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二千七百零一 危急之间

第二千七百零一 危急之间

 热门推荐:
第二千七百零一 危急之间-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飞鹰小队的队员都不希望自己死的时候太憋屈,曾经有一句话在他们之中流传,要么就死在战场上,和几个敌人同归于尽,要么,就是某一天一觉不醒,彻底的不会醒来,千万不要被病痛折磨的死去活来,人不像人,也不要老的走不动路,放个屁都没劲儿。

    所谓将军难免马上死,能死在战场上,他们也觉得完美了。当然话虽然如此,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呢。若不是不想死,呆鸡何至于忍着巨大的侮辱,选择和对面的暴狼单挑。

    但……若是对方辱人太甚,那么拼着这条命不要又如何,他们是飞鹰小队出来的,脾气秉性都是一样,面对对方如此作为,几人也都不准备忍耐了。

    不过呆鸡还是忍耐着,他突然叹口气,道:“你们的领导平时就允许你们这样?”

    “领导?哈哈,我们就是自己的领导,在这里,我们掌握自己!”暴狼说完,似乎不准备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所以他快速出手,以更加凌厉的姿态冲向呆鸡,周围都被人围上,那些人手里端着枪,随时都会开枪。

    呆鸡也是提起一口气,论近身格斗,他也是行家,只是现在身体受伤……所以他的实力大打折扣,否则断然不会如此的艰难,连续几招被对方打中,呆鸡连连吸气,也是因为疼的、。

    “果然弱到不行,浪费感情!”暴狼不屑的说道,看着已经倒在地上的呆鸡,吐出一口口水,落在他的身上,接着道:“弱者没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所以你给我……”

    说话间,暴狼已经抬起脚,朝着呆鸡的脖子位置就要落下去,这一脚若是落实了,脖子可能直接就会被踩断了,被绑着的郑明睿等人爆发出怒吼:“不要!”

    “快躲开啊!”

    飞鹰小队的一众人却是爆发出一阵快意的笑声,他们脸上带着一种病态的狂热,让人十分难以接受,以前的飞鹰小队不是华夏的第一战队么,队内的每一个队员,就算不是道德模范,但对于自己的同胞也有足够的容忍度和情谊,此时暴狼要虐杀呆鸡,他们不但不阻止,反而露出了畅快的神色,这是一个飞鹰小队成员该有的么?就算是对待敌人,残忍的恐怖分子,也不该如此虐杀!

    他们想要过来阻止,但是身体被扭曲的绑着,也根本做不到。

    呆鸡躺在地上,胸口,小腹,以及大腿的肌肉都在剧烈的疼痛,刚刚他一招没躲过,便被对方连续击打,这样的连续击打造成了他的身体被疼痛覆盖,让他一瞬间甚至感觉眼前发黑。

    刚刚缓过来,呆鸡便看到一只靴子冲了过来,他意识到不好,急忙架起双手,用力的推了出去,可惜对方是全力踩下来,根本就是要踩死他,所以力气极大,呆鸡双手刚推出去一点,便迎上了那只军靴。

    咔嚓,一阵响声传来,呆鸡的一只手腕直接被踩碎,他痛哼一声,但是这还没完,以为那只军靴继续向下,将他的双手踩了回来,连通脖子一起踩住。

    “还敢反抗?”暴狼恶狠狠的向下看着,眼见呆鸡牙齿都要咬碎了,他还没有放弃,他没有死在一次次的危险任务中,没有死在中东的战场上,没有死在炮火纷飞的非洲,更没有死在那些根本不能公之于众的事件中,若是死在这里,他终究是不甘心的。

    所以,呆鸡的双手仍然用力撑着,这仿佛耗尽了他浑身的力气,哪怕是他的一只手腕被踩碎了,也一样要坚持,所以他没有放弃,双臂暴起,想要推开踩在上面的那只脚。

    “呆鸡!”郑明睿等人声嘶力竭的喊道,后者双臂暴起,极力的阻挡着那只脚。

    暴狼没想到对方对方还能坚持,本来他都准备杀人了,而且用残忍的方式杀了对方,眼见这人抵抗住自己,他不禁恼怒非常,腿上用力,暴狼想要更加直接的踩死对方。

    两边僵持了一会,但是呆鸡终究是躺在地上,而且一只手已经断了,所以渐渐的,他的手臂被踩落下来,看起来很快就要被踩住脖子,郑明睿等人疯狂的挣扎,但是身后看着他们的飞鹰小队成员无情的用枪托砸他们的,打他们,郑明睿等人也顾不上疼痛。

    呆鸡脸色涨红,憋足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只要一放松,对方就会踩住他的跛子,所以他不能放松,要一直挺住。

    “给我去死!”暴狼暴喝一声,再次加力。

    不能放弃,不能啊,呆鸡心中大喊,即便是这样僵持住,也可以多拖延一些时间,也许奇迹就出现了!想到这里,呆鸡不知道从哪又多出来一股力气,竟然反而将那只踩下来的脚推开一些。

    “还有点嚼劲啊!”暴狼的目的没达到,目光微缩,脸上浮现一丝怒意,旋即说道:“那又如何?老子踩不死你,但一样可以崩了你!来人,把枪给我!”

    说话的时候,暴狼把腿收回,呆鸡双臂上压着的巨大力量猛然消失,他大口的呼吸,不管那只耷拉的手,听到暴狼的话,呆鸡回道:“你就这么想杀了我?”

    “哈哈,问的好!”暴狼狂笑一声,表情狰狞的说道:“在我眼里,废物的死活根本不值得一提,你也好,他们也罢,我不管你们是什么目的来冲击军营,结果都一样——该死!”

    “我说了,我们是来找人的,被你们放进军营的那人,也没想过闹事,之后的事情完全是误会!”呆鸡解释道。

    “误会?哪来的误会,从来就没有误会,你们冲击军营而已!”暴狼却不上道,他眼神玩味的看着挣扎中的郑明睿几人,一抹杀机浮现,恶狠狠的说道:“好好活着不好么,非要来送死,既然你们是来送死的,那我便成全你们!让你们死个痛快、”

    说话的时候,他手中已经接过了自己的配枪,黑洞洞的枪口随即指向呆鸡,保险打开,手指落到扳机上,郑明睿等人虽然被暴打中,但是还是喊道:“不要,别开枪!”

    “别开枪?哈哈,你们就算是跪下来叫我爹,结局也还是一样!”暴狼眯起眼睛,他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敌人,或者说对手害怕的感觉,不管对方是什么人,此时此刻都是在疯狂的求饶,在崩溃,身体上****对方,心里上欺压对方,这种感觉让他很是享受。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快速开进来一辆车,咆哮着冲了过来,一个急刹车,车辆停住,就见副驾驶快速走出来一个身着军装的家伙,他的块头也不小,速度不慢,只见他大步走过来,扫了一眼场地间的情况,咧说道:“暴狼,你在做什么?”

    暴狼见这个人过来,动作停了下来,眯起眼睛,脸上带着一抹不屑的笑,说道:“独狼,我们可是说过井水不犯河水的!你可不要越界。”

    被称作独狼的男人没看暴狼,扫了一眼被抓的几个人,他眼神之中有些恼怒,道:“今天这事恐怕我得管了,我听说他们是飞鹰小队的老队员,不论如何,你这样****他们都是不对的!”

    “哈哈,老队员?怎么证明?老队员就可以冲击军营,抢夺枪支军车?这样的老队员,就算是真的又如何,老子一样要杀!!”暴狼毫不卖面子的说道。

    独狼却是说道:“那也要调查清楚再说,他们又不是普通人,没有缘由为何要冲击军营。”

    “独狼,你最好想一想在说话,有些话说出来是要负责任的!”暴狼威胁道。

    独狼受到了挑衅,作为飞鹰小队如今的另一位副队长,独狼和暴狼向来不和,两人从入队开始便是对手,打过数次,互有胜负,暴狼本来没什么靠山,就是靠狠劲,拼劲,后来投靠了飞鹰小队的队长雪鹰,而独狼则是自身能力优秀,加之背后的背景不弱,所以才能够存留到现在,否则早就被算计的不知道怎么死了。

    但是同样,他的背景只能保证他没事,在飞鹰小队里当个副队长,手下聚拢一批人,但是想要压过对方,那也是不可能的,两边互相不服,至少不会服暴狼这样的人。

    “我说的话,我就会负责,你们这样做就是不对,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杀人,这是飞鹰小队还是中东的恐怖分子?我不允许,这件事情就算是闹到军事法庭,我也要管!”独狼声音沉着,但是话语之中的威胁之意浓浓,让人不怀疑他真的会那样做,当然事实上独狼也一向说到做到,少有空话的时候。

    暴狼虽然一心想要杀人,但是听到对方这样说,他还是眯起了眼睛,思考起其中的利弊,强行杀人他当然能做到,只需要扣动扳机就可以了,轻轻松松的一枪干掉一个头,但是有独狼在这里,后果还是要想一下,对方一心要闹的话,自己扛得住不?这可是一个大的把柄。

    若是对方不在这里,那么杀了也就杀了,没有什么后果,可是对方在这里……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