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逍遥弟子都市行 > 第2089章

第2089章

 热门推荐:
第2089章-逍遥弟子都市行-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帝国大厦最顶层。。

    车骑经带那宽阔的有些瘆人的办公室。

    敲门声响起,车骑经带阴阴的说了声:“进来。”

    前凸后翘的秘书从外面走了进来,这个秘书是做过倭国的女优的,正是因为她做女优做的非常成功,成功吸引了倭国很大一部分男人的视线,所以,车骑经带把她弄到了这里为自己服务。

    车骑经带是一个非常注重面子的人,在他看来,能把这个女人弄到自己身边来,让其他的倭国男人天天都羡慕自己,这是让他很开心的一件事情。

    “多沙子,那边有消息了吗?”车骑经带还在看着外面冬京市的景色,头都没回一下。

    他只对那些能够帮助自己提升阴气内力的处女感兴趣,对这种拿来充面子的女人,他是没有什么兴趣的。

    这也是多沙子一直都难以理解的原因,男人都是垂涎自己的身体的,既然把自己弄到这里来了,为什么车骑社长一次也没有临幸过自己呢?

    难道是因为车骑社长太老了,那方面已经不行了。

    唉!要是能够得到车骑社长的临幸,那自己可就一辈子吃穿不愁,可以逍遥自在的生活了。

    秘书想到这些,就十分的失望。

    听到车骑经带问自己问题,多沙子赶紧回答道:“对不起,社长大人,那边还是没有消息。┠〈〔。”

    “八嘎。”车骑经带一听,顿时气的叫了起来。

    他现在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动不动就脾气,甚至已经到了不分场合不分对象的地步。

    比如现在,多沙子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她只不过是个从中传话的中间人而已,车骑经带这脾气就的很莫名其妙。

    “对不起,对不起。”多沙子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也知道自己伺候的这个主子的脾气有多怪,吓得她赶紧连连鞠躬道歉。

    “八格牙路,滚出去吧。”车骑经带叫道。

    “嗨。”多沙子赶紧退了出去。

    刚到了外面,就碰到了一个男人,淳边一郎。

    多沙子看到淳边一郎,顿时就会心的笑了起来。

    因为,淳边一郎曾经把她弄到四方岛的监狱里面,两人在里面鬼混了一个多月。

    就那一次,淳边一郎给他的钱,就比她当女优两娘赚的还要多。

    所以,对于自己的这个财主,多沙子还是十分的喜欢的。

    此刻见到淳边一郎,刚刚受到训斥的多沙子,更是感觉到淳边一郎的可爱。

    “一郎君。╪┢╪═╪┡(。”多沙子鞠了个躬,眼圈都红了。

    淳边一郎嘿嘿笑着,伸手在多沙子屁股上摸了一把:“多沙子,有没有想我?”

    “恩,一郎君。”多沙子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恩,多沙子,你怎么了?为什么要哭似的?”淳边一郎问道。

    “您是来见社长的吧,请谨慎一下,社长脾气了。”多沙子提醒道。

    “为什么?”

    “我也不清楚,好像很生气。”

    “好的,多沙子,我知道了,我今天晚上不回去了,多沙子,你等我电话,我要好好的和你温存一下。”

    “嗨,一郎君,那我等着你啊。”多沙子说完,生怕别人现,赶紧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淳边一郎没有立刻去敲门,而且在外面呆了一会,觉得车骑经带的气应该消了的差不多了,这才上前恭恭敬敬的敲了一下门。

    好大一会,里面才传来了车骑经带让他进去的声音。

    淳边一郎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门,又小心翼翼的关上,这才走到了还在向外面看着的车骑经带身后,深深的鞠了一躬,恭敬的喊道:“社长大人。”

    车骑经带背对着淳边一郎,久久没有说话。

    淳边一郎弄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在后面尴尬的站着,不知道如何是好。

    过了好大一会,车骑经带才幽幽的问道:“一郎,你在四方监狱待了多长时间了?“

    “四年了吧。”淳边一郎回答道。

    车骑经带道:“四年,四年的时间,不算短也不算长啊,一郎,在四方监狱那个地方,会不会感到孤独啊?”

    淳边一郎摸不清车骑经带问这句话什么意思,不过却是立刻回答道:“为帝国效力,为社长大人效力,在什么地方都是一郎的荣幸。”

    “要西,你回答的很好。”车骑经带说道:“不过,你有没有做过背叛我的事情?”

    淳边一郎一愣,有点结巴的说道:“没,没有。”

    “恩?”

    “我,我,社长大人,我在那里,是有些放浪了,不该让女人到岛上去。”淳边一郎赶紧说道。

    “我说的不是这些,女人嘛,本来就是为男人服务的,我不会计较这个的。”车骑经带说道。

    “那是因为什么?社长大人,我没有做过其他对不起您的事情啊?”

    “是吗?那我问你,有个叫6定的华夏国的囚犯,是怎么从四方监狱里出去的,而且,他现在已经回到了华夏国。”车骑经带猛的转过身来,眼神凌厉的问道。

    淳边一郎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脑子嗡的一下就乱了。

    6定?

    这个人不是那个武功高强的华夏人要走的那个人吗?

    难道这个人是个十分重要的人物?

    “这个,我,我。。。。。。。”淳边一郎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既然社长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好像自己怎么解释都没用了。

    看来社长有在四方监狱安插的眼线,不然的话,自己玩女人的事情他怎么知道,而6定被放走的这件事情,自己已经找了人冒充了他的尸体,做了一个他意外死亡的假象,怎么还是被社长知道了。

    “你什么?你打算怎么跟我解释?”车骑经带问道。

    淳边一郎一下子跪在了地上:“社长大人,您听我说,那个时候,一个武功十分高强的华夏年轻人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到了监狱里面,他用华夏国邪恶的蛊术威胁我,我中了他的蛊,没办法,这才把人交给他的,而且6定在我们那里都十年了,我以为这个人无足轻重,所以才让他带走的,如果我知道社长大人不愿意这件事情,我就是死了也不会让他把人带走的。”

    “哈哈,哈哈哈哈,这就是你终于大倭国的方式,这就是你终于我的方式?淳边一郎,我一直都很照顾你,把你弄到了四方监狱那个地方,你中饱私囊,把女优带到监狱里面任你玩弄,我都没有惩罚你,可是,你竟然敢私自放走我重点关押的犯人,你好,你很好啊,尤其是,让那个可恶的家伙就这样大摇大摆的把人带走,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大声训斥完,车骑经带不等淳边一郎开口,一掌就拍了下去。

    噗的一声,淳边一郎的脑袋,直接有如西瓜一般,爆裂开来。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