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1626章 秀秀

第1626章 秀秀

 热门推荐:
第1626章 秀秀-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秀秀,这样,我们分头行动吧。”

    在秀秀救了陈林以后,陈林很快明白这时候这里不是久留之地,从而认真对秀秀。秀秀了头,看着地面上昏倒的女孩和女人,脸色有些忧虑。陈林注意到了秀秀的神情,安慰道:“我们应该快找到玉焚天,或者快从这儿逃出去,这些人可能自己也不是什么善茬,你没听到她们什么吗?我们自己自身难保,这时候更没法顾及别人了。”

    “不错。陈林,你得对。”秀秀很快振作起来,明亮的眼神看着周围,“我一定要坚强起来,我们要一起逃出去。”两双秀气的手握在一起,两个人同时感觉自己仿佛充满了力量。

    “秀秀,你真是个坚强的女孩子。”刚才被女人吓得瑟瑟发抖的陈林由衷感受到自身的力量重新从身体深处涌起,看来这种勇气也是会传染的,在这危急的时刻,两个人的心意格外汇合到了一起。

    “我很奇怪一,那个男的当面把我们拽走,广场上的人为什么一个都没有拦住。”陈林看了看周围,尤其看了看这破旧的地面和桌上破口的水壶,感慨道,“这里的物件也太破旧了,是我原先完全想象不到的。”

    “呵……”秀秀抿嘴苦笑起来,“我也完全没有来过这种地方,多以前旅游的时候才……。好了,我们快找到躲藏的地方。”

    “我们还是分头行动吧。”陈林突然犹豫了一下,,“他们不知道把我们的手机放哪里了,我们现在若不分头行动,自己也会很难办。你看,他们现在在追捕我们,我们不知道入口在哪里……”

    “其实……玉焚天有托付给我一样东西,如果我们实在情急,可以拿它出来用。“秀秀眼睛一亮,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拆开包装来,里面露出两只淡蓝色的手表,看起来是防水的。”**,我们把这个带走,看看它能不能起什么效果。“

    “这不是通话手表么。最近常卖的。”**把通话手表拿起来端详了一下,随即戴到手腕上,“嗯,那我们可以通话了¥¥¥¥,m.∧.co⊙m。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出口在哪里,秀秀,我们分头行动,如果谁被抓到,就用食指在手表上扣两下。”

    秀秀头,两个人再聊了一下,随即分开了。尽管不舍,但**和秀秀都知道,现在不是一个能让人随意话家常的时间了。她们谁也不知道,李昊、玉焚天他们那两队人,都已经在村子外面夜宿下来。

    这村子在b县城外,离b城有两天路程,指的是开汽车两天就能到。李昊寻思自己在b城有朋友,要不要让他们来当外援,被李青否了,其实之前他们就想过这个事情,但是后来又没坚持下去的原因就在于,这归根究底和叶秋有关,他们知道为叶秋保密,别人却不一定能为叶秋想到更多。

    “呼……真麻烦啊。如果这个事情是别人遇上了还好,偏偏是叶秋。罢了,行动吧。”李昊的手机在黑夜里散发出幽蓝的光芒,他聚精会神地看了自己的手机一会儿,然后,“我朋友这个村子里面有矿产,他们主要靠出口这些矿产生活,所以这村子附近也有一些煤井,矿井什么的,叶秋他老爸以前貌似也做过这个生意,叶秋过。”

    “妈的,这两天风也太大了。”薛霸朝地上吐了口唾沫,风果然很大,卷着一层层黄沙土往这儿吹。

    “这两天风已经下去了。”李昊笑了笑,“要不然我们怎么敢出来呢。”

    “如果我们能联系上叶秋,现在的情形就好办多了。或者如果以前打听过叶秋的背景……这村子,我们现在可还不知道它的详细信息啊。”李青薄薄的嘴唇一抿,“以石为名吗,确实符合有矿产出掘的身份。”

    “其实听以前它还有一些史前遗物什么的出土,那时候着实火过一阵,但也只有那个时候了。”李昊头,“我是历史系的,所以听过。好了,让我们赶紧准备吧。”

    突入这个乡村所要做的准备,多不多,少不少。外面的天空渐渐明朗起来,已经快要从夜晚过渡到凌晨了。距离白天玉焚天他们伪装作观光团侵入村庄还有不到五个时。

    秀秀咽了两口唾沫,她又藏在一处柴堆旁边,但自我感觉体力已经快要达到极限了。她不太明白那些人看起来怎么还那么有力气,但即使是练家子,一个城市里的女孩的力气和乡下人的力气显然一般是没法对比的。

    秀秀处心积虑,希望自己能够脱离这个情景,但显然她现在还没有这个能力。事态宛如坂上走丸,越走越快,很快出来捉她的人已经占了村子里出来的农民的大多数。秀秀听见有人:“喂,不过是追一个女孩而已,你们用得着这样吗?”

    “一个女孩,哼,这个女孩可很了不起啊,竟敢威胁我老婆。”一个阴惨惨的农民声音响起来,听得秀秀不寒而栗。如果被他们抓到……秀秀几乎不敢想接下来的事情了,她只希望这时候不要是万人空巷的场景,万一那么多人一起来,她该怎么办啊。

    平心而论,一开始秀秀对玉焚天的好感度其实不足以支撑她无怨无悔地面对现在这样的场景,但后来玉焚天和程程一起出来以后,程程对秀秀的话,秀秀一天天听在耳朵里,加上玉焚天作风豪爽不造作,秀秀渐渐对她有了很多友善的感情。

    现在的秀秀面对这样的场景,心里却全是对恶势力的愤怒,以及对自己无力的无奈。几乎没什么对别人的怨恨,她情知自己不能怨恨别人,忘记自己。秀秀对玉焚天的好感同时也蔓延到了玉焚天的朋友与男朋友上,也算是一种爱屋及乌吧。

    但这时候,谁对她都是爱莫能助的,秀秀知道,自己只有自己救自己。

    “我来赌一把。”秀秀心想,在外面迟早得被发现,她不如侵入到某个屋子里,看看能不能打昏一个人,然后装病躺在床上。她左右看着,幸好这里都是平房,如果这里都是高楼大厦的城市,那自己可就没法子了。

    时间匆匆,虽然不到白驹过隙的程度,却也飞快地流逝起来。李昊他们背好行动用背包和缆绳的时候,玉焚天他们已经在车里完成了一次电脑工程,将自己和观光团挂上勾来,这中间玉焚天的人际关系当然功不可没。

    “玉焚天,多亏有你这么厉害的女朋友,要不然我们现在又该往哪里找与他们之间的联系。”吴昊由衷地。

    玉焚天笑道:“你这么夸赞我,我也不会给你糖吃,快工作吧,吴昊同学。”

    “对了你们喜欢听什么歌。”吴昊看了一眼工作条,“放首歌听好了。要不然,现在等着也是干等着。”李月闻言掏出手机,放了一首肖邦的钢琴曲,一时间面包车里充斥着这令人感到清凉悦耳的曲目声音。

    “你喜欢听这个?”吴昊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不过还蛮好听的。你喜欢听什么曲子,李月?”

    “我比较喜欢哀而不伤的曲目。”李月长长的睫毛轻轻闪了闪,微笑道,“吴昊,等这件事情过去以后,我们再沟通对音乐的喜好问题吧。”玉焚天不由多看了他们两眼,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觉得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还真是不一样了。嘴角不禁挂上了一丝笑意,这还挺有意思的。

    “喂,你这么看我们什么意思。”吴昊看了一脸偷笑的玉焚天一眼,无奈而没好气地,他现在看到玉焚天的身影依然有一种心动的感觉,可能这就是藕断丝连的那种感情吧,也挺常见的。但吴昊明显感觉这种情感越来越淡,看来没有了解支撑的感情,也不会特别长久。“我现在把车开到山坡底下的那边,观光团会在那边上来。我们就要上了。”

    “什么观光团啊,这个过来看。”玉焚天不免抱怨了一句。

    “因为这个村子据是这个时间的风景比较美嘛。”吴昊开车到了那山坡底下。“李昊他们也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就准备突入吧。”

    如此这般处心积虑谋划营救行动,希望不要让我们共同的努力失效。玉焚天表面嘻嘻哈哈,内心里则猛足了劲祈祷着。在这种祈祷的声音里,面包车缓缓停在了山坡底下。天际渐渐发起亮来。

    “听这个村子曾经安土重迁过。”一个人。“它会在这里定居,是因为这里风景秀丽,矿产丰富。”

    “对,它的原址是另一边的一个地方。不足两百公里。现在已经被荒废了吧,你要是这时候去看看,没准儿已经长草了呢。唔……怎么回事?!啊。”

    “啊。”另一个人也倒下了。

    “呼……”秀秀从一旁钻出来,身上的衣服已经浸满了汗水,她微微皱着秀丽的眉毛往这两个人身上看了看,这两个人是干瘦的汉子,刚从田间劳动回来,穿着的衣服和样子都很简陋。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醒,她钻进屋子里,把自己藏了起来。天亮的时机快到了,她更不能暴虎冯河,鲁莽行事。

    手表突然滴滴两声响,震动了起来,还好这响声和震动别人都听不见,非常细。秀秀暗自后悔刚才没把手表完全调震动频率,随后把手表凑到耳边,听见陈林在手表上轻轻扣了三下,表明她也没事,一颗从刚才起砰砰直跳的心立即安定下来。秀秀低声:“陈林,你没事吧,我已经到安全地带了。”

    “嗯。我也没事。”陈林的声音从手表里传过来,稍有些朦胧不清,但总体上来还是非常悦耳的,这手表的质量不错,通话音色达到了完美的控制。不愧是玉焚天买的东西。“秀秀,你那边已经好了么?”

    “嗯。”秀秀,“你现在在哪儿,陈林。”

    “我现在在村子边上,基本算是快要脱离村子了,但这里有两个巡查的人,拿了枪,我不敢……”陈林的声音微微弱了下去,秀秀听见有脚步声从旁边传来,不禁为陈林捏了把汗,“不过这里是垃圾站,想必相对之下还是比较安全的,刚才有巡查的人过来,捏着鼻子走了,呵呵。“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