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一百六十五章 深夜的惨叫声

第一百六十五章 深夜的惨叫声

 热门推荐:
第一百六十五章 深夜的惨叫声-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先将北少放在沙发上吧。三四中文 www.444zw.com”叶秋和林枫一起扶着李海北,此时他已经有点发高烧。

    将他放在沙发上后,叶秋才喘了口气。这时,他才感觉到后背上一阵阵剧痛传来,饶是他意志坚强,也疼的只抽冷气。之前津神一直紧绷着,到没有感觉到多疼疼。但现在来到黛芙妮的房间后,自己也完全放松了下来,这才感觉到后背上那一阵阵火辣辣的痛。

    是真的痛。

    黛芙妮的房间中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吗,不过这种香味,被他们身上浓郁的血腥味给压了下去。叶秋本想抽根红河压一压身上的疼,不过考虑到这是黛芙妮的房间,不经过人家同意终究有点不礼貌。况且现在她这么热情的救助自己三人,怎么能引起她的不高兴呢?

    想到这里,叶秋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只是死死的攥着拳头,指甲都要钻进R`ou 中了,才让那种钻心的疼痛,稍微缓解了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黛芙妮已经走了出来。她开车去接叶秋他们时,穿着一件黑色的皮衣和泛白的牛仔裤。抱着医药箱走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将外套脱掉了,下面是一件宽松的睡衣,还是吊带的那种。

    看来她之前走得急,只是在睡衣上套了件皮衣。此时她脱掉皮衣,吊带睡衣下面那一对饱满的xiong部高高听着,从睡衣口明显的能看到深深的ru沟,以及雪~白肌肤上那一道清晰可见的血管。

    黛芙妮着急着想快点给三人包扎,却没有意识到,这三个人可都是青春年少,正是xing~冲动萌发,的时候。她走出来时那两团高高的鼓起上下摇动,带动着睡衣都在不停摆动。

    只因为黛芙妮的鼓起太雄伟了。

    三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睁大了眼睛,傻傻的盯着黛芙妮的xiong口看去。尤其是李海北,虽然体力已经非常虚弱,脸色已经极为苍白,但此时,他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抹巢红色,身体也是微微一抖,嘴巴大大张着,一抹口水便流了出来......

    叶秋和林枫俩人都是有过xing~经历的。不过看到如此香~艳的一幕,俩人都有点楞神。心跳加速,面色微红,眼睛睁大,而且都盯着某个地方。

    虽然他们都认为这样盯着人家那深邃的沟壑看并不好,黛芙妮医生大半夜的拉他们来自己家里救治,他们近乎赤luo洛的xie渎目光,就显得有点无力了。可也没办法,又是大半夜的,又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面对着这等香~艳的画面,根本就无法阻止自己的眼睛。

    于是,黛芙妮那雪白的肌肤,那异于东方女性的硕大,那睡衣下流露出来的小半圆弧形的半球,就被三人看了一遍又一遍......

    “快点把衣服脱了。”

    黛芙妮心中着急三个人的伤势,哪里会想到这三个家伙真盯着自己的某处看呢。此时抬起头来对三人说话时,才发现他们的目光。

    如果换做一个华夏的女人,恐怕当场就要对三个年轻人指责一番了。毕竟好心好意的替你们治疗,你们居然敢用如此低~俗的眼神亵~渎一个美女医生?

    不过当黛芙妮发觉三人的眼光有点不正常时,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作为一名从小就学习正常xing~知识的西方人,作为一名医生,黛芙妮岂能不知道叶秋他们这个年龄,正是xing萌动的时候,有这种眼神太正常不过了。

    如果他们不盯着自己的咪~咪看,也只有两种可能:自己的咪~咪太小,或者他们三人xing~取向有问题。

    有的时候,被盯着看,也是一种变相的认可啊!

    “快点把衣服脱了。”看到三个人依然在发愣,黛芙妮又重复了一遍。

    “啊......”

    三人这才反应过来,叶秋马上将自己身上的白色衬衫脱了下来。不过在脱的时候,又扯动到了伤口的血痂,疼的他嘶嘶直抽冷气。而且他慌张之下,脱衣服的速度有点快,又牵动了伤口。好不容易接了血痂的伤口又被扯破,鲜血在此流淌出来。

    本以为只是自己莽撞,回头看去,才发现林枫和李海北俩人更加狼狈。

    林枫还好,脱衣服的力度虽然大了,但是强忍着疼,额头上却渗出了大滴的冷汗。后背上的刀伤再一次血R`ou 模糊,鲜血顺着肌R`ou 流进了裤子里......

    李海北则疼的哇哇乱叫,尤其是他的伤口比较深,牵动的他差一点跳起来。不过他自小经受过武术训练,身体比较强悍。哇哇乱叫几声之后,还是强忍了下来,脸色也更加的苍白。

    关键是他脱掉外衣也就算了。将外衣脱掉后,他又径直解开了腰带。等叶秋和林枫睁大眼睛看向他时,他已经将裤子扒了下来,浑身就只穿着一条内~裤。而且刚刚因为盯着黛芙妮雪白的咪咪看,他早就有了反应,此时高高的顶起了一个小帐篷......

    “老二真禽~兽......”看到这一幕,叶秋和林枫异口同声的说道。

    黛芙妮走到他们三人有点慌张,看到鲜血再一次流了出来,只能无奈的笑笑。

    “这位同学,你先趴在沙发上。”看到李海北的伤势最严重,黛芙妮便对他说道。

    李海北很听话,直接趴在沙发上。下面却又被顶着了,他只要将手伸下去,将位置挪了一下,才爬的舒服了一下。

    叶秋和林枫俩人只能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家伙,今天把脸给丢尽了......

    “叶秋同学,我看你伤势不重。你能不能帮这位同学先洗洗伤口,然后我来包扎。”黛芙妮从医药箱中取出一瓶酒津来递到叶秋面前,然后指着林枫说道。

    “没问题。”叶秋顺手将酒津接了过来,又在林枫的后背上拍了一下,笑道:“林同学,你趴下,我给你洗伤口。记住,把下面摆正了,别弄折了......”

    黛芙妮淡淡一笑,然后开始为李海北还是清洗伤口。

    以前这种事情叶秋经常做,在宁县的时候,几乎每天都有兄弟受伤,很多时候就自己洗伤口包扎。看到林枫爬了下来,叶秋便拧开装酒津的瓶子,拿过一根医用棉签蘸了酒津,然后往伤口上擦去。

    “啊......”

    “疼......”

    “轻点......”

    于是,在这深夜中,某种不良的声音,便从林枫的口中传了出来,穿的很远很远......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