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二千六百八十八 马广

第二千六百八十八 马广

 热门推荐:
第二千六百八十八 马广-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但是暴怒中的马兴云又怎么会听,眼见马家人还要劝,甚至都挡在了两人之间,马兴云火气噌的便涌出来,他现在已经被愤怒淹没了,正常思维本来就剩的不多,眼见自家人上来阻挠,马兴云说了他们也不听,所以马兴云便怒了,他手掌一挥,顿时将几个修为弱一些的马家人给扇走了。

    咕噜噜,几个马家人连滚带爬滚远了,剩下的人顿时愣住,喊道:“咱们是一家人,马兴云你在干什么?”

    “我没干什么,我只是要杀了他,所以你们最好不要挡在我的面前,免得伤及无辜!”马兴云冷冷说道,似乎是非常生气于自家人挡着自己。

    “你!你糊涂啊!”一个马兴云的长辈气的直跺脚,但是也奈何不了他,一甩手转身走开,就见马兴云鼻孔喷出一股粗气,手握紧玉佩,准备第三次灌注真气。

    李一飞眯起眼睛,他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还能打,打不过也还能跑,所以并不着急,当然,肯定不如刚开始的时候,但是这也足够了,李一飞相信自己他能够站到最后。

    而对方……李一飞看到马兴云握紧玉佩,他淡淡的问道:“你还能打?”

    “哈哈,为何不能?你已经不能打了么?”马兴云表情略微狰狞的说道,说话间他已经催动阵法,准备灌注真气了,而那些真气刚一进入身体里,他便感觉到了撕裂般的疼痛,这种疼痛让他几乎要喊出来了,马星宇的表情不狰狞才怪。

    可以预知,即便是今天他战胜了李一飞,但是强行催动阵法,灌注真气也将会给他的身体带来极大的破坏,甚至是长久的伤。

    但是他不管了,只要干掉李一飞就行,因为他还没受到过这种屈辱,一开始别人吊打,马兴云接受不了。

    实际上此时此刻,马兴云已经产生了极大的心魔,以往心魔隐藏其中,他还不像李一飞已经度过了几次心魔,心智早已经坚定,不会轻易的受到干扰,马兴云则不然,他之前种种表现,都证明其人心智修炼的不够,远远不够。

    这货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了,不过这段时间里,他的攻击将会更加疯狂,李一飞暗中想到,打到这会儿,李一飞也是消耗颇多,他又没有补充的手段,所以状态不如对方是对的。

    想到这里,李一飞呵呵一笑,自言自语道,管他呢,先干了再说,就不信这嗑药的人还能比我持久。

    “大少爷,停手吧,你这样会害了自己的!”一个马家人在远处喊道,马兴云立刻扭过头,阴森森的盯着对方,道:“今日我必要杀他,谁阻拦我便是我的敌人!”

    “兴云!”一个长辈纠结的看着他,马兴云疯了,他竟然说出这种话。

    “你死,我活!”马兴云开始灌注了,真气在体内疯狂的乱窜,丹田,经脉,乃至细微的毛孔都被涌入体内的灵气肆虐,无处不透露着疯狂。

    你死我活!那就你死我活,李一飞也是不服人的主,面对马兴云的挑衅,他自然是要给予回应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李一飞干脆放弃了真气刀,身上凝结成两层真气铠甲,这样可以节省一些真气,李一飞决定仍然改回拳脚。

    因为他发现马兴云此时的气势没那么强了,似乎他也到了强弩之末,所以李一飞要坚持住,或者是……在这次对攻中干倒对方。

    恩,还是后一个选择比较靠谱,李一飞想到这里,嗤的笑了起来,主动出击。

    马兴云眼睛瞪大,眼见李一飞接近,他张嘴怒吼一声,喷出一股白气,双掌仿佛凭空变大了许多,瞬间扇向李一飞,凭空卷出一道龙卷风,冷冽的风刮向李一飞,后者却是不躲不闪,身上真气铠甲瞬间破碎了一层,但是还有第二层,所以并没有受到伤害。

    李一飞也打出一拳,一记快若惊鸿的鞭腿扫出,比修者之间法术招式的对决,李一飞或许不如底蕴深厚的马兴云这种世家子弟,但是比打架,生死搏斗,身体的对抗,对方可是不如李一飞,之前的实战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单纯的追求招式的打斗有些落于套路,所以马兴云才会连连失败。

    而李一飞……生死搏杀的大家,早在两年前慕容元青就自叹弗如,说是要论生死搏斗,他多半会败于李一飞,那是华夏五大高手之一,而眼前的……只是一个靠奇巧之术来强行提升自己实力的家伙,他又怎么可能会打败李一飞。

    轰轰轰,连续数拳,李一飞打的骨肉俱颤,马兴云也不好受,他的身体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脸上刚露出痛苦之色,就见李一飞哈哈一笑,犹如大鹏展翅一般的飞扑了过来,人在半空中,他便是高喝一声,双拳砸过来,宛如天外流星。

    轰,平地一声惊雷,李一飞这一记冲天拳砸在了马兴云的双掌上,后者竟然直接被李一飞砸的膝盖一软,跪在了地上,膝盖同地面发生了撞击,地面立刻龟裂,但是他的膝盖也不好受。

    “再吃我一拳!”李一飞再暴喝一声,又是一拳砸过来。

    败了,马兴云已经落败,他强行第三次灌注真气的结果就是……这一次真的灌不起来了,李一飞瞅准机会,连续进攻,便将他体内淡的真气打乱,让他反抗不了、

    所以当李一飞以及扫堂腿,将马兴云抽飞出去的时候,李一飞畅怀一笑,而后者人在空中,喷出一口血水,显得极为不甘和愤怒,但是愤怒终究是无力的。

    与此同时,远处传来一声苍老的喊声:“兴云吾孙!”

    我靠!李一飞一听这个声音,心跳慢了半截,这他吗的是……马广来了?他来不及高兴,急忙转身看过去,就见村子外面跳起一个身影,对方的速度极快,仿佛只是几个起落,便已经到了三四十米开外,光是这份轻功就绝对让人羡慕,也知道他是高手。

    李一飞心中防备着,这老头可是杀人如麻,当年便是杀神,李一飞只听说过,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他又刚打伤了对方的孙子,这可是大仇。

    若是老头出手,李一飞就得赶紧跑了,他能够打败一个马兴云,可不见得能够打败马广,哪怕对方已经一百三四十岁,看起来足够老了。

    不,看着也不老,马广黑发黑眉,没有留胡子,身形不算高大,也就一米七十多,却是看起来很年轻,也就四五十岁的样子,他冲到马兴云的面前,双手探出,急忙在孙子胸口点了几下。

    李一飞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已经合计好了,如果对方露出一点杀机,他立刻就跑,跑不掉也要让慕容元青等人知道这件事情。

    “兴云,你怎么能提升三次,你这个傻孩子!”马广十分悲痛的说道,在被李一飞鞭腿抽飞之后,马兴云已经陷入到了混沌的状态中,他体内还有第三次灌注的真气,这些真气瞬间失控,在他的身体内乱窜,导致此时的马兴云七窍流血,不,应该是全身上下都在流血,都在飚血,所以看起来很凄惨。

    马广一手抵在马兴云的喉咙处,另一只手从他的丹田往上推,当推到胸口处的时候,另一只手划开喉咙,同时将玉佩抵过去,数秒后便见浓郁而狂暴的灵气从马兴云的喉咙处涌出来。

    呼!足足一分钟后,马广松口气,而马兴云已经昏迷了过去,身体瘫软在地上。

    将玉佩拿起来,马广鼻孔喷出一股粗气,对周围围上来的马家人说道:“将兴云抬到我的房间,先进行治疗。去丹房取出相应丹药服下。”

    “是!”几个马家人立刻领命,将马兴云抬走。

    很多人都聚了过来,这也让李一飞感受到了压力,这么多人……大多数都带着修为,所以别说马广出手,他就算是不出手,以李一飞目前的状态,他想越过这些人逃走,恐怕也是不易。

    所以李一飞判断出了形势之后,便很光棍的不那么紧张了,反正……大不了就是拼死一逃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想到这里,他就轻松很多了。

    “你是李一飞?”马广转过身来,一双眼睛古井无波的盯着李一飞,声音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让人捉摸不透。

    李一飞朝着他拱了拱手,说道:“见过马前辈,晚辈正是李一飞!”

    马广眼皮挑了挑,依旧神色淡淡的说道:“慕容的弟子果然不错,年纪轻轻便是先天高手之中的佼佼者!”

    “前辈过奖了,晚辈还有很多不足!”李一飞摸不清对方的套路,不过既然对方没有上来就喊打喊杀,他还是要讲究个规矩的,便歉意的说道:“前辈,刚刚是晚辈的过失,不该……”

    “我知道过程,这事各有对错,你既然是慕容的徒弟,我也不为难你,先去休息一下,我去治疗兴云,然后再见你!”马广丢下一句话,不等李一飞反驳,他便转身走了。

    李一飞站在原地,张了张嘴,有些没明白马广的意思。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