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二千六百九十 因为什么

第二千六百九十 因为什么

 热门推荐:
第二千六百九十 因为什么-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这个电话自然是没有打通,因为李一飞此时正在马家的一个客房里面打坐恢复,这里是没有信号的,哪怕李一飞的手机很特殊,能够直接切换到卫星网络。但是……也抵不过大阵的阻隔,没有信号就是没有信号,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许盈盈连续拨了几次,都提示打不通,便放下电话,道:“可能是刚好关机了,我们一会再打一次。”

    “嗯嗯。”许姗姗连连点头,同意姐姐的说法,心里其实还是期望能够看到李一飞的,哪怕不能**一次……

    姐妹俩坦诚的聊了一会,互相理解对方,说了一下最近家里发生的事情,许姗姗对于亲情有了一番理解。

    而李一飞……此时的他已经修炼的差不多了,身体已经恢复过来,所以便从蒲团上站起来,真气充盈,修为在身,李一飞的信心也足了,即便是马广刁难他,李一飞也有信心应对。

    大不了就是干嘛,怕个毛。

    所以李一飞走出了客房,外面有人守着,见李一飞出来,对方立刻如临大敌,身体都绷紧,气息也是收紧,道:“你不能出来。”

    “马老爷子说我是犯人了么?”李一飞盯着对方问道,几人立刻摇头,这却是没说过的,李一飞咧嘴一笑,道:“那不就得了,我既然不是犯人,你们凭什么不让我走动,我只要u离开这里就可以了!”

    “这……”几人互相看了看,拿不定主意,有想说去请示老祖宗的,但是一想老祖宗是在救人,所以也不能打扰,既然最后决定:“你可以在村子里走,但是不能离开,否则我们……”

    “凭你们几个还拦不住我,而且记住了,我是你们的客人,不是犯人!”李一飞语气森森,这几人修为也不算低了,却是齐齐感觉到了一股冷冽的感觉,身体都不由得一抖。

    马家村的范围不大,既然建立在绿洲上,其中绿树环绕,到是别有一番风味,李一飞甚至想如果李家建立在这种世外桃源中,是不是也不错。

    当然,他此时没有搬家的意图,等以后寻找到好地方再说,要是也来个什么阵法,到时候打斗的时候,真遇到强敌也能像马兴云那样,短时间内提升自己,这也是非常过瘾的。

    可惜这并非容易的事情,需要机缘。

    他在前面走,马家村那些人跟在后面,小心谨慎,更好李一飞会突然离开,他们可是拦不住的,李一飞背着手走了一圈,将马家村的环境看个遍,时而点头时而摇头,似乎是在品头论足,让身后跟着的人又气又急,有人便忍不住开口斥责李一飞,可惜的是……后者根本不在乎,只是轻轻的瞥上一眼,对方便是不知道该往下说什么了。

    马家村不错,空气,风景等等都不错,唯一不好的就是符合现代气息的设施少了一些,车辆之类的到是不少,可见平时村民也会出门,也会接触现代社会,但是回到这里就会过相对原始的生活了。

    一间很大的房子外挤了一堆人,这些人都是在等老祖宗,后者在里面给马兴云治疗,已经几个小时过去了,仍然没有动静,有人一回头看到李一飞走过来,顿时哗然,纷纷转身看过去,自动挡在门口位置,道:“你不许进这里,立刻给我回去!”

    李一飞则是语气淡淡,道:“反应不要太大,我并没有想做什么。”

    “那也不行,这里是……老祖宗的居所,不是你这等外人能来的!”

    “是么?”李一飞眼皮挑了挑,还就站着不走了,那些人立刻气呼呼,情绪上来了,这时候从人群中走出一个看起来有**十岁的老人,他的修为不高,一眼便可以看出来,走向李一飞,道:“年轻人,不要得寸进尺,马家并没有冒犯你,你若是再这样,也休怪马家人不讲道理。”

    李一飞眯起了眼睛,这货看着比马广老多了,不过料想应该是老头的侄子儿子辈,李一飞便道:“如果你不清楚事情的经过,那么就去问一问,不要听信片面之词,再者,老前辈没说不让我在这里,他既然把我留下来,便是有话要说,所以还轮不到你们说什么!”

    “呼!狂妄!”那老人一磕手中的拐杖,顿时脸色大变的说道。

    李一飞摇摇头,一脸遗憾,他确实是狂,可是对方也不是好相与的,一样是过狂的了。

    马家人酝酿着情绪,仿佛要一拥而上,将李一飞拿下,教训这个狂妄的小子,李一飞则是风轻云淡,负手而立,眯着眼睛,脸上带着淡淡的笑。

    人群中也有女性,不过似乎地位不高,她们站在外侧,看着场地中的李一飞种种行为。

    吱嘎……背后的大门打开,一个童子模样的人走出来,其实他已经不是童子了,只是面相仍然是这样,只听他说道:“老祖宗让他进去!”

    “呼!”人群发出一波声音,旋即又有人问道:“老祖宗让他进去?这人很危险的!”

    “让他进来吧!”一个声音传出来,这些人马上听出来那是谁的声音,这下急忙让开身体,让出一条路。

    李一飞抬头看了看门匾,但是门匾之上却是什么字都没写,是一块无字匾,这到是有些奇怪了,门上安匾却是不提字,这还是第一次见到。

    李一飞淡淡一笑,抬步往里面走去,人群自动让开,而且行注目礼,至于目光之中是好是坏,李一飞不甚在乎。

    走到院子里,里面豁然开朗,和李一飞想的不错,这里面设置有阵法,所以外面看起来只是一个小院子,而里面却是一个极大的空间,甚至扩展到足有足球场大小,恐怕还要再大一些。

    童子走在前面,一言不发,李一飞信步跟上,心中也没有太多的想法。

    一分钟后,李一飞来到一个房子前,童子回头看了他一眼,道:“你在这里等着,老祖宗一会出来。”

    “好!”李一飞简洁的说道,以马广的身份让他等一等,这是完全没有关系的事情,李一飞还分得清。

    所以,大概十分钟后,房门打开,马广迈步走了出来,看到李一飞,老头轻轻点头,手一招,道:“去那边的屋子里。”

    “好!”李一飞再次说道,跟在身侧,随着马广走进去,老头脚步很快,不是用身法,而是就是走的很快。

    进了屋子,马广直接坐下来,隔了几秒,也让李一飞坐下来。

    对落而坐,屋子里沉默一会,李一飞先开口道:“马前辈,令孙的伤势如何?”

    马广眉毛很长,长的快要遮住眼睛了似的,听到李一飞开口,他的眉毛挑起,道:“强行提升自己,不自量力,受伤是正常的!”

    这话……李一飞听了之后心里嘀咕,很快说道:“却是该休养一阵,这样的事情以后还是少做为妙,不然太伤身了。”

    “说说你吧!”马广突然话锋一转,转到李一飞身上,一双眼睛也随之看过来,没有什么犀利锐利的感觉,但是李一飞知道这吧简单。

    想了一下,李一飞说道:“过程马前辈可知晓?”

    “要是不知道,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好好的坐在这里,还能和我说话?”马广伸手指了指李一飞,道:“早给你卸了四肢扔出去了。”

    李一飞抬手挠了下鼻头,呵呵一笑,道:“既然是这样,那么马前辈可怪罪我?”

    “你伤了我孙儿,你说我怪不怪?”

    “伤他的人是他自己,莫说是我,换成别人也是一样!”李一飞回道。

    “哦?所以和他交手的人不是你?”马广淡淡说道。

    李一飞则是接道:“交手的人是我,但是人要认清楚现实,打的过就打,打不过也不要硬来,那样伤人伤己,如果能伤人也便罢了,但是伤不了人,还伤了自己,这确实得不偿失。”

    “是么,所以你认为自己很强?”马广的气息一变,一股压力笼罩在李一飞心头,他眯起眼睛,道:“前辈,我以为你是要和我好好聊一下,而不是以势压人。”

    “我是在和你好好聊,是你小子特么不说人话。”马广没有放松,还是压迫着李一飞。

    数秒后,李一飞一耸肩膀,道:“我并不是无缘无故来马家村,当然,和令孙这一场比斗确实是意外,他认出我了,邀请我进村打一场,我总不能认怂。”

    “继续说!”马广未知可否的说道。

    “我是来调查一件事情。”李一飞想了下,还是决定说出来,如果那件事情背后是马广的话,吗得算他倒霉,如果没有马广参与,而且他不知道的话,那么事情会有什么结果,李一飞总要试一下,当然,也可能是马广没参与,但是他知道,这就复杂了,知道而不阻止,那就是变相的纵容。

    “说。”马广声音沉下去,似有不耐。

    李一飞眯起眼睛,感受不到马广的具体情绪,他便组织了一下语言,缓缓开口,将事情说了出来。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