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177章 深陷泥潭

第2177章 深陷泥潭

 热门推荐:
第2177章 深陷泥潭-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虽然慕心怡和田蜜俩女都是平常人,甚至还是一对手无缚鸡之力的柔软女子,但叶秋就是想保护她们,照顾她们不被任何人欺负,这已经成了叶秋唯一的目标和方向。

    也正因为如此,叶秋才会接受这次任务,以此来换取安全局对他的庇护,用安全局的人做靠山,继续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下去,陪在慕心怡和田蜜俩女身边,看着她们,帮她们完成各自的心愿。

    俩天后,叶秋所在的客轮在华夏沿海停了下来,因为远洋客轮不能在近海停靠,他们不得不转到另一艘小型客轮上,又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这才把他们送到沿海的码头上,把叶秋重新送到了这片让他留恋的土地上。

    从小渡船上下来后,叶秋一踏上这片土地,心里就有一股无比踏实的感觉,虽然明知道这里距离京都还有很长的距离要走。

    但叶秋却好似已经看到,慕心怡和田蜜二女在自己面前挥手一样,脸上满是憧憬和满足的神色,让跟他一起上岸的人都诧异的看着叶秋,怀疑他是不是个傻子,不然没事看着岸上傻笑什么。

    叶秋自然不会理会那些人的眼神,对他来说除了慕心怡和田蜜俩女外,其他人都只是一个陌不相识的路人而已,根本不值得他生气,甚至连看他们一眼,叶秋都觉得是在浪费时间。

    上岸后,叶秋就马不停蹄的准备赶往京都,好在这个沿海城市还算发达,虽然没有飞机场,但却又一趟直达京都的高铁,当叶秋赶到火车站时,恰好赶上便直接买了票坐上了火车。

    而那些安全局的人,从登上那艘远洋客轮开始,就在没联系过叶秋,就好似不认识叶秋一样,在没出现过。

    对这些事,叶秋已经懒得想了,通过这次去倭国的机会,叶秋已经彻底明白了安全局对这片土地的作用。

    说白了,那就是个特工组织,这也让叶秋更加小心谨慎起来不敢在小看对方一丝一毫。

    之前叶秋一直都认为安全局直管境内的事,可现在,他却已经不敢这么想了,从在倭国接他的那名青年,到后面接应他的渔船和远洋客轮,都表明了安全局并没有叶秋所想的那么简单。

    甚至叶秋都怀疑安全局在很多国家都有行动,他这次也只是去了倭国一个地方而已,就足以看到安全局背后的力量是多么庞大。

    这么一来,叶秋甚至都怀疑在自己入境的那一刻,对方就已经认出了自己,之所以没当场抓住自己,恐怕也只是想看看自己要干嘛而已,当他们发现自己并不是来搞破坏的后,这才利用黑暗议会的那次意外,设计自己加入了他们的那场骗局。

    想到这些,叶秋心里也越发恐惧安全局这个组织了,毕竟叶秋从没和安全局这类的组织打过交代,根本不清楚人家的布局和行事风格。

    可即便如此,叶秋也很清楚自己在人家面前根本什么都不是,即便是他曾经所在的杀手组织,也只是一个为了利益暗杀任务目标的组织而已,在安全局面前,那根本算不上什么,就是从另一个角度来想,安全局的后台是一个国家,而杀手组织哪,只不过是几个比较有钱的财团而已,俩者之间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

    想着,叶秋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暗下决心,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他都不能得罪安全局,不然就是他离开这片土地,恐怕也会被对方玩死。

    而叶秋之所以松了口气,也是因为安全局这后台足够强大,在任何情况下,有利就有弊这是永恒的真理,安全局的强大虽然让叶秋忌惮,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安全局却也同样拥有保护叶秋的力量。

    叶秋现在被他曾经所在的组织列为制裁对象,叶秋想要安安稳稳的生活下去,就必定要利用安全局这个强大的组织做靠山,也只有这样,他才能避开组织的制裁,才能继续和慕心怡、田蜜俩女平安无事的生活下去。

    即便叶秋曾经是被安全局算计加入了他们,但叶秋却毫不后悔加入他们,毕竟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一个强大而隐秘的靠山,会给叶秋带来让他意想不到的好处,也会带来让他意想不到的坏处,这是同等存在的东西。

    但叶秋一直都知道一句话,那就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既然他想利用安全局的强大,那也必然要付出一些东西,这才能形成一种微妙的平衡。

    说白了就是你想利用别人的同时,也要做好被别人利用的准备,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实现你的计划和对方的计划,达到彼此平衡的局面。

    一路上,叶秋想到了很多事,杀手组织,特殊部门,和一些他最近经历的一切,每件事都让叶秋有种深陷泥潭的感觉,捆手捆脚的让他失去了自由,但又得到了最好的保护。

    说实话,叶秋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但他很清楚,如果他不这么做的话,那迎接他的将会是永无止境的追杀,甚至是死亡。

    十几个小时后,叶秋终于回到了让他朝思暮想的京都市,可当他走出京都火车站时,却又造成了一场规模不小的围观。

    叶秋火车上呆了十几个小时,在期间都在不眠不休的思考最近发生的一切,这让他现在看起来还真跟国宝熊猫一模一样,俩个硕大的黑眼圈跟鬼装一样,不少人都认为叶秋是那种在公众场合玩行为艺术的人。

    如果不是叶秋一路都没招惹任何人,恐怕早就有人报警说这里有个疯子,画了个鬼妆玩行为艺术的变态狂了。

    对此,叶秋也不在乎,离开京都火车站后,就打车直奔慕心怡和田蜜俩女的公司而去。

    叶秋现在最想看到的就是慕心怡和田蜜俩女,也只有从她们,才能给叶秋那种踏实的感觉。

    因为叶秋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说只有俩个人不会算计他的话,那必定是慕心怡和田蜜无疑。

    叶秋一直都是个怕麻烦的人,因为怕麻烦,他更讨厌那些勾心斗角的阴谋诡计,他可以不相信任何人,但也同样极度缺乏安全感,也唯有慕心怡和田蜜能给他那种可以放开心扉的安全感。

    男人不一定都是顶天立地的存在,他们就是再强大,也必定有让外人看不到的另一面,虽然这一不定是柔弱面,但只要是人就必定需要安全感和信任,叶秋自然也不能例外。

    没多久,叶秋就赶到了田蜜和慕心怡俩女的公司外,这才叶秋没有丝毫迟疑,下了出租车,就直奔俩女的公司楼层走了上去,他需要看到慕心怡和田蜜俩女,确认她们在自己离开的这几天里是否安全。

    可叶秋刚走进公司,就被里面的摆设吓了一跳,站在门口半天没反应过来,难道今天是什么自己不知道的节日?

    想着,叶秋已经迈步走进了公司内部,只见周围都是由一束束红玫瑰组成的花海,粗略看上去,至少有几千朵红玫瑰,还有不少员工围在这些花低声议论着什么。

    可由于她们都刻意压低了声音,叶秋也听不到她们再说什么,但从那些人看他的眼神里,叶秋却已经隐隐感觉有些不妙,似乎有什么很不好的事在等着自己一样。

    有了这种想法,叶秋立即加快脚步,来到慕心怡的办公室前,叶秋瞬间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看着办公室里一名西装革履的青年半跪在慕心怡面前,拿着一束花递给慕心怡的动作,叶秋就是再傻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当即脑子一热就推门走了进去。

    “叶秋!你回来了?”

    叶秋的出现,把房间里的慕心怡和那个陌生青年都吓了一跳,就在那青年准备开口呵斥叶秋的时候,慕心怡却一脸惊喜的看着叶秋惊呼道,说话间已经绕过了那名陌生青年,走到了叶秋身边。

    “怎么回事?搞这么大排场,这是要求婚啊?”

    见慕心怡的动作,叶秋心中一暖,扫了四周一眼,眼睛最终定在那名青年所在的位置,冷声问道。

    “没什么!这是华云公司的公子!都是误会!”

    听闻叶秋的话,还没等那陌生青年说话,慕心怡就站出来对叶秋解释道。

    慕心怡这番话说出来,其中显然带着很多意思,一方面给叶秋说出了那陌生青年的身份,同时也解释了面前这一切的原因,至于那声误会的话,显然是在给陌生男子个台阶,让其就坡下驴,把这一切都当成个玩笑,不要太过认真,也算是间接给了那华云公司的公子一个答复。

    “你好!鄙人华云龙!敢为阁下是?”

    可随着慕心怡话后,那华云公司的公子,却好像一点也没听出慕心怡那番话的意思,反而施施然的走到叶秋面前,一脸高傲的做了个自我介绍,同时也问起了叶秋的身份。

    见这叫华云龙一脸高傲无比的模样,叶秋心里就是一怒,当即冷冷的看了华云龙一眼,眼神似乎直接穿透了华云龙的身体,就好像华云龙是玻璃人一般,随后这才似是自言自语的开口道。

    “如果什么狗东西都能知道我的身份!那我还混个毛?”

    叶秋这话一出口,办公室里的气氛陡然紧张了起来,华云龙没想到叶秋竟然这么不给他面子,甚至还暗讽他是狗东西,这哪里能让他受得了,当即就打算发作。

    可从叶秋一进来开始,叶秋的表现似乎比他还要高傲,这又让华云龙有些吃不准叶秋的身份了。

    毕竟有钱人都不是傻子,即便是那些一出生就含着金钥匙的富二代,他们都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决不能得罪他们得罪不起的人。

    从古至今,不知道有多少眼睛长在脑袋顶的富二代、官二代,因为得罪了他们得罪不起的人,从而牵连他们整个家族就此堕落下去。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