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1610章:社姐

第1610章:社姐

 热门推荐:
第1610章:社姐-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因为是读研,而玉梵天和其他学生不一样,几乎是走到哪儿战争就到哪儿,所以就有了这一幕。

    “校长,我要住校,和其他女学生一样。”

    校长现在连话都不想跟玉梵天说,记得上次也是这样。

    玉梵天一脸期待的找到校长:“校长大人,人家想住校嘛,和其他学生处好关系昂。”

    校长扶额:“你能做到不欺负人家?老老实实的?”

    玉梵天一脸的期待和天真啊:“当然能抱证啦,只要没人惹我,我是不会故意去欺负啊呸,去招惹人家惹祸的。”

    接着就是抱着校长手臂开始撒娇:“叔,你就让我住校吧,我告诉你我老妈下落怎么样?”

    校长一脸的狐疑:“你是说真的?你母亲下落?你你妈没没死?”

    玉梵天使劲儿的点头,温顺又乖巧的:“呜呜呜,是啊,我老妈也不要我了,让我跟着我老爸,我老爸又是那样的人,好不容易靠着老妈关系找到叔,老妈叫叔你得好好照顾我,结果你和老爸一样合起来不管我,呜呜呜。”

    玉梵天这劲儿头一上来,就和当初他妈那劲头一个模样:“小梵啊,不是叔不管你,是”

    校长还没说完话,玉梵天就直接坐校长椅上赖着不走了:“你要不要我住校,你这辈子都别想知道我老妈下落。”

    玉梵天说完,校长还是有些动容了:“那好吧,101宿舍还有空床,你搬进去住吧。”

    然后还不忘警惕的说声:“记住,别惹祸啊。”

    玉梵天答应:“好好好,我知道了,啰嗦。”

    而今天这次,校长直接不说话,玉梵天还是老一套的忽悠。

    “校长大人,叔,校长叔,我未来后爸,能再开个后门不?这次保证不惹事儿了。”

    校长怒骂:“你上次惹得还小了,教学楼都快被你烧了,去去去,一边去。”

    想着上次说的消息都没告诉自己,自己就被这丫头忽悠摆了一道。

    玉梵天可怜兮兮的求着校长:“校长大人,我其实是在校外惹事儿了,呜呜呜,人家说要砍死我。”

    校长不理,然后又说道:“不是还有你那有钱老爸吗?”

    玉梵天继续说:“有钱老爸再好也没有没钱后爸好啊,我这次真告诉你我妈在哪儿。”

    校长不理。

    玉梵天又说:“我可以先说,然后你再给我分寝室。”

    “我妈现在在日本呢!每天都给我通电话,说什么日本妹子水多活好啊,叔你知道了肯定乐不思蜀的就想飞奔过去了。”

    校长啪的一丢手上的文件:“你妈真在日本?”

    玉梵天点点头:“恩,是啊。”

    其实很早的时候,她老妈就同意玉梵天把自己消息透露给校长了,可偏偏玉梵天爱母心切,而且不想母亲再次受伤害。

    要知道,离开老爸后的日子,他们过得有多苦,不是因为没钱什么的,老妈是特工,还怕没钱被欺负吗?

    苦的是,孩子没爹,妻子没老公,而且小三还在那儿耀武扬威的说自己是正式,说的好像老妈真是小三了。

    当年老爸和老妈的婚礼也是总所周知的,而且那时候自己也有三岁了,好不容易有了爸爸,后来没几年又没了,现在虽然回到老爸身边有了爸爸,老妈常常通话,也有了老妈,不过却一点没有家的感觉。

    说着,玉梵天回头很认真的对校长说:“陈叔,我老妈在日本富士山,联系方式还是以前的扣扣没换,是隐身,你要是能追回来就追回来吧,我想有个家。”

    这句话说得校长是老泪纵横:“好,我会追回来的,给你一个完整的家。”

    玉梵天又笑嘻嘻的说道:“那我的宿舍?”

    “还是101”

    回到宿舍。

    “还是宿舍好啊,不用和两个大男人在一起,无拘无束啊。”

    101宿舍因为知道玉梵天要来,早就换了人,现在在101宿舍的是三个软妹子,时常被人欺负的主,个个带着眼镜儿,其他寝室的都在看那三个人的热闹,看会被玉梵天怎么欺负。

    结果,玉梵天进门不负纵望的指手画脚的叫他们做事:“哎,你,那个带着大眼镜的,来帮我铺床。”

    那三个女生都是知道玉梵天的鼎鼎大名,柔柔弱弱的赶紧过来铺床。

    玉梵天又指着其他两个女生说:“哎你们两个,过来。”

    那两个女生过去,铺床的女生也是战战兢兢的样子,深怕惹怒了玉梵天。

    “我怎么感觉你们这么胆小?”

    那两个女生都快哭了,表情看来也不是装的,是真害怕,玉梵天心理学告诉她,他们原来不是这寝室的,因为他们的东西都还没整理。

    玉梵天大吼一声:“立正”。

    那三个女生吓得腿都软了,差点掉地上去。

    玉梵天摇摇头说道:“你们吧,其实不用这么怕我,我是真想和你们做朋友啊,我其实不可怕的,我其实是想说,嗨呀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自我介绍下吧,我叫玉梵天,玉器的玉,梵天的梵,天天向上的天。其实我为人是比较都比的。”

    那三个女人还是有点害怕,不过玉梵天都自我介绍了,他们也不敢不说自己是谁。

    “我叫楚秀,今年22岁”却是是挺秀气的。

    “哎呀,那你比我大唉,我21,那我以后得叫你姐了,哈哈”看着玉梵天天真无邪的笑,楚秀也笑了起来。

    “可以啊,只要你不介意,我那个,,,,,,不嫌弃我,可以叫我秀秀。”

    玉梵天翘着二郎腿问另一个:“那你呢?你叫什么?”

    “我叫**,今年21,我可能也比你大,我是2月生的。”

    这么一说,玉梵天就来兴致了:“我也是二月的,我白羊座的,你二月多少”

    “25”

    玉梵天一笑:“哟呵,我们是同一天生日啊。”

    **一笑:“真的啊?”

    接着另一个女生说道:“我叫程程,也是21,比你们小。”

    “那就秀秀最大了。”

    “”

    女生的话题来的就是这么快,一晃一晚上就快过去了,一大早的,门口就传来敲门声。

    “叩叩叩”

    接着是一群女生的怒骂:“101的,今天你们值日,还睡什么睡?还不快出来?”

    玉梵天疑问:“什么值日啊!”玉梵天有床气,但从小就生活在另一种环境下的玉梵天不允许自己随时随地都睡熟,这次因为聊的很晚才睡,四人直接睡到了中午。

    **说道:“什么值日啊,不是我们啊。我们刚值了。”

    玉梵天门一打开就骂骂咧咧的:“敲敲敲,瞧你妈的,不知道老娘再睡觉?再吵老娘弄死你。”

    带头敲门的女生很漂亮,一头乌黑的头发很飘逸,淡淡的装,仔细一看,是一大的校花。

    被玉梵天这样甩脸,校花面子有些挂不住了:“玉梵天,我我只是来叫他们三个起来值日的,不管你事。”

    玉梵天就看不到人家被欺负:“叫他们三人值日?我跟他们一个寝室的,你只叫他们三个不叫我?是看不起我?”

    玉梵天脾气很臭,全校都知道,尤其是那群男生,就算是生为校花的李月,也不及玉梵天在他们心中的位置。

    李月也不想和玉梵天有矛盾,毕竟还得在学校混下去,得罪了玉梵天可不是什么好事。

    想着玉梵天居然自己说要一起值日,李月心中一阵好笑。

    “怎么会看不起你呢,你可是鼎鼎大名的人啊,那既然你想值日那今天就你们三个人一起值日好了。”

    被门外声音吵醒的三人看着玉梵天为自己辩护,三人都有些热泪盈眶,这个看脸的社会,他们不够自信,而且长相也一般,时常被欺负,也没人为自己撑腰。

    玉梵天眼睛一米看着校花,满脸的不悦,随时就会爆发的脾气:“你是想命令我?昂?”

    李月心中一纳闷,这是要拉仇恨的节奏啊。

    “滴滴滴”

    刚好此时手机铃声响了。

    李月接了电话:“恩,好,我知道了,好吧!那我下来一趟,恩,好的。”

    看样子是有人又在向李月表达爱意了。

    玉梵天一丝冷笑:“刚才那个男的是吧?你不用下去了,他自己上来了。”

    是一个很阳光帅气的男生,看到李月脸砰砰的羞红,可以肯定,李月是百分百喜欢这个男人的,不过玉梵天却冷笑起来。

    “呵呵”这个男的喜欢的可是玉梵天,不知道被玉梵天拒绝多少次了都,这次估计是想帮玉梵天一起整蛊李月,博得玉梵天好感的。

    果然,看见这个男人上来,李月就柔柔弱弱的扒了上去:“吴昊,你怎么来了,不是在下面等我吗?”

    吴昊看着玉梵天说道:“玉仙人,听说你住宿舍了,我上来看了看你。”

    玉梵天笑笑:“看我?看我被人欺负么?”

    吴昊也笑了笑:“呵呵呵,你怎么可能被欺负呢?要欺负也是你欺负别人把?”

    吴昊伸手想摸玉梵天的头,玉梵天正想一个过肩摔的,突然头上来了另一只手。

    “叶秋?”

    叶秋抓住吴昊的手,一脸的沉稳老练的看着吴昊,霸气地说道:“她现在是我的女人。”

    玉梵天脸微红的看着叶秋,吴昊也是第一次看见玉梵天害羞:“你梵天,你是真的喜欢这个男人”

    玉梵天不说话,叶秋却不满的说:“毛都没长齐的,还想和我抢女人?等你毛长齐了再来和我说吧。”

    接着,叶秋有些生气的不顾众人看着直接抱住玉梵天:“我特意去买了套景观楼,你倒好,昨晚一声不吭的回寝室了?”

    接着梁昊阴搜搜的来了句:“是啊,专门为你买的景观楼,我们以为你出事了,外面找了你一晚上,结果你跑学校来了。”

    玉梵天也是一阵无语,不过心里却是满满的感动:“真的找了一晚上?”

    吴昊这时也不甘落后的说道:“我也可以找你一晚上。”

    却被玉梵天、叶秋同时吼到:“你闭嘴。”

    得,吴昊乖乖的闭嘴了,梁昊看着吴昊:“你小子,还想和我兄弟抢女人呢?说什么名?报上名来。”

    “哼,吴昊。”

    梁昊一脸蛋疼的磨样又说道:“我内个差,你抢老子兄弟名还想抢老子名来着?”

    吴昊盯这梁昊:“你也叫吴昊?”

    梁昊也是个坏脾气的主:“我吴你妈个差,老子叫梁昊,真和老子重名,老子特么分分钟灭了你。差。”

    吴昊没好气的看着梁昊,心里一阵窝火:‘肉疼加蛋疼,和玉梵天都是一个性子,都是白羊座的吧?’

    叶秋淡淡的说:“跟我回去吧!”

    玉梵天也没说什么,羞射的点头。

    回头,暴利的脾气又出来了:“你们三个,有事给我打电话,我的姐妹,怎么能被人欺负,给老娘欺负回去。”

    说完,那三人点头,鼓起勇气说道:“好,我们知道了。”

    然后对校花等人说:“今天不该我们值日,我们已经值日完了。”

    校花还想说什么,玉梵天对吴昊说道:“这三人,姐罩的,要我知道被人欺负了,老娘让你绝子绝孙。”

    吴昊:“”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