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1637章:说书人

第1637章:说书人

 热门推荐:
第1637章:说书人-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冷冽却又隐藏着焦急的口气,是师傅来了呵!师傅对我,向来如此。

    我时常疑惑,为何,我是无心?师傅只是回答,你不用对任何人用心。贯然的回答,理所应当。

    我黯然,于是,那一日,终于像是挣扎了许久的鸟儿,飞出了这个囚笼。然后,便遇上了这一生的劫,也是这一生的孽,逃不脱,还不清,从此甘堕。

    我无奈,苦涩一笑,师傅,喝了这东西,我便真的,忘了。可是,我不能忘。

    “师傅,原谅我,不愿忘,更,不能忘……”

    对,不愿忘,那段痛苦而满足的时光。不能忘,那人充斥着恨意的眼光。

    “请,照顾好暮初。”

    一滴泪,蕴开在我的衣襟,散开了我,此生最后的挂念。

    此生,再无初见,来生,再不牵绊……莺飞草长,垂柳弄姿,春情尽现。画桥雕栏,不及,那一个回眸的瞬间。

    该怎么形容?冷淡?漠然?倾世不凡。我更是从未见过那眼睛,迷雾般,看不清,摄人心魂。或许,是我甘愿失魂,从此沉沦。

    折断手上的杨柳,我好奇的飞身上了那乌蓬船,心里只有两个字:简陋。

    船上的人显然没有料到有人会直接从桥上飞下来,一人,目瞪口呆,一人,淡然的在一把扇子上画些什么。我何时被人这么无视过?而且,是这般光明正大的无视我!怒气充斥着我的大脑,我故意用尽力气,。愤愤的走过去,一把夺过他的扇子。船因为我的动作太大,摇晃个不停。我平稳的站在其上,得意的看着那两人狼狈的跟着船摇晃,心里不禁好笑:废人!

    可是,下一刻,我震住了。东栏倚雪,飘然入画,静逸清雅,道尽繁华。

    “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

    好一个人生看得几清明!就为此,那扇子我也不还给那人,这东西,以后便是我的了。

    我得瑟的瞟了眼那被我抢了画扇的人,嗯,长的真好看。静逸如茶,冷淡如冰。头一次,有人敢这么冷漠的对我!我玩心大起,又从船内跑到船头,其中用了几层内力,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在乌蓬船翻在水里的时候。我翩然起身,离开。

    左思湿透了全身,从水里出来,依旧淡然的似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除了,他眼中那一丝怒火泄漏了他的情绪,左思,在翠搂轩换了身衣服,在何束皙憋笑憋到眼泪都出来的目光中,潇洒的走了。身后,还听见何束皙癫狂的笑声,以及没站稳,摔下台阶的惨叫声。

    “公子,小姐的病,又犯了。”

    管家候在门口多时,一见左思,立马冲上去,满脸慌乱。左思眉头一皱,淡淡的点了点头,垂下的眼眸,掩盖了他的真实情绪,誰又看得到,衣袖下,那颤抖的手。

    一夜都窝在书房,眼下泛着清灰色,脸色也有些许苍白。左思用软帛拭去手上沾的灰尘,颓然的叹了一口气,难道,真的没有办法救左念了?誰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手里的软帛,悄然滑落,一如左思绝望的心。

    “你想救她?”我站在他身后,他居然没有发觉我。原来,不会武功。

    左思没有回头,听到那种熟悉的声音,他心中虽惊讶,但,多年冷漠的性子,已没有什么事,可以让他情绪不稳了的。

    我不解,对我,弄翻了他的船,抢了他的扇子,他不是应该愤怒么?为什么,他可以表现得这么冷漠?

    得不到他的答案,我有些泄气,不过,却总是想更一步的接近他。就像一朵带刺的花,得不到,我却更想要。

    他问我,你怎么进来的?

    我说,从大门进来的。

    他瞥向我身后,果然,那群侍卫站在原地,一个个的干瞪眼,动也动不了一下。他的眼神更冷。或许,我该试试,下次,从后门进来。我暗自为自己的想法感到了得意,我果然是聪慧无双的。终于,在我的无尽要求之下,左思终于发火了!很好,这个人,除了冷漠,也还有别的情绪。嗯,我真是好人。在心里又对自己评价了一番,年纪轻轻,总是那么冷淡做什么?

    我想,左思一定是很愤怒的,从他紊乱的气息还有拂过我鼻尖的袖子。我也曾好奇过,为何,他不习武?原来,是这样。

    每日为左念医治,真真是一件极操心的事,她能活到现在,真是不容易。而在我之前,一直为她医治的,竟然是左思。他怎么那么闲?养一大家子,还要翻医书,当私家大夫。事实证明,他真的很闲!

    火红妖娆,杏目含嗔,巧笑嫣然。这女人的确漂亮。她一来,左府上下都忙碌起来,为她重修庭院,只为她来小憩片刻。又出动府中所有的人,为她寻觅珍味。我在忘川,也不过如此,却也从未如此劳师动众!这人,很好!左思亲自去门口将人接进来,我就在花厅品茶。从头到尾,他没看我一眼。可我,却从未将视线从他身上移走。哪怕,他看不见。

    听说他们在书房谈笑了一上午?真闲!

    听说他们一起出去听曲儿了?真闲!

    听说他请人为她置办首饰,万金一掷?真有钱!

    我拭去眼角的汗水,听着不远处正在议论着的小丫头,在这房中呆了一天,也该出去透透气了。我替床上的女孩掖好被子,一起身,一阵眩晕感传来,只好躬着身,在几个穴位上点了几下,勉强可以起身。

    门打开,我的手僵在半空,这时机,怎么掐的这么好?

    “她是誰?”妖娆女子轻启朱唇,这唇,太妖艳!是要去吸血么?我心里冷哧,对这女人,一点好感都没有。

    “无关紧要的人。”

    左思在见到我的那一刻,收起温柔的笑意,冷冷的说。

    呵,无关紧要的人?

    左思,你可有片刻,想问过,我是誰?

    怕是,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吧?我悄悄将一根银针打入自己体内,飘然离去。

    “你最好不要打他的主意。”我拦住半夜游荡在…左思院子外的女人,她一身红衣依旧,酥胸半露,唇,似血。

    “我知道左思烂桃花多,不过,他可是只愿摘我这一朵好的。”妖艳女子双手交叠,抱在胸前。

    “简颜,惹到我,不好。”

    丢出这句话,我只扔给她一个不要找死的眼神,走了。

    “你怎么知道…”她四下看了看,最终还是没把话说完。

    简颜,你的媚术,功力越来越深了呢!

    左思的桃花,的确多。今天这个小姐来拜会,明天那家千金来探望。左思都不曾理会。都由简颜一一设宴招待,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样子。

    这里,真不清静!“你想怎样?”

    我闻言侧首,这个男人,还真是,被绑了居然还能那么镇定!

    “不怎么样。”

    我咽了口水,打量着我们的新居,嗯,那帮人,速度快,质量好,赏!

    几道黑影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一盏茶,二盏茶……

    四盏茶过去,他就那么坐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不让我给他松绑,不跟我说话。

    我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瓷瓶,将里面的药丸丢在水里,看它化开,将水染成猩红色。

    “喝了。”

    我解开他,看他如玉的手被勒的发紫,不明白,跟我说一句松开他,就那么难?

    他举步绕过我,往外走,丝毫没有犹豫。很好!

    “你喝,我救她。”

    经过我的救治,左念已经不在频繁发病了。偶尔还能醒来跟我说会话。

    左思转身,一把拿过杯子,仰头饮尽。这样的动作,这人都可以做的这么优雅,上天何其偏心!我又一次陶醉了。

    “毒药。”

    我玩心又作祟,不招惹他,就浑身不舒服。

    “我知道。”左思自嘲的冷笑,是嘲讽他自己,没有能力与我对抗么?

    这世间,能够与我对抗的人,除了师傅,都去黄泉了。

    “无解。”我再接再厉,连死,都不怕么?

    左思根本不理我,转过头去,云淡风轻的往外走。

    “住下,否则,她死!”

    我怒了,誰好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我!敢忤逆我!

    左思还是在这里住了下来,外面是个竹林,院内一间卧房,一间书房,还有厨房。左思日日都宿在书房,从不说话。也不离开。我不是一个好厨子,所有的菜色,都偏红。色不好,味,却极佳。

    “她可好?”这是他近几日头一次跟我说话,语气还是很冷淡,但是,终是肯跟我说话了,不是么?

    “好。放心。”我笑着将菜放入他碗中,他必须要多吃。夹完菜,自己喝着汤,细细看他难得没有拒绝的吃了我给他布下的菜。

    闲庭纳凉,夏日再惬意不过了。院子周围,种上了防蚊虫的花草。以及一味特殊的花,血莲子。

    “有人来过?”我瞟了眼石桌上的两盏茶杯,其中一盏杯沿,还有唇印,呵,真红!

    左思继续抚琴,头都不曾抬一下。悠扬的琴音,淡如水的意境。却在我心中,掀起巨浪!简颜!

    夜深,书房内传来椅子倒地的声音,我看着窗外的香已经燃完,自房内褪去外衫,只着中衣,推门而入。左思一脸茫然的看过来,手中的茶杯冷不防掉到地上。我勾唇,浅浅一笑,倩然走到他身边,扶住他,身体有意无意的贴近他,果然,炙热如火。

    他一把抱住我,眼神没有焦距,喘息加重。最后似是嫌弃地上太硬,一把抱起我,进了卧房。床缦摇晃,红烛摇曳,一片旖旎,伴随着女子的娇喘,直至天明…

    师傅说,女子破身,是很疼的。果然,次日午时,我才醒来。浑身酸痛,身上令人脸红的痕迹,以及床单上那一抹红色,证明昨晚的一切,不是梦境。我终于,成了他的女人。

    世间罪卑微的女子,莫过于斯了吧?醒来毫无疑惑,他不在。自己打来一盆热水,将全身都埋进水里。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