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1624章:勾心斗角

第1624章:勾心斗角

 热门推荐:
第1624章:勾心斗角-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外出的时候,秀秀看到一只猫,喵喵叫着跑到了目的地广场里。秀秀眼前一亮,:“**,我们去看看那只猫。”两个女孩到广场里看着那只猫。猫儿叫着,叫声非常甜。突然间,**好像想起了什么,脸上颇有些不高兴的味道。秀秀问道:“**,你怎么了。”

    “我们那养了只老猫,那老猫可狡猾了。打我家猫嘴巴子,打得它血不拉的。“**不高兴地,”所以我不愿意把我家猫留在家里,那老猫也是挺可恶的。猫狗不分家,没想到猫与猫之间也有这些勾心斗角。“

    “唉,这些动物,我本来以为比我们更加友善呢,没想到也是这样。“秀秀看着不远处嬉戏的猫感慨道,旁边的运动器材边上一堆人在活动,还有大妈在跳广场舞,而玉焚天现在还没回来。”玉焚天到底去了哪儿呢,大姐头不在,我们也觉得很寂寞啊。“

    “你们想知道她去了哪儿么。”一个冷漠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秀秀转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机车装的男人靠在自己的机车上,寸头,鞋尖乌黑发亮,显得非常酷。男人脸庞上面无表情,好像什么也没有反应一样。

    “你是谁。”**警惕地问道,遇到这种事的时候,她比秀秀有警惕性多了。男人闻言冷冷一笑,到:“我是谁,这不是你们需要知道的事情。你们只需要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你们现在和这件事有关联,所以你们现在很难置身事外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秀秀隐约感觉到不舒服,于是,“**,我们快往旁边走……”“晚了。”男人伸手把**她们拽走,在他鹰爪般的手下,**和秀秀竟然半反击之力都没有。两人正想要张口呼喊,男人已经给她们一人嗅了一瓶东西,**和秀秀同时四肢发软,什么事也做不了了。

    程程在寝室里百无聊赖,她这两天一直很忙,偶然闲下来才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手机还在旁边充电,她觉得自己该做其他的什么事情,想起**她们在楼下玩,就伸手打开了窗$♀$♀$♀$♀,m.£.c≌om户,看着楼下。

    “嗯?她们这是怎么回事。”程程看见她们被一个陌生的男人一手拽一个,拽走了。程程与**她们非常熟悉,这种时候就觉得那男人特别陌生,不像是自己曾经知道或者见过的样子,立即提起了十万分的警惕性,若有所思地想道,“难道是让玉焚天离开的团伙之一。”

    事不宜迟,程程立即掏出手机拨打起了电话,拨打的是玉焚天的电话,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玉焚天在程程心目中竟比警察什么的都要来的可靠了,连程程自己也想不到这个展开。

    “那种人怎么会在这里。”刚打完电话,程程突然想到了那人是谁,脸色立即苍白起来,“这不是那个上次抓我的人么,上次他抓了我,我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玉焚天面前……”程程永远不会忘记那阴惨的一天,她那天感到非常无助,还好有玉焚天在,还好最后逃脱了出来。

    这时的程程手脚冰凉,喃喃道:“不行,我必须得振作起来,好救她们。”但她刚想从床铺上起来,就感觉自己的脚一阵作痛,只好又跌了下去。她看到微微发潮的被子在隔壁床铺上挂着,一时间心里感到一阵毛骨悚然,“我难道能接受没有她们作室友的生活么,想必是不能的……”

    滴滴滴,玉焚天的电话接通了。却没有声音,程程看了看,发现没信号,玉焚天他们到底去了哪儿?她反复和玉焚天通电话,都没有声音,程程终于发现自己现在没法和玉焚天通话,心里不禁着急起来,然后打电话给了警方。

    警方却没有一反应,而是随意地:“你应该打电话给你那位朋友,失踪未满48时是不准立案的。”然后挂了电话。程程握着电话,心里才想起这条法则法规,心里不由着急起来。如果这样子的话,她该怎么知道他们的安危。

    “呜呜,我该怎么办。”程程大为害怕,在床上喃喃着,自己鼓励自己,“不行,程程,你不能放弃,也许她们还在等待你救她们。”她鼓起勇气,开始给那些相熟的朋友打电话。滴滴滴连续几声,程程的电话打向了不同的人。

    **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她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什么也看不见的地方,旁边只有一个女孩在烧水,而且这里的氛围和城市完全不一样,夜风捎来的声音都流入了缝隙里,看来这房子不是城里的房子。

    做出了这个判断以后**很快坐起身来,警惕地看着四周,然后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捆住了,不过嘴没有。她不知道绑架她的人为什么会做出这个举动,却也知道这时候该做什么,于是反射性地喊道:“救命啊!我被绑架了!”

    按理最先反应的应该是那个女孩才对,但女孩一反应都没有,就像是什么也没听见一样在旁边默默添着水。**不知道这个女孩为什么这么平淡,茫然地看了她一会儿就很快大喊道,“天啊,为什么没有人回答我,我被绑架了!救命啊!快救救我!”

    女孩直起身来,慢吞吞地:“你不用喊了,这里没有人会救你的。”女孩冷淡的样子让**不禁哑口无言,她默默停止了自己的呼声,她知道如果女孩这么了,那十有**是不会得到什么营救了。

    这个女孩恐怕是在这里的居民,看来他们给她不封口也是因为就算封了口也没什么意义,不封口的情况下她就已经什么也喊不出来,喊出来也没用了。

    “那我该怎么做。”**的脑袋急速转着,她是秀秀和程程中年龄最大的,这个时候却什么办法也想不出来。对了,秀秀呢?这种突如其来的情况下,她只能想得起当初自己与秀秀是一起出来的,一起被那个机车男子抓的。

    “记得以前程程也被当做人质抓过。难道我们现在遇到了同一拨人。难道玉焚天当时走就是因为……”**咽了口唾沫,这个进展太诡异了,她完全反应不过来自己该怎么做,才能脱离开现在这个处境。毕竟,她和秀秀可是众目睽睽下被抓走,来这儿当人质的呀。

    “秀秀在哪里?”回过神以后,**立即质问道。她的声音非常慌乱,让那个女孩不由皱了皱眉。“不要那么着急,她没事。只是和你分开管了而已。”**不禁吃惊地看着这个穿着布衣的女孩,看见她两只脚赤着,一时间顿了顿,好奇心压过了其他,不由自主地问道:“你脚不冷么?一直那么在地上踏着。”

    “不冷。”女孩冷冰冰地回应道,“习惯了就好了。”**意识到这里可能是哪个农村吧,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凄凉。

    她也没再什么,看着这个女孩微微扬起身子,把自己手中壶里的水放到杯子里,哗啦哗啦的声响,甜甜的水看得**口水都要留下来了。“能不能给我喝口水。”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渴,后悔起自己来之前没多喝水,但谁能想到遇到这事啊。

    一会儿过了个女人,慢吞吞地:“桑子,看得还好么。“

    “还好。姥姥怎么样了。”名叫桑子的女孩问道。

    “还好吧。她辞职了。你看她现在做了这活儿,还得时刻买药盯着。她再吃药,再把身体搭进去了。人家主要是在家还能挣着些钱,你看她不是也么,她早上去那么早,晚上去那么晚,那不真盯一天半了么。”女人叹了口气,“所以亲戚朋友么,最好的还是不能搁一起,要不该怎么办呐。”

    “嗯。”桑子听得似懂非懂,那女人就继续自言自语,直接无视一边的**。**哑口无言,不知道自己碰见的究竟是怎么个情况,心里的火气倒是越来越重了。**这么想着,看着周围的样子。

    “这一天,真是活着没有动力,死了又没有勇气。”那瘦骨伶仃的女人感慨着,把手放到下面,去拿了杯子,接热水喝。**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你们能不能理理我,告诉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是你啊。”女人就像是刚看见**一般声音淡薄地,“你应该好自为之,女孩,要知道,你这样的女孩,被舅父带来的已经不多见了。”

    “什么。”**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不禁害怕起来,“你们要拿我去做什么,难道你们这个村子都是……”

    “大多数人都是老大认识的人。“女人叹了口气,撸了撸手腕上一个金镯子,”如果你能卖,我们就方便多了。不过榨干利用价值以后,恐怕也只能这么做了吧。“

    就在**因为恐惧不出话来的时候,女孩:“妈妈,你不要吓唬她了。”

    “好吧。“女人耸耸肩,却不肯放过**。”你知道这里还干什么吗。这里还卖可花神皂。”那女人用嘲笑般的声音,“能洗头发,能刷牙,也能用来洗衣服。总之大多数功能,它都有。那时候可火了。可惜后来销量大不如以前,估计是城里提倡科学惹的祸吧。”她的声音单调而枯板,就像是从巷里吹出来的阴风。让人心里不禁为之凛冽起来。

    就在女人话的时候,那边秀秀也在目瞪口呆。她刚刚醒来,就听见旁边两个女人一边拆毛线,一边话家常。

    “那个明星啊,红之前和红之后摄影师不一样了。红之前他头型也没现在酷,那时候的头型可长了。”两个中年女人在旁边一边扯着毛线一边议论不知道哪个明星,“韩国的那种造星就像是一种机械生产流线的感觉,呵呵。”

    “是摄影师的问题么,发型,化妆风格都不同了吧。”另一个女人笑着。

    秀秀不禁瞠目结舌,这两个女人谈论的话题怎么这么时髦。但同时也注意到自己的情况,不禁睁大眼睛,她怎么会在这里,为什么,**呢。她的脑袋急速旋转着,渐渐记起来了自己记忆中的景象,原来她确实是在这里,在那边被绑架了以后,就被搬到了这里。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