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如果疼,你就喊一声

第一百六十七章 如果疼,你就喊一声

 热门推荐:
第一百六十七章 如果疼,你就喊一声-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这家伙,还真会见缝C`ha 针。三四中文 www.444zw.com等会是不是也弄的很疼呢?叶秋白了林枫一眼,然后趴在了沙发上。

    这小子不会公报私仇吧?刚才弄的他那么疼。要是这小子报复,还真没办法反抗啊。算是,要是他真公报私仇,等会缝针的时候给他下点料。

    不过林枫手法还算娴熟,在林狼身边跟了两年多,简单的洗伤口和包扎还是学了一些,至少比起叶秋来要专业一些。倒不是很疼,再加上叶秋身上的伤口不是太重,所以并没有像林枫刚才那样大呼小叫。

    在林枫给叶秋擦拭伤口的时候,黛芙妮已经帮李海北敷上了药,并且在缝针包扎。而注射了麻醉药的李海北,也沉沉的睡了过去。

    二十分钟后,黛芙妮终于结束了缝针的工作,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水。而早已经结束擦洗工作的林枫,则赶紧递了一块毛巾过去。

    “谢谢。”黛芙妮冲林枫一笑,接过毛巾来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叶秋也从沙发上爬起来,看着沉沉睡过去的李海北,有点担心的问道:“黛芙妮医生,我的同学没事了吧?”

    李海北的伤口很深,而且留了很多血。关键这家伙见到黛芙妮时又非常激动,更是扯动伤口。黛芙妮医生这里的医疗设施毕竟简单,不知道这样的伤口简单处理,以后会不会有事。

    似乎是看出了叶秋的担心,以及对同伴的关心,黛芙妮笑着摇摇头,说道:“放心吧,休息几天,他又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小伙子。”

    李海北在学生会工作,黛芙妮以前就见过他。

    “谢谢你。”叶秋一脸真诚的说道。

    “医生的天职就是救死扶伤。”黛芙妮微微一笑,说道:“何况,你们是宁海大学的学生。作为校医,我有义务为你们治疗。”

    听到黛芙妮的话,叶秋心中一暖。现在不仅是下班时间,而且还是深夜,再说了,叶秋他们又是在学校外面受伤,黛芙妮完全可以不救治他们。她也没有任何的义务和责任。

    但是这个美丽的西方女人,还是亲自去开车接他们,并且为他们疗伤。哪怕叶秋他们身上的鲜血,染红了她的车子和沙发。

    这不是一般的人能做到的!

    接下来,黛芙妮又帮伤势较重的林枫缝针。同时,她又喊叶秋从客厅里的柜子中取出一床毛毯,盖在了李海北身上。

    林枫身上的刀伤还是有点狰狞,而且叶秋洗的也不是太干净,给黛芙妮造成了一些麻烦。不过在她细腻的手法下,还是很快酒味林枫上了药,并且缝好了针。因为打了麻醉针,此时的林枫和李海北一样,也彻底的睡了过去。

    此时,就只有叶秋一个人清醒着了。

    “该你了。”黛芙妮扯过毛毯盖在林枫身上,看着叶秋笑道。

    叶秋耸耸肩,趴在了沙发上。

    “那个,黛芙妮医生,我不想注射麻醉药。”看到黛芙妮又去医药箱中翻找麻醉药,叶秋开口说道。

    “这怎么可以?”黛芙妮愣了一下,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在她眼中,病人必须听医生的。何况叶秋身上也有刀伤,必须要上药缝针,否则伤口一定会腐烂溃脓,要么是破伤风,要么是败血症,后果会非常严重。

    “据说麻醉药会伤到人的神经,我不想伤到自己神经,所以你直接缝针吧。”叶秋摇摇头,一脸认真地说道。看到黛芙妮坚决的样子,他又开口说道:“真的,我不怕疼的。你来吧。”

    看到叶秋认真的样子,黛芙妮终于开始认真的对待叶秋的问题了。

    她皱着眉头,一脸严肃的说道:“缝针会很疼。打麻醉药会缓解很多的疼痛。”

    “你放心吧,我能忍得下来。”叶秋向他抛去了一个自信的微笑。

    “我听说过华夏族有刮骨疗伤的故事。”黛芙妮终究有点迟疑,开口说道:“可是我从来没有给不打麻醉药的病人缝过针。所以我很担心,也劝你还是最好接受我的建议吧。”

    “真的不用,我不怕疼。”叶秋一脸执着的摇摇头。

    黛芙妮叹了口气,真是个固执,却又勇敢地大男孩。可是,他就真的不怕疼吗?

    犹豫了片刻,黛芙妮还是采纳了叶秋的建议。

    叶秋从一旁拿过一条干净的毛巾拧成一条绳,用牙齿咬住。然后回头冲黛芙妮点了点头。

    黛芙妮先是细心地用又擦洗了一下伤口,然后拿起小剪刀,将翻起来的废R`ou 轻轻地减掉。

    疼。

    钻心的疼!

    比砍上几刀还要疼!

    叶秋死死的咬着毛巾,额头上青筋暴露,黄豆粒般大的冷汗不停滚落了下来。他的两个拳头也是紧紧攥着一起,指甲深深地钻进了R`ou 里面。

    饶是这般钻心的疼痛,叶秋一人强忍着没有让自己痛叫,哪怕哼哼一声。

    看到叶秋强忍的样子,黛芙妮有点不忍,剪R`ou 的速度加快了许多,让叶秋疼痛的时间能减少一些。

    剪掉废R`ou 之后,又是上药,接着是缝针。黛芙妮的动作轻快而细腻,叶秋眯着眼睛,额头上大滴的冷汗滑下来滴在沙发上。而他的指甲也是深深C`ha 进R`ou 中,手掌心已经渗出了鲜血。

    差一点,他就疼晕了过去。

    “喊出来,疼的会轻一些。”看到叶秋强忍着,黛芙妮不忍的说道。

    叶秋艰难的摇了摇头。

    这么疼都不曾喊一声,他的忍耐度究竟有多深啊。黛芙妮手下飞速的忙碌着,心中却转过了几个念头。她见过许多病人,也为很多人聊过伤,但叶秋无疑是他见过最坚毅,最勇敢的一个病人。

    她真心有点看不懂叶秋了。偷看女孩子胸部是正常的,但叶秋还是有点害羞。可是谁能想到,一个害羞的大男孩,居然是如此的勇敢。在剪R`ou 缝针这样的疼痛下,他居然一声不吭,都不曾叫唤一声。

    十几分钟后,黛芙妮轻轻地用医用棉纱帮叶秋包扎好了伤口,结束了治疗。而此刻,叶秋似乎是脱离了一样,整个人都有点虚脱。他脸色苍白,指甲深深地嵌入手心中。

    黛芙妮从他口中将毛巾取出来,有点心疼的帮着叶秋擦掉额头的冷汗。

    “现在,你可以喊一声了......”黛芙妮轻声道。

    “啊......”

    叶秋终于忍不住,大喊了一声......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