有些担心,刚走出去没多远,就听见身后有人叫他,是慕容元青,李一飞停下来等老前辈。

    “前辈!”李一飞看着对方。

    慕容元青点点头,示意李一飞继续走,两人走了一会,慕容元青才开口道:“我只是觉得有些烦躁,所以出来透口气。”

    “嗯?”李一飞眉毛挑起,随即明白慕容元青在说什么,就听他哑着嗓子继续说道:“外人眼中我们是国之栋梁,高深莫测,但实际上呢……不过是一个个小人物,连一条人命都救不起来,要之何用,要之何用!”

    “前辈,尽人事听天命,阿狸的事情……并不怪你们,要怪只能说她的命不好。”李一飞纠正道。

    慕容元青不置可否,沉默一会之后说道:“老苏脾气倔,其实这件事情……可以去问中神秘,那家伙见多识广,当年便是军师一样的角色,比我们多知道很多事情……”

    对啊,李一飞闻言心中一动,立刻想到当初遇到中神秘之后的种种,那种强大的压迫感,似乎比慕容元青等人还要强大许多,但是随即李一飞就摇摇头,说道:“前辈,中神秘前辈恐怕不太好找吧!”

    “除了你说的那个地方,近些年来我确实不知道他居于何处,这也是难题之一,他未必会卖给我们面子……”

    “要不然试一试吧,前辈你们现在陷入僵局,阿狸这边的病却是耽搁不了,若不然我就去一趟,想必……”

    “和你说这件事情,是想说我准备和老苏走一趟,当年我们共事多年,应当有些交情,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他或许会见上一面。”慕容元青说道这里,目光看向京城方向,李一飞闻言楞了下,随后反应过来,弯腰长鞠一躬,道:“前辈,如此多谢您了!”

    这件事情的重点不是慕容元青回京城拜访几十年未联系的中神秘,而是他竟然愿意和苏老一起去,要知道两年当年恩怨纠葛,已经到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如今为了苏黎的病情,他竟然愿意抛弃前嫌……

    老前辈真真是值得尊敬,做事无可挑剔,李一飞心中肃然起敬。

    慕容元青目光依旧看着远处,轻轻点头,许久之后轻声道:“比起后背生死,其他的事情又算得了什么呢?当年我是如此,如今他也是如此,拗不过的只是心中那一口气啊!”

    当年他为了女侠的儿子,也是一怒和苏老彻底撕裂,而现在苏老为了苏黎,求助于众人,本质上是一样的。

    李一飞深以为然,受教似的点点头,道:“前辈,您给我深深的上了一课。”

    “好了,我只是来通知你一声,一会你去和他说吧,我这边让人放出风去,若是中神秘还在京城,想必他会听到消息,若是肯见,以我二人的分量,应当能够见到,若是不肯见,那也是苏黎那丫头的造化了!”慕容元青道。

    李一飞忙回道:“好,我这就去说,前辈稍等。”

    说着李一飞扭身回转,找到苏老,如此这般的说完,苏老显然也是有些吃惊,但是随即便明白前后因果,他自嘲似的笑笑,用很小的声音说道:“慕容还是慕容,做事只看对错,不问亲疏,也好也好,一飞,你来安排,我这便和慕容去见中神秘,看看能否求到良方。”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