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逍遥弟子都市行 > 第1020章 替代品

第1020章 替代品

 热门推荐:
第1020章 替代品-逍遥弟子都市行-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丁清秋摇了摇头:“不行,我们不能冒这个险,城里到处都是警察,而且他们也有很多自己的耳目,这种案子,一般都悬赏很高的,到时候难免被人发现了,就会把我们举报了的,警察虽然一个个武功都不行,但是他们有枪啊,到时候警察武警加狙击手一起上,我们就是有几条命,也不够人家收拾的。”

    二爷和山鸡一听,都是眼前一暗,脸色变得暗淡下来。

    “那怎么办啊师父?窝在这个地方,别说你恢复了,连最起码的营养都跟不上啊,这天也越来越冷了,虽然蚊子没有了,可是我们也没有棉衣,光是这寒冷,也够我们受得了。”山鸡说道,他没少受过丁清秋的宠幸,所以说起话来,比二爷有时候要随便一些。

    丁清秋当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叹了口气,说道:“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我的伤势不能尽快恢复,要是我的内伤好了,为师带着你们去城里玩玩,那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师父。”山鸡忽然眼前一亮:“您说,女人没有,能不能用别的替代品啊?”

    “别的替代品?”丁清秋一愣:“小三,你什么意思啊?”

    “师父,你找女人,不就是吸的他们的阴气吗?”山鸡问道。

    丁清秋点头道:“对,就是吸的他们的阴气。”

    “那就是了,有阴气的,可不光那些女人有啊,那些母的东西,不是都有吗?”山鸡说道。

    丁清秋眼珠子一转,说道:“你是说,让其他的母的东西来代替?”

    山鸡点头道:“师父,现在是非常时期,你关键的就是恢复你的内力,如果你的内力恢复了,以后想玩什么样的女人玩不到啊,您说是不是?现在就不要这么讲究了。”

    丁清秋想了想,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小三,还是你脑子够机灵,你说,用什么母的来代替女人的好。”

    “多的去了,虽然这个破村子里人不多了,年轻点的女人更是一个没有,但是这些老弱病残的,不都是有养的牲口吗?这里面母猪母羊的,不多的是吗?让这个来代替,那不是很好吗?”

    “母猪母羊?”丁清秋一听就皱起了眉头:“有点太不讲究了吧?”

    二爷也是皱着眉头,心道我靠,这个山鸡,还真是会想办法啊。

    “师父啊师父,现在什么时候了,还管他讲究不讲究啊,关键是你能恢复内力才行,出门在外,讲究太多是行不通的,况且这个村子虽然偏僻,但是时间长了,我们三个人也不一定不会被人给注意,要是真的有个在城里打工的年轻人回来一次知道了我们的存在,怀疑了报警了怎么办?所以当务之急是您赶快治疗好内伤,恢复内力之后我们尽快离开这里。”山鸡分析道。

    丁清秋也是个狠人,而且也是个果断的人,听了山鸡的话,稍微一想,就点下了头:“那好吧,大丈夫行事不拘小节,现在是特事特办,没办法讲究那么多了,正好,我吸剩下的,我们还可以改善改善伙食。”

    嘎?

    二爷和山鸡差点晕倒,师父还真是会精打细算啊。

    “怎么?你们两个不会是嫌我脏吧?”丁清秋恼怒的说道。

    二爷和山鸡连连摆手:“不是不是,出门在外,哪里有那么多的讲究啊?”

    “这件事,就让小二你去办吧,你现在就出去,看看谁家里有母猪,给我弄一头来,嘿嘿,说不定,这母猪的阴气,比女人的还要厉害呢。”丁清秋嘿嘿笑着说道,直接向西偏房走去:“弄来之后,立刻给我送到房间里来。”

    “是,师父。”二爷哭丧着脸说道。

    “二哥,那就劳累你了,我去做饭,下次我去,我给师父弄头母山羊,到时候我们炖羊汤喝。”山鸡说道。

    “唉!那我去了。”二爷说完,悻悻的出了院子。

    这个村里的老人们,因为很多都没法劳作了,所以家里倒是很多都喂养了一些牲口的。

    二爷的这个工作倒是不难做,一头母猪一千多,二爷直接给两千,所以,很快就从最近的一家买了一头母猪,由二爷用个小树条赶着,回到了租住的院子。

    这头母猪腚大腰圆,看起来很是精神,只不过一身的猪屎味,实在是难闻的要死,二爷赶着这头猪,半路上都差点吐了。

    这头母猪进了院子之后,就哼哼着在院子里闲逛了起来,边走边哼哼着,很是不满的样子。

    “小二,是不是弄来了?”丁清秋出了西偏房问道。

    “是的,师父,您看看还满意吧?”二爷问道。

    丁清秋看了看,顿时皱起了眉头:“长的倒是还可以,就是这身上太脏了。”

    “师父,我专门挑了个双眼皮的,脏不要紧,我给他洗洗。”二爷连忙说道。

    “那好吧,你赶紧给他洗洗,多撒点洗衣服在他身上,光是用肥皂看来是不行的。”丁清秋说道:“洗干净了,立刻给我赶过来。”

    “是,师父。”二爷说道。

    这里没有自来说,不过这个院子里就有水井,二爷和山鸡一起合作,山鸡从井里往外打水,而二爷,则是负责拿着那一桶桶水,不断的给母猪清洗着。

    过了一会,已经在母猪身上泼了十几桶水了,虽然母猪身上看着干净了许多,但是这味道,还是浓烈的很。

    “呼呼,二,二哥,行了吗?累死我了。”山鸡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他可是从来都没有从井里打过水的,太累人了。

    “行不行,得让师父看看再说啊。”二爷也是累的不轻,这头破母猪,到处跑,弄的自己浪费了好多水,关键是,现在院子里到处都是水,泥泞一片,脏死了。

    “你先赶过去让师父看看吧。”山鸡蹲在那里歇息着说道。

    二爷一听,赶着那头母猪到了西偏房:“师父,师父,你看看可以了吗?”

    丁清秋走到门口一看,虽然还有很大的味道,但是这样也不错了,就说道:“好了,你把她赶进来吧,凑合着用吧。”

    二爷把母猪赶了进去,母猪摇头晃脑的,不断的哼哼着,很不情愿的样子,还看了看里面的丁清秋,不知道这个老头让他进房间里干嘛,以前他可是从来没进过主人的房间的。

    “好了,小二小三,你们赶紧去做饭吧,为师饿了。”说完,丁清秋就关上了房门。

    二爷和山鸡对看了一眼,很有默契的都蹲在了外面不远处,边歇息着,边侧耳凝听着里面的声音。

    不一会,就听到丁清秋大叫一声,接着,就传来了母猪的惨叫声。

    二爷和山鸡一下子张大了嘴巴,一脸的难以置信。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