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1328章 战谷道长

第1328章 战谷道长

 热门推荐:
第1328章 战谷道长-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叶秋笑着将杨胜男揽入在怀中,随后用脚将台灯闭掉后,两个人开始热烈的温存起来。

    第二天叶秋一早起来后,便看到了叶灵儿早早就到了门外,一看到叶秋,叶灵儿大吼着:“你个王八蛋,你告诉我扎马步,我扎到了半夜你也不出现,累死我了!”

    叶秋一时语塞,他居然给忘了,被叶灵儿一连番的轰炸后,叶秋对她说道:“想练武很容易,但是这一切都是基于基本功的问题,我被老道士教训了很久才练就的基本功,但是这里在城里很难找到劈柴的地方,所以你你还是练练扎马步吧,半个月后,我来检查,合格了我自会教你的。”

    “喂喂!现在呢?”叶灵儿不依不饶。

    叶秋说道:“我一会儿还有事,有问题问姬敏和胜男,她们两个都是高手,放心吧。”叶秋说完后,便换好了衣服准备出门。

    几女对于叶秋这种经常出门的举动已经习惯了,在嘱咐了几句小心后,叶秋便推开门离开了叶家。

    路上的时候叶秋打电话给玄老。

    “窦毅夫已经杀了。”

    “很好,下一个名单我过一阵儿在给你。”玄老说。

    叶秋不问,玄老不说,但叶秋心里明白,玄老肯定有着秘密,现在只有一个人可能是整件事的知情者,那就是谷道长。

    对于谷道长叶秋与其有着师徒情感,虽然吵吵闹闹,但叶秋知道自己这么多年的成就与谷道长的调教是完全分不开的。

    开车从燕京到宁县还有一千左右公里,他直接开车去往了飞机场,买了张机票就飞往了宁县。

    到了宁县时候正好是中午,给家人发了条信息告诉大家今天晚上回不去了,叶秋便拦了辆出租车向谷道长家方向开去。

    路过自己家的时候,叶秋忽然有种想去看看的冲动,在得知父亲身份后,叶秋不认为那个看似老农的父亲会什么线索不给自己留下就离去了。

    进入房间后,看着依然被打扫的一尘不染,他心里有些疑惑这到底是谁做的。

    回到家中后,叶秋躺在那长长的大炕上回想着当初家里漏雨,揭不开锅的情形,一时间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叶秋心里说道:“老爹,你到底有什么想跟我说的,为什么你会死,到底是谁杀了你。”

    越想叶秋心里越不是滋味,他将墙壁上挂着父亲的照片拿起来,用袖子擦着父亲那张沧桑的脸,叶秋说道:“老爹啊老爹,你说你怎么年纪轻轻就死了,我现在找到母亲了,但是就是见不着她,现在你儿子有能力给你报仇了,却不知道仇人是谁!你要是在天有灵就告诉我吧,告诉我该怎么做。”

    说着说着叶秋想到了父亲的不容易,不由的流下了泪水,那眼泪在滴在照片上的时候,忽然变成蓝色。

    叶秋惊讶的看着照片:“怎么可能变色了?怎么回事!”

    蓝色越来越扩散,直到将父亲的脸完全遮挡后,叶秋感觉到了事情不对,他连忙用手将那照片扣了下来。

    照片的背面变成的蓝色的纸片,而且上面还用黑色的笔写着一段话。

    “儿子,我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过的好不好,但是父亲有一句话想要告诉你,那就是好好生活,放弃仇恨,我死了不要紧,最重要的是你能安然无恙,谷道长是个好人,他庇护了我们爷俩很久,但今天我知道有些事是躲不过去,你父亲我要去证明男人时刻到了,不管我是否活着回来,记住了,不要为我报仇!”

    读完了这句话后,叶秋脑子嗡的一下,到底是谁害了父亲,那个时候自己还很弱小,父亲肯定是受到了某种威胁,而且谷道长明显是知道事情原委的,那他为什么不帮助父亲,为什么不救父亲?

    叶秋越想越怒,心里的愤怒将理智冲散,这个时候正好天空一声巨雷,随后开始了瓢泼大雨。

    叶秋一声怒吼,从房间里跑出,直奔谷道长的妇科诊所。

    “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救我父亲!为什么他会死!”叶秋内劲不由的加快,速度被提升到了极限。

    转眼叶秋就到了谷道长诊所的山下,随后叶秋一声怒吼:“你给我出来!”

    夹杂着天龙寺的狮吼功和天龙音的叶秋,声音响彻整个山涧,山林里的小鸟被叶秋震昏了一片又一片。

    连续几声怒吼后,叶秋忽然听见身后有人说道:“你喊什么?”

    叶秋猛的回头,身后的谷道长背负双手,双目平静的看着叶秋,这时的叶秋发现谷道长没有了往日的猥琐,看起来多了一丝除尘之气。

    “我都知道了!为什么,我父亲为什么会死,你为什么不救他?”叶秋低吼着说道。

    谷道长平淡的说道:“你父亲的死我知道,但那是他的命,我已经保了他十几年,那一天是他欠的,所以他必须得还。”

    “我可以替他还,为什么你不救他!”叶秋一声怒吼,身旁的雨水忽然幻化成了蛟龙状直奔谷道长。

    这是天龙寺的以音画形,在雨水的敲打下,那龙音幻化成了龙行。

    “破!”谷道长单手喝道。

    清脆的声音宛如山里的百灵鸟一般,与叶秋的狂暴完全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但就是这轻轻一声“破”字,叶秋刚刚那气势如虹的攻击瞬间被划为了虚无。

    叶秋喘着粗气,双眼已经分辨不出是泪水还是雨水,他恨,他恨谷道长没有救下自己的父亲,他恨谷道长为什么会隐瞒自己这么久,父亲的死已经成了迷雾,叶秋恨自己空有一身本领却不知道如何为自己的父亲报仇。

    “你告诉我是谁!”叶秋犹如一头受伤的野兽。

    谷道长平静的摇了摇头,说道:“不能说,叶秋你回去吧,有些事情不知道要比知道要好,我不会害你。”

    胸中压抑的愤怒让叶秋不自觉直接进入了返祖状态,他的力量在增强,庞大的身躯与谷道长的瘦弱完全不成正比。

    这时叶秋,愤怒的冲了过去:“不说!那就杀了我!”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