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逍遥弟子都市行 > 第1033章 我这就去

第1033章 我这就去

 热门推荐:
第1033章 我这就去-逍遥弟子都市行-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高福听叶凡这样说,知道他是在故意的挤兑自己,却是也无可奈何,毕竟今天是白伟奇组织的派对,叶凡虽然是个不受欢迎的客人,可那也是客人,受不受欢迎,别人可不知道,本来白家的狗要咬客人已经是非常不对的了,如果高福再和叶凡明面上发生了冲突,那丢人的,只能是白家。

    高福虽然城府不深,但是也不是傻子,这点还是明白的,所以就是知道叶凡是在骂自己,也只能在那里一脸笑容的听着。

    “哎呀,叶兄,你这是说的哪里话啊,这些狗可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怎么会是疯狗呢,也许那条狗是看叶兄你太拉风了,所以有点嫉妒,这才扑上来咬你的吧。”高福说道。

    “我觉得也是,没办法,人长的太帅了,连狗都嫉妒。”叶凡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去。

    白洛河和沈若溪在一旁看着叶凡的样子,都是有些忍俊不禁。

    徐建兴奋的从后面跑了上来,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就叫了起来:“高哥,怎么样?咬着了没有?”

    “什么咬着了没有?叶兄可是我们的贵客,要真是咬着了,那我们怎么跟老大交代啊?也不知道你跑哪里去了,我们要是人多点,那狗能发疯吗?”高福被徐建说的一个头两个大,这什么眼神啊,这边走的好好的呢,那条狗都死的不能再死了,这哥们竟然都没看到。

    “啊?”徐建这才看到真一脸笑意看着自己的叶凡,有点不明所以,怎么回事?刚才高福明明领着这个家伙向狗的方向而去的,怎么现在他还好好的啊?

    “看来徐兄未卜先知,知道那条疯狗要咬我啊?难道徐兄是狗脑子?知道狗在想什么?”叶凡故意问道。

    “啊?呵呵,呵呵呵呵,叶兄,你可真会开玩笑,我怎么知道狗在想什么啊?只不过我刚才听到说有条狗要咬你,所以赶紧过来看看的,想要帮你打狗的。”徐建郁闷的说道,奶奶的,你神气个屁啊,老子有的是招收拾你。

    “那多谢了,不过你最好再找个狗来,让他们狗咬狗才好,这样疯狗就没工夫咬我了。”叶凡说完,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高福对着徐建使了个眼色,两人都是憋着怒气,在后面跟了上去。

    今天来的人特别的多,而且大都是有头有脸的上层人士,很多人都是带着女伴来的,莺莺燕燕,好不热闹。

    这次和上次一样,白伟奇为了让沈若溪参加这场派对,叫了很多老同学,而且基本上都是女的。

    沈若溪和叶凡一露面,这些个女同学就迎了上来。

    “哇,我们的女神来了。”

    “嘻嘻,若溪,这次又是跟你这个小男朋友一起来的啊?长的不错嘛?让姐姐摸摸,发育的结实不结实?”

    沈若溪一个满脸娇笑的女同学肆无忌惮的伸过手来,就要摸叶凡的胸部,吓得叶凡一下子躲了开来。

    讨厌,人家今天还是处男好不好,上来就勾引人家。

    沈若溪笑着一把打掉了那个女同学的手:“不要胡说八道了,我们只不过是朋友而已。”

    “朋友?男女朋友?纯洁的男女关系?是不是啊?若溪?”那个女同学嘻嘻笑着说道。

    “嘻嘻,都男女关系了,还能纯洁得了?女神姐姐,是不是要下凡了?”

    沈若溪被几个同学说的满脸通红,立刻拉着她们向旁边走去,连看都不敢再看叶凡一眼了,生怕这些个女流氓再说出什么其他不像话的话来。

    叶凡苦笑着摸了摸鼻子,对白洛河说道:“你小子,看着这些个女流氓调戏师父,都不知道帮师父一把吗?”

    “师父,你觉得我能帮吗?就我这长相,就我这气质,我要是上前说一句话,他们还不得把我当场给推倒了。”白洛河自我感觉良好的说道。

    两人正说着话,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你,对白洛河说道:“洛河,你怎么在这里?”

    白洛河转身一看,立刻笑着说道:“叔叔,我来给你介绍一下我老大。”

    “你老大?”

    看来这个就是白洛河的叔叔白敬生了,这白家的人,长的都还是不错的,白洛河这个叔叔,虽然人到中年了,但是看起来还是非常的英俊帅气,和白洛河的漂亮又有不同。

    白敬生听到白洛河用老大这个词,不禁皱了皱眉头,看向了叶凡。

    “是啊,这个是我老大叶凡,凡哥,这个是我叔叔。”白洛河高兴的介绍道。

    “白叔叔,你好。”叶凡的年龄和白洛河相差无几,白敬生四十多岁的人了,叶凡跟着白洛河叫一声叔叔,并不为过。

    看到叶凡如此谦虚,白敬生皱着的眉头舒展了开来,笑着和叶凡握了握手:“你好,小叶,听洛河多次提起过你了,听说你的武功非常厉害的。”

    “叔叔,我这老大可不仅仅是武功厉害的,什么都是非常的厉害,连老婆都有好几个。”白洛河显然和这个叔叔比较亲近,要不然的话,说话也不会如此的随意。

    叶凡却是苦笑着摸了摸鼻子,这个家伙,这种事情,有必要大张旗鼓的说吗?

    果然,白敬生听到白洛河的话,也是苦笑起来,说道:“洛河,今天是你堂哥开的家宴,我们作为白家人,要尽一份力的,你既然把你老大给接进来了,还不赶紧去帮助你堂哥。”

    “他那里人多的是,用不着我,再说了,我也不稀得看他那张臭脸。”白洛河一听叔叔提起了堂哥,顿时脸就拉了下来。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白敬生说着,对叶凡歉意的笑了笑,把白洛河拉到了一边。

    “叔叔,我就是看不惯他那嚣张的样子。”白洛河被拉到一边之后说道。

    “看不惯能怎么样?现在他当家做主,连我这个当叔叔的,都要看他的脸色行事的。”白敬生其实也是非常的不喜欢自己大哥这一家子唯利是图的人,但是没办法,现在公司的股份大部分都掌握在老大家手里,自己和二哥都快成了给人家打工的了,就这样,白伟奇还挑三拣四的,恨不得自己和二哥彻底被踢出来才好。

    “叔叔,我们凭什么看他们脸色行事,这白家的家业,不是我大伯他一个人挣出来的,当年我大爷爷要不是趁人之危,把爷爷的股份抢走了一大半,怎么会成为今天这个格局,怎么会让这种小人得志?”白洛河毕竟年轻气盛,听到了叔叔这样说,立刻就变得火了起来。

    “好了,洛河,这些事情,我何尝不比你更清楚,只不过现在你大伯家强势,我们没有办法,而且,最近我和你爸爸负责的项目,因为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关系,更是连连下滑,我听说白伟奇正打算借这个机会,彻底赶我们出局呢,所以现在,我们还是忍让一下的好,等过了这段时期再说吧。”白敬生无奈的摇头说道。

    看见本来风流倜傥的叔叔如今也是被大伯一家给整的满脸的阴郁,白洛河不好再让叔叔伤心,点了点头说道:“叔叔,你不要说了,我这就去。”

    看着白洛河向外面走去,白敬生重重的叹了口气。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