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逍遥弟子都市行 > 第1346章 痛苦的山鸡

第1346章 痛苦的山鸡

 热门推荐:
第1346章 痛苦的山鸡-逍遥弟子都市行-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凤栖山后山的一个小村庄里面。

    靠近庄边的一户人家,这里就住着一对六十多岁的老头和老太婆两个人。

    孩子们现在根本就没有在山庄里面住的了,都是跑到了城里去打工,宁愿住几平米的出租房也不愿意呆在了这山旮旯里面。

    一大早的,破败的院落里面就响起了老太婆的叫声:“老头子,老头子。”

    “干么?”老头子耷拉着脸从堂屋里走了出来,嘴里还含着个旱烟袋。

    “干么?你说干么?咱家的母猪,怎么这两天瘦的这么快啊?原来都快三百斤的样子,现在怎么看着才几天的工夫,掉了有一百斤了,要是这样下去,那还得了啊,别说下崽了,恐怕掉膘掉的卖都卖不了几个钱了。”老太婆看着猪圈里面那唯一的一头老母猪,心疼的说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啊?真是他娘的邪性,天天掉膘,这不是掉老子的肉吗?”老头狠狠了吸了一口旱烟袋说道。

    “是啊,就是你这么掉肉我都不心疼啊,反正也卖不了几个钱。”老太婆附和着说道。

    “你个死老婆子,我总共就百十来斤,要是掉上一百斤,那我晚上还不漏到你那破洞里面去了,空的跟个敞篷似的。”老头子骂道。

    “你个死老头子,怎么这么大把年纪了,就是不知道个羞臊呢?”老太婆气呼呼的骂道。

    “羞,羞个屁啊,你还说你这母猪呢,我怎么感觉我们家里的这些个母羊也是瘦了好多呢。”老头看着羊圈里的十几头山羊说道。

    老头家除了喂了一头母猪外,还喂了十几头山羊,主要是山羊好养,平时没事撒出去直接让他们自己吃草就行了。

    这些山羊里面,有六头母山羊,每年都能下好几个小羊羔,很是让老头老婆子喜欢。

    所以,当看到那几头母山羊也变得瘦了好多之后,老头顿时心疼了起来。

    “什么?山羊也瘦了,我倒是没发现,老头子,还真是啊,到底是咋么回事啊,不会是家里闹鬼了吧?”老太婆担心的问道。

    “闹你个大头鬼啊?闹鬼也不能闹这种鬼啊,你见过谁家的鬼专门对母猪和母山羊使劲的?”老头子没好气的说道。

    “那你说是怎么回事?”老太婆气咻咻的问道。

    “我要是知道,不也成鬼了吗?”老头说道。

    “那每天晚上这母猪哼唧哼唧的,我让你起来看看,你还不看,我看八成就是闹鬼了,我们家母猪母羊都被鬼缠住了,这是给吓瘦的。”老太婆说道。

    “哎呀,你可别吓唬我,吓死个人啊,我最怕鬼了。”老头子惊慌的说道。

    “看你那个熊样,以后别往我肚皮上趴了,不中用的老玩意。”老太婆气道。

    “谁不中用了,你厉害,你厉害你怎么不起啊?”老头气道。

    “你个死老头子,你没看到瘦下来的都是母的啊,你想让老娘也变得皮包骨头吗?没了老娘,你以后往母猪肚皮上趴啊?”

    “哼,那你也不要说我。”

    老头和老太太正在院子里嚷嚷着的时候,村庄东面山里面的一个隐蔽的石洞里面,蓬头垢面山鸡正在里面呼呼大睡着。

    这个石洞虽然四处通气,八面漏风,但是里面还是臭烘烘的,充满了屎尿的味道。

    如果仔细看到话,会发现,这里的很多地方都是零星的屎尿,有的甚至都风干了。

    山鸡的肚子咕噜一下,眼睛睁了开来。

    看着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山鸡的眼泪差点涌了出来。

    自己原来可是堂堂的四合会北堂堂主,吃香的喝辣的住豪华的玩漂亮的。

    可现在呢,他妈的现在自己连个乞丐都不如啊,乞丐还知道找个稍微干净点的地方住呢,还有人身自由呢。

    可自己现在不仅没有最起码的人身自由,连住的地方都没得选择。

    自己这是过的什么日子啊,真的还不如死了的好。

    山鸡重重的叹了口气,站起身来,出了石洞,享受着外面新鲜的空气,眼泪终于忍不住的流了出来。

    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本来以为自己找了个牛笔的靠山,以后可以打回华京市,废了叶凡那个小子,把他的女人和地盘都抢到手,继续当自己的老头。

    可是哪里想到,自从跟了丁清秋这个老变态,自己不仅被他给爆了菊花,现在还沦落到了这种地步,简直就是王小二过年,一天不如一天啊。

    上次丁清秋被叶凡一掌拍下了山崖之后,丁清秋的屁股直接被一个粗粗的树枝给爆了菊花,把腚#眼给捅了个大窟窿。

    后来山鸡和丁清秋碰到了一块,立刻就由山鸡搀扶着丁清秋,逃到了这个地方。

    可是从那次之后,丁清秋的腚*眼算是彻底废了,所以现在他那里的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是捅烂的肉却是恢复不了,现在丁清秋只要肠子里有货,根本就憋不住,直接就从里面往外掉,直接的失禁了。

    山鸡想起这个来,就忍不住恶心的想要吐。

    但是丁清秋的生命力却是非常的顽强的,尽管他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但是丁清秋现在还是活的好好的,丝毫没有要死的样子。

    两人到了这里之后,为了保险起见,丁清秋选择了这个地方作为落脚点,要求山鸡必须天天呆在这里,而他,则是没事就跑到附近村子里去,找那些有母猪母羊的地方,通过和母猪母羊的交流来吸取阴气,以便恢复功力。

    这才多少天的工夫啊,丁清秋几乎已经把附近这个小山村里面所有的母猪母羊都给临幸了一遍了。

    而丁清秋的功力,也在慢慢的恢复着。

    正想着,脚步声响起,丁清秋从一个小路上走了过来。

    丁清秋往山鸡这边一走,顿时,一股恶心的味道扑鼻而来,让山鸡的喉咙一紧,差点吐了出来。

    “师父,你回来了啊?战果如何?”山鸡强制忍受着恶心,笑着问丁清秋道。

    他可是知道丁清秋的脾气的,他这些天心情也不好,要是自己让他一个不如意,说不定他一掌就能直接把自己给拍死的。

    虽然自己觉得现在过的日子生不如死,但是好死不如赖活着,还是活着的好,最起码活着就有希望。

    再说了,自己这么年轻,还有好多女人没玩过呢,要是死了,那多吃亏啊。

    “恩,还不错,我已经开始第二轮的临幸了,要说这里面最带劲的,还是村边那户人家的那头老母猪,原来三百多斤,阴气太足了,让我功力恢复的不少。”丁清秋说着,忽然感到下面一热,他嗖的一下就向草丛里跑去。

    山鸡看着跑到草丛里蹲下的丁清秋,终于忍受不住,赶紧跑到石头后面干呕起来。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