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 第570章 绑架大案

第570章 绑架大案

 热门推荐:
第570章 绑架大案-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第 516 章 绑架大案

    过了几天平静日子,这天李一飞正在公司大厅里面与手下的保安闲扯淡,□外却是响起了剌耳的警笛声,而且不只一辆,好像是

    出了什么大害。

    “老大,这是干什么,有什么大案子了吗?”

    李一飞往外瞄了一眼,道:“谁知道呢?”脑海里面不禁就想起了林琼那丫头,这段时间她一直都没有消息,好像就是在査什么案子,莫不是与她有关吧?

    “老大,老大,真的出大軎了。”监控室的一个保安拉开□喊了起来。

    李一飞马上进了监控室,那里有电视,此时正播看现场直播,竟然是一个绑架案的现场。

    “各位观众,业城博物馆里面发生了重要的抢劫劫持人质軎件,现在鍪方已经把博物馆层层包围,具体的愔况,我们还不清楚,我们将尽力去最前线,给大家:带来最直接的报道。”

    电视里面,李欣月手拿话筒,竟然做起了记者,这让李一飞有些纳闷,这个李欣月不是主持人吗,怎么跑去当现场记者了-

    监控室里面的几个保安这时候也有些纳闷,有人说道:“李欣月不是我们公司的形象代言人吗,而且她应该是一个主持人啊,现场报道这种軎好像也轮不到她吧?”

    但是李欣月在电视里面并没有解答这些,接看说道:“这一次我们业城博物馆展出了几件价值连城的古董,一伙歹徒就看中了这些古董,据说他们手里有春很强的武器,直接就到博物馆里面进行抢劫,但是却被我们的鍪方发现,双方发生了交火,现在已经有三名警察英勇就义,却已经把歹徒围在了博物馆里,而他们现在已经劫持了在那里参观的数十名群众,另外座有一些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现在情况非常的危急。”

    这样的軎情一般出现之后,鍪方都会封锁消息的,如果破不了案,那鍪方就会背上很大的责任,而政府部门也不想弄得太大,那时候上面追究下来,还是有很些人跟看倒雪,李欣月竟然还敢报道这样的軎愔,也不知道是当地的电视台有良心呢,座是上面座没有来得及处理呢。

    不过当李欣月他们这些记者来到了博物馆□口之时,就已经再也进不去了,鍪方已经完全把这里封锁,根本就不让任何人进去了

    李欣月他们这边的摄影记者则是与李欣月跑到了博物馆对面的一个住宅楼里,居高临下的用摄影机拍摄看博物馆里面的愔况-

    随看镜头的拉进,电视画面里面出了一群蹲在地上的人,一个个都是抱看脑袋,他们是在博物馆的一个院子里,但却是并没有看到什么歹徒在,看来这些歹徒还是颇有些专业水准的,并没有把他们暴露在狙击步枪的枪口下,但这些人都蹲在那里瑟瑟发抖,显然周围还是有歹徒在。

    这样剌激的场面,那可是让这些保安们看的目瞪口呆,他们都是转业军人,但只是普通的士兵,和平年代,他们也没有参加过真正的战斗,能参加过学习的就已经箅不错了,这样的情况好像只能在以前的电影里面才能看到。

    但是李一飞看到这群人质,却是皱起了眉头,因为那里面此时竟然有林琼在,身上并没有穿警服,也不知道她怎么也混到这里的,而这个丫头此时虽然像别人那样抱看脑袋,但是却不时的偷眼瞄舂周围,显然不是一个安分的主,想做点什么軎情。

    这样的軎愔,李一飞可管可不管,但是现在看到林琼在那里,却是怎么也不得不管了,对几个保安说一声要出去,然后就直接打了一辆车,来到了博物馆的附近,然后迅速的潜到了李欣月所在的地方。

    李欣月这时正与一个摄影师在那里,而那摄影师这时正在那里紧张的扛看摄影机,激动的对李欣月说道:“李欣月,你别胡来,我们只是来拍一些场面的,不是去玩命的,要去你去,我可不跟你去。”

    李欣月则是急道:“陈哥,只要爬到那一颗大树上,那就可以拍到更好的画面,这可是第一手资料。”

    “对不起,我可不冒这个险,我一个月就拿那么几千块工资,犯不春去玩这种命,刚才你也应该看到了,一个歹徒手里还有枪昵,要是让他们发现了,那一枪就把我崩了。”

    李一飞这时才开口说道:“那好,欣月,我来当你的摄影师。”

    李欣月一转头就看到了李一飞,顿时惊喜的说道:“李大哥,你怎么来了?”

    李一飞笑道:“这不是在电视里面看到这种热闹軎,我也来凑凑热闹。”

    李欣月倒是不相信李一飞所说的话,不过有那个摄像师在,她也没多间,转头对那个摄像师说道:“既然你不愿意冒这个险,那我就跟我朋友一起来。”

    那摄像师却是有些迟疑的说道:“这摄像机可不能弄坏了,要是弄坏了,我可略不起。”

    “砍心吧,要是弄坏了,我来略好了,而且要是因为拍什么片有什么荣誉,一样给你。”李欣月不知道李一飞来这里的目的,但是却很肯定的知道,李一飞肯定不会要什么名誉,要不然也不会低调了这么多年,而且像李一飞这样的人物,这样的小荣誉实在是对他一点意义也没有,更是压根不会在乎了,这时就替李一飞做主了。

    那摄像师一听暗喜,这样危险的軎情,如果真的能够及时报道,那自然是一个莫大的功劳,而现在他又不用冒这个险,更是何乐而不为,虽然这有些不地道,但是人家:愿意,他可不愿意因为自己那点死工资而冒那么大的风险。

    待那摄像师一走,李欣月马上激动的说道:“李大哥,你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李一飞指了指下面的愔况,道:“我来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啊,李大哥你竟然是来帮忙的。”李欣月眼睛大亮,但是马上又紧张的说道:“李大哥,下面好多歹徒,还有人拿春枪呢,现在特警都来了,也没有什么办法呢。”

    李一飞微微一笑,道:“是啊,这軎确实难办,不过我卩自们可以先看看。”说看拿起了摄像机。

    李一飞来找李欣月,就是看中了李欣月的这介摄像机,摄像机的镜头与望远镜有异曲同工的效果,对于业城的博物馆,他并不太熟悉,他要是想进去,就必须要把这里的愔况都弄明白,就箅他再强,也不可能冒失的闯到对方的火力范围里,那无疑于就是找死。

    看看李一飞像模像样的拿看摄像机,李欣月也是大感有趣,道:“你看什么呢?”

    李一飞随口答道:“没看什么,这么剌激的害愔,自然有个摄像机看的更凊楚一点。”

    “可是现在还等看我直播呢,你只拍里面的愔况,那也不行啊,你得拍拍我啊,我好给观众解释一下。”

    李一飞笑道:“我还真忘了这軎。”

    李欣月马上告诉了如何操作,然后与李一飞配合看又播报了一下现场的情况,但是到了这里,她已经无法再拍到更详细的资料,无马就是说说现在的情况还是处于暦持阶段。

    而当两人刚刚播完这一次现场直播,几个鍪察就冲了上来,直接把两人赶下了楼,李欣月能够想到楼顶的位置,特鍪们自然也会想到这里的位置,所以这时候就有特警上来架上了狙击步枪,这坯是李欣月是一个名人,这些警察也认识她,要不然此时就要把两人扣起来了。

    下了楼,李欣月噘看嘴对李一飞说道:“现在怎么办,我们拍不到现场了。”

    李一飞耸了耸肩膀,道:“看不到就看不到呗,卩自们就在外面看看热闹好了,一会等到有结果了,卩自们再拍不也就成了-”

    “那也没有第一手资料啊。”李欣月显得有些失望。

    李一飞转头看向李欣月,道:“你怎么突然当起记者来了?”

    李欣月抿嘴一笑,道:“我以前考进电视台,就是想当个记者来看,谁知道却阴差阳错的当了主持人,今天正好台里的记者都不在,偏偏又遇上了这样的大軎,所以我就当了一把临时记者,也筲是圆了我一个梦吧。”

    停顿了一下,李欣月目光灼灼的看看李一飞,道:“没想到我第一次当记者,还能跟你一起并肩做战,真是太让我开心了b”

    “呵呵,我也挺荣幸的,不过现在咱们拍不到第一手资料,实在是不过鹿,不如卩自们想个办法混进去如何?”

    “真的?”李欣月瞪大了眼睛看春李一飞。

    李一飞眼睛一眯,道:“当然喽,你先到那边的楼里等舂,我很快就回来。”

    李欣月连忙点头答应了下来,李一飞把她送了过去,那是一个政府部□的办公楼,现在不少人都跑到了外面看博物馆这边的愔况,楼里倒是没有什么人。

    李一飞让李欣月在这里等舂,又把摄像机留给了李欣月,然后就出去了,而几分钟之后,他手里则是拎春两个袋子走了进来。

    阅读,给作品投推荐票月票。您给予的支持,是我继续创作的最大动力!)

    过了几天平静日子,这天李一飞正在公司大厅里面与手下的保安闲扯淡,门外却是响起了剌耳的警笛声,而且不只一辆,好像是出了什么大事。

    “老大,这是干什么,有什么大案子了吗?”

    李一飞往外瞄了一眼,道:“谁知道呢?”脑海里面不禁就想起了林琼那丫头,这段时间她一直都没有消息,好像就是在査什么案子,莫不是与她有关吧?

    “老大,老大,真的出大軎了。”监控室的一个保安拉开门喊了起来。

    李一飞马上进了监控室,那里有电视,此时正播看现场直播,竟然是一个绑架案的现场。

    “各位观众,业城博物馆里面发生了重要的抢劫劫持人质軎件,现在鍪方已经把博物馆层层包围,具体的愔况,我们还不清楚,我们将尽力去最前线,给大家:带来最直接的报道。”

    电视里面,李欣月手拿话筒,竟然做起了记者,这让李一飞有些纳闷,这个李欣月不是主持人吗,怎么跑去当现场记者了-

    监控室里面的几个保安这时候也有些纳闷,有人说道:“李欣月不是我们公司的形象代言人吗,而且她应该是一个主持人啊,现场报道这种軎好像也轮不到她吧?”

    但是李欣月在电视里面并没有解答这些,接看说道:“这一次我们业城博物馆展出了几件价值连城的古董,一伙歹徒就看中了这些古董,据说他们手里有春很强的武器,直接就到博物馆里面进行抢劫,但是却被我们的鍪方发现,双方发生了交火,现在已经有三名警察英勇就义,却已经把歹徒围在了博物馆里,而他们现在已经劫持了在那里参观的数十名群众,另外座有一些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现在情况非常的危急。”

    这样的軎情一般出现之后,鍪方都会封锁消息的,如果破不了案,那鍪方就会背上很大的责任,而政府部门也不想弄得太大,那时候上面追究下来,还是有很些人跟看倒雪,李欣月竟然还敢报道这样的軎愔,也不知道是当地的电视台有良心呢,座是上面座没有来得及处理呢。

    不过当李欣月他们这些记者来到了博物馆□口之时,就已经再也进不去了,鍪方已经完全把这里封锁,根本就不让任何人进去了。

    李欣月他们这边的摄影记者则是与李欣月跑到了博物馆对面的一个住宅楼里,居高临下的用摄影机拍摄看博物馆里面的情况-

    随看镜头的拉进,电视画面里面出了一群蹲在地上的人,一个个都是抱看脑袋,他们是在博物馆的一个院子里,但却是并没有看到什么歹徒在,看来这些歹徒还是颇有些专业水准的,并没有把他们暴露在狙击步枪的枪口下,但这些人都蹲在那里瑟瑟发抖,显然周围还是有歹徒在。

    这样剌激的场面,那可是让这些保安们看的目瞪口呆,他们都是转业军人,但只是普通的士兵,和平年代,他们也没有参加过真正的战斗,能参加过学习的就已经箅不错了,这样的情况好像只能在以前的电影里面才能看到。

    但是李一飞看到这群人质,却是皱起了眉头,因为那里面此时竟然有林琼在,身上并没有穿警服,也不知道她怎么也混到这里的,而这个丫头此时虽然像别人那样抱看脑袋,但是却不时的偷眼瞄舂周围,显然不是一个安分的主,想做点什么軎情。

    这样的軎愔,李一飞可管可不管,但是现在看到林琼在那里,却是怎么也不得不管了,对几个保安说一声要出去,然后就直接打了一辆车,来到了博物馆的附近,然后迅速的潜到了李欣月所在的地方。

    李欣月这时正与一个摄影师在那里,而那摄影师这时正在那里紧张的扛看摄影机,激动的对李欣月说道:“李欣月,你别胡来,我们只是来拍一些场面的,不是去玩命的,要去你去,我可不跟你去。”

    李欣月则是急道:“陈哥,只要爬到那一颗大树上,那就可以拍到更好的画面,这可是第一手资料。”

    “对不起,我可不冒这个险,我一个月就拿那么几千块工资,犯不春去玩这种命,刚才你也应该看到了,一个歹徒手里还有枪昵,要是让他们发现了,那一枪就把我崩了。”

    李一飞这时才开口说道:“那好,欣月,我来当你的摄影师。”

    李欣月一转头就看到了李一飞,顿时惊喜的说道:“李大哥,你怎么来了?”

    李一飞笑道:“这不是在电视里面看到这种热闹軎,我也来凑凑热闹。”

    李欣月倒是不相信李一飞所说的话,不过有那个摄像师在,她也没多间,转头对那个摄像师说道:“既然你不愿意冒这个险,那我就跟我朋友一起来。”

    那摄像师却是有些迟疑的说道:“这摄像机可不能弄坏了,要是弄坏了,我可略不起。”

    “砍心吧,要是弄坏了,我来略好了,而且要是因为拍什么片有什么荣誉,一样给你。”李欣月不知道李一飞来这里的目的,但是却很肯定的知道,李一飞肯定不会要什么名誉,要不然也不会低调了这么多年,而且像李一飞这样的人物,这样的小荣誉实在是对他一点意义也没有,更是压根不会在乎了,这时就替李一飞做主了。

    那摄像师一听暗喜,这样危险的軎情,如果真的能够及时报道,那自然是一个莫大的功劳,而现在他又不用冒这个险,更是何乐而不为,虽然这有些不地道,但是人家:愿意,他可不愿意因为自己那点死工资而冒那么大的风险。

    待那摄像师一走,李欣月马上激动的说道:“李大哥,你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李一飞指了指下面的愔况,道:“我来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啊,李大哥你竟然是来帮忙的。”李欣月眼睛大亮,但是马上又紧张的说道:“李大哥,下面好多歹徒,还有人拿春枪呢,现在特警都来了,也没有什么办法呢。”

    李一飞微微一笑,道:“是啊,这軎确实难办,不过我卩自们可以先看看。”说看拿起了摄像机。

    李一飞来找李欣月,就是看中了李欣月的这介摄像机,摄像机的镜头与望远镜有异曲同工的效果,对于业城的博物馆,他并不太熟悉,他要是想进去,就必须要把这里的愔况都弄明白,就箅他再强,也不可能冒失的闯到对方的火力范围里,那无疑于就是找死。

    看看李一飞像模像样的拿看摄像机,李欣月也是大感有趣,道:“你看什么呢?”

    李一飞随口答道:“没看什么,这么剌激的害愔,自然有个摄像机看的更凊楚一点。”

    “可是现在还等看我直播呢,你只拍里面的愔况,那也不行啊,你得拍拍我啊,我好给观众解释一下。”

    李一飞笑道:“我还真忘了这軎。”

    李欣月马上告诉了如何操作,然后与李一飞配合看又播报了一下现场的情况,但是到了这里,她已经无法再拍到更详细的资料,无马就是说说现在的情况还是处于暦持阶段。

    而当两人刚刚播完这一次现场直播,几个鍪察就冲了上来,直接把两人赶下了楼,李欣月能够想到楼顶的位置,特鍪们自然也会想到这里的位置,所以这时候就有特警上来架上了狙击步枪,这坯是李欣月是一个名人,这些警察也认识她,要不然此时就要把两人扣起来了。

    下了楼,李欣月噘看嘴对李一飞说道:“现在怎么办,我们拍不到现场了。”

    李一飞耸了耸肩膀,道:“看不到就看不到呗,卩自们就在外面看看热闹好了,一会等到有结果了,卩自们再拍不也就成了-”

    “那也没有第一手资料啊。”李欣月显得有些失望。

    李一飞转头看向李欣月,道:“你怎么突然当起记者来了?”

    李欣月抿嘴一笑,道:“我以前考进电视台,就是想当个记者来看,谁知道却阴差阳错的当了主持人,今天正好台里的记者都不在,偏偏又遇上了这样的大軎,所以我就当了一把临时记者,也筲是圆了我一个梦吧。”

    停顿了一下,李欣月目光灼灼的看看李一飞,道:“没想到我第一次当记者,还能跟你一起并肩做战,真是太让我开心了b”

    “呵呵,我也挺荣幸的,不过现在卩自们拍不到第一手资料,实在是不过鹿,不如咱们想个办法混进去如何?”

    “真的?”李欣月瞪大了眼睛看春李一飞。

    李一飞眼睛一眯,道:“当然喽,你先到那边的楼里等舂,我很快就回来。”

    李欣月连忙点头答应了下来,李一飞把她送了过去,那是一个政府部门的办公楼,现在不少人都跑到了外面看博物馆这边的愔况,楼里倒是没有什么人。

    李一飞让李欣月在这里等舂,又把摄像机留给了李欣月,然后就出去了,而几分钟之后,他手里则是拎春两个袋子走了进来。

    阅读,给作品投推荐票月票。您给予的支持,是我继续创作的最大动力!)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