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065章 嘴硬心软

第2065章 嘴硬心软

 热门推荐:
第2065章 嘴硬心软-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这女人,或许嘴上强硬,但是心里其实已经不排斥了。

    预感到这个,叶秋的心情一下大好。

    走到床上,坐下,再也不如同以前一般拿着他自己的小毯子躺在另外的半张床上,反而是钻到宝宝的毯子里。

    宝宝开始有些反抗,但是之后却是脸带娇羞的看着叶秋。

    叶秋静静的看着宝宝,眼里满是期待,手自然也不闲着,摸索着宝宝睡衣的解开方式。

    而当看到宝宝那饱满水嫩如同果冻一般的唇的时候,叶秋很快就迷失了自己,立马就将自己的嘴巴凑上前,噙住她的小嘴。

    这样的亲密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是宝宝依旧是不习惯,依旧是想要闪躲,奈何叶秋却直接将她压制住,不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以至于到最后两人就直直的躺在床上,叶秋压在宝宝的身上狠狠的亲吻着。

    他的手慢慢的朝着宝宝睡衣的肩带上移动,当移到一半的时候却被宝宝察觉,她本能的就去握着叶秋的手。

    “交给我。”叶秋用低沉压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轻声的说着。

    宝宝微微一愣,但是却也很快就放开,任由他予取予求。

    很快,叶秋就将宝宝的睡衣解开,叶秋肆无忌惮的触碰着宝宝嫩滑的肌肤,她身上传来的略微冰凉的手感更是让这样的炎炎夏日多了一丝的清凉。

    开始只是叶秋主动,很快,宝宝也不由自主的开始回应。

    虽然生涩,但是却迅速的燃起了叶秋的热情。

    “嗯。”

    宝宝嘴里发出娇哼,她暗暗的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嘴唇,不敢相信这样的声音竟然是从她的嘴里发出来的。

    而这样的喘息,更是聊起叶秋的兴趣。

    他再也不满足于这样的望梅止渴,他十分清楚的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

    用力将宝宝的睡衣一扯,将毯子覆盖在两人的身上。

    “宝宝,这绝对不是我的正常状态。”

    叶秋裹着毯子,有些泄气的靠着床头,眼里满是无奈感。

    “我们再来一次。”

    叶秋说完又凑到宝宝的面前,开始亲吻抚摸。

    宝宝的嘴角一直都保持着淡淡的微笑,她伸出手静静的抱着叶秋。

    叶秋停下动作,再次靠在床头,十分认真的看着宝宝,“你要相信我,刚才真的只是一次事故。”

    看着他着急解释的样子,宝宝更是开心的笑了起来,安抚的说道,“我知道,也不介意。”

    “可是我介意!”叶秋略带委屈的说着。

    “其实据我所知,很多男人第一次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宝宝试图安慰。

    但是从叶秋紧皱的如同苦瓜一样的眉头就知道,这个安慰显然没什么用。

    其实叶秋想说的是,他根本就不是第一次啊,而且之所以会造成这次事故的原因也不是因为所谓的第一次。

    事故,没错,叶秋用事故来形容。

    宝宝可是他心心念念了很久的人儿啊,他期待了那么久,却不曾想到最后关头却因为他自己的原因而扑了个空,他怎么甘心。

    宝宝苦思冥想了一番之后有接着说道,“或许是因为你太久没有……”

    “哎。”

    叶秋叹了口气,“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对于我来说这都是事故,而且是耻辱。”

    “咯咯……”宝宝笑的灿烂。

    若是以前,叶秋必定会说,看我怎么收拾你,但是此刻,他有些无力。

    他从未曾想,有一天他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医者自医,而他这个情况,他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好了,早些休息。”

    宝宝抱着叶秋,希望能够给他一些安慰,也想借由行动告诉他,其实她是真的不介意,而不是嘴上说说而已。

    叶秋又叹了一口气,拿起衣服快速的套上,“你先休息,我想静静。”

    宝宝张了张嘴,叶秋却从兜里掏出香烟,“我只是想抽根烟缓解一下,没事。”

    “嗯。”宝宝低声的说。

    叶秋拿起香烟走到阳台上,还特意将阳台的门给关上。

    他静静地望着别墅外面的夜景,熟练的点燃香烟,狠狠的吸了一口。

    在宝宝面前,他没有解释太多,因为他之所以会在关键时候掉链子不是因为他是第一次,更不是因为禁欲太久,这其中的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

    刚才无论是气氛还是前戏都已经做的十分的到位,但是到最后的关头,他却发现他不行了。

    没错,叶秋发现他竟然不行了。这对一个男人来说是多么大的一个打击。

    而这个原因,不是他不说,而是根本不能让宝宝知道。

    在他想要一举将宝宝拿下的时候,想要突破那层防线的时候,他的脑海里突然就出现一系列的画面,那是关于她的画面。

    从遇到宝宝开始,他就已经决定要将她锁在心底,实际上他也做到了,但是却在最重要的时候破功了。

    平常那个他已经不会再想起的人,在最重要的时候竟然出现了,他甚至将身下的宝宝也认成是那个女人的脸,那么熟悉,那么自然。

    就像是她在呼唤着他,就如同是以前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叶秋的手握成拳,狠狠的捶在阳台的护栏上,目光一下变得深远。这对宝宝是多么的不公平,可这一切又不是他所能够控制的。

    他原本以为后遗症不过是再也不能独自施针罢了,但是却不曾想这方面也受到很大的影响。以前他可以不重视,因为只要拉着别人的施针就行了,虽然会浪费很多的真气。

    但是现在不重视也不行了,他不能拿他一辈子的幸福开玩笑。

    这应该是属于心理问题?叶秋才不认为他需要去看心理医生。

    他静静的在阳台上想着,将过往发生的事情如同放电影一般快速的回放了一遍,之后得出结论,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景必定是因为他还没有找到唐军,还没有知道他为什么会那样做。

    如果找出那个原因,那么一切是不是就都解决了,那些可恶的后遗症是不是就会都随即而消失?

    无论是不是如此,叶秋此刻都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唐军。

    他望着远方的天空,将手中的烟蒂摁灭,低声的吐出两个字,“唐军!”

    噼里啪啦!

    清晨,叶秋从毯子爬起来,看着在一旁睡的甜美的宝宝,他的眼里稍微有一丝的歉疚,同时带着一丝的宠溺。

    他伸出手轻轻的摸了摸宝宝的脸,在她的额头轻轻一吻。

    动作轻之又轻,但是却依旧是让宝宝微微睁开眼,突如其来的阳光有些刺眼,宝宝本能的眯了眯眼,再次睁开的时候显然已经适应了。她侧过头看着叶秋,微眯着眼,依旧是一副睡意朦胧的样子。

    “早。”她用略微慵懒的声音带着招呼。

    天知道此刻她的样子有多么的迷人,叶秋是多么的想要将这个女人扑倒,但是碍于昨天所经历的一切,最终叶秋还是将这个想法埋在了心里。

    这有些事情可以用第一次来掩饰,若是多了几次,恐怕没有哪个女人会乐意。宝宝虽然一向冰冷,但是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不是么。叶秋可不愿意冒这个险,所以宁愿自己忍着。

    他快速的穿好衣服,一旁的宝宝则是伸了一个懒腰,“今天陪我去一趟学校的图书馆好么?”

    “不是放假了?”叶秋有些惊讶的问道。

    在他的印象之中,学校放假了不是应该没人了么,而且图书馆也不会开的啊。

    宝宝却笑着说道,“有的学生留在学校,有的则是想要考研,趁着暑假开始就复习,所以都没有回去。我想去借几本书回来,刚我查了学校的图书馆系统,正好有人还了。”

    “好。”叶秋爽快的答应着。

    若是一直留在家里,他还真怕会再有什么事情发生,到时候忍不住可怎么办。

    两人收拾好,吃完早餐出门到图书馆。

    叶秋一边开车一边看着道路两旁,突然,他发现车子似乎被人给跟踪了一般,距离不远不近,一直隔着两辆车,若不是叶秋谨慎,而且熟知这些追踪的技巧肯定也无法发现。

    他看了看一旁的宝宝,想着要不要将宝宝放到路边,不让她卷入这样的漩涡之中。

    “怎么了,有什么异常?”宝宝皱着眉头询问。

    叶秋摇摇头,否认着,“没事。”

    “叶秋,我以为我们可以坦诚相见,没有什么秘密了。”宝宝突然正色的说着。

    叶秋侧过头看着宝宝,再次觉得这个女人的细心,他不过是脸色稍微有些变化她竟然就看出了不对劲。

    “后面那辆车在跟踪我们。”叶秋说着往后面看了一眼,将车的特征告诉了宝宝。

    宝宝回过头,静静的打量着那辆车,经过两个红绿灯和两个拐弯之后,宝宝也肯定的点头,“确实,该怎么样甩掉他们?”

    “不用在意,若是他们有坏心早就对我们下手了,就当是多了几个保镖。”叶秋十分轻松的如同没事人一般的开着车。

    很快,车子到达学校的图书馆,叶秋并没有跟着宝宝上去,反而是坐在车里静静的等候着。

    那辆车在来到学校之后就消失了,但是叶秋知道这不过是障眼法罢了,那些跟中的人估计就躲在人群之中看着他。

    他扫了一眼周围,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坐在车上,静静的想着来到都市之后的生活,得罪的人之中有薛龙、卞家和苏家,这次会是谁?

    他脑海之中似乎有什么,可是想要抓住的时候却又发现根本无法抓住,最终只能是作罢。在叶秋看来,无论是谁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下车,望着这个校园,叶秋的嘴角自嘲的笑了笑,想不到来到都市之后竟然还能够享受一下读书的待遇。

    只是很快他眼里的平静就被打破,他的目光一凛,望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不远处的几个特殊的符号。

    在别人看来或许那不过是有人胡乱画的,但是叶秋却十分的清楚,那是以前他在佣兵团的时候所用的特殊用来传递信息的符号,只有他们佣兵团的人才知道。

    现在竟然在学校里面看到了,那就说明那些人已经找来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