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逍遥弟子都市行 > 第890章 黄雀在后

第890章 黄雀在后

 热门推荐:
第890章 黄雀在后-逍遥弟子都市行-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严诗诗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明明是在这小陆涛一起在搜山的,怎么会到了这个地方,而且被这么一个变态给控制住了。

    她呜呜的叫着,极力挣扎着,想要挣扎开对自己的束缚。

    可是,自己被绑的非常的结实,根本就没有一丁点挣扎开的可能。

    “哈哈,小,不要挣扎了,今天你就好好的然老子舒服舒服吧,到时候你爽了,说不定会再求着我弄你的。”罗阳嘿嘿笑着,上前就要动手。

    可是,他忽然发现了一个非常眼中的问题。

    ,严诗诗被绑成了这个样子,固然她很难挣脱开来。

    可是自己,要怎么样才能成全好事啊?

    这个姿势,难度好像不是一般的高啊。

    况且严诗诗还被绑的这么结实。

    严诗诗看到罗阳忽然有些发愣,以为他有些怯场了,生怕激起了他的兽性,也是不敢再胡乱扭动。

    不过越是不动,身上发出一点声音,也就越是清晰。

    严诗诗忽然想起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那就是,拷着自己的手铐,是哪里来的。

    她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出来的时候,是没有拿手铐的,可是现在,自己的手,竟然是被手铐拷着的。

    难道这个人?会是那个腼腆的撒个尿都要跑出去几十米远的小?

    严诗诗看向了眼前这个男,立刻就从心里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因为那个小也就一米七,而眼前这个男人,明显的要有一米七八的样子,比小可是高出了许多。

    再说了,就小那胆子,还有一个警犬在身边,这种事情,他是绝对不可能做的。

    那这个人是谁?他怎么会有手铐?难道已经有同事遭了毒手,手铐被人给抢走了?

    严诗诗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人,可是由于光线太暗,这个人又是头上套着个,她怎么也看不出对方是什么人来。

    罗阳咬了咬牙,这个样子,老子就不能弄了吗?

    先把这个女人的衣服脱光,老子先好好玩玩,等会大不了把他的腿松开一个,到时候抬着腿,那不是更刺激?

    想到这里,罗阳又嘿嘿的笑了起来。

    不过这次由于是发自内心的笑,所以没有掩饰自己的声音。

    严诗诗一愣,听着这个笑声,怎么这么耳熟呢?

    难道是自己的同事?

    罗阳?

    严诗诗脑袋嗡的一下,差点气的再次晕厥过去。

    对,肯定是这个禽兽,不然的话,自己怎么会被手铐拷在这里?不然的话,他怎么会在头上套个,而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这个禽兽,这个畜生,这个该死的混蛋。

    严诗诗再次挣扎起来。

    罗阳也发现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赶紧停止了笑声,却是不再浪费时间,伸手就要撕扯严诗诗的衣服。

    严诗诗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泪水流了下来。

    叶凡,对不起了,以后,恐怕你永远都不会见到我了。

    不过严诗诗没等到罗阳的手碰到自己,却是听到砰的一声响,接着,就听到噗通一声。

    严诗诗立刻睁开了眼睛,就看到,光着身子的男倒在了地上,而眼前,此时却是多了两个男人。

    在夜色之中,严诗诗根本就看不清眼前这两个男人是什么样子,不过他们能够打倒要侵犯自己的人,恐怕应该是好人了。

    严诗诗那叫一个激动啊,身子赶紧挣扎起来,同时嘴里呜呜的叫着。

    这两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受了丁清秋的命令,出来看看什么情况的山鸡和二爷。

    山鸡和二爷悄悄出来之后,在不远处看着,就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

    树上绑着一个女人,女人前面站着一个光着的男人,只是这个男人头上不知道戴了什么东西。

    看来这个男的,要想在这里把这个女的给弄了。

    两人在后面看的那叫一个惊诧。

    这个哥们也太牛了,这荒郊野外的,这黑灯瞎火的,竟然在这里玩起了这个。

    这得多高的兴致啊?

    不说别的,光是把这女的给弄到这里来,得费多大的工夫啊?

    佩服佩服,实在是佩服。

    不过佩服归佩服,这两人毕竟离得远点,也不知道自己猜想的是不是正确,所以,两人趁着光男人没注意,摸到了他后面,一棍子下去,已经是把这个变态的家伙给敲晕了。

    二爷和严诗诗是见过的,不过现在光线毕竟不怎么好,在这种光线之下,他只看到眼前这个被绑着的,绝对是一个美人,却没有发现,这个就是那次自己遇到的那个美女。

    两人到现在还没明白,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不过有美女不上,那简直就是天大的浪费。

    反正自己身上,也有了好几条命案了,也不在乎再加上这一条罪状。

    在这大山里,正愁没什么有趣的事情呢,现在正好用这个大美女来解解乏。

    两人心里十分的高兴,山鸡飞起一脚,一下子就把光着的罗阳给踢的滚了出去。

    而这里不远处,恰好有个小斜坡,罗阳昏迷着,哪里停的下来,呼呼啦啦的就骨碌了下去,也不知道摔到哪里去了。

    山鸡和二爷顾不得那个滚下去的光男人,走到了严诗诗跟前,看了看严诗诗,想要放开她,又怕她喊叫,不放开她,又弄不走。

    两人有些为难,索性又二爷抓住了严诗诗的胳膊,山鸡去树后面去解那些绑着严诗诗的腰带什么的。

    山鸡到了后面,才发现绑着这个女人双手的,竟然是一副手铐。

    “靠,二哥,这个女人是被手铐绑着的,刚才那个光的家伙,不会是个警察吧?”山鸡小声的说道。

    “警察,哈哈,警察现在也这么好色了。”二爷嘿嘿笑道。

    严诗诗本来以为两人是好人,现在一看情况不对劲啊,这两个,恐怕更不是什么好东西,猛然间想起,这两个人,不会是自己要追的那三个嫌疑人中的两个吧。

    当时村长说那个石屋子里面住了三个人,一老二少,而这两个明显的年纪不大,不会就是那两个年轻人吧?

    咦?这个小妞的钥匙上竟然有手铐钥匙,不会是警察吧?

    山鸡下意识的把严诗诗的钥匙拿了下来,立刻就发现了一个手铐钥匙,直接把严诗诗的手铐给打了开来,不过却是在严诗诗把手从树后拿过来之后,立刻又给他拷上了。

    严诗诗现在倒是没有敢反抗,毕竟自己上身和下身都还被绑着呢,自己就是一下子把前面这人给击倒了,后面这人照样能控制住自己。

    现在,他要等后面的人把绑着自己的东西都松开了,再找机会进行攻击。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