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180章 头痛

第2180章 头痛

 热门推荐:
第2180章 头痛-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说起来,叶秋也是有私心的,现在的慕心怡和田蜜二女虽然说不上绝对安全,但只要她们不主动招惹别人,还真不会有什么危险,充其量就是被一些追求者骚扰而已,远远没有上升到可以威胁道俩女安全的地步。

    对此,慕心怡和田蜜俩女,似乎也看出了叶秋的想法,但出人意料的是,她们并未阻止过叶秋,似乎已经默认的叶秋的行为,或许她们也知道,只要有叶秋在她们身边,她们就不会被那些追求者烦扰。

    可就在叶秋三人走进公司的同时,却发现公司里依旧堆满了红玫瑰,看那数量,似乎比昨天还多,三人脸色当即就是一变。

    就是向来沉稳的慕心怡,看着那满公司的玫瑰花,脸色也顿时难看了起来。

    “这人有病吗?还没完没了啦?”

    可还不等叶秋说话,一边的田蜜就忍不住抱怨了一句,似乎面前堆在公司里的不是代表爱情的红色玫瑰,而是一坨坨极其恶心的翔一样。

    对田蜜这话,叶秋是真的发自内心的赞同,对那个华云龙,叶秋可没什么好感,不说其他,就是华云龙正在追求慕心怡这件事,便足以触怒了叶秋的底线。

    虽然叶秋和慕心怡之间,现在还只是雇主关系,但叶秋却还是不想看到她被人追求。

    何况慕心怡对华云龙的态度也不好,昨天就已经婉拒了对方,这也让叶秋有足够的理由仇视华云龙了。

    可现在华云龙依旧弄了这么一出,在叶秋和慕心怡、田蜜三人眼里,就有些不识好歹的意思了。

    毕竟,无论是什么人,在任何情况下,是总要有些脸面的,起码对叶秋而言,如果他被人拒绝的话,是必然不会这样的,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华云龙竟然这么无耻。

    可就在三人心思急转,满脑子都是对华云龙的鄙视和厌恶时,却发现一道熟悉的身影从公司里走了出来,正在向三人所在的位置走来。

    看到这人,叶秋一眼就认出了这是昨天被他赶出去的华云龙,当即就准备上去把他丢出公司。

    可还没等叶秋行动,就见华云龙几步来到三人面前,单膝跪地的把一束红玫瑰递到田蜜面前,一脸深情的说道:“美丽的小姐,你愿意接受我的爱意吗?”

    华云龙这话一出口,叶秋和慕心怡、田蜜三人立即就愣住了,田蜜错愕的看着单膝跪在她面前的华云龙半天没反应过来,一脸骇然的看着对方,显然还没能从华云龙的话里清醒过来。

    不说田蜜反应如何,就是站在一边的叶秋和慕心怡俩人也都愣住了。

    他们没想到华云龙竟然无耻到这种程度,要知道,他之前追求的可是慕心怡,虽然没有明确表示不会追求田蜜。

    但现在这货的转变速度,也着实让人咂舌,就是叶秋都很难想象到竟然还有这种人存在。

    可在三人惊骇的目光注视下,华云龙却没有丝毫不适的感觉,甚至还挑衅的看了叶秋一眼,似乎在对叶秋说。

    “你不是不让我追求慕心怡吗?那我现在转过头追求田蜜,这次你拿我没办法了吧!”

    对此,叶秋自然也看出来了华云龙现在的想法,但他虽然有心教训一顿华云龙,但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毕竟,以昨天的情况而言,他已经在华云龙对慕心怡示爱的时候赶走了他,而现在华云龙突然调转了追求目标,饶是叶秋在霸道,恐怕也找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

    如果是以前的叶秋,他绝对会立即把面前这个无耻之徒丢出去,可现在叶秋已经改变了很多。

    这不是他没了以往的血性,而是他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加入安全局可以说是为他增添了一个靠山,但何尝又不是给叶秋增加了一副枷锁。

    叶秋肯定,如果自己老老实实的生活,安全局必定不会找自己麻烦,充其量就像之前那样,给自己一些任务,当做被他们庇护的利息而已。

    但叶秋如果在京都搞风搞雨的闹事情,那不等他自己动手,就会被安全局的人控制住,甚至很有可能会直接把他当成恐怖分子杀了了事,虽然叶秋身手不错,但他却不会傻到去跟一个国家一个作对,

    就更别说这个国家还是他的祖国了,无论如何,叶秋都不敢做的太过分,说是小心翼翼也不过分,不能轻易对别人动手,更不能像他在倭国那样,动不动就血洗一个地方。

    当然,如果真的有人惹到叶秋头上,那他就不会在束手束脚了,只需要有一个合理的理由,叶秋就能发挥出自己的特长,让得罪他的人为之付出代价。

    可现在,叶秋愁的就是没有理由对付华云龙,昨天他已经警告过了华云龙,让他别再烦扰慕心怡,但现在华云龙追求田蜜,就让叶秋很难办了。

    毕竟,就是叶秋在霸道,他也不可能跟安全局的人说田蜜和慕心怡俩女都是他媳妇吧!

    现在国家奉行的是一夫一妻制,如果叶秋敢这么说,那不用安全局对付他,他就已经犯了重婚罪,他被驱逐出镜都是小事,如果连累到慕心怡和田蜜俩女,那麻烦就大了。

    何况,他们来京都的时间并不长,虽然已经创办了公司,但在京都这种繁华的大城市里,他们根本就算不上什么,鬼知道华云龙这小子在组织内部有什么人,搞不好就会把他们都带入绝境之中。

    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在京都这种大城市里,从楼上扔一块板砖下去,都能砸死几个公务员,就更别说华云龙这种有钱人的交际面了。

    叶秋虽然不擅长跟人勾心斗角,但最简单的道理还是懂的,昨天他看似对华云龙的态度很恶劣,但还远远没有达到对立的程度。

    而现在,华云龙的这番作为,就有可能是在试探叶秋,如果叶秋对他动手或者阻止他,那双方就真的结下了不死不休的仇恨。

    但如果叶秋没有任何作为的话,那就是华云龙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追求了别人媳妇,这样一来,叶秋那天的表现也就能解释通了,在自知自己理亏的情况下,华云龙显然不能太过针对叶秋,充其量就是私底下找人教训叶秋而已。

    想到这,叶秋顿时明白了华云龙的用意,当即也没有丝毫表示,反而笑呵呵的抱着肩膀站在一边,倒是有几分围观群众看热闹的意思。

    见此,慕心怡和田蜜俩女也反应了过来,她们虽然搞不懂叶秋为什么不出来阻止华云龙,但她们也不是傻子,见叶秋的表现,也知道这事要用另一种方式解决。

    明白这些后,慕心怡轻推了田蜜一下,对她挤眉弄眼的暗示着什么。

    而田蜜也很快明白了慕心怡的意思,当即冷笑一声,伸手接过华云龙递过来的红玫瑰,冷嘲热讽的挖苦道。

    “我说华少啊!你这是什么意思?追求我还让我接受你?这花恐怕都是昨天你给秋月预定的吧!现在追求秋月不成,就打算拿我凑数了?”

    果然,华云龙听闻田蜜这话后,脸色当即就是一变,转头看了一眼站在田蜜身边的慕心怡苦笑道:“这可是我今早刚买的,其实我一开始接近秋月,就是为了追求你的,没想到曲线救国不成,现在就只能直接点了,你可千万别误会啊!”

    可让叶秋和慕心怡、田蜜三人都没想到的是,华云龙这个二世祖的反应竟然也不慢,刚被田蜜挖苦完,就说出了这样一个还算勉强的理由。

    可在三人听来,这里有虽然还算勉强,但也是在太过牵强了点,什么叫接近慕心怡,那根本就是赤果果的示爱好吧!

    而现在华云龙竟然把他之前死皮赖脸追求慕心怡的行为,说出了是要追求田蜜之前的铺垫,鬼个曲线救国,虽然这种事在日常生活中也不算少见,但这话从华云龙嘴里说出来,那味道就有些呛人了。

    毕竟,叶秋三人都不是傻子,就是没有华云龙之前追求慕心怡的事,田蜜也不见得会答应华云龙,就更别说之前还有那么多事发生了。

    何况,田蜜从一开始对华云龙就很是厌恶,就更不会答应对方这可笑的示爱了。

    “华云龙!你也别说那些没用的,我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俩天了!我现在就明确告诉你不行,我可不是秋月,如果你再来骚扰我,信不信我让你下半辈子都做太监?”

    对华云龙,田蜜这番话可谓是做到了毫不留情,甚至在最后还威胁起了华云龙,这让华云龙的表情很是精彩,如果地上有个缝隙的话,他都可能一头钻进去躲上一会。

    毕竟,被女生当面拒绝的耻辱,也只有被拒绝过的人才能知道,就更别说华云龙这种从小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家公子了。

    “你听到了?这次我可没拦着你,是人家自己拒绝你的,你没话说了吧?”

    听闻田蜜拒绝华云龙的话时,叶秋都差点高兴的笑出来,事实证明,田蜜确实要比慕心怡来的更加直接,当即也开口对华云龙笑着说道。

    毕竟,叶秋了解田蜜的性格,就是他自己在田蜜面前也经常吃瘪,现在华云龙能有这番遭遇,叶秋从一开始就已经想到了。

    只能说这一切都是华云龙自找的而已,所谓天作孽尤可存,自作孽不可活就是这个道理。

    谁让华云龙吃错药跟田蜜告白了,而且这还是在华云龙对慕心怡告白失败后的第二天,不说田蜜的性格使然,就是换做任何一个女人,恐怕也不会对华云龙有什么好脸色吧!

    田蜜可不是慕心怡,慕心怡拒绝华云龙时,也只是婉拒而已,虽然结果都是一样的,但却还是给华云龙留了些脸面,并不会像田蜜说的直接直接,果断。

    想到这,叶秋看到华云龙看向自己的眼神里,满是仇恨和不甘的味道后,心情当即也冷了下来,不等俩女说话,便一把抓起华云龙的衣领,猛地一用力就把他从地上提了起来。

    叶秋的动作很突然,当周围其他人发现时,叶秋已经提着同样吃惊的华云龙向公司门口的位置走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在看向叶秋时,眼里都是骇然之色,同时也对叶秋的身份越加好奇了起来。

    毕竟,叶秋是单手提着华云龙走出去的,这要是什么人才能有这样的力气啊!如果换做一般人的话,哪怕就是双手环抱一个成年男人,都恐怕不会有叶秋这么轻松吧!

    事实上,叶秋提着华云龙,还真是轻松无比,华云龙这种早就被酒色掏空身体的富二代在叶秋面前,甚至都不如一只蚂蚁。

    众所周知的是,踩死蚂蚁还需要用脚在地上来回碾几下才行,而叶秋要杀了华云龙的话,甚至只需要一个动作,他敢肯定,当他的抽出匕首划开华云龙喉咙时,华云龙都看不清他的动作,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离开公司后,叶秋提着华云龙来到电梯旁边的楼道里,顺手把华云龙扔在地上,语气冰冷的对他说道。


    chapter;