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逍遥弟子都市行 > 第942章 共同的敌人

第942章 共同的敌人

 热门推荐:
第942章 共同的敌人-逍遥弟子都市行-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赵兴以为这两个年轻火气大,会很长时间才出来呢,没曾想,十多分钟的时间,罗阳和李振就先后从套间里面出来了。

    女人这东西也就这么回事,没玩的时候感觉多么多么的好玩,玩完之后立刻就没兴致了。

    所以,两人出来一看陪赵兴玩的女孩走了,也立刻让自己身边的女孩回去了。

    “怎么样?两位,玩的还爽快吗?”赵兴笑着问道。

    “爽快,绝对的爽快啊,赵哥,你这个老大我认了,以后有什么事情用得着我赵兴的,保证上刀山下火海不皱一下眉头的。”李振高兴的笑道。

    其实李振也不是一点脑子都没有的人,他这样说,只不过是借着这个机会,认下了赵兴这个老大,那以后自己成了局长儿子的小弟了,局长还能不提拔提拔啊?

    至于什么上刀山下火海,只不过逢场作戏的话罢了,别说赵兴了,就是自己亲娘老子爹,他李振也不会为了他们上刀山下火海的。

    罗阳看到李振这个样子,微不可查的皱了下眉头,不过立刻又舒展了开来。

    “呵呵,不错,能和省城的服务相比了。”罗阳故意说道。

    他这样说,就是为了让两个人注意到他的身份,他罗阳可不是小警察,而是省城刑侦总队副队长的儿子,要说赵兴老爸这个警察局长,他还真没怎么看的上眼。

    只不过自己现在归人家管,现在自己又这么衰,罗阳也不会太过猖狂的,毕竟多个朋友多条路啊。

    “呵呵,罗哥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能得到罗哥这句评价,我朋友这个酒店,也算是开出档次来了。”赵兴当然知道罗阳的意思,嘿嘿一笑说道。

    他自然也不会想把罗阳收为小弟的,只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

    这次,他就是要趁着罗阳最为倒霉的时候,来拉拢罗阳的。

    赵兴可是不知道罗阳的老爸竟然是省城刑侦总队副总队长的儿子,见罗阳这样说话,却是心里一喜。

    ,正怕人多了有竞争呢,你这个样子,正好显得我懂事,到时候赵兴肯定是在局长面上说我的好话而不是你的啊。

    “不过赵兴,你这个时候还能想着你罗哥,你罗哥我还是十分感激的,来,我们大家喝酒。”罗阳感慨的说道。

    几个人倒上酒,就称兄道弟的说了起来。

    喝了一会,众人已经明显的有了酒意,酒喝多了,平时比较忌讳的话题也就不怎么在乎了。

    赵兴脸蛋红红的,对罗阳说道:“来,罗哥,咱喝一杯,也给你去去晦气。”

    “来,兄弟,喝。”罗阳当然知道赵兴所说的去晦气是什么意思了,如果他没喝酒的话,可能还感觉很难看,但是现在喝了酒,感觉脸皮也厚了很多,竟然感觉不到难看了,还想找人倾诉一下。

    “我说你怎么就那么倒霉呢,先是被人脱光了扔到了山谷里面,又掉进了猪圈里面,这也太倒霉了吧?到底怎么回事啊?罗哥?”李振果然问了起来。

    这边赵兴也是笑嘻嘻的看着罗阳,等待着罗阳的回答,他赵兴才不会主动提起这件事呢,看李振那样子,就盼着李振开这个头呢,这小子果然就开口了。

    罗阳看向李振:“你,你小子是不是故意嘲笑我啊?”

    “不,不是,罗哥,你要是这样说就没劲了,大家这不都喝酒了吗?我这就是关心你,想问问你怎么回事?他怎么就你这么倒霉,怎么就掉进猪圈里面去了?要说你罗哥自己掉进去的,打死我也不相信啊,兄弟我这不是要关心关心你,为你解解恼吗?”李振很是委屈的样子,说着就拿起一杯白酒来:“罗哥,你不相信是吧?兄弟我以酒明志,我一口气把它干了怎么样?”

    “你干了啊。”罗阳说道。

    咕咚一下,李振一口就把足有二两的一杯子白酒给喝了下去。

    只不过这李振酒量实在不咋地,喝下去之后,立刻就跑到外面的果树林子里吐了起来。

    罗阳跟了出去,给李振拍着后背:“兄弟,我相信你了,怎么样?还能喝吗?”

    “能,靠,兄弟们喝酒,喝死也得喝啊。”李振吐完之后,又牛哄哄起来。

    两人摇摇晃晃的进到了房间里面,坐下之后,李振才拉着舌头说道:“怎么样?罗哥,能说了吗?”

    “好吧,要说这事如果不是碰到你们两个兄弟,我是打死都不会说的,主要是太他妈丢人了。”罗阳叹了口气说道。

    “这有什么丢人的啊?放心,如果是有人陷害你的,罗哥,我和赵哥保证想办法给你出气。”李振现在是感到自己无所不能,都快成穿着的超人了。

    “是啊,罗哥,说吧,憋在心里多难受啊,兄弟我今天就是为了让你开心才请你喝酒的,你要是不说憋在心里,那还有啥效果啊,是不是?”赵兴也趁机劝道。

    “唉,那我就说了,其实我掉进猪圈里,是他妈严诗诗那个臭婊子把我推进去的。”罗阳说道。

    “什么?是严诗诗推的你?”李振吃了一惊。

    赵兴也是没有想到:“真的啊罗哥?”

    “当然是真的了,那个臭猪圈那么大那么明显,我罗阳怎么会没事跑到那里去啊,是这么回事,前些天我不是过生日吗?把一群朋友叫去吃饭,也包括严诗诗,这个娘们自己喝多了,我本来是想给她开个包间让她休息一下的,没曾想这个娘们醒了之后说我要非礼她,这不是那天在梧桐村的时候,她故意说有线索,把我叫到了那个猪圈边,趁我不注意,一把把我推进了猪圈里面就跑了。”罗阳说道。

    现在,他当然不会说都是自己使坏在先的,那些事情,是打死都不能说的,那可都是犯罪,属于强jia未遂,要是这两个人拿着这两件事当把柄,自己以后岂不是受制于人了吗?

    所以,他故意说了个谎,把这件事全都赖到了严诗诗头上。

    “我就知道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上次我把那个叫叶凡的小子抓到我们所里,本来想要依法审讯他的,没想到严诗诗这个臭娘们去了,竟然阻碍我执法,后来好把我摔了个大跟头,都快气死我了。”李振想起了那次的事情,也是骂咧咧的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在了严诗诗身上。

    其实那次要不是他要动枪,严诗诗又怎么会给他来个大背摔。

    “看来你们两个都吃过叶凡和严诗诗的亏啊,这两个人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个姓叶的有什么好的,严诗诗怎么就看上他了,真他娘的邪性了。”赵兴也是郁闷的说道。

    他当然也是恨不得叶凡和严诗诗都快点死了才好,只不过自己和两个人的仇恨,却是不好说。

    就说上次自己强迫高媛媛的事情,要不是严诗诗捣乱,自己不就得手了吗?

    说不定现在在这里就一手摸着高媛媛,一手端着酒杯吃饭呢。

    可是这件事也不好拿到台面上来讲,所以,自然是不能说的。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