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1635章:沈佳宜出现

第1635章:沈佳宜出现

 热门推荐:
第1635章:沈佳宜出现-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这三个女人也算是一见如故,更是玩到了晚上,以至于叶秋下次再也不要李月来找玉梵天。

    可几个女人这几天还是天天在一起,购物是女人的天性,八卦的女人才是女人,就这几天的辉煌成绩来看,他们都是买的便宜的,不过问题就是,玉梵天都已经画了上万了,当然,这点钱对于玉梵天来说还比不上自己的一件衣服的。

    可这个对于莉莉这个已婚妇女来说,都够家里几个月的开销的。

    “月月,不是我说的,要和玉梵天比,你不输我这个人都倒着走。”

    李月很是无语,咋又扯到她身上了。

    “哈哈哈,是吗?佳怡,你还救过叶秋呢?”碰巧也在街上碰到了兰儿,这地方也不大,像玉梵天他们这样天天逛街的,不遇到还真就稀奇了。

    沈佳宜对叶秋的心思,玉梵天怎么会不清楚?想来沈佳宜怎么会出现在这儿?这是叶秋老家啊!难道是有什么任务了?

    不过也是,自从叶秋和玉梵天交往开始,所有的任务都给了梁昊,叶秋整个就是一甩手大爷,玉梵天就更不用说了,她老爸下达的命令,跟着叶秋就可以了。

    “哈喽!”看见沈佳宜,玉梵天首先过去打招呼,沈佳宜也是对玉梵天微微一笑,对玉梵天的印象,沈佳宜可是很深的。

    兰儿挽着玉梵天的手,很是亲昵的样子,兰儿说道:“佳宜,听说玉梵天是叶秋的女朋友呢!你和叶秋认识那么久知道吗?”

    说道是叶秋的女朋友,还是刻意说出来的,沈佳宜也知道兰儿的心思,不过沈佳宜可是没那么傻和玉梵天硬碰硬,况且,叶秋没当自己面说过是不是,自己就不会妄下断言。

    “这个我和叶秋很久没见面了,我也不太清楚呢!”沈佳宜依旧是笑着,就像一般的两人对话,倒是兰儿脸色不太好了。

    玉梵天怎么会放弃打击别人的时候,而且想着叶秋会有这样的前未婚妻,玉梵天就感觉是人生的一大污点,玉梵天从来不是什么讲道理的人,上次已经警告过了,这次再犯,眼看就触到玉梵天的底线了。

    兰儿说道:“佳宜,你和叶秋那么好,叶秋怎么会不告诉你?”叶秋和玉梵天的事,知道的人并不多,也是碍于两人的关系,在这儿兰儿的话语之下就成了,叶秋其实不想公开自己的玉梵天的关系,而叶秋着实现在确实也不想公开关系。

    玉梵天拿出匕首就准备朝兰儿嘴巴划去,动作缓慢而优雅,不亏是一等一的特工教出来的孩子,看玉梵天的举动,沈佳宜连忙出手阻止,在圈子里就听说过玉梵天的大名,也流行一句话:另可得罪雇主,也不得罪玉梵天,看来玉梵天的名头,也不是凭空吹出来的。

    “玉小姐。”

    玉梵天不满,有洁癖的玉梵天很抵触自己不喜欢的人碰到自己,把沈佳宜的手甩开,问道:“小姐?我像小姐吗?”

    沈佳宜一时没明白,还是忍住继续说道:“玉小姐,看在佳宜的情面上,放过兰儿吧!”

    玉梵天挑眉,满脸不屑的呵呵两声:“呵呵,你都骂我是小姐了,我还需要给你情面?”兰儿似乎也感觉到自己是招惹了一尊活阎王。

    “哎哟,我的玉仙人哎,您怎么到这儿来了,我到处找您呢,有事儿跟您说呢!”梁昊不知道从哪儿传了出来,好像是专门来解围的而来的。

    梁昊转眼,似乎是才看到沈佳宜,然后才跟沈佳宜打招呼道:“沈佳宜?你也在这儿啊!我刚想跟我家着玉仙人说你的事儿的。”

    梁昊还记得,当初和玉梵天刚认识的时候,被玉梵天那是一个说话不注意就是一个过肩摔,要不就是狗吃屎。

    看着梁昊对玉梵天的态度,兰儿脸色也更加不好看了,可现在自己也不敢多说什么,玉梵天在这架势,刚才就想用刀来对付自己了。

    沈佳宜也是对梁昊微微一笑,梁昊是一直跟着叶秋的好哥们,好兄弟,要是有梁昊倒戈在自己一边的话,自己胜算也会大一点,想着沈佳宜对梁昊的态度也是一直挺好的。

    不过沈佳宜也是聪明人,看梁昊对玉梵天的态度就知道,梁昊是绝对不会临阵倒戈的,还需要下一番心思才行。

    看这兰儿,长的也不是太差,可能家教的原因,也没有那么土里土气的,梁昊也是暗自揣摩,这叶秋老家还真是卧虎藏龙之地啊。以后自家儿子也带这儿来养大,人杰地灵啊。

    “玉仙人,我们现在回家?有事商量!”

    玉梵天显然还不想回去:“能有啥事啊!那这样吧!你先回去,我先解决完这个女人先,不然以后再听到他说话,我心情一不好就想大开杀戒。”

    梁昊本来是想当个和事老的,可看玉梵天是铁定了要惹事了,而沈佳宜的这样子也是肯定会护着兰儿。

    “玉梵天,给我梁昊一个面子,今天这事儿就算了吧!”

    兰儿脸红的感觉又尴尬,现在被人这样欺负,兰儿从小也没被人这样欺负过,一时间也是恼怒起来:“你以为你是谁?还大开杀戒,你以为我怕你?”

    玉梵天笑了起来,是小声委婉的笑,不过却是渗人的很:“好啊!梁昊,是人家不领你的情,可别怪我不给你面子咯。”

    梁昊正想说什么,玉梵天说道:“你刚刚给他们说请就是已经维护他们了,你还想来个狗吃屎吗?是不是太久没有摔你了你皮痒了。”

    玉梵天这下是真的直接就火了,也不管什么了,朝着兰儿说道:“我看见你就烦,下次再惹我生气,我叫人轮了你。”

    兰儿脸刷的一下就白了,玉梵天是有背景的人,要是真的对自己做了什么,自己也只能想着,兰儿的眼泪就刷刷刷的往下流。

    玉梵天看着兰儿是越看越不顺眼,现在兰儿委屈的一哭,在玉梵天看来就是绿茶婊博同情的表现。

    “玉梵天,你闹够没有?”叶秋呵斥玉梵天,看见叶秋出现,还吼了自己,玉梵天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一怒之下,直接回了别墅,倒是李月和莉莉回去安慰了玉梵天一下,然后各找各妈,各回各家。

    晚上十二点,叶秋带着兰儿沈佳宜等人回到别墅,玉梵天本就心情不好,把莉莉和李月送走后就一个人喝闷酒,坐在客厅木板上的玉梵天就看到了这一幕。

    兰儿喝醉,梁昊抱着,沈佳宜微醉,被叶秋搀扶着,玉梵天也是看都不看叶秋一眼,叶秋也是好像来脾气了不理玉梵天。

    玉梵天虽然在那种环境下长大,但从小也没有受过这档子的气啊!现在倒好,直接就是自己男朋友出去喝别的女人出去喝酒,喝醉了还把别的女人给带回家了。

    看着玉梵天的臭脸,梁昊说道:“那个,我们是有事要商量的,刚好他们喝醉酒,我想你住的地方倒是挺大的,我就叫叶秋把他俩带回你这儿了。”

    叶秋不说话,还是一副,你冤枉我了的表情,兰儿醉酒睡在沙发上,梁昊给沈佳宜喝了醒酒药,没过一会儿也清醒了过来。

    玉梵天优雅的拿着手里的红酒喝着,一副女王姿态的居高临下,看着三人说道:“什么事?你们说吧!”

    玉梵天骨子里是喜静的,却时常用外表来伪装自己,现下这种状况,玉天也是懒得说什么了。

    沈佳宜喝着梁昊倒的开水说道:“我是来给叶秋和梁昊带来老大命令的!”。

    玉梵天淡淡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不管我事了,我先上楼睡觉了,有事吩咐佣人。”

    沈佳宜没想到,玉梵天会是这样的态度,可是这件事想要办成必须要玉梵天才行,之所以要回来等玉梵天一起说,也是因为怕叶秋听了不同意。

    “玉小姐,请等等”沈佳宜吧玉梵天喊道:“这件事非你不可,只有你才能完成。”

    玉梵天不说话,直接上楼去,梁昊问道:“什么任务?非要那小祖宗不可?”

    “要玉梵天出去引出一个人,然后杀掉。”沈佳宜很平淡的说道。

    像他们这种人,杀人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现在说道杀人,李月也麻木了。

    玉梵天躺在自己那张席梦思大床上,想着前段时间张凡打来的电话。

    “梵天,我我犯了件错事,可能活不了多久了,圈内能杀得掉我的人不多,要是让你来,能死在你的手下,我死也瞑目了。”

    玉梵天也是久久不能平静,现在跟叶秋谈什么儿女情长确实还不是时候,如果和叶秋在一起的代价就是亲手杀了张凡,玉梵天做不到,更不可能下得去手。

    “我会杀你的,所以你最好躲得远远的,别让我找到你。”玉梵天冷淡的说道,这和自己的性格不符,而且张凡就像自己的哥哥,亲哥哥,什么都想着自己的亲哥哥。

    还记得那年,玉梵天被老妈送到特种部队,玉梵天很有天赋,张凡是孤儿,被收养留在特种部队做了那个首长的干儿子。

    记得当时的场景:“嗨,大帅哥,你叫什么名字啊哇,你好可爱啊。”

    张凡不屑的直接掀开玉梵天的手:“哼,谁可爱了?我是男孩子,要说我很酷。”

    玉梵天直接就被逗笑了:“哈哈哈,你说什么?就你还酷呢!”

    被玉梵天一笑,张凡脸色也不好看了:“去去去,走一遍去,滚开。”

    想着这些回忆,玉梵天就苦笑起来:“路不通,人也不同了呢。”

    没过几天,玉梵天收到一封信:

    我希望你能更好。有时候会想起你穿着白裙,匆匆地从教学楼往食堂的方向赶,路两旁是浓密的香樟树,可我从没嗅到过香味。现在的朋友说是因为我从没在树下停留过,或许吧,我只用余光瞄过几片落叶,是绿色的,像那年午后我们踩过雪地留下的脚印。

    大学里的第一个冬天,没有下雪,说不上是遗憾还是庆幸。我还未适应好这湿冷的天气,转眼夏天就来了。恍然间惊觉,一年的时光就这样过去了。去年的这个时候,还在忐忑不安的等待高考成绩的公布,一时都忽略了夏季灼人的热气,现在只觉得分外难熬,不知是天气炎热还是心越来越烦躁。

    此刻是夜晚,暮色四合的美景在我吃饭的时候就远走。我坐在教室靠窗的位置,明晃晃的灯照得人有点喘不过气。有人在看书,也有人在玩手机,而我正伏在桌子上写下我难言的思念和思绪。

    我没有很想你,只是此时此刻有种莫名的悲伤,所以决定用想念打发我的时间。我想着高三时的起早摸黑,摞成山的书本,看不到边的试卷,苦涩的黑咖啡,浓重的黑眼圈……这些回忆该是痛苦的,为何我念念不忘。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