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二千六百五十一 证婚人

第二千六百五十一 证婚人

 热门推荐:
第二千六百五十一 证婚人-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第二千六百五十一 证婚人

    婚礼如期……是在当天举行了,没有被延后,一个是来的宾客也多,等到第二天也不方便,二嘛,两家老人也都不迷信,觉得什么时候举办都一样,只要人是对的,跟日子,跟天气,跟那些迷信没关系。

    这一点上两家一致的话,李一飞等人便也不会说什么,他们本来就是不迷信的人。

    婚礼的司仪也是从市里直接带过来的,一男一女两人,穿着打扮可谓是时髦之极,模样也是够俊,不过和李欣月宋连瑶一比,还是要逊色许多,李一飞坐在台下看着这两人,心理便不由得有此一想。

    但是在村子里,这绝对算是最高级别的婚礼了,郑明睿几人任务完成得不错,甚至连婚戒都准备好了,而且还不是普通万八千的那种,他们买的是一颗六万多的钻戒,本来瘦猴还建议买便宜一点的,郑明睿则是直接一拍手,说老大有钱,不差这点,李一飞听了哭笑不得,心里却是不会有想法的。

    只要婚礼办的成功,其他的都无所谓,只要自己兄弟幸福快乐,其他的怎么来都行。

    婚礼一项项进行,请来的大厨们也开始在简陋一些的,露天的厨房里面架起膀子,一样样婚礼的菜肴便端上桌子,这些菜有张家原本准备的,也有婚庆公司临时联系到的酒店准备的,这些酒店本来就是每天包办婚庆宴席,所以这些食物都是常备的。

    宾客落座,比起常规的婚礼少了一项接亲的活动,这个事情就简化了,而且徐杨的身体也未必适合接亲那一两个小时的折腾,不过郑明睿他们却是带来了十多套婚纱,在娜依林婉清等人的帮助下,最终选好了一套,化妆师简单的画过妆,让她看起来气色好了一一些,但是依旧很瘦弱。

    好在外面的宾客也都知道新娘子刚刚病愈,所以到也没什么闲话。

    双方父母就坐,按照当地的规矩一项项的进行下去,到了证婚人这项,司仪便请李一飞上台,因为结婚证书没时间办理,所以便也省去了这项。

    李一飞整理一下衣服,走上台代表组织,代表男方的领导来了一段讲话,新婚夫妻给李一飞深深的一拜,没有李一飞,便也没有两人的此时此刻,李一飞微笑着受了这一拜,然后说道:“天行,还有徐杨,祝福你们,调整好身体,恢复正常生活,未来有无限可能!”

    “谢谢老大!”新郎官咧开大嘴笑着。

    “谢谢……老大!”新娘子也是盈盈说道。

    婚戒交换,仪式进行到了顶点,气氛十分好,李一飞回到座位上,一众兄弟便开始了热闹的敬酒,婚礼仪式结束,张天行让徐杨去休息,他自己出来敬酒,第一杯酒敬在徐杨父母这里,感谢二老的养育之恩,第二杯酒便是敬在了李一飞这里,满满一杯,李一飞满口喝下,一众兄弟便让他先去别的桌敬酒,这边有的是酒要喝,一杯可是不行。

    大家本来就是来参加他的婚礼的,昨天对方退婚了,众人心里也不是滋味,为张天行而感到气愤,但是今天峰回路转,哥们找到了真爱回来结婚,这绝对是出乎大家的意料,每个人都打心眼里高兴。

    来参加婚礼的人也知道了事情的缘由,很多人也在心中感慨,但是同样也为张天行感到高兴,或许只有郎家人……他们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谁能想到窝窝囊囊跟个残废似的张天行一转眼变成了如今这个样子,婚礼上为了增加面子,司仪也将男方提供的房子,彩礼钱等等说了出来,一转眼将近一百多万的东西说出来,这话很快传到郎家,此时都躺着的郎家几兄弟一听张天行拿出一百多万娶新媳妇,几人都是一阵眼皮跳动,那可不是少数,而是一百多万啊,吗的,他不是没钱么、

    几人立刻破口大骂,还想去找张天行的麻烦,但也只是嘴上说说,带了三十多个人去找事,被对方几个人给放倒了,郎家为此还赔了这些人一些钱,损失一笔,若是此时再去,估计就不是挨揍了,他们可是听说对方派的是军用直升机来回调运物品的。

    至于郎勇敢的女儿……她肠子都要悔青了,早知道这样就不让郎勇敢去闹事了,坚持一下这婚也就结了,当然这也只是她自以为是的,至于究竟如何,显然不是她想的那个样子。

    不管怎么说,这一场婚礼以及前后的过程,让张家在小村子里,甚至在整个乡里都出了名,也涨了面子,证明张家那小子真的出息了,这几年虽然不对劲,可是人家那是装低调,一旦真的发作起来,那可是了不得的,几个人打了几十个人的事情那是作假的么?

    婚宴上,众人喝的正酣,徐杨换了一身礼服走了出来,依旧瘦弱,但是精神头却很好,她走过来给李一飞等人敬酒,几人赶忙站起来,喝掉这杯酒,张天行变心疼的说道:“媳妇,你去休息,真的不用来敬酒,我这些兄弟都没得说,也知道你的情况,以后的,以后有机会咱们再凑到一起,到时候你再敬酒。”

    “行,现在就知道心疼媳妇了!”呆鸡起哄道。

    张天行却是眉毛一立,说道:“那当然,我自己的媳妇,我不心疼谁心疼!”

    “好好,来来我敬你一杯,就冲你这句话这么有道理,兄弟们,这也是提醒咱们这些人,也要心疼媳妇啊!”呆鸡说着站起来举杯说道。

    其他人也纷纷起哄,热闹非凡。

    张天行的母亲正陪着徐杨的母亲,两位老人这几年其实都过的很不开心,甚至经常忧愁,今时今日却是放了下来,正说着家常,诸如两个孩子什么时候要孩子啊,诸如两人接下来找什么工作,等等这类的话。

    “杨杨妈,你俩以后也不用那么累了,退休之后也享享福,若是在城里住的烦了,也可以来乡下住一住,咱家这边空气特别好,夏天来着这边避暑也很好。”

    “那敢情好,今年夏天我和她爸就过来住一段时间,就是打扰嫂子了。”

    “这算什么打扰,你家也不是事多的人,我家也没什么说的,咱两家以后就是亲戚,常走动是应该的,何况,到时候采采野菜,钓钓鱼,也享受下生活。”

    “对对,这几年啊,我们就经常幻想着等杨杨醒来,恢复正常,一家人幸福快乐的生活,就比什么都强,现在她醒了,也结婚了,找到了最理想的另一半,我们也就真的不担心了,可以享受一下生下来的人生。”

    外间忽然爆出一阵欢笑,别的桌的宾客都已经吃完了,离得近的都回家了,远的则是再住一晚,此时正三五一起聊天,只有李一飞这桌还在吃喝,饭菜已经换了三次了,众人都是能喝的,今天这样一个日子再不尽兴怎么行,却是几人回忆起了一次当年训练的时候的糗事,在座的这些人全都没有完成训练,所以自然也就没有饭吃。

    正常情况下饭是怎么都会有的,毕竟大家训练已经很辛苦了,若是没有营养补充身体会受不住,当然,抗饥饿训练的时候除外,当时的李一飞也是新兵蛋子一个,和张天行差不多,都是愣头青,那几天被罚的没饭吃,几人也不能干饿着,就想尽办法去弄吃的,据说当时那个营地里的老鼠都在短时间内消失不见了。

    各人有各招,反正最后也没怎么饿到,所以此时回想起来,大家都是直乐。

    这段回忆当的起一大杯酒,众人满杯,一饮而尽。

    周围也有看热闹的,所以他们也不会说太机密的东西,但就算是这样,那些看热闹的也是听的心惊肉跳,才明白过来合着张天行这些人不是普通当兵的,而是真的会去见生死,执行任务,甚至是杀人……

    难怪这帮人看着都是带着一股不一样的感觉,究竟哪不一样外人还想不明白,此时却是全明白了,是他吗煞气啊,杀气一身,哪怕是笑着的时候,也让感觉到有些怪异。

    这样的信息也会很快传开,小村子里的人再看到张天行,便会多了一种敬畏,至于惹过张家人的人,那就开始忐忑了,尤其是这几年也欺负过张天行的人,今晚睡觉估计都不会踏实。

    但这也是他们小人之心,这些事情张天行这几年都没在意,如今心态转变,变回曾经自然也是不会在意,除了郎家这种真的得罪狠了的,张天行才会惩罚一下,以往那些并不是很过分的人,他也没必要出手惩罚,大家安安静静的过日子不好么。

    一顿酒喝到半夜,最终大家也都醉倒了,张天行的父亲带着几个壮小伙帮大家把人弄回去,都带着媳妇女朋友,所以也有人照顾,加上这些人酒品确实不错,喝多了也不会乱来,所以到也不用太过担心。

    李一飞浑身酒气,没有用真气化掉,但是也没有太多的醉意,他坐在床上,看着洗毛巾回来的娜依,笑着招了招手。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