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二千六百二十九 落魄

第二千六百二十九 落魄

 热门推荐:
第二千六百二十九 落魄-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第二千六百二十九 落魄

    “就这么开过去!”李一飞当即决定道:“让她俩先下来,我去开,你指挥。”

    “我开。”郑明睿马上说道、

    “抢什么抢,车可以不要,人不能出事!”李一飞说完走回去,郑明睿在后面跺了跺脚,知道争不过李一飞,就像当初在飞鹰小队里一样,有危险的任务李一飞都是第一个冲上去,这回也是阻拦不了,郑明睿往周围看了看,发现只有这一条路,拿出手机导航发现如果是要去目的地,需要绕行很大一圈。

    裂缝处也不是什么都没有,还有几根木头放倒在上面,人踩在上面木头会摇晃,就已经很不安全了,更何况是开车过去,一米半的距离,以奔驰越野车的性能到是没问题。

    郑明睿找了最优秀的位置,对李一飞比划了一下手势,李一飞打了两下前灯,踩了两下油门,冲了出去。

    车子轰鸣,临近断路的地方,呼的冲了出去,前轮磕在对面,车身弹了一下,和想象的一样飞了过去,李一飞停下车,推开车门,就见远处娜依欢呼一声,跑了过来。

    “小心点。”李一飞道。

    “嗯嗯!”娜依连连点头,看着一米半的断口,也没犹豫直接一跃而过,郑明睿和林婉清也是相继跳了过来。

    重新上车,郑明睿埋怨一句:“这地方虽然偏了点,但怎么也是一条路,怎么断了都没人来修,当地政府在干什么?”

    “西北内陆地区!”李一飞叹口气说道。

    “不至于这样吧。”郑明睿道。

    谁知道呢,李一飞摇摇头,又开了一会天空转黑,很快就陷入到了黑夜中,却是天边飘起了黑云,没多久就刮起大风,很快下起了大雨,这样的急雨不适合在山边的路开车,万一真遇到山体滑坡或者泥石流,李一飞能保证自己没事,但是车上其他三人……

    不能乱想,李一飞甩甩头,眼睛留意着靠山的一侧。

    路上到也看到山间有农户居住,但是很少有灯光,郑明睿停下车看了一眼导航,发现距离张天行给的位置不远了,估算一下也就十公里左右。

    不过路到了这里更加难走,雨虽然过去,但是却更加难走了,本就是半泥路,坑坑洼洼的,现在雨水一泡,车轮压过去便会有陷入的危险,所以车速还不能太慢,动力不足便容易陷进去。

    郑明睿开的很小心,不过苦了后座的两女,两人早就开始晕车,李一飞不得不点了两人昏睡穴,让两人睡过去。

    “老大,天行就住在这种地方,一点不比咱们当初拉练容易。”

    “农民的生活就是如此。”李一飞抬头看了看天空,雨停了,但是云未散。

    “还好要到了,不然油都快不够了。”

    “要是看到镇子就先过去,加油找地方睡觉,天行那边通知他一声。”

    “好嘞。”郑明睿点头,两人无所谓,比这个遭罪的时候遇到的多了,不过后座上两个娇滴滴的女人可不行。

    张天行给的定位不太准确,以至于车子终于冲出泥浆的包围,来到了一个小村落的入口处,郑明睿挠了挠头,对比一下说道:“难道这个就是那个乡?”

    这个乡怎么说呢,实在是太小了,虽然也通电通网,但是看起来却是只有几十户人家,反倒是像个小山村,车子开过来的时候,大灯开着,远处走来一个人影,郑明睿道:“有人。”

    “恩!”

    来的人走路有些蹒跚,看起来一步三摇,李一飞和郑明睿看过去,两人同时屏住了呼吸,车灯照耀下,那人披着一件蓑衣,似乎腿脚不好,所以在泥路上走的很艰难,忽高忽低的,李一飞和郑明睿互相看了一眼,同时推开车门跳下去。

    这个时间外面很凉,而且因为下雨的原因,空气中湿冷湿冷的,那人距离三四十米,李一飞和郑明睿朝着他走过去。

    “是明睿么?”一个有些哑的声音响起,对面那人停下来问道。

    “天行?”郑明睿身子一抖,急忙跑过去问道:“张天行?你怎么在这?”

    “真是你啊,兄弟!”对方一把掀开蓑衣,露出了里面的样子,郑明睿激动的抓住他的手,道:“不是告诉你不用接我们么,你怎么还来了,这……”

    郑明睿说不下去了,因为张天行身上的衣服早都湿透了,那件蓑衣根本没挡住什么雨,当然,看周围地上的样子也知道,之前那场雨有多大,一件草编的蓑衣又怎么可能挡住暴雨,也就是说,张天行至少已经在这等一两个小时了。

    张天行裂开嘴笑道:“我没事,我这身体健壮着呢,何况也没等多久,看到你兄弟我就高兴啊,哈哈!”

    “我也高兴,太高兴了,咱们多少年没见过了,天行!”郑明睿说话间也在打量着这位兄弟,就见张天行身上的衣服也是那种市场里卖的几十块钱一套的迷彩服,而且穿的很旧了,他心里便有些不是滋味。

    “这回见到了,我明天去多买些酒,咱们兄弟可得好好喝一顿!”张天行大声说道。

    “喝,喝他娘的!”郑明睿骂了一声,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一拍脑门,忙说道:“天行,你看我这高兴的,把重要的事情给忘了,你看看我身后,谁来了!”

    “啊?”张天行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睁大眼睛看过去,但是车灯太晃眼,他看不真切,下意识的问道:“是……谁?”

    李一飞走过来,道:“天行,是我。”

    “金……金鹰队长?天。真的是队长!”张天行身体猛地一震,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李一飞,确定对方真的是当年飞鹰小队的队长李一飞之后,张天行激动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想给李一飞一个拥抱,但是自己身上太脏了。

    李一飞伸出手,给了张天行一个满抱,张天行激动的有些哽咽,用力拍着李一飞的背,说道:“老队长,你你怎么来了,我……我太高兴了,这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

    “有啥不敢想的,你是我兄弟,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不来?不过我得先批评你,这种事竟然不通知我,要不是明睿说了,我都不知道!”

    “是是,我……我做的不对,队长,我真是太高兴了,没想到你会来,兄弟招待不周啊!”张天行用衣服蹭了下脸,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又或者是汗水。

    李一飞摇头一笑,道:“酒水管够就行,别的没挑,有肉吃肉,有菜吃菜!”

    “有,都有,呼,明睿说给我一个惊喜,我还在猜是什么,却没想到是老队长你来了,这对我来说简直是太大的惊喜了,我有些太激动了。”

    “还有其他兄弟,他们今天没到明天也要到了额!”郑明睿插话道。

    “好好,我张天行太有面子了,华夏第一作战小队的队长来参加我的婚礼了,哈哈,还有一堆好哥们!”

    李一飞留意到张天行的一只手始终弯曲着,另外一条腿挪动的时候也很不灵便,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那只脚的方向有些不对,竟然是快要横过来了。

    看到这里,李一飞心中一痛,当初张天行虽然受伤,但是没有这么严重,尤其是那只脚,经过治疗虽然还是会留下残疾,可是也没有快要横过来了。

    郑明睿显然也注意到了,他咬着牙,看到昔日的战友,往日的兄弟变成这样,两人心里都不是滋味。

    张天行自然也是感受到了这份目光,他笑着拍了拍大腿,说道:“老队长,明睿,让你俩见笑了,我现在这造型确实有点丢人。”

    “丢什么人,不丢人,你是为了国家负伤的,这是荣誉!”郑明睿高声道。

    “嗨!”张天行点点头。

    “回来之后没养好?怎么还严重了?”李一飞问道。

    “到也没啥,出了点意外,然后就没治好,不过也不碍事,咱还有一条好腿,一只好手,干农活啥的都行!”张天行看似豁达的说道。

    行个屁,走路都费劲了,李一飞很想回一句,话到嘴边,他拍了拍张天行的肩膀,道:“回头我给你看看,我这几年学了一些正骨。”

    “成,麻烦老队长了,不过这腿已经长好了,怕是没可能复原了!”张天行有些落寞的说道。

    郑明睿道:“老队长医术高明,一定会有办法的,不过明睿咱们先上车,有话回家聊!”

    “家的话……咱们先去那边乡里吧,我就担心你们来了找不到地方,所以才等在这里,家里太简陋了,也住不了人,去乡里,我给你们找好了地方。”

    郑明睿犹豫一下,想说没关系,不过想到车里的两个女人,他点点头,道:“我和队长到是没事,不过我俩都带着媳妇来的,她俩折腾一天,到是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啊?嫂子也来了?”张天行闻言一愣,问完赶紧一拍脑袋,说道:“你看我这高兴的,嫂子来了……我先去问个好,老大,你别见怪啊。”

    “怪个屁,走慢点,不着急!”李一飞说道。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