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逍遥弟子都市行 > 第1417章 咬牙切齿

第1417章 咬牙切齿

 热门推荐:
第1417章 咬牙切齿-逍遥弟子都市行-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我靠,拿着几个破?头就想跟我斗?这不是找死吗?”丁清秋这些天也是憋着一肚子火呢,看着这些村民竟然要打自己和山鸡,顿时就来火了,马上就要动手。

    山鸡赶紧一把抱住了师傅的胳膊:“师傅,不能在,现在可是敏感时期,我看我们还是躲躲吧,要是有人报了警可就麻烦了。”

    “气死我了,真想把他们都给拍成肉饼。”丁清秋叫道。

    “小不忍则乱大谋啊师傅。”山鸡真是怕丁清秋动手在,这一动手就死人,到时候警察要是不怀疑是这个老****才怪呢。

    “好吧。”丁清秋叹息一声。

    “那师父我们快跑吧。”山鸡拉着丁清秋就跑了起来。

    两人毕竟都算是高手了,这跑起来的速度,自然不是那些村民能比的,很快就摆脱了那些村民的追击。

    刚拐过一个弯去,一辆面包车就从拐角处冲了过来,差点一头就撞到两人身上。

    “妈的,你们两个要死吗?”司机对着丁清秋和山鸡就大骂了起来。

    “哇呀呀,气死我了,不行,我要打死他,不然我难出这口恶气啊。”丁清秋终于忍不住了,一把就抓住了面包车司机,从里面嗖的一下,就给拉了出来。

    面包车的车门呼啦啦打开,顿时下来了五六个年轻人,把山鸡和丁清秋围在了中间。

    “小兔崽子们,一起上吧,让老夫我出出这口恶气。”丁清秋怪笑着叫道。

    “慢着。”一个年轻人大叫起来。

    山鸡循声看去,我靠,这不是秦剑吗?

    “鸡哥,师爷,我是小剑啊。”秦剑大叫道,本来就是来接人的,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

    “师傅,不要动手,是秦剑的人。”山鸡也是赶紧拉住了师傅。

    “靠,你小子的人怎么这么不懂礼貌?”丁清秋松开了手里的司机。

    司机吓得都快尿裤子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现在腿还直打哆嗦。

    “妈的,不长眼睛的,这是我们要接的客人,还不赶紧给我上车开车?”秦剑一脚踢在了那小子屁股上。

    把丁清秋和山鸡接到之后,秦剑就让司机开着车,去了秦家的另外一处物业。

    一路上,可把车里的人给熏死了,虽然都把窗户打开了,但是那股子臭味,还是差点把众人都给熏晕了。

    到了地方,秦剑悄悄拉住了山鸡,小声说道:“鸡哥,师爷身上怎么这么一股子怪味啊,赶紧让他洗洗吧。”

    “我知道,你赶紧去给我和我师父买几身干净衣服去,我也得再洗洗了。”山鸡说道。

    说实话,他也快被师傅给熏死了。

    “好,我这就去安排。”秦剑赶紧说道。

    妈的,这老头武功高是高,可也太不注重个人卫生了,这简直就是个移动粪坑啊。

    等丁清秋和山鸡都洗干净了,换上了舒适干净的新衣服,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两人才再次感受到了作为一个正常人的幸福。

    “嗯,小剑啊,你很不错,两次都能在关键时候帮助我们,你说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可以帮助你。”丁清秋虽然适应力很强,但是也是知道好歹的,在大山里那种环境和这里的环境,那可真是天壤之别。

    “真的吗?师爷?”秦剑兴奋的问道。

    自己还没开口的,这老****就已经提出来了,那自己还有什么要客气的呢。

    “当然是真的了,你说吧。”丁清秋大手一挥的说道。

    “那好,师爷,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去一个姓叶的小子的别墅里,把一个女孩子给我带回来。”秦剑说道。

    “姓叶的小子?”丁清秋一愣。

    “是啊,那个小子鸡哥也知道的,叫叶凡,鸡哥和他还有仇呢。”秦剑说道。

    “是不是叶凡啊?”丁清秋问道。

    “啊,师爷,你知道这个人?这小子名气倒是不小。”秦剑惊讶的说道。

    “我当然认识他了,他就是化骨扬灰我也能把他给认出来。”丁清秋咬牙切齿的说道。

    “师爷,你也吃过那小子的亏?”秦剑问道。

    “哼,不要让我碰到他,碰到他我要将他碎尸万段。”丁清秋提起叶凡来,就忍不住怒火冲天。

    要不是叶凡,他怎么可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连拉屎自己都控制不了。

    “呵呵,可惜啊,师爷,这个愿望你可能完成不了了。”秦剑笑道。

    “为什么?”山鸡和丁清秋都是看向了秦剑,难道姓叶的不在华京市了。

    “因为叶凡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秦剑笑道。

    “什么?”丁清秋和山鸡都是一下子站了起来。

    秦剑吓了一跳,这两个人的反应也太大了,姓叶的死了,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吗?

    “叶凡死了?”丁清秋和山鸡又是同时问道。

    “呵呵,这个基本上可以确定了,不过你们不要问我是谁把他给弄死的,因为我也不知道。”秦剑说道。

    虽然秦剑是个纨绔子弟,但是也不是傻子,叶凡的事情他知道肯定是老爸做的,自己又怎么能够说出去,说出去了要是警方找上来,又是个麻烦事。

    况且那小子还有个警察女朋友,更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丁清秋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很多,喃喃自语道:“怎么会?他怎么会死了,他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

    山鸡和秦剑都是忍不住一哆嗦,我靠,这个老****怎么了,叶凡死了他这么伤心?难不成他看上叶凡了?

    丁清秋心里真是五内俱焚,他原来只不过是想通过叶凡把逍遥派的内功心法逍遥心经给搞到手的,可是后来,他一次又一次的栽在叶凡手里,让他对叶凡的仇恨,直接上升到了一个很高的高度。

    特别是这次的事情之后,叶凡差点杀了他不说,还让他变成了一个连拉屎都不能控制的残疾人,那种痛苦,根本就不是常人能够忍受的。

    他现在或者的目的,就是要杀死叶凡,狠狠的折磨叶凡。

    他到华京市来的目的,最大的愿望,也就是对付叶凡了。

    可是现在,他忽然听到了叶凡的死讯,就如在沙漠里渴到了极点的人,忽然看到了一汪清泉,可是到了跟前才发现只不过是海市蜃楼,又怎能不失望。

    丁清秋一下子就感觉到自己失去了人生的动力,没有了追求的目标似得,人生变得了无生趣起来。

    逍遥心经没得到,现在连亲自报仇的机会也没有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师傅,你怎么了?”山鸡小心翼翼的问道。

    丁清秋看向了山鸡,一时之间老泪纵横起来,忽然他一把就抱住了山鸡,哇哇大哭起来:“山鸡,我的小鸡啊,我的命好苦啊。”

    然后,他就忍不住感到下面一热,一股恶臭顿时就散发了出来。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