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逍遥弟子都市行 > 第2019章

第2019章

 热门推荐:
第2019章-逍遥弟子都市行-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美美的睡了一觉,叶凡起床来到院子,想要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刚刚在下面打了一套逍遥掌,就看到一辆轿车开了进来,远远的就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林兴龙和林永乐父子一脸讪笑的从车上下来了,直接就向叶凡这边走了过来。

    大老远的,林兴龙就伸出了手来,好想见着了上级领导似的。

    “叶先生,您终于回来了。”林兴龙走到叶凡跟前,看叶凡根本就没有跟他握手的意思,只好一脸尴尬的把手收了回去。

    “有事吗?”叶凡语气不善的问道。

    对于林家父子这种欺软怕硬的小人,叶凡从来都不会给他们好脸色。

    “有,有点事。”林兴龙看了看儿子,儿子林永乐正在那里低着头,一副难于启齿的样子,只好他说了起来:“叶先生,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我儿子好不好?”

    “嗯?”叶凡一下子更不高兴了:“林院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你儿子打我女朋友的主意,我还帮他治好了腿,不再让他成为一个废人,你不感谢我不说,还这样说话,我告诉你,现在可是法治社会,想讹人是不是?”

    “不是不是。”林兴龙连连摆手,脸上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心里却是恨死了叶凡。

    还帮我儿子治好了腿,你可是要了我几百万啊,我都快他妈的倾家荡产了,好不容易贪污的那点钱,全都进你的腰包了,你也好意思说我不感谢你?

    心里虽然这样想,可他林兴龙可不敢说出来。

    自己儿子的腿是治疗好了,可是回去之后,很快就发现了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儿子不举了。

    这个发现让林兴龙大吃一惊,自己林家可是三代独苗了,要是自己这个儿子那方面不行了,谁来给自己传宗接代啊?

    一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儿子是被叶凡给整治怕了,心理方面出现了问题,也许等过段时间放松下来就好了。

    可是等来等去,这都等了好几个月了,儿子那里是越来越不中用,甚至都有退化的迹象了,林兴龙终于慌神了。

    这可怎么办?到底是不是叶凡搞的鬼,他也不清楚。

    毕竟这么高深的手法,作为一个医生的林兴龙闻所未闻。

    当时叶凡给自己儿子治病的时候,那可是插了一身的银针啊,插得虽然不是自己,可是自己还是感到非常的蛋疼。

    光是治疗儿子的腿就那么费劲,想要儿子下面不行了,就那么容易吗?

    可是他也不能确定不是叶凡弄的,儿子的腿本来好好的,被叶凡在身上拍了一下就成了半身不遂了。

    后来银针一插就好了,叶凡绝对是个杏林高手,不知道比自己高出多少倍的高手,真把儿子弄成这样,也是有可能的。

    只是叶凡太会狮子大张口了,比欧阳贝还贪婪,张口就是几百万,自己可不敢再找他看了。

    没办法,华京市最厉害的医生,还是欧阳家族的,只得去找欧阳家族了。

    看着自己和欧阳家族有交情的份上,欧阳贝这次仅仅要了十多万,可是一点作用都没起,儿子还是那个鸟样子,气的林兴龙只想骂娘。

    后来林兴龙没办法,只得把儿子治疗腿的事情给欧阳贝说了,欧阳贝两眼一瞪,直接让他来找叶凡,说肯定是叶凡搞得鬼。

    没办法,林兴龙只好带着儿子又来找叶凡,可是来了好几次了,叶凡都不在家,这次好不容易看到叶凡了,感到比见了亲爹还亲。

    而林永乐更是不用说了,他现在看到叶凡是既恨又怕,见了面就忍不住哆嗦,差点就尿裤子,他是真的被叶凡给整怕了。

    以前自己可是官二代富二代,光是医院的护士,被自己蒙骗了多少个。

    天天吃香的喝辣的开好车玩美女,可是现在,自己家里的钱都被自己给糟蹋光了不说,自己先是半身不遂后是那方面直接不管用了。

    自己要是知道会是这种后果,打死都不去招惹那个王美琳啊。

    “叶先生,我儿子的腿是您治好的,我们全家都不会忘了您的大恩大德,只不过我儿子现在下面又不行了,您是神医,麻烦您帮忙治疗一下,我们全家都会感激不尽的。”林兴龙说道。

    “那你说说你儿子怎么成了这样的?”叶凡问道,心里却是在暗笑,妈的,让你狗日的欺负美琳,老子能让你好过了?

    “我儿子自从上次您治好他的腿之后就这样了。”林兴龙说道。

    “爸,您怎么说话呢?就跟我的病是叶先生弄的似的。”林永乐一听老爸这么说,顿时吓得一哆嗦,老爸怎么这么蠢啊,这种话能说吗?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林兴龙这些天被折腾的嘴上都起泡了,说话都糊里糊涂的,哪里想这么多。

    “叶先生。”林永乐讨好的笑着,跟个小丑似的,“您帮我治疗好腿之后,我就活蹦乱跳了,身体倍棒,吃嘛嘛香,那叫一个精神啊,多亏了叶先生您的妙手回春啊,只是有一天,我忽然就感到下面不行了,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不过我知道,绝对不是叶先生您的原因,只是这华京市虽大,名医也不少,可他们那医术,跟您的没法比啊,我这病,恐怕至于叶先生您帮我了,求求你了,叶先生,我以后一定洗心革面好好做人,我知道这是老天在报应我,我打死都不会再欺负人了,打死都不会在外面乱搞了。”林永乐说着说着,已经呜呜的哭了起来。自己这他妈算怎么回事啊?

    “好了,别哭了。”叶凡说道。老子一大早的心情挺好的,上来就跟死了老爹似的哭哭啼啼的,真是烦人。

    “叶先生,您打算给我儿子治了?”林兴龙说道。

    “我可以试试,不过你懂我的规矩的,要是什么人来我就给治疗,那我这里不成了诊所了,我还要不要生活啊?”叶凡说道。

    “啊?我,我知道,叶先生,您开个价吧。”林兴龙哆嗦着说道。

    “二百万。”叶凡说道:“不还价,治就治,不治就拉倒。”

    “啊?叶先生,您能不能高抬贵手,便宜点啊,说实话,我,我已经没这么多钱了,我就是一个医生啊,一年的工资才十几万啊。”林兴龙差点也哭出来。

    “好了,我还要锻炼身体,要不你们去街上找个诊所治吧,说不定也能治好,而且要钱不多。”叶凡说完,转身救走。

    “叶先生,您留步。”林兴龙一听,赶紧喊道,他脸上的表情,就跟被人爆了菊花似的,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怎么?”叶凡头也没回的问道。

    “二百万,叶先生,您等我几天,我一定把钱给您筹来。“林兴龙无奈的说道。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