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逍遥弟子都市行 > 第1515章

第1515章

 热门推荐:
第1515章-逍遥弟子都市行-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纪委的人审人,最喜欢的夜晚。

    夜晚是一个充满诱惑的时间,也是一个容易让人产生阴暗面的时间,更是一个容易让人失去防备的时间。

    纪委的人不是警局的人,他们面对的大都是一个贪官污吏,是一个养尊处优惯了的人。

    对于这些人,其实是很容易击溃他们的心理防线的。

    不用和他们讲什么大道理,不用跟他们讲什么证据讲什么政策,只需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和他靠时间就可以。

    没有经历过的人绝对难以想象,如果不让一个人睡觉,将会是多么残忍的事情。

    而现在,这几个人,就是打算通过车轮战的方式,不让何明清休息,来击溃何明清的防线。

    一盏足够刺眼的亮灯,直接照在了何明清的脸上,照的何明清根本就睁不开眼睛。

    但是,他闭上眼睛,眼前还是白花花一片,难受的要死。

    这种情况下,别说眼前的人不让他睡觉,就是让他睡,他也根本睡不着。

    可是不睡觉,又是特别的难受,这种难受的程度,有如毒瘾发作,全省的每一根神经,每一个器官,都在受着无比痛苦的煎熬。

    “何明清,别撑着了,你见过哪个人能逃过我们的审查的,早点交代自己的问题,早点解脱。”一个中年人看着何明清痛苦的样子,不疾不徐的说道。

    这种人他见的多了,死撑着不说,可是到了最后,还不是交代的一清二楚。

    只有突破了第一道心理防线,他会把他所有的事情都交代出来的,甚至把自己小时候尿过几次炕都会说的一清二楚。

    何明清摇了摇脑袋,他知道,现在外面肯定有人在想办法帮他,自己老爷子不说,自己的后台虽然没有出面,但是也会从其他途径来想办法的。

    不说自己和他关系多么好,在官场上,从来没有什么知心朋友一说,有的只是利用与被利用,就说自己送给他们多少好处,他们也不想自己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的一清二楚,即使这些事情会被某些人抹去,但是总归是被别人知道了自己污点,掌握了自己的把柄。

    这些东西就像定时炸弹,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在他们头顶上爆炸的。

    所以,他何明清现在不能说,坚决不能说,只要说了,神仙老子都救不了自己的。

    可是,不说吧,不让睡觉,太痛苦了。

    何明清的内心在挣扎着,在奋争着,有几个时刻,他甚至就想放弃了,说了吧,说了就能睡一会了,现在这种难受程度,还不如死了好呢。

    但是,在关键时刻,仅存的一点理智又让他强制忍住了。

    他的内心还存着一点希望,希望下一刻能够出现奇迹,希望下一刻能够从外面走进一个人来,一个可以发号施令的人,来说明他何明清根本就是一个好同志,一个没有问题的同志,至于和子的关系,哼,这是一个所有误,只是作风问题,算不得什么大事。

    外面静悄悄的,周围漆黑一片。

    夜幕完全笼罩了这个神秘的宾馆,周围的山风似乎都停了下来。

    “说了吧,说了你就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男人的话,似乎带着一股子魔力。

    “我,我没什么可说的。”何明清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直响睡觉,眼睛生疼生疼的,似乎都要胀出来了。

    “没什么可说的?呵呵,何明清,你觉得我们会没有任何证据就对你采取措施吗?现在是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不说别的,光是那个视频,光是你和那个倭国女星做的事情,就足够说明很多问题了,你不要执迷不悟,到最后悔恨莫及。”

    “我,我不认识什么子。”

    “笑话,简直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既然这样,你就在这里靠着吧,什么时候交代清楚了,什么时候让你休息,来,我们两个轮流睡一会,记住,不能让他睡。”中年人对旁边年轻一点的说道。

    “知道了,放心吧您。”

    “求求你们了,让我睡一会的,我睡一会再说好不好?”何明清哀求道。

    作为一个市长,他还从来不知道,原来捞不着睡觉,是如此痛苦的事情。

    以前的时候,他经常整晚整晚的睡不着,想着怎么搞垮单天浩,想着怎么搞定陈虹,想着怎么让那些异己分子归到自己旗下,而第二天,照样很有精神。

    可是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想睡觉啊?为什么觉得睡觉是这么美好的事情啊?

    “不行,不说是不会让你睡的。”中年男人冷笑着说道。

    “我,我真没什么可说的啊。”何明清咬着牙,舌头都被他给咬破了。

    “那好,那你继续抗啊,我要睡了,睡觉嗷,多么舒服的事情。”中年男人说着,已经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起来,而且还打起了呼噜。

    何明清的眼泪被招的不断往外流泪,他低下头,试图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年轻点男人已经叫了起来:“给我抬起头来,不能睡,你听到没有?”

    “我,我难受啊,你们不能这样,你们这是侵犯人权。”

    “人权,就你这种人,也要人权?”年轻点的男人鄙视的说道。

    “我要睡觉,求求你们了,让我睡觉。”何明清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连咬破的舌头,都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

    “睡觉,可以啊,只要你说了,立刻给你找个舒服的房间,让你好好的睡一觉,睡到什么时候都可以。”中年男人的声音变得轻柔起来,让何明清更是感到自己再不睡觉,要死的心都有了。

    “你们太残忍了,呜,呜呜。。。。。。。”何明清竟然哭了起来:“我说,我全说。”

    他终于再也支撑不住了,打算全部都说出来。

    “周处,他要说了。”年轻人摇了摇中年男人的胳膊。

    “我再睡会再说。”周处嘟囔道,反而不着急了。

    “别睡了,赶紧给我记材料吧,记完了我好睡觉,求求你们了。”何明清哀求道,像一条老狗。

    周处揉了揉眼睛:“真舒服啊,睡一会都好解乏,好了,说吧,记住,不要打马虎眼,一五一十的说,仔仔细细的说,不然的话,想睡觉,没门。“

    “是,是,我一定好好说。”何明清连连点头说道。

    “好了,给他记清楚了。”周处对年轻男人说道。

    “是。”

    正在这时,从窗户边的一个缝隙了,一股淡淡的青烟飘了进来。

    而屋内的几个人,根本就毫无觉察。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