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1069章 怪和尚

第1069章 怪和尚

 热门推荐:
第1069章 怪和尚-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玄苦的僧舍内,铜人此刻已经将身上的金粉洗掉,穿着干净的僧袍,双手合十说道:“玄苦师叔,弟子觉得叶施主有些不太对劲”

    玄苦坐在茶桌钱说道:“哦?什么不对劲,说来听听”

    “弟子守关十八铜人阵,叶施主当时已经没有一战之力,在被我十八人击伤后,突然叶施主仿佛变了个人”铜人说道。三四中文 www.444zw.com

    “你的意思是他和度恶?”玄苦若有所指说道。

    “没错,与度恶师兄很像,我怀疑叶施主已经入魔了”僧人继续说道。

    “度空,这件事你要守住秘密,谁也不要和谁提起”玄苦思考了一会儿说道。

    僧人告退后,玄苦坐在茶桌前,拿出一份A4纸的资料,上面写着叶秋,龙榜第十,谷道长亲传弟子,龙牙特工。

    玄苦喝了口茶自语道:“有意思,叶秋对我是有所隐瞒,看来他得到嗔魔子的真传了,而在这世间上只有谷道长见过无字玉璧的阳玉,叶秋是他的弟子,如果叶秋修习了阳玉上的心法,而且又得到嗔魔子荫玉的口诀,那他会是什么样呢,典籍说过若想长生必须荫阳同修,让他先成长几年吧,等他荫阳融合的时候,我天龙寺未必不能从他身上找到长生奥秘”

    叶秋昏迷了,而脑海中的小人不断的打拳,修炼,当小人收功的时候,叶秋苏醒了了,这时候距离他昏迷已经整整过去了五日。

    当叶秋睁开眼睛的时候,见到姬敏,霍建华,江海生,玄难都在身旁,叶秋虚弱的说道:“我这次睡了多久?”

    “你醒啦!”听到叶秋的声音姬敏高兴道。

    “大哥,已经五天了”霍建华说道。

    叶秋点了点头,随即对玄难说道:“大师对不起,我失败了!”

    “呃~!”四人惊讶的盯着叶秋。

    叶秋被看的发毛,说道:“你们盯着我干什么?”

    霍建华上前摸了摸叶秋的额头,随后又摸摸自己的,说道:“没发烧啊!”

    “艹!你干什么!”叶秋骂道。

    “没事儿,我以为你被打傻了”霍建华认真的说道。

    “你特么才傻呢!”叶秋骂道。

    “不傻你怎么不知道你赢了!”霍建华无奈的说道。

    叶秋愣了,不相信的说道:“我赢了?怎么回事?”

    江海生说道:“是和尚抬着你出来,我当时以为你死了,都想掏枪了,后来和尚说你赢了,没事儿,只是昏过去”

    “不是吧,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叶秋挠了挠头说道。

    “估计是打傻了”玄难认真的说道。

    叶秋起身后,喝了点稀粥,就让一位小和尚带路找到玄苦,进了屋后说道:“大师,其实叶某这次来天龙寺还有别的事儿相求”

    玄苦略有深意的看了眼叶秋说道:“施主有何事?”

    叶秋摸了摸鼻子,缓解下尴尬,随后认真的说道:“我一个好兄弟受了伤,后来经人指点,只有天龙寺的妙莲台和梵心咒可以延缓他的死亡时间,到时候我会另想办法,还望大师慈悲之心,将两样东西借于叶某”

    玄苦表情有些为难的说道:“梵心咒我可以给你,这算不得什么,不过妙莲台嘛”

    “妙莲台怎么了?大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叶秋焦急的说道。

    玄苦制止了叶秋的哀求说道:“妙莲台,在我寺内的一位长老手中,那位长老身有暗疾,所以需要妙莲台来缓解病痛,所以这件事老衲实在为难”

    叶秋也有些焦急,这毕竟涉及到人命,忙说道:“大师能否为我引荐一下,我想和他谈一谈”

    玄苦点了点头,带着叶秋去往了大佛后的后山中,随后走了半个小时的山路后到了一处茅屋内,玄苦说道:“我那位长老就在那茅屋之中,因为病痛,他的性格有些怪戾,所以叶施主请不要见谅”

    叶秋点了点头,走向了茅屋,敲了敲门发现无人应答,随后推门而入,见到一位七十岁左右的老和尚在那盘膝打坐,见叶秋进来后,老和尚说道:“我让你进来了么,你就进来?给我滚出去!”

    “你!”叶秋刚想发作,但想到形势比人强,也只好忍了下去,出了门再次敲门。

    “咚咚!”

    “大师,在家么?”叶秋假装问道。

    里面无人回答,叶秋也感觉无奈,只好耐着性子敲门,叶秋执着劲犟驴的性格一旦较上劲后是没完没了的。

    随后叶秋开始了疯狂的敲门,左手完了换右手,右手完了换左手,一直从中午敲门到半夜,又从半夜到清晨,虽然有些困倦,但叶秋依旧可以忍受。

    不间断的敲门,如果普通人早就被敲烦了,但老和尚耐心极好,就是不搭理叶秋,叶秋心里一直再骂着,但是不敢发作出来。

    终于在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老和尚说了句:“谁呀?”

    “艹!终于吱声,要不我以为他是聋子呢”叶秋嘀咕一句,随后大喊道:“我叫叶秋,特意拜访大师,有一事相求”

    “不认识!”老和尚说了一句,又不吱声了。

    “艹!”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此时的叶秋再也忍不住了,站在门口大骂道:“你个老东西,再不开门我一把火烧了你的茅屋,我艹你祖宗的,我管你是谁,你信不信老子进屋给你绑起来,我艹!”

    老和尚一听叶秋骂他,也来了脾气,不在屋里坐着,下了地后站在与叶秋一门之隔的地方对骂道:“小兔崽子,你当这是你家菜市场么,这是天龙寺,你烧一个我看看,你要不烧,我都没你这么个孙子!”

    “老秃驴,我告诉你,你叶爷爷还真就不怕你这一套,就你这样的老不正经我也见过,谷道长那么牛X个人物,都让我整个服服帖帖,你算个球!”叶秋骂道。

    “谷道长那个老东西确实不是个玩意儿!我艹他祖宗的!”老和尚一听叶秋骂谷道长,顿时也改变了攻击方向。

    “那个老混蛋,好色,嫖娼不给钱,还不教我东西,简直就是大骗子!”叶秋骂道。

    “对对对!那就是个好色老王八,是个大骗子,我特么也打不过他!”老和尚好像找到知音一样,在和叶秋数落着谷道长。

    这一幕正好被玄苦看到,微笑道:“还真是巧,三师叔最恨谷道长”</p>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