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二千六百九十四 断肢

第二千六百九十四 断肢

 热门推荐:
第二千六百九十四 断肢-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截获无人机之后,他们隐藏在渔船之上,将消息封锁住,并不外传,将无人机彻底的熄灭之后,用阵法封住,马兴云看到这架无人机,便知道价值连城,就算是几千万美元,那变成华夏币也是几个亿,只不过不知道该怎么出手,马兴云要问王少卿的意见。

    王少卿让他们不要着急,这是一笔大买卖,他要联系一下买家,相信全球有很多人想要这架无人机。马兴云便问不卖给华夏么?王少卿则是回道,卖给华夏,他们能给几个钱?

    马兴云一听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所以便等了几天,王少卿带回来消息,说是有人要买,不过要运送出过,一路辗转到印度的一个港口,到那里交货,需要他们去沟通一下货物的运送路线。

    全球鹰翼展354米,长135米,高462米,将这样一个东西走陆路从南疆运送到西疆,一路上可是非常费事的,不过有王少卿居中调节,到是没遇到什么波折,平安运到。

    接着便是出国,和拉克斯曼等人交涉,将无人机安全运送到港口,光是这一笔买卖马兴云就赚的盆满钵满,好不快哉,而且这是一笔无本买卖,只是布置阵法耗费了一些时间,加上接住坠落的无人机,遇到一些危险,其余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这之后还有几次买卖,有些机密武器听起来都像是从天而降一般落到马兴云手上,不过这其中那个王少卿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要么是他有精确的情报,要么就干脆是大家直接撞见,这些武器也很快有下家购买,只需要运送出国,一路上护送就可以得到一大笔钱。

    这样的买卖……马兴云只希望更多一些,尝到轻松赚钱的滋味后,马兴云甚至整天期待起了经常有无人机这种活,那样就可以赚更多的钱了。

    有钱人的生活和没钱人的生活……天差地别,赚了钱的马兴云就觉得回马家村也有底气,而且他是带着大家致富,又不是吃独食,所以在年青一代马家人之中,他更有权威了,也日渐膨胀起来。

    他自己和那些手下们都忽视了一件事情……他究竟有没有那个魅力和头脑,能够几下就吸引王少卿这种人投诚,并且不计较得失的帮他铺路,帮他赚钱,前前后后的联系,有困难帮着解决,没销路帮着打开,甚至还联系货源,最关键的是自己还不分钱,这分明是活雷锋,活菩萨的作为。

    只是当时他们都忽略了这些,只是认为王少卿为人讲义气,够哥们,简直棒棒哒!

    这些是昨晚马兴云醒来后面对马广质问的时候交代出来的,似乎有些真实,但是李一飞并不完全相信,不管是他们开始做这些活动,还是无人机那件事情,李一飞都存在质疑,无人机可高空飞行,也可低空,但是用阵法屏蔽信号……这一点或许能做到,可是接住掉下来的无人机,李一飞觉得自己没那个能力。

    再者说,这里面还有飞鹰小队的事情,有那个雪鹰队长的事情,也有付英伟这种跳梁小丑的事情,他们都参与其中,这些马兴云可都是没交代出来。

    所以这个看似坦诚的回答,实际上是推卸责任,而且隐瞒了很多事情,是以李一飞不认为这种回复,听完之后,他直接提出质疑,将那些事情说出来。

    马广听了之后,凝眸问道:“你这些也是调查出来的?”

    “马前辈,若是没有这些事情,我也不会知道令孙所做的事情,我就是通过此事才开始调查的,所以令孙……也许未说实话,再者,令孙虽然有些冲动,却不是呆傻之人,怎么来路不明的人,他就如此相信……”

    说道这里,李一飞停下来,就感觉到马广的气势呼的提起来,屋内的帘子被吹的哗啦啦作响,李一飞一脸坦然,他到现在都摸不准马广到底是想干什么,对方的性情多变,仿佛随时都会改变。

    但是李一飞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反正最坏的结果已经预料到了,所以哪怕马广此时翻脸动手,李一飞也有准备。

    风猎猎作响,屋子内的气息狂暴,李一飞忽然有一个奇怪的念头,这马广和别的他见过的宗师前辈,确实是有些不一样,他的性格太多变了,让人捉摸不透。

    “你怀疑我在包庇他?”马广声音冷冷,李一飞则是淡淡一笑,道:“这到是不敢,只是想说前辈也不该只听令孙的片面之言,更何况,就算他是被王少卿蛊惑的,但做了这些事情的人,终究是令孙和马家子弟,这终究是脱不开干系的!”

    “我何时说过他没错的?要是没错,这四肢又是怎么断的?”马广重重一哼,似是极为不悦的说道。

    李一飞却是摇头,不为所动,道:“马前辈,你要硬要这样说,那晚辈也无话可说,我已经调查到这种地步,也让前辈你知晓了,所以你就算是不处罚他们,晚辈也没什么可说的。”

    “真要追查到底?”马广气势似乎弱下去一些,凝眉问道。

    李一飞认真的点点头,并无多余言语,该说的他刚才就已经说完了,再说也不过是重复,更何况对面的马广不可能不明白他的意图,甚至不需要李一飞多去赘述。

    “很好,李一飞,我现在郑重的拜托你,将这件事情调查下去,彻底查清楚,一会你可以自行问马兴云,我马广一辈子为了这个国家,付出任何东西都甘心,到老了没教育好儿孙,这是我的失职,但我绝对不会再包庇他,调查清楚之后,我更会给国家一个交代。”马广脸色一变,坚定的说道。

    李一飞额了一声,似乎是在判断马广这番话的真假,实在是这老头刚才变化太快,李一飞怕自己轻信于人,马上再被他打脸。

    “我说的是真实的意图,不过我到底是老了,心也没有以前那么狠,不然就马兴云所做的这些事情,我直接就会杀了他!”马广叹口气说道,说的情真意切,似乎不是在作假了。

    李一飞点点头,道:“前辈,杀人……终归解决不了问题,现在的问题是,令孙可能存在说谎的嫌疑,这其中有什么隐秘的事情,还需要调查,再者,若是令孙说的是真的,那么那个王少卿便是有绝对的嫌疑,我们必须要立刻拿下他!”

    “不错,刚刚我是在试探你,慕容这一次没有看错人,你很不错,我们虽然很久没见面,但是偶尔也有联系,他之前那个徒弟背叛出师门,给慕容很大的打击,不过这几年偶尔联系的时候,他有提到过你,说你是个苗子,今日一见,确实如此,我很替他高兴。”

    “前辈……这是正话对吧。”李一飞问道。

    马广却是摆摆手,一边往出走,一边说道:“我老了,心软,但是事情还分的出对错,好坏,马兴云的事情,交给你继续查下去了,马家上下也会配合,不会刁难于你,至于马兴云,他已经是你的手下败将,我将他的玉佩收回,想必他也不会不配合你了。”

    说话间,马广已经走了出去,声音越来越远,很快就消失不见,李一飞手指摸了摸鼻子,似乎是在发愣,实际上也……确实是在发愣,合着刚才那几番剑拔弩张,言语交锋,都是在试探我?可万一要是我意志不坚定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马广已经做出决定,李一飞觉得还是不错的,不过就是凭什么案子还要他来继续调查?合着真是以为我没事做了?

    李一飞发了会牢骚,但是还是转身揍到马兴云的床前,看着四肢已经断掉,却没有包扎的马兴云,李一飞道:“你爷爷的话,你都听见了吧?”

    马兴云怒目圆睁,眼神中充满了愤怒,但是却也无可奈何,他嘴巴想要说什么,奈何穴位被封住,也发不出声音来,只能徒劳的在那干动嘴巴。

    李一飞嗤的笑了下,道:“自作孽,怪不得别人,所以你最好配合一些,我做事向来对事不对人,和你也没有冤仇,但是你做的事情,实在是让我生气,所以我是一定要调查清楚,不管对方是谁,是什么人!”

    马兴云眼睛睁的更大了,他想要挣扎,李一飞似乎是看出了他的心思,所以走上前,点了几下,将马兴云的穴道解开,就听马兴云爆发出一阵压抑的shen吟声,接着便是破口大骂,道:“李一飞,我定要杀你!”

    “呵!”李一飞冷笑一声,眯起眼睛看着马兴云,冷声道:“那你最好说到做到,不然你就不是男人!”

    “我……我一定要杀了你,是你……是你害的我变成这样,受到如此屈辱!”

    “啧啧,我真是替马前辈感到一丝……悲哀,他英雄一世,却有你这样一个孙子,真是耻辱,好歹也是四十好几的人了,带着点脑子思考问题吧,做错事了就别嘴硬,挨打便要站稳。”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