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1611章 校花,笑话

第1611章 校花,笑话

 热门推荐:
第1611章 校花,笑话-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李月出了女生寝室的门,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她那张秀气漂亮的脸上不禁露出一种极度恶毒的表情,冷冷地说:“吴昊,你真没用,我只不过想杀杀玉焚天的风头而已,你来凑什么热闹,她连自己是什么位置都忘了,我才是这里的第一校花啊。”

    确实,网站上评选校花的时候,李月每次都是第一。但李月忽略了一点,那时候玉焚天不喜欢来学校,在学校里知名度不高,但她那艳光四射的美貌,无论到外面哪里都是极受人欢迎的,又怎么会让人不喜欢呢。

    想起玉焚天的相貌,吴昊心里不禁有点嫉妒,她的相貌和名字一样,都是像是火焰一般的热情美丽,充满着独特的魅力,这一方面却是清纯派的李月所没有的,所以吴昊对李月一直没什么感觉。不可否认一些男生喜欢李月这样的清纯美丽,宜室宜家,但也有男人喜欢火热的玫瑰,每次看着都仿佛喝了一杯血腥玛丽一般,带着火焰烧到胸腹之间,让人整个为她的魅力沉沦燃烧。

    “可恶,那个男人。”虽然没有在李月面前说,但吴昊依然宽宏大量地原谅了李月的指责,而是想着叶秋。在他的女神面前,本来一切都好好的,谁叫叶秋偏偏在那个时候出来掺和一嚼,而且看女神的样子,竟然似乎对那个普普通通的小子颇为迷恋。

    要不然怎么会什么话都不说,任凭他在那耀武扬威。想到这里,吴昊的心里被一把嫉妒的火焰深深充斥了,他无法原谅竟然有人会这样对他的女神,也许女神这种东西就是这样,将女人当成女神以后,她就没法再下神坛,只有自己的手碰到她的时候才不叫玷污。

    吴昊的脸庞称得上英俊,除此之外他还是学校的学生会主席,要不然自视甚高的李月又怎么会喜欢他。吴昊又是这个大学的计算机社社长,李月对计算机一点也不感兴趣,加入计算机社只是为了在吴昊面前展现自己的魅力。

    但加入计算机社以后,吴昊对李月公事公办的态度让李月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她从小到大对男人施加魅力没有一刻是不成功的,偏偏在吴昊面前她竟然这么失败,这是李月所无法忍受的事实,她要把这个事实变成不是事实。

    对于李月这样的女孩来说,也只有吴昊这种不把她放在眼里的人才能让她迷恋,这又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神化,被神化的人本身已经不像人了。

    “吴昊!吴昊!”李月还想要抱怨,连续叫了几声,吴昊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李月还想再叫,心里却一阵沮丧,搞得她几乎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有那份对玉焚天的恨意,越来越浓。

    同样美丽的两个女人很少会成为朋友,这下子,李月是真的记恨上玉焚天了。她真的不喜欢玉焚天以那样的艳光四射的样子在这里到处晃悠,这里是她的学校,她在这里是校花啊,是所有男生仰望的存在,这里不需要别的美女。

    偏执的**让李月清纯美丽的脸庞有了一瞬间的扭曲,很快她控制着自己的修养把一切压制了下去,其实吴昊早就知道李月心理扭曲的一面,因为李月在吴昊面前什么也掩饰不了,吴昊确实有存心与她暧昧的心思,但那心思也不过是玩玩而已。

    这和对玉焚天近乎偏执的热爱,完全是两种不同层面的东西。吴昊天生喜欢有挑战性的事物,如今玉焚天出现了,他的目标也出现了,别的人相比之下,就像是旺盛的火焰下黯淡无光的星火,眨眼就可以熄灭。唯有玉焚天的骄傲,玉焚天的热情,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

    两个人各怀着心思走到了风华大路的公园,这是校园里最为中心的广场。他们在长椅上坐下,不乏有人发现他们,但他们谁也什么都没说,就在那里静静地坐着,李月是赌气,吴昊是思谋着什么。但一想到刚才吃的瘪,即使以吴昊的毅力,他的神色也不禁扭曲了起来,那个时候,如果自己也有人数,叶秋的那帮兄弟可不会如此嚣张。然而自视甚高的吴昊,兄弟向来很少,这又是他的一个短处。在计算机上的天才,在日常生活里却很少受人欢迎。

    “嗯,我决定了。”吴昊在心里暗暗想到。“我要这么做,让玉焚天知道我的厉害,看到我的男子气概,而那个男人,到时候自然而然会退场。呵呵……”想到这里,他不禁握起了拳头,一瞬间,对面运动场上所有的景象都那么耀眼。

    这时,玉焚天的宿舍里,把入侵者赶走之后,玉焚天也把那些男生赶走了。

    秀秀,程程和**围坐在一起,玩着扑克牌,兴高采烈地叽叽喳喳,玉焚天也和她们一起叽叽喳喳,心里却想着叶秋的那个售楼处事件,心里说不出的甜蜜,自己和他终于也到这个时候了么,先前隐藏的一切可以浮出水面了。

    “玉焚天大姐真的很厉害啊。”**羡慕地说,“怎么才能修炼出那样的气场的,我就怎么也学不会那种姐妹相助般的气势,大姐头,你能告诉我么。”

    “大姐头是什么啊,**。”玉焚天笑了起来,**来自北方农村,说话带着一股乡村气息,但说的话却不显吃力,普通话的水平很显然也越来越好,听说她之前还在外面工作过,玉焚天天生可怜这些从小受苦的孩子,远甚于在富贵人家长大有所烦恼的孩子。“唉,不过我也算是这样吧!男生看到我,可都是包头胡攒的份哦,从小开始一直是如此,搞得附近的男生都不敢亲近我了呢。”

    “那那个叶秋学长是怎么回事呢?”乖巧的程程突然问道,然后在众人齐齐看着她的目光里低下头来。程程长相秀气,显得很没有侵略性,大家相处了一会儿彼此自我介绍,就把她当作彼此的妹妹看待了。

    “叶秋学长啊。”看来其他人也很感兴趣,玉焚天微微沉默了一下,随即笑着说,“你们怎么对这个话题这么感兴趣,一个个小妮子就都想恋爱了么。”

    秀秀大胆地说:“焚天大姐头与我们也是同龄啊,但好像经历的事情比我们多的多呢,焚天大姐头这么多的阅历,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啊,秀秀真的很好奇。”

    三双眼睛聚焦在身上,即使以玉焚天的心理素质也终于耐不住了,点点头笑着无可奈何地说:“唉~你们这些女孩啊,成天都这么喜欢看别人的恋爱片,有时间自己也要去恋爱啊,自己恋爱才知道恋爱的好,哪里用挖别人的经验。”

    “真是的,焚天大姐头都不回答我们的问题。”看穿了玉焚天想要避让这个话题的背后目的,秀秀噘嘴说,“来,程程我们撒撒娇,好让焚天把那句话说完,告诉我们她与叶秋学长之间的秘密。”他们都是有人格魅力的人,叶秋学长这样一个潇洒的人物,和玉焚天在一起也不足为奇。

    玉焚天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想了半天才说道:“你们一定要问的话我说也不是不可以,那我就简单说说看吧,因为我与叶秋的相遇是很长很长时间以前的故事了。”随即她娓娓讲述起来,声音动听,让人不由自主地沉浸其中。

    原来玉焚天和叶秋很早以前,五岁的时候就相互认识了。那时候他们还是两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孩子,叶秋和玉焚天身世差距甚大,但他们的父母参与过同一个艺术社,所以他们也经常到广场一起玩,玩当时小孩子喜欢的那些玩意。比如风车啦,跳绳啦,这些,等等。

    那时候,玉焚天本来是没在意过叶秋的,但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彼此间不存在大人那么多的心计和勾心斗角,两个人混熟了的时候就渐渐放开了,那时候梳着两个小辫子的玉焚天欢乐地在滑梯上滑上滑下,和叶秋一同分享着生活中的快乐与悲伤。

    “很奇怪吧,明明是女孩子,却和一个男孩子玩得最开心。但想想,那个时候的阶段恐怕是不分性别的呢。”玉焚天精致的长睫毛闪了闪,若有所思地说,程程吃惊地看着她,玉焚天喜欢艳丽的妆容,但那种妆容在她的脸庞上一点也不显得浓妆艳抹,反而透出一种更加古怪的魅力,“我和叶秋的最初就是这样,一点也没有什么其他加工的成分,无聊得紧哦。”

    “哦——那可和大姐头平时给我们的风风火火的形象不一样呢。”虽然是第一次认识玉焚天,女孩子们还是兴高采烈地说,“大姐头刚才保护我们的时候简直帅呆了,叶秋又是怎么对大姐头的呢。”

    “唔,那是我八岁的时候,我记得好像当时我膝盖卡了一跤,去叶秋的家里疗伤。因为我当时也在和他一起玩嘛,虽然大人对此颇有微词,觉得这样很不成体统,我们都已经八岁了,叶秋的父母又很守旧,这也让他后来离家出走。准确来说是独立生活。”大姐头,玉焚天抿嘴一笑,虽然针对的是回忆,却很高兴地说,“你们如果没见过叶秋当时的样子,肯定想不出他有多狼狈。”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