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2438章 第二千五百三十四 连吞五颗

第2438章 第二千五百三十四 连吞五颗

 热门推荐:
第2438章 第二千五百三十四 连吞五颗-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而李一飞预料的不错,在一开始的时候,苏黎便已经昏迷过去了,以至于寒气爆发,她干脆没了生机,至于李一飞,他在有限的意识里,拼命的维持着双修功法的运转,其他事情已经无法思考,心脏的疼痛让李一飞有种要臣服巫蛊的倾向,因为真的是太疼了,疼到他无法言语,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言来形容,当然,此时的他也形容不出来。

    蒋凝香始终保持着随时介入的准备,只要这边李一飞失去意识,她就会立刻出手。

    此时苏黎的体内,寒气仍然在不断的爆发出来,丹田一坏,她体内那些天生断绝的经脉更加寸断,冰封,但是寒气仿佛源源不绝,仍旧从不同的位置爆发出来。

    这完全违背认知,到底寒气是从哪来的,怎么可以凭空产生这么多。

    李一飞的至阳之气却是有限的,他不可能无限的炼出来,所以只能靠药物,三分钟后,第一颗药丸的药效便消失了,李一飞迅速拿起第二颗扔进嘴里,真气催动下,第二课药丸的药效迅速发挥效果,进入李一飞的体内,疯狂的开始发挥作用,一阵痛苦而压抑的声音从李一飞的嘴里爆发出来,这种痛苦让蒋凝香想哭,自己心爱的男人啊,此时承受着如此的痛苦,她却还不能去帮忙。

    外面,姚灵芙已经脸色铁青,握着拳头的手不住的颤抖,众人都是高手,最能够感受到那种力量的爆发,她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情,不由的说道:“我们……是不是低估了寒气的数量?”

    不用回答,苏老,慕容元青,以及参与到双修功法制定的几个人都是感受到了,就好像一个桶里有两种砝码,蓝色的砝码代表寒冷,而红色的砝码代表至阳之气,现在寒气的砝码明显比红色的多,前者还在生成,而后者却是恒定的数量,那么谁强谁弱,似乎一目了然。

    随着姚灵芙的话音刚落,李一飞服下第二课药丸,姚灵芙脸色大变,这才多久李一飞就服下第二课药丸,这孩子不要命了么?她所炼制的药丸是专门应对这次的双修,药效的要求就是要快速,要猛烈,一般的先天高手也就能承受两颗,这也是姚灵芙告诫的,而李一飞这么短的时间里服下两颗,他的身体……岂不是也要被爆掉了。

    他不要命了吗?姚灵芙心中有些心痛,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李一飞还可以抽身,毕竟双修功法才开始运转,他这个时候应当能判断出来其中危险,明知是不可为而为之,那不是英勇,而是蠢,愚蠢!

    虽然姚灵芙理解李一飞,但她这一次不赞同他的做法,可惜现在已经无法阻止,事情已经发生,而且正在发生,而且谁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即便是世间强者,也有很多无法阻止和改变的事情,比如几十年前女侠的事情,比如眼下的事情,苏老很痛苦,他闭上眼睛,身体微微颤抖着。

    李家众女虽然感受不到那么多,但是通过旁边一众高手的表情和只言片语,也能够猜到一些,知道里面可能进行的不顺利,已经有女人开始祈祷。

    苏梦欣拉着许盈盈的手,咬着牙。

    房间里,李一飞必须咬紧牙,所以他的牙甚至出现了皲裂,人体内最坚硬的骨头,生生的让他给咬碎了,比预想中的困难很多,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

    “凝香,再……喂我一颗!”李一飞张嘴突出几颗碎裂的牙齿,艰难的说道,蒋凝香一个机灵,忙拿起一颗药丸,递过去却犹豫了,道:“姚前辈说不能多吃。”

    “快!我要坚持不住了!”李一飞吼道,这一嗓子外面的高手也听见了,众人皆变了脸色,慕容元青呼的站起来,就要冲进去,苏老一把拽住他,将他拖住。

    “干什么?老不死的,你他吗拽我干什么?”慕容元青回头瞪起眼睛怒骂道。

    “不行,现在不能进!”苏老寒着脸说道。

    “我去你娘的,那是老子的徒弟,是这个国家的希望,要是这么死了,老子和你拼命。”慕容元青喊道。

    李家众女一听,更是吓的够呛,脸色惨白,脆弱一些的已经开始哭了。

    “不要哭,一飞会没事的,他答应过我们!”许盈盈回头瞪了一眼哭泣的女人。

    “慕容,再等等,我们就算是进去也没用。”姚灵芙过来隔开两人,手拉着慕容元青的胳膊,劝阻道。

    “唉!”慕容元青重重一叹,显得很丧气。

    第三颗药丸下肚,李一飞体内本来就爆炸的至阳之气更是大涨,就像是一颗一桶燃烧的煤炭里倒入了一瓶汽油,这种火上浇油的行为更是让李一飞身体难受。

    他眼前一黑,似乎就要失去意识,蒋凝香一直在注意,见李一飞这样便要伸手。

    “不,我还可以!”在昏迷过去几秒后,李一飞却是醒了过来,他阻拦蒋凝香。

    由蒋凝香出手,这只是备用的手段,实际上还是要两人之间来运行效果最好,所以李一飞能自己来,就坚持自己来,这样对苏黎好。

    呼呼呼,连续的吸气声,却不见吐出气体,李一飞艰难的运行着功法。

    两人交接之处,李一飞同样承受着巨大的痛楚,仿佛整个东西都坏掉了。

    十分钟过去了,李一飞昏迷四次,但是每次都很快醒来,蒋凝香甚至已经劝道:“老公,你昏迷吧,我来继续。”

    “我……还……可以!”李一飞沙哑着吐出几个字,用力闭上眼睛,寒气窜入浑身的经脉,李一飞用至阳之气来混合,再分出气息回到苏黎的身体里,就像是一个筛子,用来将寒气中的毒筛掉,留下好的再还给苏黎。

    去粗存精,李一飞就是在做这件事情。

    天阴绝脉,可以说是一种极为奇特的体质,也是人类之中所极为少见的体质,这种体质的成因没人知道,至少苏老等人不清楚,只能以生日时辰来推演,是为阴时阴刻,命为阴,等等,更不知道究竟寒气是从哪来的,以前以为是在丹田,但是丹田已破了,寒气却仍然源源不断,端端是神奇无比。

    我还可以!这句话声音不大,外面的众人却听见了,苏老睁开眼睛看着,看着窗户,姚灵芙吸了口气,慕容元青重重一哼,嘀咕道:”臭小子,逞什么能!“

    李家众女也听见了,在心里说道:“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房间里,李一飞并非不想昏迷,实在是他无法昏迷,巫蛊展现出了最猛烈的惩罚,那种疼痛让李一飞即便是昏迷过去,也会瞬间醒过来,然后继续承受这种痛苦,周而复始,所以不是他不想昏,是在是昏不过去。

    巫蛊发狠了,但是李一飞却突然有一种明悟,巫蛊似乎杀不死他,或者说巫蛊不能杀死他,也许是因为杀了他,自己也会死,也许是因为没有这个能力,总之,巫蛊只是做着这样的惩罚,而一旦李一飞咬牙扛住了,适应一段时间,这种痛苦便不那么剧烈了。

    不过他已经吃了三颗丹药了,已经超过了临界点,此时的身体里无比的炙热,水桶里的蓝色和红色砝码终于持平,而且红色的似乎慢慢增多,所以李一飞的功法运行速度变快。

    速度是变快了,但痛苦更多,毕竟速度带来更多的寒气。

    又是五分钟过去,李一飞又一次从昏迷中醒来,他顾不得其他,再次说道:“再给我……一颗,两颗!”

    “老公,不行,这样你会危险。”

    “快,快!”李一飞说着张开嘴,又喷出来几颗牙,仿佛带着火星,血液都是滚烫的,蒋凝香眼泪簌簌的掉,但是却不能不帮助他喂药。

    这一次李一飞一次要了两颗,他这是在玩命,一共服下五颗,远远超过姚灵芙说明的数量,所以外面的姚灵芙感受到了至阳之气的爆发,脸色变得惨白,身体晃了晃,不敢相信的说道:“他……他怎么服下了五颗,完了完了,吃的太多了,他会爆体而亡的!”

    “怎么会?蒋凝香没有看着他么?怎么能让他吃这么多!”慕容元青霍的站起来,眼睛瞪大了看着房间,这一次他没有冲出去,因为一旦服用了药丸,便没办法解掉,也就是说现在他做什么,都已经没用了,为时晚矣,只能看着李一飞爆体而亡。

    一时间外面众人的心沉入谷底,甚至可能在几秒里,几十秒的时间里,就会发生爆体。

    五颗,五颗威力巨大的丹药,李一飞在短时间里服用下去,而最后更是两颗一起来,所以这一次的至阳之气转化,李一飞仰天长啸,声传十里,宛若惊雷,整个房子都在晃动一般。

    房间里,蒋凝香脸色惨白,她很想伸手,然而李一飞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像是一个火人,事实上他已经化为了一团火,将苏黎整个包裹起来,从外面已经看不到苏黎了。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