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125章 嫁祸

第2125章 嫁祸

 热门推荐:
第2125章 嫁祸-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我不累,只要你不累。”宝宝似真似假的说出了这句话,却意外的觉得心中舒畅,她不是一个放不开的女孩子,既然无法改变,就不要再为难自己,为难别人。

    宝宝深呼吸了几次,脸上挂着满满的笑容:“叶秋,你去找她吧,不管结果怎么样,千万不要让自己有遗憾。”

    “好。”

    叶秋郑重的点了点头,弯身在宝宝的唇上亲了一口,笑着说道:“你永远都是我最爱的那个人,也永远都是最懂我的那个人,我很庆幸我拥有你,宝宝。”

    宝宝眉眼弯弯,笑的开心:“你要永远记得你今天说的话。”

    “当然。”叶秋握紧了右拳放在心口的位置,“天地为证。”

    “好。”

    市中心的一所私人会所,表面上是一家娱乐场所,但是实际上却守卫森严,在人们卡不到的地方布满了暗哨,甚至有些人在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就已经查清楚了你的底细。

    这就是一五大门派为基础的商界聚会场所。

    在全世界这样的场所还不知道有多少个,他们背后的势力谁都说不清楚,却一直盘踞在那里,以各种形式出现。

    有的商业基地是百年老店,几百年来越来越壮大,有一些经理了兴衰,虽然建立起来的店面并不相同,甚至商业形式也已经发生了改变,但是那些只是用来迷惑外人的手段,怔怔的老板从来没有变过。

    只是因为他们足够理智和谨慎,在换了员工的同时会把明面上的掌权人也做更换,所以才没有人会怀疑。

    叶秋走到会所门口的时候疑惑的发现这家会所居然关门了,他有些惊讶,不过是几天没有过来,玄道门就转移了他们在这个城市的基地?还是说他们还有别的地方可以去?

    叶秋顿时有些懊恼,早知道他就应该调查清楚,他只是看到了这个会所就理所当然的认为他们一直都在这里,却没有想到只要他们转移了地方他就真的找不到人了。

    思索了好一会之后叶秋下定了决心,他绕到了会所旁边的停车场,在仔细确认了四周没有人之后才翻了进去。

    这个u会所他还是第一次进来,这里的装饰和其他的娱乐馆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在不容易注意到的地方有着一些小小的八卦标记,甚至主厅之中的布置也是按照五行八卦的方位来的。

    如果是普通人肯定看不出来,但是叶秋却早就看的多了。

    叶秋的脚下一顿脸色不由得一变,随即立刻翻身而起,在空中翻腾几下只有稳稳的额落在了花窗之上,于此同时周围的景色开始迅速的发生变化,房顶的琉璃吊灯飞快的旋转,无数细小的银针发射出来,刚刚叶秋站过的地方已经变成了刺猬。

    他不由得心中暗惊,这些人一点都不留情。

    这里可是私人会所,能够闯入这里的人也是非富即贵,他们在这里设置了这些机关,难道不害怕害了他们?

    或者这个机关就是为了他叶秋设计的?

    想到这里叶秋恍然大悟,他们一走啊就知道他会过来了,不管是为了嫣然还是为了玄道门,这一趟他都非走不可,所以他们才在这里设下了陷阱等着他。

    还好他稍稍懂得一些阵法,不然的话她今天就真的设在这里了。

    叶秋小心的落于地面,在观察了周围的景色,花瓶的摆放位置,沙发的布局,以及地板上的暗色花纹之后他才露出了一个笑容来,轻易地在地面上走出了一个八卦阵型,反复走了几遍季候才跳出了那个圈子。

    随即安全的落在恶劣房间的另一面。

    这次叶秋不敢再大意了,对方是早有准备,敌在暗我在明,这种形式对她很不利。

    叶秋抬起头,对着空荡荡的会所运足了内力,声音如洪钟一般响亮,清楚地传遍了每一个角落:“玄道门的各位前辈,我是叶秋,有事相见你们一面,可否出面一见?”

    叶秋的声音一遍一遍的在这个会所中回荡,他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动静,却没有发现任何人的气息。

    难道真的都走完了?

    这里的布置金碧辉煌,是市中心一个不错的私人或所,成立有很多个年头了,口碑也很好,难道他们就这么放弃了这里?

    这个会所每年能够带给他们的进项也不在少数,这些影视门派到底是有多么的财大气粗?

    显得高哲里叶秋才觉得有些好笑,他的房子还不是会所丢就丢了?

    叶秋顿时来了兴趣,这些年来她还很少遇到什么人能和他一较高下的,这个人还是第一个。

    如果真的能够看到这些隐世门派,和他们抖上一抖,她的生活也不会无聊了。

    一阵暗器破空的声音传来,叶秋意未动身先动,飞快的旋身躲开了那一记暗击。

    “谁?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出来?在被人的电商暗箭伤人算什么英雄好汉?”叶秋冷笑着看向了墙上深深钉入墙体的那个暗器,走过去认真的看了看却没有打算拔下来。

    那枚暗器上面蓝光幽幽,分明是有毒。

    难道现在的人都学会用着一招了?

    借刀杀人用的真是熟练。

    在玄道门的地盘上伤他,他只会以为是玄道门的人,而不会想到其他,就算他要报仇也只会找上玄道门。

    这就是那个人的一手好计谋,但是很可惜,他不上当。

    这很简单就能识破,从刚才他过的那个阵法来看,玄道门是正当众人,就连在利用无形的时候也不肯向邪道那样打乱了顺序增加杀意,而且地面上的银针上也没有毒。

    这就说明那些人根本不屑于用这一招。

    在说这一击力道不大,大概那个人也知道他一定可以多的开,所以反而不愿意白费力气,所以功力用的不重,只是为了陷害。

    但是从这个来看,他的存在果然已经暴露了,所有人都想找到他,他们也把注意都达到了她的身上来。

    这中算计是叶秋最讨厌的。

    明面上的打交道也许他还会给些面子,但是这中歪门邪道,就不要怪他不讲情面了。

    掌风一动,深深陷入墙上的银针就飞了出来,按照原本的轨迹分毫不差的射了回去,速度比刚才射过来的时候要快了百倍,下一秒叶秋就听到窗外传来的闷哼声。

    他得意的勾唇一笑,飞身从花窗跳了出去。

    窗外的一道人影闪现,落于不远处的树梢之上。

    那是个带着面具的黑衣男子。

    几乎是咋同时叶秋就已经赶到,在树下和他四目相交。

    这就是黄蜂说的人?

    叶秋打量着那个人,看上去身形高大,刚才从她的动作来看功力也相当的深厚,但是却多了些邪气。

    “你怎么知道是我?”那个人不甘心问道,声线故意压的很低,在这盛夏的季节中,竟像是数九寒天一般。

    叶秋的心神已经锁住了他,但是面上却依旧是一派自然:“这么简单的皮展谁都看得出来,这是你自以为子级很聪明罢了,其实你只是一个跳梁小丑。”

    “你被得意!”面具人气愤的吼了出来,“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怎么敢对我这么说话!你小心闪了舌头!”

    “该小心的人是你,我是个毛头小子?但是我现在却已经胜过你无数倍了,你什么时候能够像我一样聪明再来和我说吧。”

    叶秋有意激怒他,只有交了手之后才能知道他们两人的功力到底相差多少,虽然说则个别人伸出规模看上去非常神秘,但是叶秋却对自己又足够的信心,就凭他们两个现在展现出来的实力来看,他未必会输给他。

    面具人气的不轻周身的真气都乱了几分:“叶秋!你当真以为我们五大门派无人了吗?你敢这么嚣张?你信不信我明天就可以让你死!”

    “你为什么不说今天就让我死?难道是因为你还要回去搬救兵?”叶秋注意到了他话中的书法顿时好笑的问道。

    在看到面具人的身子不易察觉的僵了一瞬之后他的心中更是有了底,原来如此,他也知道自己的实力相比较他来说还差了一些。

    而且这些人对他虽然有想法,可是她们要采取行动的话还是要有师门的同意。

    就像是儒风和晨风两人,虽然他们动了手,但是儒风和晨风却没有绞杀他的意思。

    或许这就是他们所说的五大门派的之约。

    他们在采取行动之前都要衡量一番,虽然五大门派的翻脸是迟早的事情,但是却没有人愿意做那个众矢之的和第一个跳出头的人。

    这倒是给了他一个空子钻,只要五大门派没有团结一心,没有下了死命令,他就还有周旋的余地。

    想到这里叶秋有改变了态度:“你是那个门派的?中医的误诊是不是你诶我找的麻烦?”

    “你明明都已经猜到了答案为什么还要问我?至于我是那个门派的,这个就不用你来操心了。”

    面具人孩子啊气头上,根本没有回答他的意思,头一扭做了不配合的动作。

    叶秋微微一挑眉,有些好笑:“你不和我说你是那个门派的,我要怎么衡量你恩几个门派之间的实力强弱?说不定我投靠错了人呢?”

    他们现在应该大多数还是希望能够拉拢他的,就算有人为了以绝后患想要直接杀了他,那也只是其中的一个。

    至于这一点叶秋为什么能够这么肯定,答案真的很简单,那个想要杀了他的门派就是最强大的那个。

    他们的实力已经是最强了,在争斗的时候他们就会有绝对的优势,但是在这样胜局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情形下面,突然冒出了一个他,这不就等于是有人在威胁这他们的胜利版图?

    这就好像答题的时候总共有五道题,一个队伍已经领先了四题,那么在最后一题上面他们只用和另一个队伍保持相同的答案就可以了,这样就能保证他们的分值差距不变。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