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逍遥弟子都市行 > 第四十八章 铤而走险

第四十八章 铤而走险

 热门推荐:
第四十八章 铤而走险-逍遥弟子都市行-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白种男人边开车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除了后面那辆自己人的商务车,并无其他让人怀疑的车辆或行人。

    那辆一直跟着商务车的出租车已经不见了,看来车上的人已经被自己人干掉,估计出租车也得被烧了吧。

    白种男人拿出一个白净的手绢,又擦了擦鼻子,鼻血已经不再流,白种男人把手绢一扔,看了看双手被铐着的沈若溪,还是忍不住再次被她的美貌而折服,这种皮肤细腻白嫩脸蛋一流的尤物在西方国家可是不多见的。

    而且,这个华夏女人确实与众不同,漂亮的女人很多,但是像她这样又漂亮又有才气的女人就少之又少了,再加上今天猛然袭击自己时的那份胆识,更不是平常女人所能办到的。

    白种男人现在终于知道老板为什么不让自己伤到她了,这种女人,自然是要压在身下,好好的用**而不是用暴力去征服的,想必那种滋味,一定能让人欲仙欲死回味无穷吧。

    越野车没有驶回市区,而是回到了市郊,七拐八拐的驶进了一片未完工的楼盘中。

    华夏国这几年房地产行业迅猛发展,向周围郊区扩张的非常厉害,市区中心的房子基本上都被人买完,现在的楼盘基本上都集中在了市郊,其实这些地方基本上也已经成了华京市的市区。

    商务车随着越野车进入了这片楼盘,才发现里面根本就没有几个人,楼盘的框架都已经起来,只是却不知何种原因停止了施工。

    看来这一片不是施工质量有问题,就是资金链中断,资金跟不上而导致中路停工。

    这自然不似乎叶凡考虑的范围,叶凡现在所想的,就是如何把沈若溪安然无恙的就下来。

    他实在是搞不明白,沈若溪只不过是一个大学教授,即使觊觎她的美貌,却也不必如此大费周章让人拿着装了消音器的枪来绑架她。

    华夏国对枪支的管理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严格的,枪上出的问题,都是被政府和警察当成头等大事的问题。

    为了劫色而如此不计后果,怎么看都不是多么的划算。

    排除这一点,以叶凡现在对沈若溪的了解,自然是对这件事百思不得其解。

    白种男人把车停在一栋高楼下面,下了车之后左右看了看,除了跟在后面的商务车远远的驶来,并无其他人在。

    把沈若溪从门把手上解开,白种男人再次把沈若溪的双手铐住,用枪顶在沈若溪后腰处:“沈秀,走吧。”

    沈若溪此刻虽然着急,但是也没有其他办法,只得慢悠悠向楼里走去。

    白种男人跟在后面,生怕沈若溪再玩其他花样,枪一直盯着沈若溪的后腰处,这个女人虽然非常迷人,但是,自己也只能看看,这种女人,自己如果要是碰了,让老板知道,一定会死的很惨的。

    想起老板对那些敢违背自己意愿的人使用的手段,白种男人就不寒而栗。

    “加快速度,开过去,把车贴着墙停下。”叶凡说道。

    “大哥,那些人可都有枪,这里不会是人家的大本营吧?”出租车司机害怕的说道。

    “把车停下后,你在车里不要动,等我回来。”叶凡说道。

    “什么?让我在那里等着?”出租车司机吓得又快尿裤子了。

    开玩笑,不在那里等着,等会救了人的时候,难不成撒脚丫子跑啊?

    “你的出租车号我可是记得呢,你如果想走我不留你。”叶凡阴阴的说道。

    “大哥,我等你还不成吗?”出租车司机自然懂叶凡的意思,人家这是**裸的威胁啊。

    小样,不吓唬你不听话,吓唬你你又害怕,什么人啊?

    商务车停在了墙边,叶凡下了车,迅速消失在了楼里面。

    叶凡跑的很快,无影无踪的功夫被他发挥到了极致,这本来就是李大嘴最拿手的轻身功夫,再加上叶凡在山中的每日刻苦训练,早就青出于蓝胜于蓝,超过了李大嘴。

    像一头狸猫一般,由下而上,楼梯的拐角处不断出现一个一晃而过的身影,转瞬即逝。

    一口气跑了八层,叶凡才听到前面传来的脚步声。

    叶凡停了下来,侧着耳朵仔细倾听了一下,已经确定,上面就沈若溪和那个白种男人两人,听脚步声两人应该在十楼,而且,没有继续往上,而是往十楼里面而去。

    叶凡轻轻的拾级而上,跟了上去。

    “沈秀,停在这里好了,我们老板马上就来。”白种男人对沈若溪说道。

    沈若溪停了下来,冷冷问道:“不要故弄玄虚了,你们老板到底是谁?为什么带我到这种地方来?”

    白种男人又露出了那可恶的笑容:“沈秀,不要再想着套我的话了,我们老板是谁,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沈若溪哼了一声,没再说话。

    白种男人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人已经带到。”

    拿着枪走到楼边沿,向下看了看,见商务车正停在楼下靠里面的位置,白种男人笑了笑,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叶凡已经到了第十层,轻轻走到拐角边,趁着两人说话的时机,叶凡的脑袋一伸,又迅速的缩了回来,即使对方的人看到,也只能认为自己是花了眼。

    只是一眼,叶凡已经看清了两人的具体方位。

    沈若溪就站在大厅接近正中的位置,而白种男人,则站在沈若溪的北面,白种男人后面十多米处,则是大楼的边缘。

    以叶凡的速度,他自认如果自己快速出击的话,拿下白种男人还是应该没问题的。

    问题的关键是,白种男人手中有枪,而且一直拿在手中,虽然并没有指着沈若溪,可是自己贸然出击,即使速度再快,白种男人还是有足够的时间抬起手来扣动扳机的。

    而如果不赶快救人,白种男人的同伙到了,会更加的麻烦。

    那些人总不能光着屁股来吧,看样子枪对这些人来说就跟随手带着盒烟差不多。

    要是有十多把枪同时出击,我的娘哎,估计到时候自己只有跑的份了。

    没办法,现在只能铤而走险了。

    叶凡轻手轻脚转过身来,向楼梯走去,慢慢的上到了十一楼,他每一步都走的很轻微,生怕任何一点细微的响声,都会惊动楼下的白种男人。

    终于到了十一楼北边的楼边沿处,叶凡深吸了一口气,用脚尖勾出一个承重柱,身子慢慢的向下探去。

    沈若溪冷眼看着白种男人,白种男人只是一脸笑意,不为所动。

    忽然之间,沈若溪看到一个脑袋从白种男人身后上面的楼边沿处露了出来,而且,这个脑袋是朝下的,顿时吃了一惊。

    p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