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1616章 无奈

第1616章 无奈

 热门推荐:
第1616章 无奈-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一会儿李月到来了,她穿着白色的连衣裙,看起来比之前温柔很多。叶秋和玉焚天也不上来她哪里改变了,只觉得她改变了,比以前更好了,看起来更顺眼,想必这样的她会有更多人气吧。

    李月看了看叶秋,眼里闪过一丝黯淡的神色,:“我只是想,我不会像是以前一样了,我会真正做一个好女孩。“

    叶秋不知如何回答,于是:“嗯,我也相信你能做到。”

    玉焚天挑了挑眉毛,:“这倒是了不起啊,李月,这些事做完了就什么都不一声走了么。“李月低低头,:”你对我怨恨也是没办法的,我确实做了很多错事,但这些事情都不是我今天不向你道歉的理由,我欠你一句抱歉,玉焚天,我一直很嫉妒你,你知道么。“

    “李月,你和我素昧平生吧,一个你从来没怎么见过的人,就因为你觉得比你优秀你嫉妒,那世界上那么多明星啊模特啊什么的,你怎么不去嫉妒他们呢。“玉焚天确实觉得心里有气,这俩人绑了她,还威胁毁容啊什么的,现在却拿出一副好好先生的样子道歉,道歉,道歉就有用了么,如果不是叶秋劝,玉焚天现在早让他们进监狱了。

    “吴昊,如果你不用健康心态面对人生,什么都是白费力气。”玉焚天又把矛头转向了吴昊,“你自己看看你之前什么德行,叶秋固然有缺但却是个正常的好人,所以我喜欢他,你看看你自己。我不多了。”

    吴昊害怕玉焚天尖锐的言辞,却发现玉焚天给自己留了面子,心里感动起来,看着玉焚天艳光四射的容颜:“玉焚天,其实我一直……”

    “别继续了。”叶秋在旁边插话,他看不爽吴昊喜欢玉焚天很久了,还有之前吴昊的话,尽管他能理解吴昊,但却不是他蛋疼吴昊的理由。吴昊叹了口气,知道眼前这一对情侣别人插不进去,虽然心里打着九九,表面还是:“我听大哥的话。”

    吴昊真的崇拜叶秋么,也未必吧,但至少对叶秋是比以前更加推崇了。叶秋自己也没想到这个结局,但他对吴昊依然保持着相当的距离,以免自己和他走得太近,引起别人的什么误会,但吴昊真的很烦人。而且最近开始……

    “喔,这是什么,情书?”李昊从柜子里掏出一样粉红色的东西,吃惊地亮给同寝在线的两个人看,“写给叶秋的,叶秋你怎么回事,出轨了么。”

    “什么?”叶秋吃了一惊,还没等他过来看情书是谁寄的,旁边已经有舍友兄弟眼疾手快地把情书拿过来,也同样目瞪口呆,“喂喂,叶秋你玩大了吧,你怎么勾搭上那个心高气傲的李月的,她不是不喜欢一般男人喜欢吴昊的么。而且她不是刚和吴昊绑架过你家玉焚天的么?到底怎么回事,坦白交代。”

    “对啊对啊,不然我们就告诉玉焚天。”李昊立即过来掺了一脚,其实他们未必真的想要听到什么,只是八卦之心作祟,加上对叶秋非常好奇,李月是话题人物又是校花,先前那事情的风波在民间远远没过去,怎么就冒出这么一个事。玉焚天知道么?知道又会怎么想,想起玉焚天风风火火的个性,李昊和舍友都觉得险。

    “我哪知道她犯了什么精神病。”叶秋是个正常的男人,对这个话题难免会遐想翩翩,但却不会过度投入,以免自己沾了什么腥,脱不开,反而被愤怒的玉焚天制裁。他定了定神,“我看看那里面写的什么。”

    舍友吹了声口哨,叶秋无视了,拿过来看,只见信里写着李月娟秀的字迹,拆开的时候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墨香,讲述的是李月初见叶秋时内心的悸动,只谈情爱不谈其他,通篇显得文辞优美。

    “哇,果然不愧是校花,文学少女啊。”舍友啧啧称奇,他自然不可能不看的。叶秋皱着眉头看着这封情书,再想起李月之前那副扭曲的样子,心里不禁有害怕,这个女人精神不太正常,就算她现在有向清新转变的架势,叶秋自己可也不敢信啊。“得了吧,她什么样她自己清楚,别来招惹我。“

    不遗憾不是事实,但叶秋还是下了决断,这个女人太危险,相对之下玉焚天虽然有个性但直白不虚伪不扭曲,人格正常有趣。别李月这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吸引力,就算有他也不会和一个精神病多相处,精神病不是能变成正常人就变成正常人的,叶秋要为自己的身心安全考虑。

    玉焚天这时候不知道叶秋看到了什么,下了什么样的决心,她哼着歌回到寝室,正好看见程程在精神抖擞地收拾东西。“程程,你今天心情不错啊。”

    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程程现在看起来反而比过去还要阳光,真不知道是为什么,难道是因为那次的经历给她造成了正面影响么,虽然外表看不出来,不过程程难道是个坚强的女孩。玉焚天一边看着程程的笑脸一边想。

    “玉焚天大姐头给了我很多感悟。”程程一边翻出衣服晾衣服一边,“大姐头自己可能不知道,你的存在对于本身来就是一道阳光,我也想要成为那道阳光,所以现在会更加积极地看待事物。”

    “嘿,我分明是火。”玉焚天不禁笑了起来,“我名字里都带火。”

    “虽然成不了玉焚天大姐头这样的大美妞,不过我也有我的特。“程程甜甜地笑了起来,“玉焚天大姐头,以后我们还要好好生活哦。直到大学校园结束之前。”

    “恩。”玉焚天倒是很喜欢自己这些心地善良的舍友,一时间不禁感慨万千,然后抬起头来看向外面的天空,天空那么晴朗,真是不错啊。

    突然有一天,在学期结束之前,李月和吴昊绑架玉焚天的消息传开了,据是那些黑帮人传的,让里面本以为已经过去的学生完全措手不及。玉焚天看见脸色苍白的程程,就:“你不是加害者,有什么可害怕的。”然后皱起了眉头,“不过话还真是麻烦啊,这个消息他们传出去了倒是轻松愉快,我们不是要炸锅了。”

    警方形式上再次审问众人,但之前一直以清纯形象出现的李月的人气受到了不可避免的毁灭性打击,她每次出现都会有一群男女生扎堆窃窃私语,让李月的日子非常难过。李月在这样的日子里越变越低落,但也慢慢给自己加油,希望能走出过去那段现在承受代价的过去。

    “李月,你也许不适合待在这里了。”舍友看着李月,委婉的语气非常伤人,李月听了不禁沉默了一下,“你看这么多人风言风语的……我们和你的同学也经常被叫住,你应该走了,李月。”

    李月苦涩地笑了一下,:“连你们都不信任我了么,我真没想到。但也算了,这些都是我咎由自取,我已经做好承受代价的准备了。”她随便下楼吃了东西,随后发呆起来,这位校花第一次没有将时间用在精心化妆什么的上,只觉得人生格外空虚,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一动不想动。

    一边的运动场上有人打篮球,李月就坐在那看着他们打得越来越精彩。突然间有个人喊了声叶秋,于是李月发现叶秋也在他们之间,叶秋也注意到了她,篮球赛结束的时候就下来找到了她。

    “你怎么会在这里。”最近李月的情形叶秋有所耳闻,直白地问道。李月低下头看了看地面,然后,“你也听过最近发生的事情了吧,那个消息传开以后,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再明显不过了。“此刻她太阳下的身影显得格外单薄,就像池子里盛开的一朵淡白色莲花一般晕染着一层光环,显得格外女神般的美丽,连这段时间听了那些事情诋毁李月的人也不禁看呆了。

    叶秋也看呆了,不得不李月真的很美,那种美是由内而外的。他迟疑了一下,把刚才自己想的话吞进肚子里,然后:“我觉得你该去看看心理医生,李月,你现在的情况不太好。”

    “你也看出来了么。”李月美丽的容颜淡淡的憔悴着,看着叶秋,“如果我我马上就要死了,你会关注我么。”

    “你不应该把自己的生命不当一回事,我不会关注不珍惜自己生命的人。”叶秋肯定地,李月闻言脸色暗淡了一下,:“果然你喜欢玉焚天那样的女人。她有什么好的呢,我真心想听听你和吴昊的话。为什么你们都喜欢她,却不喜欢我。”

    “世界上会有人喜欢你的,只是我们恰好喜欢的是玉焚天而已。而且,不要提吴昊。”叶秋听完吴昊的名字,顿时感觉一阵恶心,“最近他缠我缠烦了,何况玉焚天是我的女朋友,你们最好搞清楚自己的位置。你不是喜欢吴昊么,你送来的情书我都丢了。”

    “我送去的情书?”李月抬头看着叶秋,目不转睛的,“你就不能给我机会吗,为什么这么无情无义。”

    叶秋苦笑了一声,:“你听听自己现在在什么,胡搅蛮缠的。好了,我把学校里心理医生的名字和电话告诉你,你应该过去看看。”他借了一支笔写了纸条,给了李月。李月拿了纸条,看了看纸条,然后抬头看看叶秋,:“叶秋,你一张纸条就打算把我打发了么,你真心狠啊,呵呵。不过也没办法,谁叫先遇到你的不是我呢。”

    李月果然去看心理医生了,叶秋没想到她这么听自己的话,看到短信的时候还愣了一下,叶秋的手机号她怎么会知道。不过这也没什么办法,听到了就听到吧。叶秋耸耸肩,删掉了李月的短信。

    李月最后的决定是转校。离开之前她告诉了自己的一些为数不多还挺她的朋友,这时候有这些朋友真是幸福,李月渐渐明白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也渐渐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了。不过对叶秋她还是心情复杂,总觉得叶秋这个人她好像在很久之前看见过。

    那一天机场上,李月忍不住把自己的地址告诉了叶秋,心里怀着微妙的希冀,想让叶秋过来为她送行。结果叶秋没来,玉焚天来了。玉焚天蹬着高跟鞋,走过光滑的地面,来到李月面前,笑着:“李月,好久不见。”

    “是你啊。”李月没生气,没失望,直白地,“玉焚天,我直了吧,我其实现在没有那么讨厌你了。我只是觉得,我为什么没有和叶秋先一步见面,很无奈而已。”

    “是么。”玉焚天抬头看看天花板,“李月,你知道一件事么。”玉焚天话里的淡淡告知般的语气让李月微微一愣,这些日子来心如死灰的李月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落了什么,于是本能地问道,“什么事。”

    “我们很久以前见过面的。”玉焚天微微一笑,:我们时候一直住在一起,你忘了么,我和叶秋和你曾经一起玩过。当时我和叶秋一起在跳绳,你就在旁边看着,你当时还是个活泼调皮的姑娘,比男孩子还淘,后来你搬家了,我们就没再见过。”

    李月一愣,苦笑了起来:“呵呵,这只能是世事无常还是变幻莫测。”

    玉梵天也是叹了一口气:“只能人心啊!”随后又是一副十分高兴的样子,看不出是嘲笑还是天真的笑:“其实没有那么多的无奈,只是经历不同而已。”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