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逍遥弟子都市行 > 第四十九章 你不是我的对手(求赏赐)

第四十九章 你不是我的对手(求赏赐)

 热门推荐:
第四十九章 你不是我的对手(求赏赐)-逍遥弟子都市行-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叶凡对着沈若溪挤了挤眼睛,食指放在嘴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姿势,同时,嘴唇一翘,给沈若溪来了个飞吻,脚上发力,身子一弓,已经回到了楼上。

    沈若溪脸上的惊诧也只是一瞬间,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她知道这个人不可能和白种男人是一伙的,否则也不用来做这种高难度的动作了。

    由于那人的脸是倒着的,又只是露了一下就缩了回去,沈若溪到现在也没搞清楚这个蜘蛛侠般的人到底是谁。

    白种男子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人,沈若溪那一刹那间的惊诧,自然逃不过他的眼睛。

    刚想回头看看什么情况,白种男人脑中灵光一闪,脸上露出了恼怒的神态,自己已经观察的很仔细了,整个大厅一览无余,这个楼层连个鬼影都没有,身后就是楼的边沿,连个栏杆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有人?

    这个女人可真够狡猾的,差点又上了她的当,一瞬间的惊诧之后,立刻表现的一点事都没有发生,这是故意传递给我一个信号,让我误以为后面有她的人。

    “沈秀,我希望你不要故弄玄虚,这种小儿科的把戏,你最好不要再在我跟前耍弄,我说过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白种男人恼怒的说道。

    沈若溪笑了起来,很是迷人:“你是个很谨慎的人。”

    “遇到沈秀这样漂亮又工于心计的人,不谨慎不行啊。”白种男人对于自己迅速的认清了沈若溪的“诡计”很是自满。

    “你听说过华夏国的一个谚语吗?”沈若溪笑着问道。

    白种男人没想到这个女人在这种时候还能笑出来,还问自己什么狗屁谚语,也不禁为她的镇定自若感到佩服:“什么谚语?”

    “聪明反被聪明误。”沈若溪笑着慢慢说道。

    刚说完,白种男人已经听到后面传来的空气流动声。

    “**”,白种男人怪叫一声,只是还没有转过身,已经被一脚踹到后背上,身子一下子被踹的飞滚出去。

    叶凡抓着上面的楼边沿,引体向下,向里一摆,落在十楼的地面上之后,直接一个弹射,就踹向了白种男人的后背。

    一击得手,叶凡自然不会给白种男人反击的机会,脚刚落地,已经扑向了滚到沈若溪不远处的白种男人。

    只是叶凡没有想到,白种男人的反应也是够快,被踹出去的同时,还没有丢掉手中的枪。

    刚刚停下,白种男人已经举枪向后射去。

    我靠,叶凡吓了一跳,身子一晃,已经离开了原来的位置,从另外一个角度扑去。

    白种男人被叶凡踹的心脏都要跳出来,有如被重锤生生的砸到一般难受,不过他知道此刻危急关头,如果不奋力反击,自己的小命可能就要交代在这里,所以,他还没来得及看到后面的敌人,已经持枪对着后面几个方位连连射击。

    妈的,这个白毛鬼,叶凡心里暗骂着,脚上步型迅速变化,向白种男人靠近,他甚至都能感到子弹擦过脸旁时的灼热。

    要是老子在这里嗝屁了,不知道这个娘们会不会心疼?

    叶凡边闪避着白种男人的子弹,左边一步右边一步,根本让人看不清他的方位。

    白种男人此刻已经看到了后面如鬼魅般的身影,用枪连连射击,可是也只是起到了让眼前这个鬼魅般的男人靠近的速度,根本就阻止不了他。

    不可思议,这是什么鬼身法,竟然能躲得过子弹?

    白种男人再次扣动扳机,咔嚓一声。

    没子弹了。

    “**”,白种男人再次骂了一句,把手中的枪猛的砸出,同时身子一跃,向沈若溪扑去。

    沈若溪也在震惊之中,她已经看出了这个忽然冒出来的人是叶凡,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叶凡竟然如此厉害。

    虽然一脸的不可思议,但是沈若溪还是观察着场中的形势,见白种男人向自己扑来,身子一晃,已经躲开了白种男人的袭击。

    沈若溪练过跆拳道,反应速度也不错,否则的话,她很难躲过白种男人的袭击。

    白种男人一击不成,嗖的一下从腿部拔出了一把尖刀,再次向沈若溪扑去。

    叶凡一个晃身到了近前,见白种男人一副不要命的架势,生怕他伤到了沈若溪,一脚踢出,嘭的一声,踢到了白种男人的胸部。

    白种男人被叶凡这猛然一击,再次感到了那种大锤加身的感觉,胸口一闷,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已经从口中喷出,同时身子向后飞出,然后落到地上,滚了几滚,已经到了楼层边沿处。

    自己根本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白种男人知道今天没有了取胜的可能,挣扎着站了起来,身子站在楼边处,看向叶凡。

    叶凡也在笑眯眯的看着白种男人,笑的很开心,我谢你八辈祖宗啊,给了老子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自己可是冒着被摔死的危险,从枪林弹雨中救出沈若溪的,这个女人肯定会感动的一塌糊涂吧,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激动的以身相许了。

    好年轻,白种男人看着笑容满面的叶凡,嘴角现出一丝苦笑,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啊,简直就是个怪胎,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速度和身手?

    自己甚至都不知道这个男人是怎么跟过来的,明明没有人跟踪的,这个人也不可能事先知道自己会把沈若溪押到这里来啊?

    难道是过路打酱油的?

    “你不是我的对手,我想你现在应该知道怎么做。”叶凡笑着说道,很满意白种男人脸上惊诧的表情,这就叫出其不意要你命。

    白种男人向后看了看,楼下,两辆黑色的轿车缓缓驶来,老板来了。

    沈若溪向前两步,和叶凡并排站在一起,问道:“你的幕后老板到底是谁?”

    白种男人再次向下看了看,几十米的高度,看下去有些眩晕,两辆黑色轿车已经驶到了越野车旁,停了下来。

    “你有两条路,一个是跳下去,摔成照片,再就是主动坦白,我们会留你一条命,主动权在你自己,反正如果是我会选择第二条,十层楼啊,下去之后脑浆都得出来吧。”叶凡对白种男人说道。

    白种男人看着下面后车门已经打开,从上面下来了一个穿黑色衣服的保镖,正要给老板开门。

    白种男人凄惨的一笑,双手平伸,有如跳水时的准备动作,身子往后一仰,从十层楼上翩然而下。

    “我靠。”叶凡嘟囔道,这哥们死都死的这么凄美,太有个性了。

    嘭的一声响,下面已经传来了刺耳的汽车警报声。

    两个人几步跑到楼沿边,向下看去,凉风习习,下面的越野车车顶被砸了一个大窝,白种男子身材扭曲的躺在上面,两个眼睛大睁着,鲜血从头上嘴里耳朵里汩汩的流出。

    不远处,两辆黑色轿车正驶出这片楼盘。

    p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