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1638章:且听下回分解

第1638章:且听下回分解

 热门推荐:
第1638章:且听下回分解-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你…”左思呆在门口,又是懊恼,又是憎恶。︽頂點說,..没错,是憎恶,昨夜的枕边人,次日竟是这样的眼神。

    “女子的自尊心,你都没有么?”最终,他还是冰冷的质问我。是啊,女子的自尊心,为了接近他,我用他妹妹做威胁。为了得到他,我用自己做饵子。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活不过二十一?”我答非所问,含笑的看着他。是,他体弱,根本活不过二十一。可昨夜,他的体力充分表明,他的身体,恢复了。是该开心吧?

    他漠然的看着我,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其实,我于他,一直都是陌生人。床第之欢,同床共枕,相识数月,可他,却不曾知道我的名字。

    每日我都会去左府,照顾左念。很奇怪,左府没了主人,依旧运转,没有丝毫影响。每日日落,我准时回去。我把左思困在那里,我,你走,左念死!而另一个女人,简颜,每日都出现在那里。我故意装作不知,左思虽未瞒我,却从未主动跟我话。尤其是,那夜之后,避我如蛇蝎。

    左念病情突然加重,我捂住胸口,给自己服了一粒药,又继续为她输真气。将她喝的那碗药逼出来。

    两日之后,我回到竹林,左思坐在石桌旁,显然,还不知道他妹妹的状况。这样,很好。

    我将檀木盒子放在他面前,冷笑着看着他,我相信,他会打开。毕竟,是万金购买的东西所承之物。

    左思见到那个盒子,瞳孔紧缩,慌乱的打开那个盒子,一双纤手,布满了血痕。还有未干的血迹,流淌在盒子里,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简颜…”左思痛苦的呢喃,伸手去触碰那双手。忽而凶狠的转过眼,一把拽住我,捏着我的一把,质问我,“是你?为什么?”

    声音冷淡,嗜血!

    为什么?

    因为这双手,该斩!

    最终,他颓然的松开我,,“你不如,杀了我!”

    他在求死!他竟然杀了他!

    简颜对你,就那么重要?

    我回他,不可能!

    对,不可能!

    我怎么会让孩子的父亲,死在自己娘亲的手里?

    “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无情?!”

    左思压抑住自己,声音颤抖,却听得我心里为之一震。

    无情?呵,对,我就是无情。

    “因为我无心,所以无情。”

    我闭上眼,看不见,可他的呼吸,却是印在了心上。

    “你可知,何为情?”

    左思冷笑,眼神凉透了,冰冷冰冷的。好刺骨。

    我默默的看着他,没有话。情,是什么?惜花踏月为芳情。清庭漫步为闲情。赌茶泼墨为幽情,含娇细语为柔情。无明无夜,乍笑乍啼为痴情。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为无情。

    这些,我没,多了,左思只会更反感。

    “喝!”

    次日一早,左思递过来一碗药,浓黑浓黑的,看着就让人作呕!

    打胎药,左思,虎毒不食子,你……

    “为什么?”我接过药,并未喝。

    “你不配!”左思冷声道。他从来,都对我无情的。

    我不配?我不配,为你调养身子,日日放血制药!我不配,为救你妹妹,日日输送真气施针逼毒?我不配,为你斩落想毒死你妹妹的女人的双手!我不配,你毒血攻心,神智不清,以我处子之身救你!终究,是我不配!

    左思是真的不想要这个孩子存活。

    时不时,茶水里会有打胎药的成分。我常坐的椅子,会在我起身后散成木架。

    我,“屋里的东西,年头久了。”

    于是,一柱香内,里里外外,焕然一新。

    于是,时不时的,会有石子绊我,衣服挂住,东西掉过来可惜,我命硬,都无碍,左思也终于放弃了。

    正在叶秋听的起劲的时候,那书人,到:“欲知后事如何!倾听下回分解。”

    叶秋只感觉自己想抽这丫的,但这样又是消磨了一天的时间,而且这个书的,总感觉像是特意出现的一样。

    第二天,一大早,书人就在这里等叶秋,没了玉梵天的叶秋切实可怜,老早就来找这书人。

    “昨天你的故事,你继续把!”

    结果那书人硬是直白白的;“这哪是故事,这是我自己的故事!”

    叶秋只感觉无语,和这人还真是没法沟通,奈何却将的一手好故事。“好,那你的故事,你继续。”

    书人这才满意的头:“恩,孺子可教也。”

    接着开始从昨天断了的那节起。

    话,那一日,暗卫来报,左府失火,一夜之间,化为灰烬。府内一百二十口人,无一生还。我没有告诉他,暗中让人调查。然后用同样三天,玉颜搂,失火。楼内五百人,无一生还。从此,江湖第一搂,从此绝迹。

    “你真的是人?”

    终于,还是跟我话了,也终于,再瞒不住了。

    “我是不是人,你自己,不是早就有结论了么?”我对他灿然一笑,每次他都这样冷漠的表情,让我很受挫。

    “是人么?你就是魔鬼!”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我,我注意到,近日,他清瘦了许多。看来,他只知道简颜死了,不知道左念也死了。

    阳光打在他的脸上,白玉般的脸,竟然有苍白。应该是何束皙,他的损友,也是每日来看他,在他的杯子上印上唇印的无聊人!不过,幸好,他没有告诉他左念的事。

    “是,我是魔鬼。”这样,你可满意?我顺着他的话接道。从人堕落成魔,只是一念之间。

    在他转身离开之前,我道“你可知,在我眼中,你多重要?”

    是,他重要,重要到我违背忘川的规矩,破身,不愿回去。不想看不到他,想折断他的羽翼,把他困在这里。我知道,我困不住他,可他没有离开。为什么?或许,是怕我不救左念吧。在我将他虏走之前,他就将府里的事情做了安排。是因为简颜告诉他,忘川的人,可以救左念。他是要去寻忘川。可是,忘川,从来都寻不着。

    “是哪只眼,将我看的重要?我赔你!”罢不待我回答,左思双手挖出自己的眼睛,鲜红的血,从他空洞的眼里流出。我撕心裂肺的冲上去拥住他摇摇欲坠的身子,他一把推开我,然后跌坐在地上。再漠然的爬起来,手上的血,沾满了沙子黏在他手上。地上印上了许多的血印,歪歪扭扭的,是挣扎的痕迹。他始终不让我靠近他。

    六月的天,变得好快。竹林里,一片沉闷。

    “师傅!”我看着来人,心上第一次涌上了一种叫做绝望的东西。师傅冷冷的看过来,却是看向我身后的左思。左思亦回视他,周围气压骤降,我身体一偏,挡在两人中间。左思的眼睛,是我的。我把自己的一只眼睛,给了他。而自己,却安了一只别人的眼睛。可我这特殊体制,别人的东西,终究我是用不了。

    “你就是为他,散了百年功力?自毁眼睛?”

    听不出喜怒,师傅的话,毫不留情。我看见左思明显怔了一下,随后又恢复漠然。

    “为他动用忘川势力,灭玉颜搂?”

    可是我看错了,似乎在听到玉颜搂三个字时,左思的脸色变了,是在怪我杀了简颜?

    师傅见我一直不语,难得脸上的表情变了。愤怒,绝望!

    我是一个让师傅愤怒,绝望的徒弟。

    “你,不应存活!”

    忘川川主,一语定生死。

    此刻,他冷冷的对着左思,他,不应存活!

    前所未有的恐惧,“师傅,您不能”

    我的话没有完,便觉得腹部一阵痛楚传来,连呼吸,都变得艰难!

    “你。”

    左思身子一往前,我便退至他身后。他,又瘦了些许

    最终,我被抬进去,疼痛间,听到门外有不温不火的对话。听不大明白。只隐隐听见,师傅告诉左思,我用自己的血,制成药,救他。耗尽自己的内力救他妹妹。还有什么,太远了,听不见。

    最后,在婴儿的第一声啼哭中,我听见可这辈子,再也不想忘记的话,“或许,我爱上你了…”

    “左思!”

    我忍着痛,从床上爬下去,推开拦着我的人,痛彻心扉的呼唤,哪怕,是他对我漠然的眼神也好。

    却叫不回那人,只留下染红可木头阶的血,还有,凉透了的身体。

    “左思,我叫,无心。”

    六月的天空,一会儿晴一会儿雨,都不重要了!我的天空已经塌陷。

    然后,书人不话了,听得叶秋十分无厘头,叶秋问道:“就完了?”

    书人头:“恩!”

    叶秋冷冷地朝一遍还在打呼噜的梁昊道:“梁昊,给我收拾他!”

    书人腾的一下站起来:“报告,的还有故事。”

    叶秋:“...”“什么故事,你吧!”

    书人腾地激动起来道:“咳咳咳,这,是我姐姐的故事。”

    “素札爬着握瓶与手中,皇帝见素札居然果真如此在乎桃生,又是一个耳光扇在右脸,左右开弓的两边脸肿得厉害,嘴角渗透出血迹,一想到自己宠爱多年的嫔妃竟然不守妇道,怒火中烧的一脚踹在了素札臀部,素札疼得满头大汗,却还是紧捏骨灰瓶,身下似是有什么正在潺潺流失。

    皇帝一把夺过素札手中的骨灰瓶,瓶一倒,桃生挫骨扬灰,几百年也不可能踏上奈何桥。

    素札再也经不住,生生的晕了过去。

    这世上再也没有了疼爱她的桃生,除了桃生,谁还会爱她虔诚的灵魂,除了桃生,谁还会千方百计为她着想,素札在梦中一声一声的呼唤:“桃生,你去哪了,快回来啊!”可惜,桃生永远也回不来了,他死在了皇帝手中,死在了素札手中。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