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二千六百九十一 年轻容易认真

第二千六百九十一 年轻容易认真

 热门推荐:
第二千六百九十一 年轻容易认真-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我查到马兴云和几桩事情有关系,所以,马前辈你说怎么办吧。”李一飞将事情说完,一边留意马广的反应,一边戒备着。

    马广的长眉挑起,轻轻抖动着,一只手放在膝盖上,轻轻的摩挲,脸上的表情有些僵住,他盯着李一飞看了一会,才缓缓开口道:“你说的是真的?”

    “马前辈,我本来以为你知道这些事情。”李一飞回道。

    马广拳头握紧,很快又松开,道:“回答我。”

    “目前来说是真的,我调查的证据都指示马兴云参与其中,而且是主使者。”李一飞确认道。

    马广沉吟一会,说道:“兴云他……虽然有些娇惯,但是做事不会如此没分寸。”

    “其实很简单,等他醒来问一问就是了,哦,也许他不会承认,但是我说过我有证据,也不怕对证。”李一飞摊开手说道。

    目前来说虽然不能百分之百确定,但是也是绝大的几率,马广呼的站起来,转身就往出走,丢下一句话,道:“这段时间你就留在这里,没人为难你,但是要等我调查清楚你才能走。”

    说罢他人不但出了屋子,甚至都直接出现在几十米外,可见是动了身法的。

    屋子里,李一飞耸了耸肩膀,这个马广的反应……是有些出乎意料的,他听闻的多是马广那些事迹,结果见面发现还算是好说话。不过从他刚刚施展身法的那一瞬间,李一飞对马广的修为有了一些认识——深不可测!

    老头年纪要比慕容元青年轻一些,但是这些年他很少理会外界的事情,在西疆一住就是几十年,而且经常闭关修炼,不像慕容元青那样操劳,甚至没时间去静心修炼,修为也是停留在几十年前,无所精进。

    果然……还是要多见一见世面,不然都快膨胀的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李一飞自言自语道。

    既然不阻止他走动,李一飞也便不想在屋子里待着,他很快溜达到马家村种植水果的地方,随手摘水果吃,虽然有了马广的吩咐,但是还是有几个人时刻跟在他身后,仿佛是怕李一飞会跑掉。

    西疆的水果就是甜,这个不服气不行,充足的日照,昼夜的温差,促成这些水果糖分堆积的特别多。

    李一飞一口气吃了几串葡萄才罢休,随后逛到演武场,李一飞看到演武场上竟然是一座阵法,他闭上眼睛,虽未亲自下场,但是脑海中已经演化出了阵法的走势,这是一个……兵阵?

    古代行军打仗的时候,部队会有很多阵法操练,由一个个人来充当阵法内的物体,通过变换来达到阵法的变化,所以李一飞才觉得有些奇怪,弄懂了其中原理,他点了点头,都和平年代了,马广还训练自己的后代操持军阵,这个做法虽然拿到现代意义不大,但是也能看出老头的心思。

    花了两个小时,逛完了马家村,那些人虽然不想让李一飞窥探马家村的秘密,但是却也没有过来阻止,只是一边缀在后面,一边用不爽的眼神戒备的看着李一飞。

    到了晚上马广也没有出现,到是有人送来了晚餐,清汤寡水,符合养生学,看样子都是村民们自己种出来的,在马广的权威下,那些村民似乎也很享受现在的生活,不过他们并不是和外界完全隔绝,似乎也有一些生意……这一点到是和李一飞之前想的不太一样,他是真心的以为这样的大家族……大高手家里都会很有钱,会非常非常有钱……

    可是看到马家村的情况之后,李一飞的观点似乎有些改变了,也许真的有人不是那么为了钱财,甘愿带着家人过着隐居的生活,这也是说不准的。

    当晚李一飞没有再出门,而是待在客房之中,修炼一整晚,第二天早上醒来收拾妥当,便有人过来敲门,李一飞将门打开,便看到一个马家村的村民站在门外,施礼之后,对方说道:“老祖宗请你过去,请跟我来。”

    “恩。”李一飞应了一声,跟着走了出去。

    到了马广的住处,老头正坐在小院子里的石桌前,桌子上摆着几样食物,有玉米面做成的饽饽,咸鸭蛋,小咸菜等等,没有肉类,看起来很清淡,他的对面放着一个凳子,摆着一样的食物,李一飞走进来后,那个马家人便离开了,院子里也没有别人。

    走到小饭桌前,李一飞微微施礼,说道:“马前辈,早上好。”

    马广恩了一声,指了指对面,道:“坐,吃早饭。”

    “好!”李一飞应到,说完便坐了下来,马广便也不管他,低头吃了起来,他吃东西的速度不快,所以一顿早饭吃了二十分钟,李一飞却是几口干掉了自己的早饭,然后便坐在对面耐心等待。

    吃完之后,马广抬起头,擦了擦嘴巴,说道:“我年轻的时候吃饭就很快,一张嘴就是一碗粥,就是一个馒头,狼吞虎咽,恨不得直接捧着锅吃饭。”

    李一飞面露微笑,轻轻点头,见马广还要说,所以他也没有出言,老头吃饭这二十分钟一个字都没说,李一飞可不认为对方找自己来就只是为了吃早饭。

    “你的养气功夫不错,慕容的运气很好,老来还真找到了一个合格的接班人。”马广眼睛看向一侧不远的葡萄架,那上面飞来几只不知名的小鸟,此时正叽叽喳喳的唱着歌,声音颇为好听,他伸出手,也不见有多余的动作,那几只小鸟却突然展翅飞了过来,落到桌子上,开始啄食桌子上食物残渣,只用了一小会便将残渣清理干净、。

    等小鸟飞走,李一飞才微笑道:“是晚辈的运气,能遇到慕容前辈。”

    “这更证明了你的可贵,年纪轻轻像你这般可是不多,我这一百来年可是没见过几个,上一次见到,也许还是几十年前,唔,那还是老慕容的第一个徒弟。”马广说道这里,李一飞心理陡然警惕起来,这老头提到慕容正干什么?看马广的神色他似乎只是随意的提到了慕容正……

    李一飞面色也是不变,道:“前辈,令孙的身体还好么?昨日之事也是小子鲁莽了,若是适时收手,想必也不会逼的令孙动用秘法,伤了身体。”

    马广目光微缩,数秒后抬起头,呵呵一笑,道:“切磋,本来就会有胜负,这件事情你没错。”

    李一飞便想问他那什么地方错了,话到嘴边,李一飞改口道:“但终究是让令孙受伤了。”

    马广旋即说道:“算了,也不和你打马虎眼了,你说的事情我问过兴云,他说没有这回事。”

    说到这里,马广陡然停下来,目光盯着李一飞,眼神之中似有威胁之意,但是却不往下说了。

    李一飞下意识的眯了下眼睛,看着马广,小院子里的气息仿佛瞬间一凝,原来之前的那么好的态度,都是为了这一铺垫?

    用一句话来形容马广,这老东西有点不要脸了,李一飞昨天说了有证据,而且也出示了一些给马广看,等了一晚上,结果等来这句话,这分明就是包庇马兴云,不,这都不是包庇了,这直接是要以势压人。、

    住一晚上,吃一顿早饭就想让自己闭嘴,放过这件事情?你孙子那可是卖国,而且身位华夏五大高手,也是守护者,你的孙子犯了错,不但不接受惩罚,反而还这样……

    想到此处,李一飞心中涌出一股愤怒,他的手放在石桌上,却已经隐隐用力,他吗的大不了就干一架,反正老子也豁出去了,就算是对上华夏顶尖高手又如何,就算是在对方的老巢又如何。

    想到这里,李一飞敛起笑容,沉声道:“马前辈,此言差矣,有些事情不是不承认就是没有的,令孙所做的事情,我已经调查许久,掌握的证据也足够证明那些事情就是他做的。”

    “怎么,你要我不相信我自己的孙子,而相信一个外人?”马广面有不悦的打断了李一飞的话,言语之中已经带着强烈的情绪。

    李一飞冷声一笑,道:“马前辈,您别和晚辈开玩笑,晚辈年轻,容易认真、”

    “认真怎么讲,不认真又怎么讲。”马广手也放在桌子上,一股无形的力量悄然出现,笼罩在李一飞的周围,那股力量正在聚集,而而且逐渐增强,李一飞轻声一笑,道:“马前辈,晚辈是认真的人,既然认真,凡事就想讲究一个对错,所谓事有对错,人分好坏,而且几年前我是一名军人,服役于华夏第一战队——飞鹰小队,更是飞鹰小队的队长,所以我对卖国这件事情格外敏感,也格外愤怒,当然,我知道不能让所有人都爱这个国家,但是马兴云是你的孙子,他骨子里流淌着的血液便和普通人不同,如果他做了卖国的事情,我想这足够让人愤怒,至少我是十分的愤怒,甚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李一飞一口气说完,身上的那股压力不断增加,似乎马广的情绪也在不断的堆积。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