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二千六百九十二 不能放过

第二千六百九十二 不能放过

 热门推荐:
第二千六百九十二 不能放过-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那又如何?”马广轻飘飘的说道,仿佛刚刚的话都白说了,至少看起来是白说了,他的神情中甚至有些不屑,说道:“先不说你说的那些是真是假,便是真的又如何?更何况还是假的!”

    这就是不讲道理了,李一飞马上道:“既然马前辈你认定这些都是假的,那晚辈也没什么话好说了!”

    “没什么话是什么话?怎么,你还要继续调查?”

    李一飞用力点了两下头,道:“当然要查,而且必须要查!我不管卖国的人是谁,是普通老百姓,还是政府高官,又或者是某个大宗师的后代,在我这里都一样,也并非是我狂妄,目中无人,实在是国家利益面前没有个人,马前辈你也可以说我说的是空话,总之今天这些话就是我内心的真实想法,我要调查,而且还要查清楚整件事情!”

    “任何人都追究下去?”马广似乎是要动手了,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是李一飞感觉他要动手了,所以也是防备起来,马兴云可以调动大阵,那么马广也一定可以,毕竟这就是他发明出来的,而且马广的运用一定比马兴云还要娴熟,那么……李一飞就一定要慎重对待。

    甚至可以提前出手!想到这里,李一飞暗中调动真气,丹田疯狂的运转,真气在经脉内迅速的流动,让自己的身体达到最快的速度。

    院子里更加的安静了,那些叽叽喳喳的小鸟就算是没飞走,也突然不出声了,甚至一动不动,像是石化了,周围也无风,空气都像是静止了。

    过了几十秒,马广动了,但却不是出手,而是豁然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盯着李一飞,伸出手,食指指向李一飞,说道:“不错,你确实不错,有自己的坚持,慕容没有看错人。”

    “额……”李一飞确定自己没听错,这马广确实突然变了,虽然没笑,但是压在周围的那种气息猛然撤去,李一飞慢慢道:“前辈,你……是什么意思?”

    马广点了点太阳穴,道:“动动脑子,我马广要是那种护犊子的人,现在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这里可是我的地盘,这里可是有大阵守护,你要是在外面我拿你没办法,但是在这里,想杀你并不会很难!”

    李一飞也站起来,虽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但是……刚才他是在试探我不成?想到这里,李一飞道:“马前辈,那你的决定是。”

    马广负手而立,表情之中带着一抹怪异之色,说道:“我要你继续调查。”

    “恩?”李一飞马上说道:“令孙不是醒来了吗,问一问他就可以了,相信在证据面前,令孙也不能抵赖。”

    “他说不是他做的。”马广直接道:“因为他的身体原因,所以我没有多问,才来问你!”

    我靠,果然是特么这么回事,你孙子说的你就信,我说的你就怀疑,李一飞差点暴跳,忍了一下,他才说道:“马前辈,你的意思是让我和令孙对峙?”

    马广摇摇头,说道:“你听不明白么?我是让你继续调查,将事情查清楚后再说。”

    有病吧,李一飞马上道:“恕我听不懂,我已经掌握了那些证据,马前辈你去找令孙对峙便可知道,何必又要我去接着调查,我就算是还要调查,那也是去找马兴云对峙,由你来问和我来问有区别么?”

    马广转身盯着李一飞,沉默了好一会,突然嘿的笑了出来,道:“你还真像老慕容,他年轻的时候也是又臭又硬。”

    “前辈过奖了,你要是想包庇令孙,直言就可以了,不用嘴上说着支持我,不包庇任何人,但是行动上却处处为难我,包庇令孙。”李一飞声音渐冷,语气也有些不善。

    “哈哈哈!”马广闻言大笑,很快说道:“算你有脾气,老夫已经问出来了,那些事情确实是兴云所做!”

    吗的玩人?李一飞瞬间瞪大眼睛,盯着马广,这老头简直快要一句话三段谎言了,合着刚才都是在试探我?那我要是立场不坚定呢,是不是就蒙混过去了?我要是……李一飞嘴巴动了动,终究是没有说出口,他说道:“马前辈,既然令孙已经承认了,那么我的事情也就结束了。”

    “不,你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刚刚我说了,这几件事情确实是兴云所做,但是他却不是主谋,主谋另有其人!”马广道。

    李一飞眉毛挑起,道:“王少卿?”

    “不错,正是那人,看似是兴云为主,但实际上他却是被那个王少卿教唆的,若不是对方,兴云也不会做出这些事情,说起来有些惭愧和可笑,兴云做这些事情竟然是为了补贴家用,这也怪我,我早年间便立下了马家子弟不得经商,甚至也就这些年才让他们出去,以前都是住在这马家村里的,所以……几亿对于马家人来说,也不是小钱,在那人的撺掇下,兴云便做起了这样的买卖!”说道这里,马广脸上露出一抹羞愧,孙子为了钱去做危害国家的事情,他作为五大高手之一,简直是又气又觉得丢人。

    李一飞幽幽说道:“前辈,这样的借口你也信?”

    “不,李一飞,这个借口我相信,兴云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他的性格秉性我是最了解的,何况他也不敢骗我!”马广认真道:“他非是那种大奸大恶之人,所以自然也不会做的太过分。”

    李一飞摇摇头,道:“这可不一定,我可是亲眼见到令孙一言不合就杀人的样子!”

    “所以都怪那个王少卿,本来好好的一个孩子,被教唆的都随意杀人了!”

    “家长都这样,自己孩子变坏了,先不从孩子身上找原因,反而都去怪别人。”

    “你……”马广瞪起眼睛,随即泄了气似的说道:“好吧,算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我仍然相信王少卿是主谋,你放心,我马某人大半辈子都在为了国家拼杀,这些年虽然太平了,但是不会忘了当初的那些事情,我有我的节操!”

    “所以,马前辈你相信令孙的话,相信他不是主谋,而那个王少卿才是主谋?”

    “不错,我相信他。”

    李一飞一阵撇嘴,马上说道:“那么,不是主谋就可以逃脱惩罚?”

    “只要犯了错,就要受到惩罚,不论是谁。既然你这样想,那便跟我来,我会给你一个交代!”马广道。

    李一飞点点头,很快随着马广走进屋子,便见到床上躺着马兴云,他赤身躺着,李一飞看到他的双腿双手都断掉了,竟然是生生的捏断的,尤其是……此时都没有包扎和接骨,就那么断着,马兴云躺在床上,穴位被封住了,但是可以看到他脸上的青筋暴露,可以看到他的痛苦,张着大嘴,无声的狰狞,李一飞看的心里都是一惊,却没想到马广对自己孙子都这么狠,李一飞还在想着,对方会不会只是关个禁闭之类的就过去了,毕竟……对方如果真心要包庇自己的孙子,李一飞其实没有什么好办法,他都打一场了,总不能再打一场。

    所以哪怕是语气很强硬,但是终究是不行的,此时见到对方所做所为,李一飞只是觉得这马广……他是真的狠啊。

    捏断骨头,还不给包扎,这种痛苦即便是李一飞也会觉得极度痛苦,更何况是马兴云这种娇惯着生长的。

    马广则是淡淡的说道:“我教子无方,让孙子做出了危害国家的事情,我虽然许久不问军事和政事,但是我也知道军方最先进的科技意味着什么,他既然能做出这种事情,不管是主谋还是帮凶,都是不可原谅的。本来我想杀了他的,可惜终究是老了,有些恻隐之心,下不去手。所以李一飞,如果你觉得事情很严重,马兴云等人不死不足以平息民愤,那么你就下手好了,我马广保证你不会有任何事情。”

    嘶!李一飞吸了一口凉气,对方态度笃定,语气听起来可不像是在开玩笑,所以李一飞沉默片刻,说道:“既然马前辈已经出手教训令孙了,我便不多做什么,只是希望马兴云以后能够吸取教训,不再犯这种错误!”

    “放心,他不敢了,只要我活着!”马广淡淡道,沉默几秒,他又说道:“但是那个王少卿,一定不能放过,竟然教唆兴云做那种事情,这种人罪不可赦。”

    “还想问一下,那王少卿是什么来头?”李一飞问道。

    马广阴森森的说道:“就是因为不知道是什么来头,所以才想拜托你去调查一下,将人抓回来。”

    “恩?”李一飞疑惑的看着对方,道:“前辈都不知道是什么来头么?令孙不清楚的情况下,怎么和对方交朋友,甚至……看样子关系还不错。”

    “所以他糊涂,识人不明,活该受罪,但是兴云确实不知道那王少卿的底细,当初两人认识也是无意中的,所谓不打不相识,对方又表现的很豪气,便成为朋友了。”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