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逍遥弟子都市行 > 第914章 安全归来

第914章 安全归来

 热门推荐:
第914章 安全归来-逍遥弟子都市行-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叶凡,什么也不说了,忙完我请你喝酒。”李克握着叶凡的手说道。

    虽然他比叶凡要大十几岁,但是他现在是真心的佩服叶凡。

    自己把人给弄丢了,找都找不回来,可是叶凡出马,一天的时间就给完完整整的带回来了,而且还没出什么问题,这就是能力,不服不行。

    叶凡知道这事其实也怪不着李克,现在看到李克胡子拉碴一脸疲惫的样子,也不好再说什么。

    把自己遇到丁清秋三人的事情跟李克说了一下,这下就更能确定犯罪嫌疑人的身份了。

    李克又把他刚得到的情况进行了分析,认为丁清秋三人极有可能逃离的方向,李克立刻就给那边的警局打去了电话。

    刚打完电话,罗阳就走了过来。

    猛然间看到了叶凡和严诗诗,罗阳的脸色立刻就变得不自然起来。

    那天罗阳本来是想在林子里直接把严诗诗给上了的,所以当时也没在乎,直接脱光了衣服,在头上套上了,目的就是当时把严诗诗给干了,让严诗诗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吃个哑巴亏。

    严诗诗是个聪明人,在树林子里被人给干了,她肯定是不会主动说出去的,如果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这件事情,那她严诗诗以后也就不用做人了。

    恐怕以前全局年轻男干警的梦中情人,以后就会成为大家的嘲弄对象了。

    所以,罗阳觉得自己这个主意非常的不错,既占了便宜,还让严诗诗不敢声张,只能忍气吞声的吃这个亏。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下子把自己给打晕了。

    更为糟糕的是,在自己还没有醒来的时候,竟然就被李克等同事给找到了。

    而那个时候,自己还是光着,头上套着自己的呢。

    这下可麻烦了,严诗诗要是死了还好,如果严诗诗要是活着,回来一听说自己头上套着晕倒在山沟里,肯定立刻就知道那天晚上想要上她的事自己了。

    所以,罗阳回来的时候,一直对那几个发现他的人强调,这件事太丢人了,对谁也不能说。

    而且,他还答应了回去之后一定到东尊大酒店好好的请大家搓一顿,来表达自己的谢意。

    光着头套晕倒在山沟里,这件事情,自然是非常丢人的一件事,谁也不想得罪罗阳,所以大家答应的都很好,都是赌咒发誓的对罗阳保证,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往外传。

    但是保证归保证,现在又有几个人的保证可以相信,这件事情,简直就是绝佳的爆炸性新闻,有几个能管得住自己的嘴不往外说的。

    所以,下山之后,不到半天时间,基本上是全局的同事,都知道了罗阳头带晕倒在山沟里的事情了。

    这件事把罗阳气了个半死,可是他也没有办法。

    当时发现他的人有六七个,你知道是哪个把消息泄露出去的啊?

    再说了,你就是去问,也没人承认啊,反正人有好几个呢,你凭什么说是我说的啊?

    罗阳现在丢人丢的要死,但是这件事情还不算严重,只要脸皮厚就能承受得了。

    可是,如果严诗诗没死,回来之后立刻就能发现要对她对手的是自己,这可就麻烦了。

    这件事情,说大就大,说小就小。

    如果严诗诗不声张,那就没事。

    如果严诗诗把这件事情捅出去,那自己可就麻烦了。

    不仅会受到所有人的鄙视,而且意图强jian自己的同事,虽然没有得逞,但是也足够坐牢的了。

    严诗诗失踪,全局所有的人都担心,包括局长,都是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都希望严诗诗能够安全回来。

    唯独罗阳一个人,是希望严诗诗永远不要回来的,最好是死在了山上,或者被那个变态杀手给弄的和那三个木乃伊女人似的才好。

    那样的话,自己想要强jian她的事情,就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了。

    可是事与愿违,现在站在罗阳跟前的,不是严诗诗又是谁?

    罗阳脸上尴尬的要死,但是他不知道严诗诗是不是已经听过了自己头戴的事情,而且严诗诗刚回来,应该不会有人这么嘴快吧。

    如果严诗诗真的知道了,那自己只能死不承认了,就说自己也是被人害的,正在搜山的时候被人打晕,然后醒了就成这个样子了。

    罗阳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如果严诗诗真的要告自己的话,自己就说也是被人冤枉的,是个替罪羊,反正打死都不能承认这件事的。

    “哎呀,诗诗,你终于安全回来了,太好了,你不知道,你这失踪了一天一夜,我们这些同事都快担心死了。”罗阳假装看到严诗诗安全回来,很是高兴的样子。

    严诗诗看到罗阳,立刻想起了那天晚上的笑声。

    那天自己手被手铐铐着,而那个头戴的人发出的笑声,简直跟罗阳的声音一模一样。

    所以,严诗诗当时就认定那个人就是罗阳了。

    只不过现在回来,她却是没有再冲动。

    毕竟当时那人头上戴着呢,自己也没看清那个人是谁。

    而且手铐也不仅仅是警察才有的,现在在安保公司花二百块钱就能买个手铐的。

    如果就凭这一点,自己就指证他的话,证据还是太少,说不定指证不了他,还会被他说成是诬陷。

    饶是如此,严诗诗看着罗阳的眼神,也是非常的恶心讨厌,理都没搭理罗阳一声。

    “呵呵,诗诗,既然你没事就好,李队,我有点事给你汇报。”罗阳看到严诗诗看自己的眼神,很是心虚,赶紧扭头去给李克说话去了。

    叶凡看着罗阳的眼神,总感觉罗阳的眼神躲躲闪闪的,不敢看严诗诗和自己的样子,很是怀疑。

    “诗诗,昨天晚上你是怎么被丁清秋他们给抓到的?”叶凡小声问道。

    严诗诗觉得昨天晚上的事情太丢人,自然也不想让叶凡知道,虽然自己并没有被这几个人给碰一手指头,但是他还是不想让叶凡知道自己曾经被一个头套的男人给绑在树上过。

    “我就是在搜山休息的时候,去方便了,我自己不小心被他们给劫持走的。”严诗诗说道:“后来到了那个山崖边,我就跳了崖。”

    “有件事情很奇怪,你知道吗?昨天晚上罗阳也被人袭击了。”叶凡说道,这件事他还是听李克说的。

    “被人袭击了?”严诗诗一愣,不会就是刚想对自己动手的时候山鸡给他的那一下吧?

    “是啊,直接晕倒在了一个山谷里面,而且奇怪的是,他被人发现的时候,竟然光着身子,头上还套着一个。”叶凡道。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