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二千六百三十 意外还是人祸

第二千六百三十 意外还是人祸

 热门推荐:
第二千六百三十 意外还是人祸-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第二千六百三十 意外还是**

    两女此时也已经醒来了,得亏昏睡过去,不然后面这些路走过来,两人非得吐了不可,睡一觉精神好了很多,看到张天行过来问好,两人忙下车回礼。

    “嫂子,弟弟招待不周,这样,你们稍等我一下,我去给你们找个好地方睡觉,这大雨天的,恐怕原本那里要漏水了。”

    “先不麻烦,到地方看看再说,天行!”

    “不麻烦不麻烦,我去……”

    “天行,先去订好的地方,有事明天说,这大晚上的折腾别人也不好。”李一飞发话了,张天行这才点点头,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道:“我这事办的太差劲了,老大,明瑞真对不起。”

    “说这个干嘛,谁还怪你了咋的,嫂子和我媳妇都是通情达理的人,哪能有什么意见,你赶紧上车,我们先去住的地方收拾下。”

    “好好!”张天行身体一跳一跳的往前走,来到车旁的时候却是犹豫了,他一身泥巴,鞋上裤子上,甚至上身都有,面前的车虽然浑身是泥,但是车内可是干净整洁的,所以张天行便道:“就前面不远,老大你们先开车过去等着,我小跑过去。”

    “跑什么跑,上车!”郑明睿道。

    “不了,我这身上太脏,没事,跑几步就到了。”

    “不不,真不能!”

    “上车,车脏了刷就是了,哪能我们开车你跑步的,这是对待兄弟么!”李一飞再次发话,张天行眼睛一红,用力点点头,将上身的迷彩服扯掉,垫在前排座椅上,磕掉了脚上的泥,可惜另一只脚不好使,所以显得很费力,李一飞和郑明睿看在眼中,都觉得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袭上心头。

    在张天行的指引下,车子开到了所谓的乡里,距离村子大概两公里的地方,这个距离看起来不远,但要是跑起来……腿脚好的人可能都要十多分钟,像李一飞他们越野拉练的时候,到是用不了那么长时间,但那是对于他们来说,对如今的张天行来说,着两公里多的路,可是够他走上一阵了,毕竟只有一条腿好使。

    所以怎么可能让他在后面跑,那还是人了么!

    坐在副驾驶的张天行处在一种既不安,又兴奋的状态中,看着开车的李一飞,张天行不断的感慨。

    到了乡里,张天行敲开一户人家的大门,对方骂骂咧咧的走出来。

    “二叔,这是我战友,咱们之前说好的,他们来了先在你家住!”张天行赶紧好言说道。

    “哦,战友啊,你也没说有女的啊!”那个二叔打量一下几人,目光微微有些不悦,似乎觉得人太多了,张天行忙道:“二叔,您帮帮忙,我家那条件你也知道,确实住不下这么多人,而且也脏了点,您老家里可是远近闻名的干净的好房子,您帮帮忙吧。”

    “好吧,让你战友都进来。”二叔这才让开身体。这二叔家的房子确实是比较好的,院子里也算是干净,虽然刚刚下了急雨,但是院子里没有雨水残留,房子也是砖瓦房,看起来刚建好不久。

    李一飞和郑明睿走进来,说道:“麻烦二叔了。”

    “麻不麻烦的,要来早点来啊,这都几点了才过来,行了,西边那个屋子是你们的,门没锁直接进去就行了,把鞋脱外面,这一身泥的!”

    “不好意思啊,二叔,我们开车来的,路不太熟悉,所以晚了些。”郑明睿歉意的说道。

    二叔哼哼两声,回头看了一眼车,天黑看不真切,只觉得是一辆体积很大的车,瞄了一眼二叔顿住了,因为看到了娜依和林婉清,他略带不悦的说道:“怎么还有女的?”

    “二叔,这是我战友的媳妇,一起来参加我的婚礼!”张天行解释道。

    “就一个屋子,你们自己安排住吧,可别怪我不帮忙!”二叔不耐烦的说道。

    张天行咬了咬牙,道:“谢谢二叔,麻烦您老了。”

    跟着走进去,李一飞和郑明睿走在前面,进了西边的屋子才发现这个屋子有些简陋,屋子里面只有一个大床,上面扔着一床破被子,屋子里有股发霉的味道,李一飞和郑明睿还好,两人什么地方都待过,身后娜依和林婉清就有些皱眉了,前者虽说不是娇生惯养,但是在李家生活一年多,也觉得这屋子有些简陋。林婉清则是没住过这种地方,此时便有些难以接受。

    二叔早回自己屋子里了,张天行看了看屋子里的设施,脸上露出了纠结的表情,屋子里只有一个小吊灯,用的还是那种老式灯泡,昏黄的灯光照耀下,照的张天行那张脸更加苍老。

    没错,就是苍老,他的年纪比李一飞还要小两岁,此时看起来却是脸上多了很多皱纹,而且看起来有些脏脏的,和李一飞郑明睿站在一起,张天行明显是最老的那个,甚至要老出小十岁的感觉,这才几年,他怎么就老成这样了?

    李一飞和郑明睿都感到很诧异,以前的张天行是何等意气风发,现在却是这般潦倒。

    “老大,明瑞,两位嫂子,我这……太对不起你们了,我应该早点准备住的地方的,这样你们先出去等一下,我把这屋打扫一下……”

    “不用,娜依,你和婉清稍微整理下,时间也不早了,弄完休息,天行,你不用折腾,我们来是参加你婚礼的,咱们这么多年兄弟感情,还差这个么?”李一飞抓住张天行的手,用力握了握。

    娜依和林婉清听了说道:“好,我们收拾下,很快的!”

    “我……”张天行鼻子一吸,有种眼圈发红的感觉,低头隔了几秒才抬起头,说道:“老大,对不住了。”

    “说这个干啥,行了,这条件不错了,比起咱们当时出任务,这里简直是天堂!”郑明睿拍拍他的后背笑道。

    “那次去西疆拉练,好不容易发现一条河,还是咸水河,泡里面半天时间,出来的时候感觉自己都是一条咸鱼了。”李一飞还比划了一下,两人点头发笑,张天行的情绪缓和一些。

    屋里让娜依和林婉清收拾,三人走了出来,来到大门外,郑明睿拿出一盒烟递给李一飞,分给张天行,点燃香烟,三人忽然有些沉默了,张天行是心里愧疚,郑明睿则是有些心里不是滋味,哥们混成这样了,他就觉得有股闷气,李一飞抽了良口烟,说道:“天行,咱们是兄弟对吧,这些年的战友情,所以我和明瑞来参加你的婚礼!”

    “我知道……”张天行欲言又止,李一飞手放在他的肩头,轻轻拍了下,说道:“天行,要是有什么难处,就和老队长说,我们一起面对。”

    “没,没啥困难,能有啥困难,就是我这条件不太好,让两位嫂子住在这种地方,我心里不舒服。”

    “没啥,收拾一下住一晚,再说这天也不凉!”李一飞摇摇头。

    “那你俩……”

    “这还有车呢,我俩怎么都能睡一觉!”李一飞扬了下头,或者让两个女人住车里,他俩去房间里睡,不管是哪个都可以,就算是四人都睡在车里也不是不可以。“这个你就别担心了,明天他们就到了,我们就不用你管,你安心的筹备你的婚礼,到时候咱们一堆人陪你去接亲。”

    “好,好!”张天行连说了几个好。

    “天行。”郑明睿终于绷不住了,他皱眉问道:“咱们是兄弟,我也不和你绕了,你告诉我这几年你怎么过的,我记得退伍的时候,你的腿没有这么差,就算是没好利索也不该变成这样了!”

    看着张天行那只扭曲的脚,郑明睿就很难受,当初受伤是枪伤,治不好也不会让脚扭曲成这样!

    听到郑明睿的问题,张天行脸上浮现出一抹伤感,但是很快摇摇头,挤出一个笑容,道:“没啥,回来的时候受了点伤就留下病根了!”

    “啥伤?”郑明睿追问道。

    “就是……嗨,你别问了,都已经这样了,也好不了了!”张天行说道。

    “就算是再受伤了,你怎么不去看病,我来的时候还和老大说了的,当时退伍的时候他帮你争取了几十万退伍费,你怎么连腿都不看好了,还有这只胳膊,刚才我就发现不对劲!”郑明睿说着有些激动的身手抓起张天行的一只胳膊,入手却是一愣,因为那只胳膊很不对劲,他急忙撸起袖子,就发现那只胳膊竟然是假手,难怪刚刚张天行是把手缩在袖子里的,天黑大家还没注意,连李一飞都忽视了,此时一看到假手,李一飞也是眼光一缩,郑明睿激动的问道:“假手?天行,这是怎么回事?你退伍回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张天行脸上浮现出痛苦之色,摇摇头说道:“你们别问了,我这是……一点意外,所以也没办法,只能残疾了。”

    “意外?”郑明睿瞪起眼睛,随即说道:“是意外还是**?天行,咱们是兄弟,看到你变成这样子,兄弟我这心理不是滋味啊!”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